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三章掩飾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出來找事,就要有被打的覺悟。」看著蜂擁而來的年輕人,韓孔雀是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對著他們拳打腳踢。 而陳嘉義出手更是兇狠,只要被他打到的,直接吱吱嘎嘎的一陣亂響。 而這些人,一般倒地就不...

韓孔雀拿著大老鼠道:「這隻大老鼠明顯接受過人類的教育,要不然它就算再妖孽,也不太可能聽得懂人話,如果它跟那個女人共用一個身體,也許能夠做到靈魂相通。

這樣也就能夠解釋,這隻大老鼠能夠聽懂人話了,要不然,這隻大老鼠還真是成精了,也不知道它的體內有沒有修鍊出內丹,要不要開膛破肚」

陳嘉義也不懷好意的道:「管它有沒有,這麼肥的老鼠,還收拾的這麼乾淨,殺了吃肉,如果有內丹就更好了,到時候這身皮也能做兩雙靴子,製作好了,我們每人一雙,看這皮毛柔軟的,做成靴子穿著一定舒服。」

「吱吱1大老鼠終於把氣勢全部收回了,而它此時正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鬆了口氣,同時把水幕收了回來。

「這是法術吧?」陳嘉義終於還是沒有忍住,問了出來。

韓孔雀笑道:「水系的。」

「我們早就應該想到,你潛水的能力也太強了,還有那次遭受導彈攻擊,居然那麼快出現在幾十米之外,也是水系法術幫的忙吧?」陳嘉義滿臉羨慕的道。

韓孔雀笑道:「在水中我是無敵的。」

「我們現在怎麼辦?」知道了韓孔雀的一些秘密,陳嘉義也不再多問,他看向韓孔雀手裡的大老鼠,想要知道韓孔雀是什麼打算。

韓孔雀道:「下來的時間不短了,也不知道上面老蔡做了什麼,我們趕緊上去,如果他真的派人把上面挖開了,我們的損失就大了。」

出去的時候,韓孔雀不用掩飾自己的神通,他直接把陳嘉義包裹進了水幕之中,所以他們的速度比來時快多了。

當兩個人從江心之中冒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韓孔雀指出的地方。已經是燈火通明,周圍一些挖掘設備已經到位,不過,他們並沒有開始動工。

「我最後警告你一次。趕緊把車輛拉走,要不然我們就以危害公共安全罪逮捕你們。」當韓孔雀和陳嘉義兩個人走過去的時候,一名警察正好是威脅蔡思明。

「你不用嚇唬我們,我們是考古隊的,懷疑這地下有一座古墓,所以現在要進行保護性發掘,請不要干擾我們的正常工作,小兄弟,你也就是個普通警察,聽我這個曾經的老警察一句勸。你還是躲的的遠遠的,這裡的事情,你管不了。」蔡思明的聲音傳過來。

「我管不到?今天我就管你們了?你們咬我?不要說一個過了氣的陳家,就算是其他幾家,我們也不至於害怕。趕緊滾蛋,要不然把你們全部抓起來。」年輕的警察十分囂張的看著蔡思明道。

陳嘉義聽到這裡,臉色立即黑了,他們陳家是真的沒落了,居然一個小警察也這麼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哈哈,笑死我了,就算你們想找靠山。也不用找陳家吧?」這時另外一個囂張的聲音響了起來。

韓孔雀不用看就知道,這傢伙是付長生的兒子付明亮。

「哪來的狗崽子?趕緊給我滾蛋,要不然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韓孔雀抓著那隻大老鼠,走進了人群。

「老闆。」蔡思明立即看到了韓孔雀,這讓他有點欣喜若狂,這段時間可把他擔心壞了。

韓孔雀安撫道:「沒事了。這個小東西還真是不好抓,既然抓到了,就讓他們走吧1

「哪來的小子?你媽沒教你禮貌啊?」付明亮看向韓孔雀,眼中閃爍著一絲玩味,當看到那隻巨大的老鼠的時候。他眼中已經散發出興奮的光芒。

韓孔雀笑呵呵的走向付明亮,而此時付明亮紹,也湊了過來。

「怎麼?小子你還想動手?打斷你的狗腿。」付明亮身邊的一個少年,推搡了韓孔雀一下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道:「我不跟你計較,但你就算了。」

韓孔雀直接抬腿,一下揣在了正嬉笑著看著他的付明亮。

「呃1付明亮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再也笑不出來。

雖然韓孔雀用的勁道不算很大,但也絕地夠付明亮這樣的小年輕喝一壺的了。

「大哥。」付明亮周圍的小弟一陣忙亂。

「我他嗎弄死你。」一個年輕人舉著手中的一個酒瓶,就向韓孔雀的腦袋上砸來。

韓孔雀一偏頭,直接奪過酒瓶,反手砸在了年輕人的頭上。

「碰」的一聲,場中一靜,那個年輕人的腦袋上立即滾落下一枚枚血珠,在他們身後車燈的照射下,紅色的血珠,顯得格外燦爛。

韓孔雀看了一眼陳嘉義,而陳嘉義的眼中,已經散發出危險的光芒,兩個人幾乎同時開始動手。

「我可不是你們的父母,既然出來找事,就要有被打的覺悟。」看著蜂擁而來的年輕人,韓孔雀是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對著他們拳打腳踢。

而陳嘉義出手更是兇狠,只要被他打到的,直接吱吱嘎嘎的一陣亂響。

而這些人,一般倒地就不再閼庋,陳嘉義也不放過他們,等他們倒了一片,他有一個個的踩著他們的傷處,讓他們一個個哀嚎著痛醒。

劇烈的疼痛,讓他們自我保護瞬間昏迷,可更加劇烈的疼痛,卻又讓他們痛醒過來。

「來,來,都給我起來。」說著,陳嘉義再次踩住了一個年輕人的斷臂。

「沒聽到,讓我再說第二遍?」看著如殺豬般慘叫的青年,陳嘉義陰狠的瞪著他的眼睛。

「都給我跪下,唱征服,會不會唱?沒聽見是吧?」陳嘉義掄起自己的大巴掌,對著他們的臉蛋就是一陣猛扇。

等到了付明亮跟前,陳嘉義更是狠毒,直接踩到他的一條腿上,止疼吧一聲,這條腿明顯廢了。

而付明亮痛的渾身直哆嗦,他已經完全叫不出聲來。

就算這樣,陳嘉義還不解氣,照著他的另外一條腿,直接踹過去,結果就是那條腿直接彎曲成了之字形。

「付長生這是在找死,你,就是你,去給你們所長打電話,讓他封了付長生的廠子,如果今天晚上不封,你們都去死。」陳嘉義抬起頭,正好看到了萎縮在一邊的那名年輕的警察。

陳嘉義挑眉看了一眼韓孔雀,兩個人到是心意相通,對付這些小子,這次一定要下狠手了,一個方面是給陳嘉義出氣,但最重要的方面,卻是掩飾他們兩個的行動。

如果不好好的收拾一下這些小子,他們很可能要發現兩個人今天晚上的收穫,所以兩個人都毫不猶豫的出手了,就連平時甚為低調的韓孔雀,也選擇把事情鬧大,只有把這些小子徹底廢了,這裡的秘密才有可能不被提起。

韓孔雀看現成的樣子,也知道陳嘉義是爆發了,他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掏出了電話:「程叔,付長生涉嫌倒賣國家珍稀動植物,是不是要查一查?」

「付長生?」程林在那邊有點反應不過來,他沒先到韓孔雀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韓孔雀道:「陳嘉義把付長生的兒子廢了。」

那邊程林更是一陣沉默,他知道韓孔雀的意思,付長生的兒子被廢了,付長生怎麼能夠善罷甘休?

「要不要通知一下其他人,這件事情可大可校」過了好一會兒,程林才道。

韓孔雀道:「我通知徐老大,付長生是他侄子的師兄,看看他怎麼說。」

「行,我等你的通知。」程林直接掛了電話。

「怎麼?程林不給面子?」陳嘉義紅著眼睛道。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著急,就算徐老大也不能不管這件事,付家這次絕對不正常,要知道昨天晚上,他這個狗崽子就在挑釁我們了,我可不信付長生不知道,既然知道,就要付出代價。」

「徐叔?」韓孔雀撥通了徐加辰的電話,這還是他拿到徐加辰的電話之後,第一次撥通這個號碼。

「蠍?我們可是有多時沒見面了,等有空我請你吃次飯,感謝你上次讓我大開眼界啊1徐加辰的笑聲從對面傳來。

韓孔雀笑道:「還是我請你吧!最近弄到了不少好東西,正好想找一些親朋好友坐在一起品嘗一下。」

「那我是一定要去的,不要把我忘了啊1徐加辰十分爽朗的道。

韓孔雀這次是真笑了,既然是親朋,那自然就不用太過客氣:「到時候帶著蓉蓉來,不過一定要告訴她,她還欠我一件東西沒還呢1

「大仙鎮宅?我這可就要說你了,我們這麼大的人了,怎麼能夠教孝搞封建迷信呢?這可要不得,所以那個東西我沒收了,我聽說小女孩帶些玲瓏寶塔,或者是玉葫蘆什麼的就可以,當然,古代的麒麟風鈴什麼的,蓉蓉也很喜歡。」徐加辰到是很不客氣。

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行了,有些東西我會交出來的,到時候給你一套四羊方尊酒杯,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要。」

「怎麼不敢?明天一早你就讓人給我送來,到時候我直接讓人送往京都,你小子,這樣的東西,舉行國宴的時候使用都足夠了。」徐加辰這次是真高興了,四羊方尊都出來了,看來韓孔雀確實沒有拿他當外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