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五章瑪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姑父,把我的人都放出來。」付長生跟李勝利沒有絲毫客氣。 「師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行差踏錯一步的,既然你背離了我們,我們現在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李勝利明顯得到了徐加辰的警告。 「行差踏...

感謝盜號。死全家兄弟的萬幣書寫到這個程度,有你們這麼多兄弟一直支持,是我最大的榮幸。

「走了,這些人明天在收拾。」韓孔雀對不遠處的車子揮了揮手,猛禽開了過來。

陳嘉義對著付長生冷笑道:「不要以為最近有了靠山就了不得了,如果想要活命,就給我把自己的雙腿打斷,來磕頭賠罪,要不然」

看著揚長而去的陳嘉義,場中的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不過聰明人還是有的:「付老大,剛才那兩個人是誰?」

付長生此時卻沒有了心情理會這些人,他掏出電話撥了過去。

「老大,我們的場子全部被封了,現在只剩下了鯉魚之家。」

「知道了。」付長生臉色蒼白的掛上了電話。

想了想,付長生還是不甘心,再次撥通了一個號碼:「你們的事情我已經儘力了,但他們就是不上當,現在我被人當了棄子,我希望你們能夠保我。」

「你傻了吧?找你師弟出面解決。」

聽著對面傳來的盲音,付長生心裡拔涼拔涼的。

「師弟,我是你師兄,你去求一下姑父,把我的人都放出來。」付長生跟李勝利沒有絲毫客氣。

「師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行差踏錯一步的,既然你背離了我們,我們現在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李勝利明顯得到了徐加辰的警告。

「行差踏錯?」付長生喃喃自語。

「師兄,按照他們吩咐的做,要不然我們誰都沒法救你。」李勝利直接掛了電話。

他也很無奈,上次他提了韓孔雀,說韓孔雀有事情要跟他合作,可付長生明顯有異心,所以根本就沒把韓孔雀放在眼裡。

而此時,他居然接二連三的刺激陳嘉義,不管他是什麼目的,陳嘉義都不是他可以觸動的。

在自己的車上,付長生臉色陰沉的對著自己的兒子道:「不是說讓你不要招惹陳嘉義他們的嗎?你為什麼還要招惹他們?」

付明亮道:「一個過了氣的家族,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只要有了真教的支持,加上師叔的姑父坐鎮,一統魔都地下世界都不是問題,我們又何必害怕一個陳家?今天陳嘉義動手了,他會為了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付長生臉色一變,道:「你到底還是做了?」

付明亮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陰狠:「我為什麼不做?就算做了,又有誰知道是我們做的?現在陳家就只剩下一個陳嘉義支撐,只要失去了他,陳家還能翻身?他們家這些年,撈得好處也太多了,既然沒有了實力自保,那我們分潤一些也是天經地義的。」

付長生的臉色變了又變,終於他還是做出了決定:「既然這樣,就吞了陳家。」

「那就從明天的股市開始,我要讓陳嘉義的最後時刻,也要過得有滋有味。」付明亮的眼神,開始閃閃發光。

坐在韓孔雀的車子上,陳嘉義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付長生沒有任何錶示,他嘆了一口氣道:「我們要欠下徐老大一個好大的人情。」

韓孔雀白了陳嘉義一眼道:「早就欠下了。」

「記得連我的那一份也還上,我好像聽到你說什麼四羊方尊什麼的,那東西絕對夠還人情的了。」陳嘉義笑嘻嘻的道。

韓孔雀道:「有酒杯,自然也要有美酒,發現的那些藥酒,正好便宜了這些老人家,果酒很適合老人喝的。」

「你行了,如果能夠通過這個,落入了那些老頭的眼中,也算是你的幸運。」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做個普通人很好,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陳嘉義鄙視的道:「既然那麼滿意,你還在海外折騰什麼?」

「人總是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就像這隻小傢伙,如果不是有人找上門來,我們又怎麼找的到它?」韓孔雀感受著大老鼠身上那層淡淡的靈魂波動,他現在越來越確定,這隻老鼠身上附著了一個人類的靈魂。

陳嘉義雙目放光的看著大老鼠道:「你說,是不是有這種奇怪傢伙的地方,都有寶藏?」

「奇怪的傢伙?也對,能夠造化出這種奇特的生物,肯定是有原因的。」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我發動我的手下的情報部門,多打聽一下這樣的奇怪東西,到時候我們一塊去探險,如果有所發現,我們就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行,如果真有發現,那肯定是天材地寶,沒有這種逆天的玩意,可沒法培育出這麼妖孽的老鼠。」韓孔雀樂得輕鬆白得東西。

送走了陳嘉義,韓孔雀抱著大老鼠回到了家,不過他沒有進東邊的院子,而是獨自走進了西邊,他原來租下的那件院子。

韓孔雀走進房間,把大老鼠放在了地上,道:「是不是可以出來了?」

大老鼠在地上伸了個懶腰,緩緩的人立而起,它邁著優雅的步伐,慢慢的走到了韓孔雀面前,並且直接跳上了桌子。

韓孔雀看著大老鼠表演,並沒有顯得太過驚異,他早就知道,隱藏在大老鼠體內的靈魂,是一個高手,現在韓孔雀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限制在哪裡。

大老鼠好似也知道韓孔雀不平凡,所以它沒有任何猶豫,只見它用爪子在自己的嘴裡佔了點口水,在桌子上寫下了兩個字,紙筆。

韓孔雀莞爾一笑,老鼠就算在聰明,也沒法像人類一樣說話。

韓孔雀掏出一隻碳素筆,又從旁邊的抽屜里抽出了一摞白紙。

大老鼠拿起筆,感覺太粗,所以它用自己的雙爪,直接把碳素筆螺開,把筆芯取了出來,直接攥著筆芯,開始寫字。

「我在你身上感覺到了紫水晶的力量,那是我的。」大老鼠的字跡還是很規整的。

韓孔雀道:「紫水晶從來都是我的。」

「那是我原來的家,失落在那座可怕的地宮裡,我聽說你去過那裡,紫水晶現在在你身上,我想回家。」大老鼠的書寫速度並不慢。

「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一切。」韓孔雀道。

大老鼠想了一下,寫道:「你想知道什麼?」

「你是誰?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韓孔雀玩味的道。

大老鼠道:「我叫瑪麗,不是中國人,應該是法國人,現在我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我也不知道,如果按照我後來得到的知識來解釋,那就是鬼,或者是死靈,這樣解釋你滿意嗎?」

「後來得到的知識是什麼意思?」韓孔雀問道。

瑪麗道:「我以前是沒有思想的,直到有一天,附身在了這隻老鼠身上,才有了自己的思想,後來我從遇到的人類那裡,學到了語言,並且學到了很多知識。」

「以前的事情你不知道?那你是怎麼知道紫水晶的?」韓孔雀問道。

瑪麗道:「以前的事情我只知道一點,可以說是印象深刻的一點,像紫水晶,像寶藏,就是因為我知道一座寶藏的下落,所以我才能被保存在紫水晶之中,留存了這麼多年,這是我有了思想之後想到的。」

「寶藏?」韓孔雀好奇了,他對寶藏是最有愛的了。

瑪麗寫到:「瑪麗的寶藏,從一些跡象顯示,如果我原來是人類的話,那我就有一座寶藏,但這座寶藏的信息,我沒有來得及告訴別人,就死去了,所以就有人想到了辦法,把我當靈魂保留了下來,他們想要知道我的寶藏到底在哪。」

韓孔雀道:「你的靈魂被保存在了紫水晶之內,那你到底記下了關於寶藏的多少記憶?」

「沒有多少,我只知道瑪麗的寶藏,其他都不知道了,要不然,我也許早就消失了。」瑪麗寫道。

「什麼意思?」韓孔雀道。

瑪麗道:「我是故意被人保留下來的,在他們的眼中,我是邪惡的存在,是應該被凈化的,所以,我才被鎮壓在他們都聖物紫水晶柱當中,如果我知道了寶藏的詳細細節,當然就不可能讓我保留到現在。」

韓孔雀知道了,這是耶穌教那些人做的,因為紫水晶柱是耶穌教的聖物。

「你為什麼要找上我?」韓孔雀道。

瑪麗道:「我感覺到了紫水晶的氣息。」

韓孔雀一揮手,紫水晶柱出現在瑪麗面前:「你為什麼不能顯形了?我想今天凌晨你能夠離開這隻老鼠的吧?」

「沒有了它,我就會消散,離體一次,消耗太大,如果沒有紫水晶,我也會消散,謝謝你把紫水晶從那個邪惡的地方帶出來,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可以繼續詢問那隻大老鼠,它了解我的一切。」大老鼠寫完字,立即不動了。

韓孔雀感知到了一股強烈的靈魂波動,這時,那天晚上見到過的那個美女,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不過此時韓孔雀仔細看,她確實帶著點白人的特點,只不過以為臉色蒼白的近似虛幻,加上頭髮黑漆漆的,所以不注意看,還以為是東方人,她其實是西方的鬼。

看著這隻女鬼沒入紫水晶柱當中,韓孔雀的實現落在了大老鼠身上。

「吱吱。」大老鼠的眼珠子開始快速亂轉,韓孔雀知道,它這是恢複本性了。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