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五十章葯池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9-11 03:36  |  字數:3468字

韓孔雀仔細計算了一下才道:「五分鐘吧!你可不可以?如果不行,那我自己下去。」

「可以。」陳嘉義直接拿出來幾個方便袋,扎進了口,綁在了自己的腰帶上,這樣他就有了在下面支持五分鐘的能力。

韓孔雀沒說什麼,等他做好了準備,才對蔡思明道:「你在這裡等我們一下,我們應該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回來,如果超過一個小時還不上來,你就讓人來從這裡向下挖掘,下面三十米深的地方,就有一處通道,通向一座地窖。」

韓孔雀交代完了,直接跳入了江水之中,而他卻沒有沒入水中,而是半站在水面上,只有膝蓋之下沒入了水中。

「我靠,你這是什麼能力?」陳嘉義一看就被嚇了一跳。

「你快點,要是吸引來了別人的注意,就麻煩了。」韓孔雀已經看到,遠處有車輛經過。

當陳嘉義來到他身邊時,韓孔雀快速沒入水中,向著江心游去,在到達一處地方之時,韓孔雀抓住陳嘉義的手,接著發動神通,把江底的淤泥全部掀了出去。

江底露出一塊巨大的青石,而在青石上,有一塊黑黝黝的鋼板,韓孔雀仔細查看鋼板,當在鋼板上推開了幾個小孔,讓鋼板變成了篩子,韓孔雀才從一側把鋼板掀起來。

由於鋼板做成了篩子狀,所以此時鋼板已經沒有了水壓的壓制,被韓孔雀輕鬆的掀起來。

韓孔雀快速鑽入鋼板下面的洞穴,而陳嘉義也不慢。

進入之後,韓孔雀立即把鋼板放下,兩個人快速在黑暗之中穿行。

陳嘉義此時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他只能被韓孔雀拉著,在水中遊動。

這種在黑暗中壓抑的穿行,把陳嘉義嚇住了。

如果不能快速出水,他是絕對活不下去的。在這種暗無天日的水下,他連方向都不清楚,如果此時韓孔雀不管他了,他絕對死路一條。

所以此時陳嘉義十分害怕。韓孔雀一不小心把自己丟了,他可不知道韓孔雀能不能在這裡摸到他。

就在陳嘉義患得患失的時刻,他被韓孔雀帶著鑽出了水面,陳嘉義大口的呼吸著。

韓孔雀道:「那隻老鼠能夠在這裡存活下來,我們也應該能行。」

「幸虧有空氣,如果再晚一點上來,我的肺都要炸了。」陳嘉義緩過勁來道。

「走,讓我們去看看那隻老鼠的寶藏。」韓孔雀興緻勃勃的拉著陳嘉義,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你沒帶燈?」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帶了,不過此時還用不到。要是驚到了我們的小朋友就不好了。」

「果然是酒,我已經聞到了酒香。」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應該是我們的小朋友開門泄露出來的。」

走到了一處大點的洞穴當中,韓孔雀看著周圍的環境,周圍牆壁上出現了一些厚重的木門。

「這是橡木的吧?」韓孔雀摸著木門道。

陳嘉義道:「我看不到,不過。保存美酒,還是橡木桶最好。」

韓孔雀道:「這裡應該是一座隱秘的酒窖。」

有門自然不害怕驚動裡面的那隻大老鼠,所以韓孔雀終於打開了燈光,順著燈光,他們兩個看向一扇木門之後。

木門之後,擺著一個個大木桶,從他們視線所及。一直到看不到的黑暗之中,全是這樣的大木桶。

「難道真是酒窖?如果是酒窖,有必要藏得這麼隱秘嗎?」陳嘉義跟在韓孔雀的後面,走了進去。

兩個人椅了一下這些大木桶,發現裡面都有液體。

陳嘉義熟門熟路的在一個大木桶上拔出了一個木塞子,一股濃郁的酒香瞬間蔓延開來。

「快點堵住。不要驚動了我們的小朋友。」韓孔雀道。

陳嘉義堵上了酒桶後道:「果然是美酒。」

「應該是果酒。」韓孔雀聞著酒香道。

「應該是紅酒。」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只要不是特意脫了糖的紅酒,就是好酒。」

「如果是有年頭的,那個年頭可會有人閑的脫糖。」

兩個人一個個檢查,雖然只是看的他們經過的地方,但這裡的木桶居然全都裝有東西。

「這裡那麼多木桶。居然全都盛著醇香馥郁,酸甜可口的果酒。」韓孔雀笑了。

「這邊通向下一層。」陳嘉義驚醒了沉思中的韓孔雀。

從一條石階下到第二層,裡面是數千個大酒罈,都是香醇更勝一籌,至少陳了二十年左右的佳釀。

「這裡的這些酒,至少有四十年了。」陳嘉義的臉上笑開了花。

再到第三層,便是千個小酒罈,乃是四十年陳的佳釀瓊漿。

再至最後的第四層,便只有三百個葫蘆,每個葫蘆上面,都貼著封條標籤,詳細描述著這一葫蘆酒,是用什麼釀成,有什麼奧妙,陳放了多少多少年等等。

走出這四層,再次打開一扇木門,只見木門後,是一片極寬廣的空間,約有十畝地大小。地面都是青石鋪成,有著一座座高低不平的圓形石台,平地處則開著一個個或圓或方或深或淺的池塘。

各個池塘之間,由一條條曲折的溝渠互相聯通,池塘與溝渠之間,流動著色澤明艷,清澈如玉,醇香撲鼻的玉液瓊漿。

而池塘和溝渠底部,那些用來充作河石的石頭,赫然是一顆顆打磨得極光滑的橢圓形熒光石,這些熒光石顆顆靈光灼灼,從水中映射上五彩的光芒,看著煞是漂亮。

各個池塘及各條溝渠邊上,有著一枝枝翠玉妝成的小樹,小樹上也是熒光石,讓這些小樹一棵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