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四章世間百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嘉義拿著手機,對著來這裡的人一個個照相,不認識他們不要緊,給他們留個影,總有人會認識他們的。 「陳兄弟,這是怎麼了?」付長生臉色難看的走了上來。 陳嘉義對著付長生道:「你家的小崽子接連...

差二十張月票進入分類前六,兄弟們給點力啊,後面七位月票差距很小,這樣的情勢,保持前六很難,請求火力支援。

韓孔雀此時也不繞彎子了,他直接道:「我們在開發區這邊,加上昨天晚上,付長生的兒子挑釁了陳嘉義兩次了,這次陳嘉義出手把那小子廢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個江湖不倒翁?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會給你們處理好。」徐加辰也沒有玩虛的。

聽到徐加辰這麼輕描淡寫的把事情接了過去,韓孔雀反而不好意思了:「付長生是你侄子李勝利的師兄吧?我本來是打算跟他合作的,可不知道他兒子是怎麼回事,好像對陳家有怨,昨天晚上已經警告過他一次,可今天晚上他還是上來挑釁。」

「我知道了,我會跟李勝利說的,你不要擔心這一點,事出必有因,既然他們敢出手,那自然是有所執仗的,我來處理就好了。」

徐加辰對付長生這樣的人,其實是看不上眼的,只是一個江湖人,不黑不白的同時,也是半黑半白,如果你聰明也還罷了,可現在卻證明,他真不是個聰明人。

就算陳家再怎麼沒落,那也是共和國的功勛之後,這樣的人,就連他也要送上三分敬意,你一個混黑的,有什麼資格挑釁人家?

韓孔雀掛了電話,對陳嘉義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你們這些小崽子不是囂張嗎?把你們的爸媽都給我叫來,如果誰的爸媽不能在半個小時內來,我就把你們扔到江里餵魚。」陳嘉義還是不解恨,又開始威脅這些年輕人,讓他們連父母也叫來。

韓孔雀看著這些痛的臉色慘白,卻還跪的筆直的年輕人,也只能是同情的看著他們,這隻能是說,惡人自有惡人磨。

「這些小子。不就是仗著有個有錢有勢的父母撐腰,就敢無法無天?今天我就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父母,在一些人面前。也是狗屁渣渣。」

陳嘉義看著這些小子,特別是他們身後的跑車,這些傢伙肯定是在這裡飆車了,既然家裡有錢讓他們這麼糟蹋,那找他們的父母算賬就准沒錯。

韓孔雀也看到了那些好車,這械子裡面就沒有下來五百萬的,而且都是改裝了的。

這樣的車子,改裝一下,怎麼也不下百萬,可以說。這些跟付明亮混在一起的,都不是簡單人物。

陳嘉義找這些人的麻煩,韓孔雀還是喜聞樂見的。

「老闆,這就是那隻大老鼠?」蔡思明看著被韓孔雀抱在懷裡的金黃色老鼠,怎麼看怎麼像是玩具。

聽到有人提到自己。大老鼠對著蔡思明就露出了門牙,如果不是被韓孔雀抱著,它肯定要晃動自己的小拳頭了。

韓孔雀揪著大老鼠那圓圓的耳朵道:「是有點像玩具,我想我女兒肯定喜歡,帶回去給她玩,如果她不喜歡,就殺了吃肉。它的運動能力很強,我想肉肯定好吃。」

感受到了韓孔雀那**裸的威脅,大老鼠一縮身子,把頭低下,做了鴕鳥。

「這這」蔡思明看著大老鼠那人性化的動作,立即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隻成了精的老鼠。不要看他這麼猥瑣,其實武力值超強,如果剛才我放開它,這裡的這些傢伙,再加上十倍。也不是它的對手。」韓孔雀看著故作可憐的大老鼠,直接挑破它是在裝。

「這麼厲害?」蔡思明驚異的看著蜷縮在韓孔雀懷裡的大老鼠,有點不敢置信。

「我頭燈上有攝像頭,等回去讓你看看它的動作視頻,肯定看的你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看它長的這麼具有欺騙性,想著也許放在我女兒跟前,還能給她當個保鏢,我早就把它烤了。」韓孔雀笑著道。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這樣的事情也能錄下來,回去趕緊刪除,這可是十分影響我的光輝形象。」不知道什麼事,陳嘉義走了過來。

「這有什麼丟人的?你看它都鄙視你了,要知道它可是天下第二高手,敗在它手裡可不冤。」韓孔雀看著伸出兩根手指,指了指韓孔雀,又指了指自己的大老鼠,立即笑呵呵的開始做翻譯。

「就它還第二?剛才好像也沒打的過我。」陳嘉義鄙視的道。

聽到了陳嘉義的話,大老鼠也不故作可憐了,它直接在韓孔雀的懷了站了起來,兩隻前爪抱在胸前,直接來開了拳擊的架勢,開始向陳嘉義挑戰。

「我次奧,這是要逆天啊1蔡思明那麼沉穩的人,也終於破功了。

不過,任誰看到這麼妖孽的大老鼠,也要驚到,誰見過擺出拳擊架勢,兩隻小爪子握成拳頭要開整的老鼠?

「好男不跟老鼠斗,你這樣的小傢伙,是個人都知道你不如我厲害,如果我真跟你一個老鼠打架,只能是拉低了我的人品,我掉價啊1陳嘉義搖著頭,笑虐的看和大老鼠。

大老鼠歪著腦袋,好似是思考問題,只是一會兒,它就開始垂頭喪氣,看來是想明白了,它一個老鼠,個頭就那麼點,還真沒有人會認為它打得過陳嘉義。

陳嘉義看到它那個樣子,頓時心滿意足的大笑起來,今天晚上的憋悶終於出了。

而聽到了陳嘉義的笑聲,大老鼠直接鑽進了韓孔雀的懷了,還用自己的雙爪,把自己的耳朵捂了起來。

「我曰,這個傢伙應該去拍電視,如果用它拍動畫片,還不雷翻無數觀眾?」陳嘉義也忍不住讚歎起來,這隻大老鼠實在是太逗了。

一輛輛車停在這片荒涼的開發區一角,而陳嘉義他們卻好似沒有看到。

看到自己兒子的慘狀,一條胳膊明顯斷了,臉上那紅紅的巴掌印,意味著他們的兒子被打了臉,而那時他們從來不捨得動一下的存在,現在卻被人毫不在乎的踐踏了。

這讓前來的那些父母怒發如狂,特別是一些女人,在看到自己兒子那種慘狀之後,立即如同瘋了一樣哭天搶地,順便詛咒滿天飛。

「很熱鬧啊1韓孔雀看著這世間百態,心裡有點感慨,雖然疼愛自己的兒子沒錯,但這已經算是溺愛了,這樣對孩子真的好嗎?

「不給他們點教訓,這些傢伙早晚會惹出大事來。」蔡思明看到那些父母的表現,也挺失望的。

本來他還對這些孩子有點同情,心裡對陳嘉義和韓孔雀的表現也很不以為然,畢竟只是些孩子,沒必要這麼狠。

可現在聽聽那些父母的話,蔡思明只能是暴汗。

「我要殺了他們全家,你趕緊找人,我要把他們五馬分屍。」

「對,我們這麼多人,就算他們家有點勢力又怎麼樣?我們有錢,告到他們死。」

「進了監獄也不能讓他們好過,找人每天伺候他們,我讓他們生不如死,居然這麼對我們的兒子,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陳嘉義嘆息道:「這就叫黑老鴰飛到黑豬上,只看到了豬黑,沒看到自己黑。」

「你這是說自己是豬,還是說他們是黑老鴰?」韓孔雀詫異的看著陳嘉義道。

陳嘉義立即道:「有你這麼問的嗎?我就是打個比方,說明他們只看到了別人的不對,沒看到自己更不對。」

韓孔雀道:「那你就好好教育他們一下。」

陳嘉義道:「你看我的。」

說完,陳嘉義直接走到了幾個叫囂的最厲害的女人跟前。

「諸位,都靜一靜,看看,都好好看看我,就是我把你們的兒子打成這樣的,是不是想要咬我一口?很好,來這裡有紙和筆,都把名字留下。

我也好知道我曾經得罪過什麼人,你們不會不敢吧?

這位大姐,剛才就屬你說的狠話最多,來,把名字留下,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鳥人,我不怕告訴你,我要不整的你們連你們的媽媽都不認識,我就不叫陳嘉義,還有那個,那是誰,那不是付老大嘛!真是媳,付老大親在來了,我好怕。」

陳嘉義拿著手機,對著來這裡的人一個個照相,不認識他們不要緊,給他們留個影,總有人會認識他們的。

「陳兄弟,這是怎麼了?」付長生臉色難看的走了上來。

陳嘉義對著付長生道:「你家的小崽子接連挑釁了我兩次了,你不會不知道吧?明告訴你,你付長生今天要折在這裡了。」

付長生臉色一變:「陳兄弟,孩子們不懂事,沒必要做得太過吧?」

「哈哈,真是不知道你仗了誰的勢,居然敢跟我這麼說話?你他嗎的以為自己是誰?給你面子你就是一方大佬,不給你面子,你就是個老混混,次奧,真把自己當盤菜了?」陳嘉義指著付長生的鼻子就罵開了。

付長生看著陳嘉義,他的神色不停的變換,也許是在掙扎,想著怎麼面對陳嘉義,是徹底撕破臉,還是委曲求全。

韓孔雀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此時已經十一點了,所以不想在這裡繼續耽誤。

反正有了陳嘉義這麼一鬧,剛才蔡思明的動作,應該沒有人會關心了。

只要這些人不記得他們要挖掘的地方,不對江底下的發現有所威脅,韓孔雀才懶得跟這些人計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