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一十四章財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這要看你怎麼樣,如果向養花一樣仔細,一時半會的肯定死不了,就是離開了原產地,生長的慢了點。」小姑娘猶豫了一下,還是答道。 韓孔雀看著小姑娘,終於笑了:「總算是從你嘴裡聽到了一句真話,告...

月票是我心中永遠的痛啊,每天五更,兄弟們看著爽了,可我就比較苦逼了,求保底月票,讓我也增加點碼字的動力吧!!!

做人要投票,現在月票榜三十七名,分類榜第十,昨天一百張月票,今天四十張,這差距也太大了!保底月票不下崽啊!也不給利息,有的兄弟還是賞給我吧!還有,求一下推薦票,如果有點全贊的那就更贊了!!

————

韓孔雀道:「三萬八,多一分也沒有了,如果不賣,我轉身就走。」

圓臉姑娘再次看向韓孔雀,發現他好像認真了,所以才小聲的道:「好吧!就三萬八。」

這姑娘同意的也太痛快了吧?

韓孔雀感覺蛋疼了,沒想到被這麼一個小姑娘忽悠了,不過既然已經說了,他也不會反悔。

「能刷卡吧?」韓孔雀道。

「可以。」姑娘又笑了。

等張志那刷了卡,小姑娘才道:「這位先生,不知道您還要不要這種酒竹?」

韓孔雀的臉頓時變黑,還真是坑他?

「你放心,這酒竹是確實很少,不過,如果客人還需要,我們還能從非洲給你找來幾棵。」圓臉姑娘十分善解人意的道。

韓孔雀咬牙道:「夠運費嗎?」

他此時已經知道,自己被這個小姑娘忽悠了。

小姑娘笑嘻嘻的道:「我們走海路,運費堪堪保本。一切為了客人嘛!只要客人需要,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韓孔雀可沒有再聽小姑娘的忽悠,他直接道「這酒竹在我們這裡真養得活?」

「這要看你怎麼樣,如果向養花一樣仔細,一時半會的肯定死不了,就是離開了原產地,生長的慢了點。」小姑娘猶豫了一下,還是答道。

韓孔雀看著小姑娘,終於笑了:「總算是從你嘴裡聽到了一句真話,告訴我。到底生長的有多慢?」

「幾乎不會生長了。」小姑娘用衣服十分無辜的樣子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早就應該猜到。所以也沒有繼續追問,反正柳絮喜歡竹子,買回去種在屋前空地上,不長也沒關係。

「客人還需要什麼嘛?我們碧竹齋什麼樣的竹子都有。」圓臉姑娘達成了一次交易。心情顯然不錯。

韓孔雀向店裡一看。果然。她這裡的竹子什麼樣的都有。

韓孔雀沒有進去,雖然接觸的時間短,但這個笑起來一臉天真的小姑娘。絕對屬於奸商一流的,所以他直接道:「我看不止有竹子,連魚你們也賣啊1

正對著店門口有一個大型魚缸,裡面養殖了不少錦鯉,不過就算韓孔雀沒有特意玩過錦鯉,也知道這些錦鯉的品種都不算好。

韓孔雀本來是一句無心之言,沒想到他剛說完,原來還笑的一臉甜蜜的小姑娘,立即拉下了臉。

「客人的酒竹怎麼帶走?我們有送貨上門服務1

「那就幫我送到家裡吧1韓孔雀直接留下了地址。

「謝謝惠顧,運費兩百元。」韓孔雀剛剛寫完地址,小姑娘又伸出了玉手。

韓孔雀無語,這報應來的也真快。

無奈給了小女孩兩百塊,他總不能耍無賴,畢竟人家可沒說免費送貨上門。

不過,韓孔雀是誰?

他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所以他看著店裡面的魚道:「現在誰還賣竹子啊,我看改行養魚就好了。」

果然,小姑娘剛剛變好的臉色,又變得極為陰沉,看到她的變化,韓孔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終於扳回了一成。

「晚上我就把它們全都燉了,誰想養魚了?我們是賣竹子的。」小姑娘氣鼓鼓的道。

韓孔雀哈哈笑著道:「喜歡竹子的人不少,沒想到你這麼小,就喜歡竹子,這樣吧!你給我介紹一些奇怪的竹子,只要是有特色的,我都要。」

「奇怪的人,才會喜歡奇怪的竹子。」小姑娘嘟囔著。

不過在看到韓孔雀威脅的眼神之後,她立即道:「有催眠功能的竹子行不行?」

催眠?不知道能不能麻醉?韓孔雀好奇心起道:「真有這種竹子?」

「那是當然,催眠竹生在阿爾卑斯山腳下,葉干粗,頭冠蓬大,若靠近它,人或動物便馬上感到昏昏欲睡,如誤食了竹葉,會酣睡一天一夜。」說起竹子,小姑娘十分在行。

韓孔雀道:「行,只要你給我弄來了,我就要。」

「什麼價格?這種竹子可是十分不好運輸,價格肯定要高。」小姑娘這次有了準備,直接抬價。

「十萬一棵,也給運三棵來吧1想了想,韓孔雀道。

「行。」小姑娘對這個價格還算滿意,所以爽快的答應了。

「還有比較奇怪的竹子嗎?」韓孔雀還真想知道,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小姑娘道:「電竹,北美洲有一種竹,人畜都不能靠近它,一靠近它,便會全身麻木,甚至會被擊倒,人們叫它是電竹。

產米竹,我國某地,生長著一種產米的竹子。每珠竹子能長到10到20個穗子,每穗上大約有12粒米。竹米的營養很好,磨成的粉跟麵粉差不多,可以做麵條、饅頭、包子等,香甜可口,竹米的外形象燕麥,成熟期與稻麥相同,經過鑒定,這是一種很可口的木本糧食。

銀鏈竹也是生長在我國,這是一種竹節只有二、三寸長的竹。正因為它節短,節節相連,又長在大樹下面,恰似一條條銀鏈掛在樹上,美麗別緻。故稱為『銀鏈竹』,用它做拐杖或傘柄,不需多加工,是一種天然藝術品。

甜竹,生長在亞馬遜河岩邊,其葉比較肥厚,到了春天,竹葉開始發綠變甜,咀嚼起來甜滋滋的,比蜜的甜味差不了多少。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奇怪的竹子,不過那些都不好弄到,現在就只能提供這幾種。」

韓孔雀看著這家叫碧竹齋的店鋪,道:「東西我想要。但你打算怎麼交易?先付定金?我看你這家店可不算景氣。最近還經常的破財。如果我支付了定金,到時候你們不能給我弄回貨物來怎麼辦?」

最近可能是因為給人看風水看的多了,所以走到哪裡。韓孔雀都會下意識的看一下,所以這家碧竹齋這麼明顯的風水格局,韓孔雀一眼就看出來了,要不然他也不會著重點出店裡的養殖的錦鯉。

「真是烏鴉嘴,我們家怎麼破財了?」小姑娘不高興了。

韓孔雀指了指放在店門口一角的魚缸,沒有說話。

「我爸最近是迷上了養魚,可養魚還能敗家不成?你放心,碧竹齋是我的,就我說了算,你只要支付了定金,我肯定給你按時送貨。」小姑娘氣鼓鼓的道。

「碧竹,怎麼了?」小姑娘一高聲說話,立即把周圍的店家吸引了過來。

韓孔雀苦笑,幸虧小姑娘還算明事理,立即道:「沒什麼,就是這位大哥不太信任我,害怕支付了定金,到時候我沒有貨物交給他。」

韓孔雀道:「讓你們家大人來說話吧!你一個小姑娘,我可是不太信任。」

「總比你信口雌黃的好,剛才還說我們家老破財。」小姑娘再次嘟囔。

這時,旁邊花店的老闆道:「碧竹,這種事情還真不能不信,你們家最近是不太走運,你還是叫你爸爸出來吧1

「我爸爸去看魚了,他哪有空管店?我都說了,這家店是我的,這位先生,如果你真喜歡竹子,就放心交給我辦,要不然,這單生意就算了。」小姑娘一臉不舍的道。

韓孔雀看著她店裡的魚缸道:「魚缸不宜放在財位上,你把這魚缸移到其它地方,這樣我們的生意,才能繼續談下去。」

「迷信。」圓臉姑娘嘀咕道。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話,他這可不是迷信,韓孔雀明顯感覺到,每一個從店鋪門前經過的人,都會帶起一股氣流,沖向放置魚缸的那個方位。

如果那方放置的是財神什麼的,這就是聚財之象,可現在那個地方放置的是魚缸,這可就不妙。

魚缸養魚本來是為了增加財運的,可風水魚卻不能放置在財位上,要不然,外面聚集起來的金氣就不是財富,而且煞氣,簡單的來說,就是外面有風始終吹著魚缸,魚缸里的魚就好不了。

看這家店裡的情況,男主人肯定是個養錦鯉的愛好者,他損失了錦鯉,自然就是損失了財富。

「財位?我說最近你們家怎麼老走背運,碧竹,趕緊把那個魚缸搬走,財位上怎麼能夠放置風水魚?」但凡經商的,家裡大部分都供奉了財神,所以對這些還是有所了解的。

看到小姑娘疑惑的眼神,韓孔雀道:「按照傳統的風水理論,任何一所建築物,都有它一定的財位,再通過一定的財位布置,就可以有效的增加經商場所在地財氣。

作為財位來說:被分為『明財位』和『暗財位』兩種,顧名思義,明財位在明處,比較容易找尋和把握,而暗財位就比較難以把握了。

按照風水學的理論,財位又分為:『象徵性財位』和『實質性財位』,象徵性財位屬於『明財位』實質性財位則屬於『暗財位』,明財位,即是一般大眾所說的,大門的左邊和右邊的對角線的位置。

也就是你家魚缸放置的地方,如果你不信,你坐在魚缸的前面,你會感覺到不時有風吹來,如果是夏天坐在那邊,那邊也應該是最涼爽的地方。

這個地方,吹過去的風,如果被魚缸擋住了,那就是煞氣,魚缸里的魚是不會好受的,如果我沒算錯,你家的魚經常死吧?」未完待續。。/dd一秒記住小說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