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四十九章發現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串過去.一點兒也不懂規矩.韓孔雀好笑的道. 唔,我差點兒忘了,老蔡大哥,你嘗嘗,香著呢!陳嘉義趕緊走上幾步,把盤子遞到蔡思明眼前. 呵呵,別急,慢慢吃,我年紀比你們大,應該照顧你們的....

還差三十張月票衝進前六,兄弟們支援一下.

抓獲野兔,陳嘉義二人喜形於色,又是掂份量,又是將其翻過來調過去地瞅.

韓孔雀確實有點兒出乎意料,沒想到就這麼一個簡單的細鐵絲圓環,就能逮住平時瞧著挺狡猾的野兔,看來這種動物的智商,終究有限,而且一如既往的死心眼兒.

想吃啊!不能閑著,先干點兒活兒去,喏,開膛,剝皮這些美差就歸你了.陳嘉義把野兔往韓孔雀手裡一塞,分派任務.

韓孔雀無奈,只得一手提著兔子耳朵,一手拎著水桶,快步向別墅走去,到別墅廚房裡面找了一把尖刀,然後繞到院子後面下水道邊,幹活兒去了.

陳嘉義和蔡思明也沒閑著,他們在查看韓孔雀弄的東西,開始準備午餐.

韓孔雀弄得那些東西,除了火腿和一些冷凍的烤串,最顯眼的就是海蠣子了.

陳嘉義很有自知之明,他直接開始處理烤串,弄烤爐.

蔡思明則拿過一個不鏽鋼盆子,拎起一個桶倒了些水,然後將這些像是剛才挖出的海蠣子擱進去清洗.

韓孔雀處理完了野兔,又從工具架上找了一把柴刀,去林子里砍了些乾柴.

中午時分,三人在別人家的後院里忙活,韓孔雀弄得石頭灶膛子里吐出火舌,上面架起了一口裝著水的湯鍋,當然,韓孔雀已經將水全部換成了活性水.

湯鍋旁邊,是準備好的海蠣子盆和一些剛采來的灰灰菜和薺菜,以及切好的蔥花和薑絲.

旁邊的小餐桌和三把摺疊椅已經擺好,桌面上放著碗筷和幾瓶啤酒.

離石頭灶不遠處.蔡思明把松木枝條架起,澆上點兒酒精,很輕鬆地就燃起了一堆篝火.

待燃燒初期的濃煙散去,又把一具帶來的粗鐵絲簡易烤架放到近前.

韓孔雀已將野兔肉處理完畢.分成小塊.混合上食鹽,醬油,料酒,花椒粉腌制了四十多分鐘,然後用鐵簽子挨個兒穿好待用.

由於這隻兔子身體較肥.瘦肉表面帶了一層薄薄的脂肪,烤制后的口感不柴不膩,屬於典型的上好食材.

韓孔雀見灶台上的水開了,連忙將蔥花薑絲倒入湯鍋中.稍待片刻,又加入灰灰菜,薺菜和海蠣子.

蔡思明則招呼陳嘉義把兔子肉串放到烤架上,在炭火的炙烤下,鐵簽上的肉塊顏色變淡,細微的滋滋聲連續不斷,烤出的油不時滴到燒紅的桃木段上,濺起一小片炭灰.

沒幾分鐘.烤肉的濃郁香氣開始出現,與桃木特有的芬芳混合在一起,籠罩了方圓十米左右的地帶.

真香.好了吧?陳嘉義咽了口口水,盯著烤架問道.

著什麼急.還得等會兒呢!韓孔雀坐在小木凳上,不緊不慢地翻動著幾隻鐵簽.瞧著差不多了,又往肉塊上面灑小茴香粉和辣椒面.

調料是韓孔雀讓紅樓食府的廚師特別製作的,尤其是辣椒面,因為自己種植的甜辣椒對一些喜歡吃辣的人不夠勁,所以他特別種植了一攜天椒,那種的辣度過高,一般人是不能食用的,於是將其與普通辣椒面混合,讓一性辣的人享受.

至於麻辣燙湯鍋之類就用不著了,少放點兒提味兒即可,韓孔雀的特製調料一登場,氣味兒頓時又起了變化,變得更為芬芳馥郁,勾人饞蟲.

你快點兒,我受不了啦.陳嘉義催促道.

好了,好了,你這樣的公子哥,在魔都什麼沒吃過?至於饞成這樣?韓孔雀鄙夷地說道,其實他自己也早就垂誕欲滴了.

接過陳嘉義遞來的橢圓瓷盤,韓孔雀將從烤架上取下的幾串兔肉放到上面.

只見野兔肉表面焦黃,泛著油光,強烈的香氣撲鼻而來.

陳嘉義等不及了,抓過一串就咬上一口.

烤肉外表酥脆可口,內里細嫩多汁,小茴香與辣椒面相互配合,浸入其內,將肉質中的美味逼出,口感,滋味兒簡直令人無法抗拒.

好吃,好吃.陳嘉義一邊咀嚼一邊誇讚,這烤兔肉以前在鄉下也吃過不少,可從來沒有這回的滋味兒地道.

小心點兒,別把舌頭給嚼嘍!對了,你怎麼只顧自己吃上了,先給老蔡大哥送兩串過去.一點兒也不懂規矩.韓孔雀好笑的道.

唔,我差點兒忘了,老蔡大哥,你嘗嘗,香著呢!陳嘉義趕緊走上幾步,把盤子遞到蔡思明眼前.

呵呵,別急,慢慢吃,我年紀比你們大,應該照顧你們的.蔡思明笑笑,從盤子中拿起一串香辣烤兔肉,放到嘴邊咬了一口,嗯,確實很棒.

雖然是第一次跟韓孔雀和陳嘉義接觸,但他們給蔡思明的感覺卻很好.

他們兩個都是大老闆,只有他是打工的,可跟他們在一起,蔡思明卻一點拘束都沒有.

這讓他感覺很舒服,也對他自己放棄自由,加入韓孔雀的研究所慶幸起來.

這時,石頭灶台上的湯鍋咕嚕咕嚕地冒開了泡,白沫從鍋沿溢出,清鮮的香氣也隨之出.,!現,這種香氣雖不如烤肉那樣濃郁,卻更加令人的嗅覺愉悅,沁人心脾.

嘶,好香,那啥,小韓,能吃了嗎?我來盛一碗.陳嘉義抽動著鼻子,問向韓孔雀.

嘿,小陳你不是說海蠣子沒什麼吃頭嗎?蔡思明收拾海蠣子時,陳嘉義可是反對過的,他可不認為這東西有什麼好吃的.

呃,那啥,海蠣子好不好吃,那也得瞧是誰做的,沒想到蔡大哥你親手煲的湯居然這麼香.陳嘉義為了吃的,居然放下架子,順溜的拍上了一記.

呵呵,別逗嘴皮子了,都有份兒,今天管夠.韓孔雀說著話,揭開鍋蓋,待蒸汽散去,拿過湯勺盛了滿滿三碗.

陳嘉義趕忙接過,端到桌子上.

蔡思明那邊又烤好了一盤肉串,取下裝入盤中,同時往將生串子換上烤架.

韓孔雀則招呼陳嘉義,把烤架搬離篝火遠一點兒,慢慢烤著,然後先過來一起用餐.

加入活性水煲制的野菜海鮮湯,滋味兒鮮醇,在玄元控水旗之中生長的海蠣子肉更是肥嫩爽滑,幾乎有入口即化的感覺.

一口湯入喉,消除了烤肉的煙燥氣,兩者配合得相得益彰,啤酒都暫時無人理睬了.

別說蔡思明,就連陳嘉義這種食遍山珍海味的老饕,也完全拋棄了對貝類海鮮的歧視,聲稱自己以後要多吃,這樣好吃的東西,以前居然不知道,看來他是錯過了很多美好的事物.

韓孔雀可不管他們,他一邊吃喝烤兔肉,一邊喝著鮮美的海鮮湯,靈識卻始終盯著在二樓陽台曬太陽的那隻老鼠.

感受著它越來越人性化的動作,韓孔雀知道,這隻老鼠絕對是妖孽.

三個人說著話,聊著天,吃著美味,坐等太陽落山.

一隻兔子對三個大男人來說有點少,所以只能用湯來湊了,吃完了這些,就只能烤一些冷凍食品.

整個下午,三個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混了過去.

當韓孔雀站起身的時候,陳嘉義的雙眼精光一閃:開始了?

韓孔雀看著漸漸落下去的太陽,道:它開始下樓了.

就在這時,寂靜的別墅之中,傳來嗒嗒嗒嗒的聲音,老鼠悠閑的從二樓通過暗道走了下來.

韓孔雀感知著老鼠,從別墅之中向外走去,穿過了葡萄架,穿過了桃園,來到了別墅後面的江邊.

站在江邊,韓孔雀久久沒動,而此時他已經發現了一些異常情況.

韓孔雀沿著江邊走了一會,又回到了原處.

怎麼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很有意思的一隻老鼠.

有意思到什麼程度?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用老鼠爪子,抓著一隻高腳杯喝酒,我猜那應該是酒,不知道這有沒有意思?

酒?喝酒?在這下面?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當然是在下面,這下面那個小水池中的,應該是酒水,不過,能夠那麼優雅的喝酒,看來這位老鼠,就應該是我們今天凌晨見過的那個美女了.

老鼠?美女?陳嘉義奇怪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靈魂附體,我只想到了這麼一個可能,如果不是這樣,這隻老鼠也實在是太過逆天了.

有沒有可能是只老鼠妖,或者就是一隻幸運的重生成老鼠的傢伙?陳嘉義笑著道.

如果是人重生成了老鼠,你以為那是幸運嗎?韓孔雀看著這個思想奇怪的傢伙.

怎麼下去?我都有點迫切的想要認識一下,這隻有品位的老鼠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從暗道里進入,不過那是老鼠才能通過的暗道,我們是沒法進入的.

其他地方沒有進入的入口?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江里有一處,要不要下去見識一下?

你打算下去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走吧!現在江水也不算冷,我們下去看看,你緊跟著我就行了.

要潛水多長時間?時間太長了我可受不了.陳嘉義擔心的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