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一十八章麻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以這一條56厘米長的『大正三色』,才能以88萬元的價格成交。 柳樹畢竟有點心虛。他拿到錢,就領著韓孔雀溜了。 看著呵呵傻笑的柳樹,韓孔雀也笑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賺到錢,而且...

雖然猜出了原因,但付長生還是沒有再出價,八十八萬,已經是這條大正三色的最高價,再高,就有點不值了,所以他放棄了。

老頭得到了這條大正三色,看來很高興,他拉著柳樹道:「小夥子,你這條大正三色是從哪裡找來的?不會真的是從日本廣島淘來的吧?」

柳樹也不傻,所以他只是嘿嘿笑著,並不回答老頭的問話,等轉賬之後,那條大正三色柳樹也不再管了。

這時,其他人才圍了上來,近距離觀察這條大正三色。

也許是被眾人驚到了,所以這條大正三色,再次遊動起來。

「啊1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這好像是一條寶石魚,身體外面的鱗片,真的如寶石一樣。」

「魚老好眼力啊1

「這樣的顏色,確實不是人工能夠培養出來的。」

「早知道我就跟魚老競爭了。」

「這樣的顏色,人工是絕對培育不出來的。」

錦鯉有著艷麗多彩的體色,滿足了人們在視覺體驗上的需求,但是人工飼養的條件下,顏色會有很大的差異,這種顏色的來源是什麼,決定了人工飼養條件下飼料的選擇。

這時魚老得意的道:「經過我多年研究分析,天然野生的錦鯉,其遺傳基因是比較穩定的,也就是說,它們的孩子,其身體顏色的變化,不會受到外界太大影響。」

「啊?要真是這樣。這條野生親魚的價值就高了。」

「這麼說,只要提供充足的蝦青素,這條親魚產生的子魚,不是有很大的可能長成大正三色?」

魚體表的顏色,主要成份為蝦青素,蝦青素與魚皮魚鱗蛋白質結合,在光的作用下呈現了五彩斑斕的顏色。

但是動物本身是不能產生蝦青素的,必須通過食物鏈來獲得。

在自然狀態下,魚兒覓食藻類、蝦蟹、貝殼等食物,獲得了蝦青素。在人工飼養環境中。通過在飼料中添加相應的成份來滿足需求。

目前市場上銷售的觀賞魚飼料,主要使用化學合成蝦青素和藻源天然蝦青素兩種作為主要成份。

錦鯉的顏色由鱗片的反光特性決定的,但實際上就是基因決定的,一條細胞被激發出極大活力的錦鯉。自然會優化自己的身體細胞結構。讓它的身體。生長到最優狀態,所以這一條56厘米長的『大正三色』,才能以88萬元的價格成交。

柳樹畢竟有點心虛。他拿到錢,就領著韓孔雀溜了。

看著呵呵傻笑的柳樹,韓孔雀也笑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賺到錢,而且是這麼大筆的錢。」柳樹道。

韓孔雀道:「不要亂花,自己用這些錢建個基地,到時候我多給你一些活性水的份額,你專門用來養殖各種觀賞魚好了。」

「多謝四姐夫,以後你就是我的衣食父母了。」柳樹大喜。

韓孔雀沒有多說,他現在也在計算,以後他的錦鯉怎麼來操作,到底是用柳樹,還是跟那個付長生聯繫一下,通過他的渠道來銷售。

不過,這個還不急,反正他的錦鯉養殖,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姐夫,我請客,走,你喜歡哪裡就哪裡。」柳樹道。

韓孔雀看了看手機,已經十二點半了,他道:「給你姐打電話,如果她出來吃,我們就在外面吃,如果不願意,那我就回家。」

柳樹打了電話,柳絮果然不出來,她下午有個手術,需要韓孔雀幫忙,所以就連韓孔雀也不能悠閑的回家種竹子,只能去柳絮的醫院。

等來到柳絮的醫院外面,看著神醫醫院這幾個字,韓孔雀笑了起來,這裡還真掛上了這個招牌。

柳絮出來,正好看到韓孔雀對著那個招牌在傻笑,柳絮氣憤的道:「知道這個招牌給我們拉到了多少仇恨嗎?」

韓孔雀道:「不遭人嫉是庸才。」

「行,你遭人嫉了,你來給我解決問題。」柳絮說完轉身走進了裡面。

韓孔雀嘿嘿笑著走了進去:「怎麼回事?」

「上回你發現的那個腦瘤患者,腦垂體瘤,在中心醫院沒有做手術,現在轉移到我們醫院來了,你看著辦。」柳絮道。

韓孔雀道:「來了就來了,你給她做手術就是了,那麼一個小瘤子,還不是你一刀的事情?」

「事情哪有那麼容易?那是開顱手術,是有風險的,而現在病人家屬不願意承擔風險,所以不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這樣自然就不能做手術。」柳絮道。

韓孔雀道:「做開顱手術都有風險嗎?」

柳絮道:「要看是什麼手術。其實開顱本身引起後遺症的情況很少,而是疾病本身導致的後果。對於必須開顱手術的疾病,就要進行手術,如果不開顱,連生存都是問題了。」

韓孔雀道:「有什麼可能出現的後遺症?」

「後遺症很多啊!嚴重的植物人,不能說話,流口水,大小便失禁,半身不遂,一直抖,她這個還有很大的可能會雙目失明。」柳絮無奈的道。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雙目失明,醫院肯定是要把這種手術的危險性說明白的,省的到時候承擔責任。

但一個二十多歲,不到三十歲的未婚女青年,你讓她承擔這種後果,她又怎麼可能願意?

最主要的是,韓孔雀表現的太過妖孽了,而且還直接跟人家開口要一件古董,這讓他們有了其他想法,既然中心醫院醫術不行,那他們自然找醫術更高明的大夫。

想到韓孔雀和柳絮神乎其神的診斷技術,袁鳳玉自然更願意來柳絮這裡動手術。

「她這個手術,術后雙目失明的幾率有多大?」韓孔雀問道。

柳絮苦笑:「你這個問題就太過外行了,開顱時的意外,準確定位腫瘤時的艱難,大腦不是其他地方,任何地方你都不敢動的,稍微不注意,如果觸動了其他地方的神經,就有可能出現後遺症。

袁鳳玉術前一隻眼睛視力模糊,另一隻視力正常,術后雙目失明的可能性還要大點,腦垂體瘤,術后視力受了影響,如果是暫時的,復明的可能是有的,但需要時間。

現在可以用激素和神經營養葯恢復,目前沒有特效藥,三個月後如果視力還不恢復,完全復明的希望就小了。」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來,我們做一個實驗,看看你對手術刀的操控力到底到達了什麼程度。」

「行,我也想知道。」柳絮直接拿出一個十來斤的西瓜,放在了辦公桌上。

韓孔雀道:「你隨便找個地方,我說你做。」

「下切兩個厘米,偏左三毫米下切兩厘米,ok。」韓孔雀的靈識始終感知著柳絮的手術刀,發現她的手感確實很好,幾乎韓孔雀的命令下達之後,柳絮立即能夠做到。

「接下來要難一些,側切一點五個毫米,下切一點五個毫米,偏左三十五度側切一點五個毫米,下切一點五個毫米,ok,完成的不錯,如果以這樣的技術,給袁鳳玉做手術完全沒問題的。」韓孔雀感知到柳絮對手術刀的精準控制。

柳絮苦笑道:「人的肉和西瓜皮完全不同。」

「沒事,我能夠感知到人體內部的細膩組織,甚至是神經線,要是你不放心,我們就在用**動物做次實驗,我想你應該完全沒問題。」韓孔雀道。

柳絮臉上的顏色快速變化,她想了一會道:「腦瘤長在大腦上,我氖焙潁不可避免的會用勁,這個時候,是最有可能觸動到大腦其他組織的。」

韓孔雀道:「你盡量的速度快點切除,如果真的帶動了大腦的其他組織,我來給你幫忙,穩固住那些正常組織,不會讓它們受到傷害。」

如果真有危險,韓孔雀可以用控水神通,在人類的大腦外部,覆蓋上一層水幕,到時候只把腦瘤暴露在外面。

「ok,現在完全沒問題了,你去換衣服,等一會我們就開始手術。」柳絮直接作出決定。

「這麼快?」韓孔雀愕然。

柳絮道:「這個時期腦瘤發展的很快,儘早不盡晚,而且,袁鳳玉的家人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過了今天,我們就沒有做這台手術的條件了。」

在柳絮的指導下,韓孔雀換好了衣服,柳絮一邊走一邊道:「等會兒的手術過程要全程錄像,你沒有資質,所以你只可以說,但絕對不能動手。」

「知道。」韓孔雀道。

來到手術室外面,這裡已經等了很多人,柳絮直接道:「袁鳳玉的家屬,可以簽字了,手術全程錄像,如果我們有失誤,我們醫院願意承擔責任。」

「柳醫生,我們可不是想要你們承擔責任,我只希望我的女兒,能夠完好的走下手術台。」一個中年人道。

「袁總,這是我們所有人都希望的,但意外太多,所以我們只能儘力。」柳絮道。

「你們有信心就好。」袁成剛無奈的道。

「老袁,你這是在冒險,如果有我主導,我不能說百分之百的把握,百分之五十的把握還是有的,你問問這個柳醫生,她有多少把握?」這時一名中年醫生開口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