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七章玉帶環繞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9-02 02:19  |  字數:3471字

看到韓孔雀不明所以,錢種樹笑呵呵的走上前來道:「如果我們選用她指定的地方打井,就要給她二百元的看井費。」

「呃!我這不是擋人財路了?」韓孔雀苦笑不得的道。

程軍道:「怪不得她剛才走的時候,用那種惡狠狠的眼神看你,原來你差不多,就等於殺她父母了。」

錢種樹道:「這樣的事情就要做,就像剛才,在這門口打井不方便不說,如果真聽了她的,打不出水脈,可是要繼續向下打的,到時候打七八十米,甚至上百米都有可能。

這樣勞民傷財不說,還耽誤工夫,這樣一口水井,和一口二十米的效果一樣,這不是坑人嗎?不行,我要跟村裡人說一說,讓他們等著韓老闆過去給看看,不要輕信了那些神婆的話,她們就是亂蒙的。」

很快錢家角村就想起了錢種樹的吼聲,在大喇叭里,錢種樹著重說明了,等會韓孔雀將要親自蒞臨,給村民們選地方打井,而且這次打井的費用,有水廠來出。

錢種樹這麼一吆喝,錢家角村可就熱鬧了。

年前韓孔雀和李信的手段,很多人都見識過,現在韓孔雀再次給他們選取井位,頓時吸引來了大批村民圍觀。

當然,聽到錢家角打井的消息,前來想要賺一筆的神婆,也來了不少。

錢家角的村民可不算少,就算有很少一部分打井。也有個一二十戶,每戶如果收二百。這就是四五千元,這麼一筆錢,已經能夠頂的上大學畢業生一個月的工資了。

雖然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但韓孔雀卻不會怯場,就算不用神通,他現在也能輕鬆看出那邊有水,這是結合了地質勘探和風水學的結果。

特別是看了楊筠松的撼龍經,他連龍穴都點得。就不要說這裡一個小小的井位了。

「看房子的布局,避開對門、對窗的地方,其他地方只要有水,在哪裡打都是一樣。」

韓孔雀直接說出一些禁忌,沒有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干擾,所以韓孔雀的點穴很快,每次他指明了位置之後。都有人拿著石灰過來點上白點。

「不看方位,不用羅盤,只是這麼簡單的看一眼,就能夠點出水位?」

「是啊!簡直太過兒戲了。」

「李婆子,你有羅盤?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就是,原來你們不也是亂指的嗎?如果都跟你們一樣。我也會看啊!」

「就是,有些黑心的,打不出水,居然也能夠心安理得的收下二百元錢。」

「二百元錢到是不多,如果真信了他們的話。卻打不出水來,那損失才大呢!」

聽到那些神婆的酸話。有的村民開始反擊,說什麼的都有,神婆可沒有韓孔雀的本事,這地下的事情,不親自看看,誰知道下面是種什麼情況?

所以她們指定的井位,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沒水的,當然,有時候是深度達不到,但不管怎麼樣,她們失手的幾率還是很高的。

「風水,風水,風我們不能控制,可水卻是能夠控制的,要知道水位可不是隨便亂點的,就算他點出來的地方確實有水,如果破壞了家裡的風水格局,那也是會帶來災禍的。」

韓孔雀終於忍不住了,道:「這種理論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原來我可只知道房前水和屋後水的區別,要不就是左青龍右白虎,在院子里肯定是房前水,房前水聚財,現在聽你這麼一說,還能破財不成?這位大娘,請教一下,這房前水怎麼才能破財?」

女人語塞,韓孔雀也不為己甚,沒有繼續准問。

水井不是流動的河水,如果是河水,還能形成各種煞氣。

可水井在那裡不動,完全是聚財用的,所以天井之中有一口水井,是很好的風水格局。

點著井位,在那些神婆的冷笑聲中,韓孔雀來到了一條小河邊。

這邊只有一戶人家,這是典型的房前有水流過,可是那水是兩頭向外的,這可不是太好。

「這個地方肯定有水,不知道年輕人你點在哪邊?這次如果點錯了,可就要害人了。」一個先前沒有說話的白凈老婦人,這次開口了。

錢種樹在韓孔雀耳邊道:「這個是我們附近最厲害的神婆,名聲不比李信大師差。」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河水兩頭向外,應為反弓水,屬鐮刀煞,為破財水,也易傷人丁,可請一對開光石麒麟或一對石獅鎮宅,擺在屋前,頭朝向反弓方,就可擋住煞氣,如果想要簡單點,也可在室內在朝向鐮刀煞方的牆邊,擺一魚缸,也可化鐮刀煞。」

「怪不得他家人丁不旺,眼裡是鐮刀煞克制了。」

「真是沒想到,在門前流經的一條小河,還有這種說法。」

「信則有不信則無的東西,你不信不也這麼多年過來了嗎?」

「說的也是。」

聽到人們的議論,韓孔雀道:「所有的東西都是雙面的,你們看看水從前面流,水代表的是旺市,這個不也是很好的徵兆嘛!!實在不行就走側門。」

「年輕人還沒有說,要把井位點在哪邊?」白凈老婦人追問。

韓孔雀仔細看了一眼這裡的地勢,這棟房子前面的這條小河,水面4、5米寬,水流平緩,河水兩頭向後延伸,將此排房屋繞過。

這是玉帶環繞啊!只不過這個玉帶沒有帶出弧形,如果小河是弧形,那就更好了,所以韓孔雀道:「就在門前右側一步打口井好了。」

錢種樹立即道:「這有什麼說法?」

韓孔雀笑道:「在這個地方打口井,一定要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