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零六章看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而這些基礎的的東西,恰恰是韓孔雀所欠缺的,當然,在這一方面韓孔雀是可以彌補的。 如果在古玩街上開家收購古玩店,時間長了。一些歷朝歷代的經典代表作,還是能夠收集到一些的。這些就需要時...

等所有人全都一一跟這些金器合過影之後,記者們才依依不捨的被韓孔雀安排去了村裡吃飯。

「你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1那些國際友人被帶走在之後,程軍留了下來,他是越來越佩服韓孔雀了。

韓孔雀道:「你說哪一點?」

程軍好笑的道:「也是,你這頭狡虎,做什麼事情,都是要一箭三雕的,這次彭城那邊的臉,被你打腫了,唐宮遺藏的事情也告一段落。

還有你的私人博物館,你居然想弄個天然養護古董文物的博物館,這樣異想天開的想法,還真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所以,你真的是一鳴驚人。」

「你們合夥弄得那加博物館,跟我做了鄰居,是不是註定了要悲劇?」韓孔雀好笑的道。

程軍哈哈一笑道:「我們早就討論過這一點了,以後我們博物館注重傳統文化的收集,而你主要是獵奇,這樣我們做到互補,才能更好的發展。」

韓孔雀點頭道:「對一些傳統古玩的收集,我可真是沒法跟你們相比。」

韓孔雀可是知道,程軍他們收集到了大量古籍字畫,加上他們這些大家族歷代以來收集的瓷器、雜項,支撐起一家私人博物館綽綽有餘。

而這些基礎的的東西,恰恰是韓孔雀所欠缺的,當然,在這一方面韓孔雀是可以彌補的。

如果在古玩街上開家收購古玩店,時間長了。一些歷朝歷代的經典代表作,還是能夠收集到一些的。這些就需要時間去積累了。

這就是底蘊,韓孔雀毫無底蘊,所以他也不急,慢慢的收集就行了,他現在相比陳嘉義他們,已經要好的多了。

中午陪著程軍吃飯,中間作陪的加了一個記者,再就是錢家角的幾名村幹部。

他們邊吃飯。邊詢問韓孔雀的尋寶經歷,韓孔雀也就只能把他尋寶時遇到的一些奇怪但不離譜的事情說了出來。

像水下迷宮,火焰通道,石室迷宮,天地奇景冰凍火窟,說了這些,韓孔雀還給了那名叫章平事的記者一些照片和視頻圖片。

韓孔雀的頭燈是特製的。上面有拍攝功能,只要他開燈,他看到的東西,同時也會被拍攝下來。

這些東西韓孔雀也不怕流傳出去,反正他跟彭城那邊都是心知肚明,就算彭城那邊想要追究。也要他們有本事得到下面的第一手資料。

送走了記者,而錢種樹和錢大早在飯吃到一半就被村民叫走了,所以此時韓孔雀和程軍才能單獨說話。

他們吃的是鐵鍋鯰魚,這種正宗的野魚,只是一次就征服了程軍。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要說,還是這種食肉魚好吃。」程軍吃飽了才道。

韓孔雀道:「養殖的就不敢恭維了。」

「是埃太髒了。」程軍道。

韓孔雀道:「吃飽喝足了,你不回去上班啊?」

程軍道:「今天不上班了,我放假,好好休息休息,聽說這裡還有不少值得一看的地方,帶我去看看啊1

韓孔雀道:「這裡哪有什麼名勝?」

「錢謙益和柳如是的衣冠冢,不就是在這裡嗎?這樣的奇人難道還不值得看?你這可是對錢家的眾人極度不尊重。」程軍道。

韓孔雀道:「你這挑不離間的,不當著主人的面說,現在說有什麼用?不過,那裡是真沒有什麼值得看的了,現在那裡早就空了,就在水廠後面,本來是想把水廠建在那邊的,不過那邊地下都被掏空了,地質條件達不到,所以就廢棄了沒用。」

兩個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向外走,他們兩個出門,就碰到錢種樹和錢大:「錢叔,你們這是去幹什麼?」

錢種樹道:「村裡來了打井隊,要打井,今天你來了,我正好問一下,我們村裡打井,會不會對我們水廠有影響?」

韓孔雀看向村裡,村子在水廠的大南邊,岸邊的地勢十分平坦,而水廠這邊溝壑縱橫,水庫一座連著一座,這兩本根本就沒有什麼互通的地方。

所以韓孔雀道:「完全沒問題,不過,我們水廠里的水不夠用的?村子里的居民,怎麼會想要打井?」

錢種樹道:「這都是佔了您的便宜,老闆你的水廠里的水流了出來,澆灌了這裡的荒地,這就讓這裡的草木變得格外旺盛了,所以現在村裡家家戶戶都養殖了不少牛羊豬,這樣一來,水就不太夠用了,為了方便,就只能打井了。」

「家裡有口井是很方便,村裡打井也是因為水廠侵佔了他們的水源,打井的錢就讓水廠出好了。」韓孔雀對今天水廠里的職工表現很滿意,特別是錢家角的那些村民,他們可都動手維護廠子的利益了,這讓韓孔雀想要回報一下他們,沒想到現在就有機會了。

錢種樹道:「這個我看就不必了吧?幾千塊錢的事情,現在村民都承受的起,他們打井吃水,沒有可能讓您掏錢。」

韓孔雀道:「總是因為我們水廠,才讓村民們這麼麻煩,錢叔就不要爭了。」

錢種樹道:「既然這樣,我就代村子里的父老謝謝老闆了。」

「走,我們過去看看,這打井可是門學問,如果找不到地方,就算打下去,也是有可能不出水的。」韓孔雀道。

程軍道:「你還能給人看水?」

韓孔雀笑著道:「我可就是看水起家的,風水這一行,我不敢說的太滿,但在水上,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比我更加厲害了。」

「吹牛不打草稿。」程軍不信。

而一邊的錢大卻信了:「水廠里的水井,全都是有老闆和李信大師點出來的,可謂是槍槍中的,例無虛發,這樣的戰績,那些神婆子可是沒法比的。」

「錢大說的對,這次我們村裡可是全都打井,找那些神婆子看水,不一定準不說,最主要還是浪費功夫,老闆可是真正的高手,不如去幫幫忙,您只要看一看,就給我們省下太多功夫了。」錢種樹高興的道。

韓孔雀道:「走吧!我過去看看。」

「走,現在機器在大隊部,我們去那邊看看。」錢種樹道。

韓孔雀道:「你們大隊部也要打井?」

錢種樹道:「可不,現在上面派下來的村幹部,越來越多了,他們就只能住在大隊部里,所以大隊部沒水,就很不方便,這叫來的是大型氣打井的工程隊,聽說一兩個小時就可以打下去二三十米,這麼快的速度,在大隊部里打一口水井也不錯。」

「速度是不慢,不過,人家只管打井,不管出不出水,一米六十元錢,如果不出水,這些錢可就等於打了水漂了。」錢大道。

「所以找個會看水的高手,至關緊要,幸虧韓老闆就是這方面的高手。」錢種樹欣喜的道。

當他們幾個走進大隊部的時候,此時大隊部里已經很熱鬧。

機器已經架設好,現在就等開機的命令了。

「怎麼回事?」錢種樹進門就看到一些人是爭吵。

村長助理王菲道:「村長,你看看,這口井打在這個地方方便嗎?就在大門口,進出車輛都不方便。」

「不方便?水庫里方便,你直接把那裡的水引回來好了。」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道。

「你這不是抬杠嗎?我們這裡的水位淺,不管在什麼地方打井,都是會出水的,又何必在這大門口打井?」王菲據理力爭。

中年婦女道:「這你就不懂了,你說的水位,應該是空隙里的空水,這樣的地表水不好喝,我尋找的可是地下水脈,這樣的水乾淨,是可以喝的,萬一你們幸運,直接打通了水廠里的那種活性水,你們可就大發了。」

韓孔雀看了一眼中年婦女標出來的地方,下面確實有水,但水脈就沒有了。

而周圍是一條水脈也沒有的,這邊幾乎全都是地表水,也就是空水,這樣的地方打井有一個好處,容易出水,但水是不好喝的,而且剛開始打出來的水井,井水不旺,只有不停的抽水,才會越抽越旺。

「這邊沒有水脈,還是找個方便的地方打井吧1韓孔雀下了結論。

看到錢種樹看都沒看她一眼,立即開始按照韓孔雀的吩咐,開始搬動機器,中年女人不幹了:「小夥子,你的口氣很大啊?」

韓孔雀看向這位中年婦女,道:「大嬸是哪家大學畢業的?專業是地質勘探?」

「什麼大學,地址的,胡扯什麼?我就說這邊有水,你說沒水是吧?」中年女人駁斥道。

韓孔雀笑道:「不是學地質的,那肯定就是家學淵源了?不知道您家老爺子是哪位大師?」

「我們家三輩貧農,沒有什麼大師,你也不用廢話了,我就說這邊有水。」中年女人還跟韓孔雀扛上了。

韓孔雀道:「我沒說這邊沒水,只不過這個位置打下去,就算鑽探三百米深,也不可能遇到水脈。」

「晦氣。」女人臉上陰晴不定的看了韓孔雀一會,才罵了一聲走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