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零二章蛤蜊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卻不一定都對。 蛤蜊光,是指明清五彩、粉彩瓷器彩料周圍輪廓線在」白釉上的一圈1~2mm的五彩光,或是沒有彩料,僅僅是在白釉上形成的不規則圓形五彩光。 其主要形成原因是因為彩料里含有「砷...

李然的表情瞬間變得十分陰狠:「你們居然做套騙我?」

「騙你?no,no,no,我們可是守法公民,你願意花費三百萬的價格買,而我們也願意花費五百萬的價格買只大明永樂的瓷器,但最終,你也只願意以一百八十萬人民幣的價格,賣給我們一個康熙仿的,這真是太可惜了。.」福田佳明得意的道。

看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福田佳明更加得意:「我最近沒事,就想找點樂子,所以就找上了你們,娛樂娛樂。

真是沒想到,魔都這座大城市,沒有了大日本帝國管理,居然沒落到了現在的程度,你們幾個老傢伙,就是所謂的頂級專家?

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就是全部去吃屎吧!你們肯定是吃屎長大的,要不然,這麼一件寶貝,怎麼會不認識?」

看到眾人到現在還不明所以,福田佳明更加得意,也更加張狂了:「看到上面的光了嗎?大澤義和你給他們解釋一下。」

他們那邊的鑒定師老頭大澤義和道:「少爺這是神機妙算,因為這件瓷器上有永樂的年款,所以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層彩光是蛤蜊光,需要幾百年才能形成,只有真正的寶物,才會具有這種寶光。」

「知道怎麼打眼了嗎?」福田佳明高傲的看著韓孔雀他們道。

韓孔雀幾個對視了一眼,這個傻子,難道他們能夠看出這不是永樂的甜白釉,就不能看出這是蛤蜊光?

在古玩界,對一些古瓷彩釉上以及釉邊出現的,類似蚌殼內側的珠光樣的光暈,稱做蛤蜊光。

尤其是明萬曆年間的紅、黃、綠三色的大明彩,不僅在彩釉上,能見到這種光彩奪目的蛤蜊光,有時連牙白色的底釉上,也有這種令人目迷神移的光暈閃現。

由於這種光暈顯得珠光寶氣,因此也有人把它稱做蛤蜊珠光。

到了清初,黃、綠、藍等釉色以及此類釉色的邊緣部分,也常常可以看見這種正視難看見,側視則分明的蛤蜊光。

這種特有的迎光顯現,避光消退的光怪陸離的光暈,成了古瓷的特徵,因此也成了鑒定古瓷的重要依據之一。

帶有蛤蜊光的這件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看著確實很漂亮,但漂亮的東西,卻不一定都對。

蛤蜊光,是指明清五彩、粉彩瓷器彩料周圍輪廓線在」白釉上的一圈1~2mm的五彩光,或是沒有彩料,僅僅是在白釉上形成的不規則圓形五彩光。

其主要形成原因是因為彩料里含有「砷」,經過近百年的時光,砷被氧化所造成。

蛤蜊光一般在明末指天啟往後,嘉、萬五彩基本不見、順治五彩,老康五彩、鬥彩,雍正鬥彩、粉彩官窯的比民窯多見和乾隆的粉彩等等上看到。

晚清的五彩、粉彩上也看看到,但出現頻率不如三代,民國一些日用粉彩瓷器上亦十分常見。

就是以為永樂時期不會出現蛤蜊光,所以福田佳明才認為韓孔雀他們走眼了,把蛤蜊光當做了光暈,或者是油光。

大澤義和看著韓孔雀他們的表情,再次打擊道:「按照我的經驗和了解,目前景德鎮還不能仿造蛤蜊光。」

「哈哈,所以,有蛤蜊光的康熙仿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也是稀世珍品,賣個五百萬應該沒問題。」福田佳明哈哈大笑著道。

大澤義和也湊合著道:「少爺真是英明,用一百五十萬買來的康熙仿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賣了三百萬,現在又用一百八十萬買了回來,怎麼想我們都賺了不少。」

「賺了多少?」韓孔雀好奇的道,這個數學題好像不容易算。

「差三十萬,就賺了一個盤子吧?」看到眾人在思索,韓孔雀首先說出了答案。

「是,是差三十萬就賺了一個盤子,如果盤子賣五百萬,那我就是賺了四百七十萬,你們支那人的錢就是好賺。」福田佳明笑虐的道。

韓孔雀看了看秦大可,等他點頭,韓孔雀才笑著道:「如果我告訴你,就算有光暈,有油光,甚至是有蛤蜊光的瓷器,都不一定是老物件,你會怎麼想?」

「什麼?不可能,哈哈,你是想說我這件盤子是贗品?你們支那人就是會撒謊,特別是你們這樣的專家,造假對你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吧?」福田佳明鄙視的看著韓孔雀道。

「蠍這個可不能亂說。」張瑋綸提醒韓孔雀,他們剛才雖然還有點疑問,但現在已經一致認為這是一件康熙的仿品,現在韓孔雀這麼說,可不止是要打福田佳明的臉,連他們也中槍了。

韓孔雀看著張瑋綸,但秦大可此時卻又點了點頭,所以他直接接著轉頭,看著福田佳明,認真的道:「有蛤蜊光並不能絕對推斷彩瓷為真!只能說,有蛤蜊光,極大多數的彩瓷都是老物。」

「哈哈,真是個笑話,你這是在標榜你們的造假技術高明嗎?如果是這樣,我還真要見識一下,你們是怎麼製造出需要幾百年才能形成的蛤蜊光。」福田佳明道。

有人認為瓷器上蛤蜊光,是由於釉色中一些金屬元素,歷經近300年左右的歲月,漸漸遊離到了瓷面上,因此而形成了蛤蜊光。

由此斷言:清康熙、雍正朝以上年紀的瓷器彩色釉面,才有可能出現這種蛤蜊光。

但這不是絕對的,在實際收藏過程中,不僅在清中期的嘉慶朝瓷器粉彩釉面上,發現過這種帶點神秘色彩的蛤蜊光,就連只有一百多年的同治、光緒年間的一些彩瓷,也有個別出現這種光暈。

也就是說,蛤蜊光的出現,需要一定年紀,但不一定要等到250年以上,當然,也有的古瓷,年紀不小,卻沒有出現這種光暈,因此,蛤蜊光也不是判斷古瓷的絕對的惟一依據。

但是,根據蛤蜊光來判別古瓷真偽,在目前來看,還算是個比較重要,比較可靠的手段之一,這也是福田佳明在看到蛤蜊光,就認為這件盤子肯定有年頭了。

這不能說錯,但,單靠這個來判定,肯定是不全面的。

「看看這件瓷器的表現,真蛤蜊光在側光下若隱若現,如虹似霞,像是具有生命一樣,閃閃爍爍,顯得十分靈動,這種表現是那種假貨能夠相比的嗎?

儘管目前市場上,也出現了仿古者,以某種藥水浸泡等手法,製造假蛤蜊光來仿造古瓷,但和別的制假手段同樣難以避免地產生缺陷:假蛤蜊光也和假包漿、假火石紅一樣,不夠自然,缺少靈氣。

假蛤蜊光顯得呆板生硬,而真蛤蜊光在側光下若隱若現,如虹似霞,像是具有生命一樣,閃閃爍爍,顯得十分靈動,說得通俗一點,假蛤蜊光和假火石紅、假包漿一樣,是死的,而真蛤蜊光是活的,這樣的表現,你們認為有人能夠仿造出來?」

明成海此時低聲對韓孔雀道:「是不是光暈?」

他剛說完,就被秦大可拉了一下,李成和也看向他,韓孔雀知道,明成海和張瑋綸,都沒有看出異樣。

韓孔雀搖頭:「不是光暈,是確確實實的蛤蜊光。」

韓孔雀知道明成海的意思,蛤蜊光現代仿製的差勁,可光暈可仿製的不差,現代景de鎮所燒粉彩瓷器都有光暈,是因為燒造溫度的關係。

但若能細心比較、甄別和體會,能對老的光暈和新的光暈的物理表現仔細觀察,它們兩者還是有所區別的,這一點亦不失為鑒定彩瓷真假的好依據,尤其是明代五彩。

油光完全不是簽定真偽的依據,其形成原理與瓷器本身無關,在此提及油光,主要是不要誤把它當作蛤蜊光或光暈。」

「光暈」,在許多陶瓷著作上指的是由於年代久遠,彩料「本身上」產生的一層彩光,不是在白釉上的。

這類現象主要產生在明代五彩上以「棗皮紅」為明顯和清代、民國的五彩、鬥彩和粉彩上。

「油光」其實是油污之類在瓷器上的物理呈狀,或在白釉上,或在彩料上。理論上講,在歷代瓷器上都可以形成。

為什麼說「有蛤蜊光並不能絕對推斷彩瓷為真」呢?

主要是因為韓孔雀發現,這件所謂的「康熙仿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其毫無疑問為老盤后加彩,雖然彩料是新工,但卻有真正的蛤蜊光。

這件的確是一件康熙時期的五彩盤子,但由於彩料被侵蝕破壞,作偽者乾脆將彩料洗去由於五彩是低溫,現在景de鎮已經做得到這點,沿著蛤蜊光的輪廓線,在裡面后加上五彩,於是便形成了上述的怪異現象。

盤子上的材料是新加上去的,但蛤蜊光卻是真的。

「老盤后加彩?」除了秦大可和李成和,其他人全都驚訝了。

韓孔雀肯定的道:「應該是這樣,盤子肯定是老的,但這是典型的老盤后加彩,只要仔細看,彩是否把先前的一挾痕覆蓋住了?

那就可以斷定為後加彩,我想新彩和老彩,幾位前輩不會分辨不出來吧?所以,只要不被蛤蜊光迷惑,鑒定這件盤子一點難度都沒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