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三十四章撼龍經(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掘? 因為那個時候他們知道,前面的雷都讓別人踩了,他們去拾乾魚就好了,所以,盜墓什麼的,沒有本事是絕對不能做的,要不然。那就是送死。」 韓孔雀看向李通道:「李大師感慨很多啊!看來年輕時...

現在流行哭暈在廁所,今天我是不是也要去廁所哭一下,以悼念沒有來到的月票,兄弟們月底的雙倍月票就是坑,十月一肯定有雙倍,但那是十月份,九月二十**十並不一定是雙倍月票,所以,有月票的還是投了吧,就算那個時候是雙倍,月底的訂閱月票也下來了,現在的月票成績太慘,求安慰!!!

當然,他這牛排可不如西餐廳里的好,不過勝在他使用的材料不錯,特別是他自己調製的味精,只要入了味,就算三成熟都是很香的。

這樣的做法,果然很合柳家女人們的口味,看著她們小口的吃著牛排,喝著紅酒,韓孔雀還真是不知道這有什麼好享受的,特別是那紅酒,更是難喝。

柳絮看到韓孔雀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你不願意喝乾紅,就自己喝甜酒。」

柳樹喝了一口紅酒,詫異的看著韓孔雀道:「四姐夫喝不慣紅酒?」

「不是喝不慣紅酒,是喝不慣干紅,甜葡萄酒還行。」韓孔雀直接承認,他確實沒有品位,喝不出干紅的高大上。

一家人聚餐是很輕鬆的,所以眾人說說笑笑,很快時間就不早了,等送走了柳家眾人,在門口黃山叫住了韓孔雀。

「老闆,上午有包裹,我給你簽收了。」黃山遞過來了不少包裹。

韓孔雀一看,立即想打了自己網購的衣服鞋子什麼的,當然。如果沒記錯,裡面還有一件青銅鬲。

韓孔雀剛想回去打開看看。就看到外面走來了幾個人,打頭的胖子韓孔雀一眼就認出來了是胖劉,胖劉身邊的是石磊和李信。

「你們怎麼湊一塊過來了?」韓孔雀奇怪的道。

胖劉直接拍了韓孔雀的肩膀一下道:「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聽說昨天晚上,你參加了中藥材的黑市拍賣,這樣的場面你也不想著帶我去見識一下。」

「你去了也就是看看,那些藥材你認識它啊,還是它認識你?」韓孔雀對胖劉可是很了解的。這小子也就是去湊個熱鬧。

胖劉笑道:「你看我多好,就算知道你不感興趣,我有什麼好事都會想著你,明天晚上有個草木黑市,要不要去看看?」

韓孔雀道:「我到是不太感興趣,不過你兄弟媳婦喜歡,我就去看看吧!希望能夠碰到好東西。來,讓你們看點好東西。」

說著,韓孔雀就把三人領到了酒竹的跟前,知道了這個能夠產酒的竹子,胖劉幾人果然嘖嘖稱奇。

「你這抱著的是什麼?」欣賞完了竹子,胖劉立即對韓孔雀懷裡的大小紙盒子有了興趣。

韓孔雀把裡面的衣服什麼的挑出來。只剩下一個有點沉重的,他一邊解封一邊道:「那天閑著沒事,在網上看到了一件青銅鬲,看著很有意思,就拍了下來。今天剛送來。」

「網上的青銅鬲?你不會以為是真品吧?」胖劉嘲笑的道。

就連石磊也一臉詫異的看著韓孔雀,網上的古玩如果有真的。那可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韓孔雀當然也知道這很不靠譜,所以他道:「我當時看著不錯,再說,只有幾百塊錢的東西,就算是贗品也沒什麼,所以就拍下來了。」

「你看著不錯?這麼說應該是不錯的東西,打開來看看。」李信是很相信韓孔雀的眼光的。

打開盒子,看著綠意盎然的鬲蓋,胖劉立即愣住了。

他家老爺子就是研究這些東西的,青銅器從小他就接觸,這種自然的銅綠,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就是大開門的一眼貨啊!

「這還有天理嗎?你從網上居然也能買到真品青銅器?可憐我從小就摸這樣的東西,可我在市場上,就從來沒見到過一件真貨。」胖劉直接哀嚎出聲。

他之所以進入古玩行,剛開始就是青銅器給了他信心,但青銅器可不是那麼好倒騰的。

這個東西如果不是出土時間長的,玩這個,隨時都能把自己玩進鐵籠子里,而老實巴交的胖劉,自然就沒有因為這個發財。

現在看到自己幾十年不遇的東西,輕易出現在韓孔雀的手裡,胖劉自然是有點羨慕。

「蓋子不錯,但鬲身太新了,不過這也不錯了,幾百塊錢,能夠買個幾千年的鍋蓋也很不錯了。」胖劉沒有仔細看鬲身,只是盯著那個蓋子看,他怎麼看都感覺是真的。

韓孔雀的重點卻是在鬲身上,不過,他只看了一眼,就放心了,跟他在網上看到的一模一樣,這真是一件真品。

到了此時,韓孔雀自己也笑裂了嘴,這個世界還真是奇妙,有時候故意去鬼市尋寶,都不一定找到件好東西,可他隨便在網上掃幾眼,也能買到一件春秋時期的青銅鬲。

石磊瞪著青銅鬲道:「韓哥,這不會是真的吧?」

韓孔雀笑著道:「是真品,不過價格不會太高,雖然品相保存的很好,但沒有銘文,器型也不算很大,這樣的青銅鬲應該就是古代的一個普通炊具。」

「這也不錯了,幾千年的老物件了,流傳到現在,就已經夠不容易了。」石磊羨慕的道。

韓孔雀道:「不用羨慕了,跟這你師傅好好學本事,只要能夠學到一些皮毛,這樣的玩意,還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你可不要教壞來我徒弟,那古代的墓穴是那麼好動的?如果真的那麼容易動,很多墓穴的位置都是廣為流傳的,怎麼就沒有幾個去給掘開呢?」李信警告的看了一眼石磊道。

「難道他們想要保護文物古?」石磊道。

李信冷笑道:「因為他們不敢,還有。為什麼國內的考古隊,都是在一些古墓。在被盜掘了一遍又一遍之後,才去進行搶救性發掘?

因為那個時候他們知道,前面的雷都讓別人踩了,他們去拾乾魚就好了,所以,盜墓什麼的,沒有本事是絕對不能做的,要不然。那就是送死。」

韓孔雀看向李通道:「李大師感慨很多啊!看來年輕時也不是那麼老實的。」

李通道:「誰都有年輕的時候,那個時候剛學到了點本事,正是心高氣傲,自以為天下無敵的時候,所以就會去做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事情,闖過來了就成現在的老前輩了,闖不過來。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胖劉盯著李通道:「李大師,你可不要嚇唬我。」

李信看了一眼胖劉道:「不信回家問你老爺子去。」

韓孔雀笑著道:「他家老爺子早給他準備好護身符了,行了,我們不說這個,既然你們都來了,那我就給你們說個事。最近我就要結婚了,也不適合到處亂跑,關於韓原古戰場的發掘,就叫給你李信大師你了。

你就帶著石磊去走一趟,看看白曉亦圈定的範圍對不對。如果不對,李大師就幫著看看。我想既然是戰場,就算經歷了幾千年,也是有一些蛛絲馬跡可尋的。」

「在水邊發生的激戰,如果地形條件合適,是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不過幾千年過去了,誰也不知道那裡是種什麼情況,還是去看看在說吧1李通道。

韓孔雀看向胖劉:「劉哥,你去不去?」

「我到是想去見識一下,不過可以嗎?我可是跟著去白吃白祝」胖劉笑著道。

韓孔雀道:「行,反正費用有魔都科技大學出。」

胖劉知道韓孔雀肯定和李信他們有話要說,所以又寒暄了幾句,他就十分識趣的道:「我先走了,明天我們一快去花市。」

送走了胖劉,李信他們重新坐下,石磊興奮的道:「韓哥,你們猜的還真對,那座古墓就是宋武帝劉裕的,本來我們還認為劉裕那麼一個勤儉持家的皇帝,他的墓室之中應該沒有太多東西,可事實正好相反,他的墓室居然修建的極其奢華,裡面陪葬的器物達到了上千件,可以說各種東西全都有。」

這一點韓孔雀早就知道,所以他道:「沒有遇到其他麻煩吧?」

「沒有,這座墓穴十分乾淨。」李通道。

韓孔雀道:「這麼說,彭城方面很滿意了?」

李通道:「他們當然滿意了,這次的發現,可不比馬王堆漢墓的發現少多少,只是這麼一座大墓,就可以讓他們在支撐起一家博物館了,要知道,這可是沒有經過一次盜掘的完整帝王陵,這麼完整的帝陵,可不多見。」

「傳說畢竟是傳說,早知道劉裕名不副實,韓哥你就應該進去走一趟,那麼多東西,隨便拿出幾件,做個紀念也好。」石磊可惜的道。

李通道:「做人可不能太貪心,你沒想到,並不等於韓大師沒有想到,所以他是大師,你是學徒,要知道劉裕可不是浪得虛名,他是真的勤儉持家,可他勤儉持家,並不等於他的兒子也會過日子,所以,劉裕墓里的東西,應該是他兒子表的孝心。」

韓孔雀點頭道:「應該是這樣。」

李信笑道:「本來這次過來交了任務,打算回家好好休息休息的,沒想到又讓你安排了任務。」

韓孔雀也笑了:「你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大師了,要不經常曝曝光,沒準就過了氣,所以我這是在給你增加人氣呢!當然,我也不讓你白幫忙,這東西算是給你們師徒二人的酬謝。」

說著,韓孔雀從旁邊的桌上,拿起一本書遞給了李信。

「這是什麼?」李信拿起來隨意翻起來。

韓孔雀笑道:「手抄本的撼龍經,你們隨便看看吧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