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二十七章中藥材拍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韓孔雀把笑笑也哄睡了,交代留下值班的保鏢注意,韓孔雀才發現柳樹居然在外面。 打開門,韓孔雀道:「你怎麼在這裡?」 柳樹愕然的看著韓孔雀:「你怎麼發現我的?黃山出賣我了?」 「還...

接下來,則又是李信的表演時間:「剛才在上面的迷宮之中,那具離奇的屍體,所有人都應該注意到了,我們不說他是怎麼死的,但他死的確實蹊蹺,因他的下半身沒有在那一層,這就只有一個可能,在上一層,所以,重新返回迷宮,找到那具屍體,我們逆向行駛,向上爬行,會出現什麼情況?」

經過一番曲折,最後李信帶領攝製組來到了一處洞窟,這裡才是那位死者進入的地方,請看上面,那是他下來的工具,而這個人什麼會從這裡下來,這也是有原因的。」

說到此處,主持人再次接過話語權:「節目還有最後一分鐘就要結束,我們的這次探索之旅已經完成,寶藏找到了,遇到的危險也一一經歷過,現在就讓我們從這裡走出去。」

攝像頭最終定格一處黝黑洞穴之中的墓磚上。

「這是墓壁。」

「聽說地下出口在雲龍山上。」

「傳說雲龍山上有一座大墓。」

此時節目已經結束,畫面上打出字幕,不過此時主持人還在跟李信說話。

「李大師,你對觀眾們的評論有什麼看法?」

李通道:「他們說的很對,雲龍山上確實有一座大墓,這個已經是幾千年來我們風水界公認的,但這座大墓隱藏的很深,就算這兩千年來,我知道的,發現這座大墓的也不過有三伙人。

第一人自然是楊筠松大師,他就是利用了這座大墓。隱藏了他從唐宮裡帶出來的寶藏,第二伙人,自然是死在迷宮之內但那人。

第三個,自然是我的老闆韓孔雀先生。」

「李信大師既然在剛開始,就能夠看出彭城的風水問題,難道就不能造出一座古墓,我聽說風水師都是很厲害的,他們探測古墓,尋龍點穴的事,都是神乎其神的。

而且事實也證明。你們點出來的位置。下面確實有古墓,而且很多盜墓分子,居然能夠準確的,把盜洞打到墓穴的墓壁之外。既然有這樣的事。難道就不能尋找出雲龍山上的這座大墓?」

李通道:「這個是沒有可比性的。雲龍山之所以叫雲龍山,是有根據的,看雲龍山山清水秀。你們絕對不會想象到,此地的地脈是一條火龍脈,如果沒有那口水眼鎮壓,這雲龍山應該成火焰山才對。

來是火龍,遇水化雲,火龍自然就隱藏在雲霧之間了,如果這樣還不能讓人很明白,那麼看過彭城地下的情況之後,你們都應該清楚地下的地質結構,在這種斷層處處的地方,要想尋找隱藏在其中一處斷層的墓穴,是多麼的艱難。」

「既然已經看到了墓壁,李信大師能不能看出那座大墓的規格?」

「我沒有那個事,但我大老闆曾經告訴我,那是一座長兩百米,寬六七十米,總面積在一萬平方以上的大型地下宮殿,裡面各種設施齊全,這肯定是一座帝王墓,而最後可能的,就是劉宋武帝劉裕的皇陵。」

「你們什麼會這麼認?畢竟你們這只是猜測,猜測總是有根據的吧?」

「這要研究這條火龍脈,埋葬在這種地方的必然是帝王將相,而彭城是人文薈萃之地,歷代帝王出現了不少,而符合這條火龍脈情況的王朝,只有南北朝時期的宋國開國國君劉裕。」

「這火龍脈有什麼特別嗎?」

「很明顯,這條火龍不能騰空,他被水所克……」

這個時候,節目正式結束。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電視下面的字幕,很多觀眾正在快速刷屏,現在全部是抱怨,因他們已經沒有心思,詢問他們想知道的很多疑點。

柳絮道:「他們下一期節目,肯定是探索劉裕墓了。」

韓孔雀點頭道:「也只有做這個了,只要打通墓壁,劉裕墓就在眼前,如果想要尋找正確的門戶,那就要麻煩很多了。」

柳絮道:「不是走正門更方便?」

韓孔雀道:「如果更方便,什麼盜墓賊從來不走正門?那是因主通道上,肯定有陷阱,而只要研究透了大墓的形狀分佈,只要確定一處離主墓室最近的墓壁,打通了,可以省下很多麻煩,而且利於搬運發現的東西。

你趕緊去睡一覺,等會我叫你,要不,你就不用去了,反正我帶三個老頭去,他們都是老江湖了,應該不會上當受騙。」

「我可不放心,這第一次還是我親自去看看好了,我去睡覺,你給我按摩,這樣我睡著的快。」韓孔雀道。

韓孔雀只能去房間里給柳絮按摩,韓孔雀的手法確實很好,加上他最近控水的神通越發厲害,所以他在模擬人體睡眠之中的血脈流動狀態,把柳絮的血液流動,慢慢的改變。

等完全改變成睡眠血液流動狀態,柳絮的眼皮子已經睜不開,韓孔雀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慢慢走出房間,柳絮則順利進入睡眠狀態。「

韓孔雀把笑笑也哄睡了,交代留下值班的保鏢注意,韓孔雀才發現柳樹居然在外面。

打開門,韓孔雀道:「你怎麼在這裡?」

柳樹愕然的看著韓孔雀:「你怎麼發現我的?黃山出賣我了?」

「還用人出賣?我多遠就問道你身上的味道了,多長時間沒洗澡了?滿身的魚腥味,不知道的還以你剛出海回來呢?」韓孔雀道。

「真的那麼明顯?」柳樹不信。

韓孔雀道「好了,進來吧!你去洗個澡,衣服就只能借他們的穿了,我的衣服你聰定不合適。」

從保鏢那裡給柳樹借了一身衣服,等柳樹洗完了澡,換上了乾淨的衣服,才走出屋門,坐在了院子當中。

「你這是幹什麼了?」韓孔雀扔給了柳樹一瓶水。

柳樹道:「還能幹什麼,分魚池呢!忙完了,一看都快十點了,我害怕你不帶我去玩,所以就沒換衣服就來了。」

「等會你姐來了,如果她願意讓你去,你才有可能去的了。」韓孔雀道。

韓孔雀說完,轉身回房,拿出來了一隻大龍蝦,還有一些調料:「你將就著吃點吧!沒吃飯吧?」

「吃過了,不過有龍蝦不吃那不是傻嗎?」柳樹可不會客氣。

他慢條斯理的,把龍蝦的外殼去掉,又仔細的把龍蝦肉切片,這時,他把韓孔雀拿來的調料推倒了一邊,自己到了點醋,就這樣沾著吃。

「四姐夫,你要不要來點?要不是有點涼了,我連醋都不用沾,這樣也有點遮味了。」柳樹美美的吃了一口道。

「活著吃更好吃,你要不要來只活的?我這裡有。」韓孔雀道。

柳樹看著剛剛切好的龍蝦,猶豫著道:「活的是更好吃,可這隻不是浪費了嗎?」

韓孔雀直接起身去進屋,接著轉身出來,手裡留著一隻活蹦亂跳的大龍蝦,說大,其實並不大,只有不足兩斤重,這種在龍蝦當中,也算小的了,畢竟只有柳樹自己一個人吃,太大了也是浪費。

「就吃它吧1韓孔雀把那隻煮熟了收了起來,海鮮這玩意,以後他可不缺了,不說龍雲號經常捕撈,就說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之中,經過這段時間的繁育,也發展出了不少了。

這主要是玄元控水旗之中的生物鏈沒有形成,大龍蝦這樣的生物沒有天敵,而且食物充足,加上活性水的滋潤,讓它們有了泛濫的趨勢,這個問題,韓孔雀還得去海洋之中解決。

「生吃魚活吃蝦,這樣的最好吃。」柳樹道。

韓孔雀道:「要不要吃生肉?北面的愛斯基摩人冬天狩獵到海豹等動物,趁著剛死體有餘溫的時候,直接吃生肉,帶著熱乎乎的鮮血,冒著熱氣,就跟染了色的包子一樣,嚼在嘴裡,咯吱咯吱的吃著也很香,聽說等冷了就不好吃了。」

「不要說了,我還沒有到那種境界。」韓孔雀這麼一說,柳樹感覺有點噁心,看來他還是不夠強大。

兩個人說著話,很快就晚上十一點多了,韓孔雀:「我上去叫你姐姐。」

外面的車子上,張志那早就把三個老頭和聖手張的兒子接過來了,等韓孔雀他們四人做進車子,車子里已經快滿了。

猛禽發動,很快就來到了白天韓孔雀來到的花市外面,在外面,陳嘉義的車子在這裡等著他。

陳嘉義早就聯繫好了,所以他們開著車子直接繞過花市,從另外一個隱秘的地方,進入了一個地下車庫。

車子就停在車庫一層,而車庫下面,就是交易市常

韓孔雀等人進了車庫,眼前的景象竟然出乎他的預料,地下二層的車庫,居然比上一層大很多,而且裝修的根不像是車庫,反而更像是一座豪華宴會大廳。

原韓孔雀以這種中藥材拍賣,來的人並不會多呢!卻不曾想,整個地下車庫裡,竟然有差不多上千人。

不過一想,他們一行就有八個人,這千多人也不過是一百來個客戶罷了,這麼一算,相比這裡滿滿的中藥材,這些人還是太少了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