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四十八章妖孽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口,仔細查看外面的牆壁. 外面就算了,這裡已經裝修過幾次,如果暴露在外面的牆壁是暗道的入口,也許早就被人發現了.那就只有在明面樓梯的下面. 韓孔雀轉身進入樓梯下面,他能夠清楚的看清下面...

韓孔雀聽到了,陳嘉義和蔡思明也聽到了,兩個人的身體瞬間緊繃.

陳嘉義道:確實有走路的聲音.

下樓梯的聲音.蔡思明道.

韓孔雀笑了:應該是一隻老鼠.

老鼠?陳嘉義和蔡思明同時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道:一隻大老鼠,尾巴上形成了一個泥球,這樣的事情,好像在其他地方也有夠發現,真是沒想到,這裡居然真的有暗道.

你發現了暗道?陳嘉義看向韓孔雀,這也太快了吧?

韓孔雀指著通向二樓的樓梯道:這座樓梯是複式的,我們看到的是明面上的,而在牆壁里,還有一條樓梯通向上面的暗室,看來這棟房子是按照陰陽格局修建的,所有房間都是一明一暗,這還真是有意思.

那隻老鼠就在暗道里?陳嘉義道.

韓孔雀的感知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那隻老鼠,它確實在暗道里活動,而且看個頭還不算小,足有成年貓那麼大,這麼大的老鼠,實在是少見.

當然,韓孔雀沒有看到它,但他能夠認出這是老鼠,主要是陳嘉義說話時,那個東西的表現,縮頭縮腦,膽小如鼠,就是那個樣子.

發現了暗道,卻不知道暗道從哪邊進入,不過看情況,應該是跟外面的樓梯是一樣的,當年修建這處暗道,也肯定不會讓人太過麻煩.韓孔雀站在樓梯口,仔細查看外面的牆壁.

外面就算了,這裡已經裝修過幾次,如果暴露在外面的牆壁是暗道的入口,也許早就被人發現了.那就只有在明面樓梯的下面.

韓孔雀轉身進入樓梯下面,他能夠清楚的看清下面的通道,但這門戶,卻不知道是怎麼打開的.

這種老建築.如果有暗門.肯定不是那麼容易被打開,要不然也不用等著他們前來了.

門戶在這邊?陳嘉義道.

韓孔雀指著一面牆壁道:這後面的就是通道.不過現在好似不容易打開了.

要不然就直接破壞了好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蹲下身體,摸了摸一處地方,想了一下,他又站起身.摸了摸上面的樓梯部分.

在這邊,居然是一個插銷.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上面,一根鐵棍,橫插在上面,他抓著一個貼在牆壁上他鐵片,一轉,鐵片脫離.直接下墜.

好了,現在應該能夠推開了.韓孔雀看向牆壁.

推開?陳嘉義伸出雙手,推向牆壁,可卻並沒有推動.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左右移動五十公分.你推的是中心軸線.

陳嘉義換了一個位置,輕輕一推,本來嚴絲合縫的牆壁,瞬間一轉,出現了一道門戶.

我們上去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上去看看吧!不過,應該沒有太多的驚喜.

也是,既然是別人裝修過的,這樣的暗室應該不難找到,畢竟使用面積小了太多,別人買下來時,肯定就會查找,如果有好東西,也不會留到現在.陳嘉義到是沒有太多貪心.

韓孔雀他們三個依次進去,裡面並不黑暗,畢竟只是跟我們的樓梯只有一牆之隔.

韓孔雀看著裡面的情況,應該是多年沒有人來過了,不過裡面並不臟,也沒有異味,這應該是有良好的通風設施的.

這裡肯定是有反光設施的,要不然裡面不會有光亮.陳嘉義看著腳下的樓梯道.

韓孔雀道:上面有類似萬花筒一樣的設計,所以這裡才不會顯得黑暗.

你說今天凌晨那個女人,會不會隱藏在這裡?陳嘉義突然道.

韓孔雀道:應該沒有,如果她在,那隻大老鼠不會那麼囂張.

韓孔雀能夠感知到,那隻大老鼠正在二樓的一個暗房裡溜達,看它的樣子,很放鬆,就像是在散布.

到了二樓,進入一個房間,這房間里在東面的一個角落,這裡的採光更好,所以雖然是暗室,卻明亮異常.

而外面的情況,通過幾個小孔,在這裡完全可以看到清清楚楚.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陳嘉義道:把房子修得這麼複雜幹什麼?

韓孔雀道:當年這裡可不太平,家裡修建暗室才正常.

這可是法國人修建的,難道他們還害怕被人搶了?陳嘉義道.

蔡思明此時道:也許是用來走私的,從這裡出去不遠,就有小碼頭,這裡原來應該是一大片庫房,後來才被開發成租界.

韓孔雀道:很可能就是這樣了,當年走私的不是毒,就是軍火,這樣的東西,外國人也不想拿到明面上來.

在這座五層小樓之內轉悠了幾圈,每一層都有暗室,可這些暗室設計的都很好,採光都很合理,就算隱藏在暗處,其內部也沒有一點陰暗,最主要的是,這鋅間里全都空空如野.

本來還以為能夠找到點好東西,沒想到是座空房子.走出別墅,陳.,!嘉義有點失望的道.

韓孔雀看著周圍的情況,十多畝地,佔地絕對不小了,在這片地方,種植的大多數是果樹,其中桃子又居多,而在桃樹中間,則全是葡萄樹.

在著密集的果樹中間,韓孔雀看到灰影一閃.

野兔?陳嘉義看向那邊.

蔡思明道:真是沒想到,這邊居然還有兔子生存著.

韓孔雀道:最近十幾年,這棟別墅都是沒人,而這邊草木茂盛,生活著一些野生動物也不算奇怪.

這中午了,不如抓只兔子烤了吃?陳嘉義笑呵呵的道.

韓孔雀道:你不離開?這可是在別人家,我們這麼做不是太過分了吧?

陳嘉義道:你離開我就離開,如果你不離開,我自然也是不走的,而且我已經跟附近的派出所打好了招呼,他們知道我在這裡.

你準備的到是充足.韓孔雀看著陳嘉義道.

陳嘉義道:這樣的老建築,如果有好東西,肯定要有我的一份.

韓孔雀道:哪來那麼多好東西?

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反正我就跟著你了,你吃肉我喝湯,總不能一點好處也不讓我撈著,我現在是知道了,越是奇怪的地方,越是有好東西,這個鬼地方,既然能夠被那個鬼女人看重,自然有她的理由.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了:沒想到你變聰明了.

告訴我你在等什麼?陳嘉義好奇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在等那隻老鼠下來找吃的,要知道那隻老鼠,每天都是會下樓來的,我想看看,它這些年到底是以什麼為生.

這裡應該有足夠它生活的東西吧?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你也說了,這裡已經有十來年沒有人居住,沒有人居住,這裡自然就沒有糧食,單靠這些水果,足夠那隻老鼠一年四季吃喝不愁?

還有一點韓孔雀沒有說,一隻老鼠能夠在樓房上,悠閑的散步,曬太陽,這也太妖孽了,就算這裡沒有其他問題,只是那麼妖孽的一隻老鼠,也值得韓孔雀出手,好吧!他其實是看上那隻老鼠了.

當然,如果在跟著老鼠,得到一些其他收穫,那就更好了.

韓孔雀之所以認為還有其他好處,只是因為那隻老鼠長的太不尋常了.

因為普通老鼠可沒有長成貓那麼大的機會,而這隻老鼠做到了.

韓孔雀想要知道,這隻老鼠,為什麼會長的那麼大.

韓孔雀看陳嘉義賴在這裡不走,也沒辦法.

他找了一個靠近樓上老鼠的地方,道:我們去拿東西,我們在這裡搞次野炊好了.

我來抓兔子,如果抓到了,烤兔子吃.陳嘉義道.

你能夠抓到兔子?韓孔雀可是知道,兔子的敏捷可是很高的,一般人還真沒法抓到它們.

看我的就好了,只是一會兒,陳嘉義就拿來了一條鋼絲,他弄了一個圈,走進了小樹林.

只是一會兒,他就走了出來,而韓孔雀和蔡思明,也趁著這個功夫,去車上拿來了全套的野炊工具.

韓孔雀的猛禽上,隨時準備有這些東西,只不過平時不用就是了.

你們兩個過來幫忙.陳嘉義從小樹林里走出來道.

幫什麼忙?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要等著,還不知道兔子什麼時候落入陷阱,你們從那邊走過來,打草驚蛇一下,這樣沒準兔子就立即自投羅網了.

看到韓孔雀在忙碌,蔡思明道:我去吧!

行,我準備點海鮮,讓你們也嘗嘗我的手藝.韓孔雀道.

他的玄元控水旗中有不少海鮮,平時也吃不著,現在也是個機會.

韓孔雀也沒有做的太過分,他只是拿出來了一些海蠣子,打算做湯喝.

他又從不遠處采了一些野菜,這些野菜在他小時候經常吃,而在這裡,也許是氣溫比較高,所以草叢裡已經生長了不少,韓孔雀也見獵心喜,弄一些配合海蠣子做湯.

韓孔雀剛剛采了不少野菜,就聽到了陳嘉義的歡呼聲,看來是抓住那隻倒霉的兔子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