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四十四章見鬼了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砍幾棵?韓孔雀鄙視的道. 小木屋?陳嘉義不明所以. 韓孔雀直接做了一個棺材的動作,氣的陳嘉義只翻白眼. 陳嘉義鄙視的看著韓孔雀:守財奴. 韓孔雀看著他道:以後你兒子不要...

中秋假期結束了,兄弟們都上班了,所以開始投月票吧!差五十張月票進入分類榜前六,滿地打滾.

怎麼了?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陳嘉義,他的身體緊繃起來,好像更緊張了.

車子啟動,韓孔雀看著陳嘉義道:不要激動了,我實話告訴你,我們這次是要攜天下大勢,給那些人一致命一擊,肯定是不會讓你賠本的.

韓孔雀說完,發現陳嘉義居然沒有回答他,他轉頭一看,發現陳嘉義盯著剛才上車的女人在猛瞧,看他的樣子,好像要吃人.

韓孔雀的視線落在了那個女人身上.

小姐你要去哪?這個時候,張志那的聲音傳過來.

女人沒有說話,她只是抬起頭,手指向著不遠處指了一下.

這樣一指範圍太廣,張志那無奈,只能道:到了下車的地方說一聲.

女人還是沒有說話,始終靜靜的坐在車座上,不過這很正常,凌晨一個年輕的女人搭車,車上三個大男人,是個女人都要緊張.

接著旁邊的路燈,韓孔雀看到了女人臉,很清秀的臉孔,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長裙緊貼在身上,顯現出她完美的身段.

臉色有點白,不過在昏黃的路燈下,卻反射出一絲淡黃,讓她更顯靈動.

那種樣子,到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也像是帶著金色光圈救苦救難的觀音.

這個女人的氣質確實很好啊!韓孔雀感嘆,怪不得陳嘉義這傢伙那麼盯著人家呢!

到了,謝謝你們,有時間來我家做客.女人看著陳嘉義就是一笑.

韓孔雀自然聽到了女人的話,所以他轉過頭看去.難道這麼短的時間,這對狗男女就勾搭上了.

韓孔雀轉過頭,立即一愣,接著他的身體猛然緊繃:吼!

一聲爆裂的虎吼從他的身體之中發出.張志那開的車子.此時猛然一踩剎車,車子打橫停在了路邊.

韓孔雀看著飄然而去的女人.久久不能回神.

你小子也太遲鈍了吧?看著外面圍上來的保鏢,陳嘉義的冷汗滾滾而下.

我曰,這是玩什麼?人鬼情未了?韓孔雀眼看著那個女人,飄進了一棟路邊的樹林之中.而那片樹林後面,在二十一座大型宅院,看那樣子,肯定是一棟豪華別墅.

張志那的臉色也十分難看,他轉過頭看向韓孔雀和陳嘉義道:老闆,你們沒事吧?

沒事.韓孔雀道.

你沒事,我可有事.剛才我幾乎嚇尿了,你們兩個的反應也太遲鈍了,那女人沒開車門就上了車,你們居然沒有發現?陳嘉義滿臉不可思議的道.

韓孔雀道:怎麼可能?

張志那道:我明明聽到開關車門的聲音了.

看陳嘉義瞪著自己.張志那道:那個女人進來時,我聽到了開關車門的聲音,但她下車時,我沒有停車.

韓孔雀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打破她對我們施加的影響,這可是真是個高手,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能夠靈識外放的高手.

不是鬼?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也許是製造的幻境,誰知道呢?操他媽,我們有錢,不管她是人是鬼,明天請人來收她.

陳嘉義猶豫了,他今天是真害怕了:萬一她沒惡意呢?我們這麼做不是得罪她了?

沒惡意,在我們面前露面幹什麼?韓孔雀可不信,這樣的高手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他們身邊,而且還是凌晨四點這種時候.

最好是鬼,如果是人,那就太可怕了.陳嘉義沉聲道.

韓孔雀也是一臉凝重,如果是鬼,它們就是玩弄靈魂的高手,製造點環境,穿過車門,都不是太難,而且也好對付.

如果是高手,韓孔雀這樣半路出家的偽高手,就不夠看了.

明天找人調查一下周圍的事情,那片小樹林後面是一棟別墅,我感知到她進入了那棟別墅.韓孔雀道.

陳嘉義看了一眼韓孔雀道:我操,感知都出來了,你小子隱藏的也夠深的.

韓孔雀此時卻輕鬆不起來:看來我們又被人盯上了,這次不知道是什麼人,又是因為什麼.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終於露出了笑容:肯定是來找你的,我這麼老實的人,她怎麼可能找我?

韓孔雀盯著陳嘉義看,直到看的他心裡發毛之後,他才道:我記得剛才她邀請你,去她家做客的.

哪有?那明明是邀請你,快走,快走.陳嘉義一想剛才的情況,心裡更發毛了.

張志那剛剛停車,陳嘉義打算紳士一把,提外面的女人開門,可他的手還沒有觸碰到把手,那個女人就擠了過來.

而他則感覺到一陣壓迫,立即讓開了半個身子,那個女人正好坐在了他身邊的空位上.

雖然那個女人就坐在自己身邊,但陳嘉義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身邊沒人,但他又確確實實看的到,身邊有一個美麗的女人,如夢似幻的坐在那裡.

見鬼了.陳嘉義咒罵了一句,看向韓孔雀:早知道不來你車上了,肯定是你招惹的是非.

韓孔雀道:ok,我是我招惹的,我明天解決了.

陳嘉義沉思了一會道:張家除了張廣明之外,其他,死的死散的散,應該沒有人再找你麻煩,不過,他們家在海外勾連的勢力,應該不會放過你,特別是張家收了他們大筆的定金,卻沒有給他們東西,而那批東西,應該落入了你的手裡.

韓孔雀道:沒事,你不用擔心,應該是沖著我來的,要不然不會上我的車,不過,他們想要什麼?既然是國外的勢力,那自然是需要國外用的道的東西,而這種東西,在滬南地宮裡,只有一個耶穌教的紫色水晶柱,難道是這個東西?

陳嘉義不想談論這個話題,所以直接道:期貨那邊沒事吧?我可是連老本都搭上了,如果出了問題,我可就只能跳樓了.

韓孔雀道:剛才都跟你說了一遍了,這個你完全不用擔心,我們這次如果出了問題,那就沒有天理了.

這樣我就放心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如果害怕賠本,你還是退出吧!我們雖然計劃的嚴密,但誰也不敢保證沒有風險.

我靠,剛才還安慰我,現在就成這樣了?好吧!我承認我有點患得患失了,在這一方面,我還真不如你們,特別是鄧輝,那小子的心理素質就是好.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我到地方了,這個東西你拿著,如果有認識的雕刻高手,就讓他們給你雕刻點喜歡的東西待在身上.

到了古玩街,韓孔雀直接扔給陳嘉義一塊降龍木,個頭不大,只是小孩手臂粗的一截木根,只有十來厘米.

這是什麼?拿著木棍,陳嘉義愕然的道.

韓孔雀道:降龍木,帶著辟邪.

本來還沒有太當一回事,可一聽辟邪,陳嘉義立即收了起來:這也太小了,我說你能不能砍一棵樹,我們多做一些.

做小木屋一棵樹不夠,要不然多砍幾棵?韓孔雀鄙視的道.

小木屋?陳嘉義不明所以.

韓孔雀直接做了一個棺材的動作,氣的陳嘉義只翻白眼.

陳嘉義鄙視的看著韓孔雀:守財奴.

韓孔雀看著他道:以後你兒子不要找我要降龍木.

我兒子?陳嘉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韓孔雀道:你都用了,我兒子用什麼?

知道,給你兒子存著,不過,你兒子長大了也是敗家子.陳嘉義說完,就下車跑了.

你兒子才是敗家子,你孫子也是,你女兒女婿都是.韓孔雀是氣急了,現在柳絮這一胎,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他都是很寶貝的,可不能沒出生,就掛上一個敗家子的名字.

走進大門,韓孔雀就看到了聳立在院子里的五棵大樹,他笑呵呵的看了一會,周圍已經用大量鋼絲固定,而且圍繞了一圈防護欄,畢竟是幾十米高的五棵樹,萬一倒了,倒霉的可是他的家人.

韓孔雀直接把東面水槽的水放了出來,澆到了茶樹上,順便又在茶樹東面的一塊鬆散土地上,把今天弄得人蔘和藏紅花什麼的一股腦的撒了上去.

澆完了水,韓孔雀才洗了把臉,準備進屋去睡覺.

韓孔雀還沒看門,就看到一個小腦袋從房間里鑽了出來.

笑笑?韓孔雀看著笑笑手裡拿著的牛奶,立即知道,這個小傢伙這是打算去喂小狗了.

爸爸,我看到大飛機了.笑笑雙眼閃亮的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把她抱起來道:那笑笑害怕了沒有?

不怕,家裡有很多叔叔看著.笑笑高舉著牛奶,不讓韓孔雀碰著了.

怎麼這麼早起來了?現在才五點多點,天才蒙蒙亮.

笑笑道:狗狗餓了,我聽到叫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