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一章扮豬吃老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只老鼠長的這麼大。」 這隻老鼠的個頭,絕對比成年貓大了,而且它的皮毛並不是灰黑色的,而且金黃色,就好像黃鼠狼一樣的金黃色。 也許是因為長的胖了點。身體肥嘟嘟的如同一個胖貓,所以它並沒有...

陳嘉義道:「是,為了家族利益考慮,是沒有錯,但錯在不能侵佔別人的利益,如果這麼做的太過理直氣壯了,我想沒人會喜歡的,所以,我只拿我該拿的部分,再也不能以家族的名義,隨意侵佔別人的利益了。」

「你隨便,反正就像你說的,這些酒我也不打算賣,留著我們兄弟們自己喝好了。」韓孔雀無所謂的道。

他有玄元控水旗,對這種後天製造的靈地,他還真是沒有那麼重視,這裡也不過是比他的活性水場,功效大了點,但要說到產量,這裡的這些藥酒,就比他的水廠差遠了。

「我們有點太自以為是了,好像那個小傢伙,才是這裡的主人。」在一處隱秘的何首烏根須之中,一隻肉嘟嘟的大老鼠,被陳嘉義翻了出來。

何首烏的根系很茂盛,茂盛到如同榕樹的根須一樣,密密麻麻的延伸到了小水池之中。

這棵何首烏原來在栽種在一口大綱里的,但現在,這口大缸已經被何首烏的根須填滿,就像一個毛茸茸的大球。

而在這些根須內部,被那隻大老鼠鋪成了一個軟床,那隻大老鼠就躺在軟床當中,而它的一隻爪子,居然還抓著一隻高腳杯,高腳杯之中,還殘留著一些酒液。

「它就要醒了,不知道容不容易對付,如果不容易對付,這裡這座酒池,我們還真沒那麼容易得到。」韓孔雀看著開始動彈的大老鼠道。

「喝醉了,居然這麼快就醒了過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它好像並不是單純的喝醉,而好像是在煉化這些藥酒,也許就是因為這裡的酒,才能讓這隻老鼠長的這麼大。」

這隻老鼠的個頭,絕對比成年貓大了,而且它的皮毛並不是灰黑色的,而且金黃色,就好像黃鼠狼一樣的金黃色。

也許是因為長的胖了點。身體肥嘟嘟的如同一個胖貓,所以它並沒有一絲老鼠的猥瑣相,反而看著可愛無比。

「看著怎麼這麼像貓和老鼠裡面的那隻老鼠?就是胖了點。」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我看到是像只樹袋熊。」

「不管像什麼,不像老鼠就好。」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則可是地道的老鼠。看它的尾巴,有的地方,老鼠偷油之後,尾巴上因為沾了油,所以會滾成個泥球,日積月累,泥球會越來越大,而這個傢伙,就是這麼一個情況,這也是它下樓梯有嗒嗒嗒嗒聲響的原因。」

韓孔雀剛說完。就看到這隻老鼠的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著。

「醒了?可愛的小朋友。」韓孔雀笑呵呵的跟它打招呼。

說著話,韓孔雀可沒有多少客氣的,他直接出手,把這隻老鼠抓在了手裡。

只是看他那亂動的眼珠子,就知道這個小傢伙是比較狡猾的。所以,還是把它抓在手裡比較讓人放心。

感受著肉嘟嘟的重量,韓孔雀抓著它的後頸皮更緊了。

也許是感受到了韓孔雀的力道,大老鼠吱吱叫了兩聲。

韓孔雀把它提起,跟它對視:「這裡以後是我的地盤了,不如我請你去我家做客?」

「吱吱。」很詭異的,這隻大老鼠居然在搖頭。

韓孔雀好笑的道:「什麼意思?是否認這裡是我的地盤。還是不願意去我家做客?」

「吱吱。」大老鼠先是點頭,接著又搖頭。

「這是認可地盤是我的了?卻不同意去我家做客?那還真是遺憾,不過,既然這裡以後屬於我了,你就不能再來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一聽韓孔雀這話,大老鼠吱吱叫起來沒玩了。而且它一邊叫,還一邊搖頭,這是全面否定韓孔雀的決定。

看到它的樣子,韓孔雀舉起了一隻手臂,慢慢的把手掌攥成了拳頭。在大老鼠的面前揮舞了幾下。

大老鼠還是十分知趣的,它立即不叫,也不搖頭了,而是眨巴這眼睛看著他,那眼神里的控訴,幾乎都要溢出來了。

「這裡肯定不是你的,你才多大小?再說,這裡的東西也是你能夠做到的?」韓孔雀對大老鼠道。

大老鼠吱吱叫著,嘴頭居然嘴唇挑動,好像在問韓孔雀,難道是你做的?

韓孔雀道:「總之是我們人類做的,你不能說是你們老鼠做的這一切。」

「吱吱。」大老鼠的腦袋時間向後轉,韓孔雀看過去,居然在一處水池子里發現了一孝酵之後的水果。

「水果也是我們種植的,特別是別墅之中的葡萄和桃子,都是我們的,所以,就算你帶來了這裡,也算是偷得。」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

「吱吱。」大老鼠的叫聲小了點,它瞪著韓孔雀,好似在想著什麼事情。

「好了,談判結束,最終證明,這些酒都屬於我,如果你反對,那麼我只能把你驅逐出去。」韓孔雀一手提著老鼠,一隻手又開始晃動著他的拳頭。

這次大老鼠到是沒有屈服,它有開始小聲的叫了起來。

「看你那爪子指來指去的,難道是要跟我分?」韓孔雀看著大老鼠粉紅色的爪子,居然如同人手一樣,分開了幾根手指,而且這些手指居然很靈活的樣子,這讓他有點驚奇,這大老鼠可真是夠妖孽的。

陳嘉義本來見到這隻大老鼠醒過來,還有點緊張,畢竟他可是猜測這是一隻老鼠妖的,可現在,看到這種情況,他直接爆笑出口。

「你在跟這隻老鼠談判?你確定他聽得懂?」陳嘉義也湊了過來。

而此時老鼠已經吱吱叫著回過頭,正瞪著它那圓溜溜的老鼠眼,惡狠狠的看著陳嘉義。

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樣?你感覺它聽懂了沒有?」

「我曰,這妖孽還是趕緊打死的好,一隻老鼠居然在鄙視我?這是什麼情況?你那小拳頭就不要亂晃了,很容易挑起戰爭。」陳嘉義看著大老鼠,居然在對著他比劃它的拳頭,頓時一陣冷汗就下來了。

韓孔雀笑著道:「看來它認為你比較好欺負。」

陳嘉義看著那隻老鼠,本來囂張的大笑聲,慢慢的消失了,接著他乾笑道:「聽說在動物的世界之中,拳頭大的是老大,是不是這樣說的?」

韓孔雀十分認真的點頭道:「它認為你不如它,所以它才會跟你晃動拳頭。」

陳嘉義看向老鼠,而此時的老鼠,在看到陳嘉義看向它的時候,居然把腦袋一揚,做了一個和明顯不屑的表情。

這次陳嘉義都要哭了,動物的表達自己的本領,是沒有一絲虛假的,它既然這麼做,那就說明,陳嘉義確實有可能不如這隻老鼠強大。

韓孔雀此時的靈識,已經緊緊的鎖定在大老鼠身上,當然,從抓住大老鼠開始,韓孔雀的心神就聚焦在了它身上,如果它表現出任何危險,韓孔雀都會毫不猶豫的下殺手。

「吱吱。」也許是感受到了韓孔雀的殺意,大老鼠面對陳嘉義的那種得意,立即消失無蹤。

大老鼠在看向韓孔雀的時候,身體再次放鬆下來,開始柔弱的掙扎。

「你說這隻死老鼠是哪裡的自信?居然認為我不如它?」陳嘉義也感受到了老鼠的神情變化,所以立即開口詢問,他是真的有點憋屈。

韓孔雀道:「它的精神力要比你強大,但它的智商很明顯只有七八歲孝一樣。」

「有七八歲孝的智商了?」陳嘉義更震驚了,這隻老鼠就不該留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扒皮抽筋,最好是泡了酒喝。

也許是感受到了陳嘉義的惡意,大老鼠立即回過頭,挑釁的看了一眼陳嘉義,接著揮舞了一下它的拳頭,同時不屑的轉過了頭。

韓孔雀看的是暴汗,而陳嘉義則是暴走:「蠍,你放下這個小東西,讓我教訓一下它,我還真不信了,這麼一個小東西,以我半個腳掌就能夠把它踩死,居然敢挑釁我?還鄙視我?我要讓它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聽到了陳嘉義的叫囂,大老鼠看向韓孔雀,它的那個小爪子,指了指韓孔雀,又收回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接著又指了指陳嘉義。

韓孔雀和陳嘉義同時一愣,接著韓孔雀再次爆笑出聲。

而陳嘉義則陰沉著臉道:「它什麼意思?它的意思是不是說,你的老大,它是老二,而我是老三?蠍,你放下這個小畜生,我不教訓它一下,以後我還怎麼做人,被一隻老鼠鄙視,我可不用活了。」

韓孔雀看著一臉暴怒的陳嘉義道:「你可要想清楚,如果,萬一,要是出了意外,你輸給了這個小東西,以後你可真的就不用活了。」

陳嘉義一跺腳道:「我要確定我領袖的地位,你放它下來,我還真不信了,這麼點小東西,還能打的過我這種萬物之靈?」

韓孔雀的表情變得極其認真,道:「動物的本能是很厲害的,它們往往能夠做出最直觀的判斷,而且我能夠感覺到,它的肌肉之中蘊含著巨大的爆發力,所以不要看它小,也不要看它憨態可掬,這個傢伙很可能是在扮豬吃老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