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零一章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個星期了,我們只能按照規矩來。」 只借一天,利息千分之三確實不高,借三百萬,一天的利息只有九千,應應急是完全沒問題的,現在拖了一個星期,事情就比較麻煩了。 驢打滾的合子利,每天的利...

「小韓,你李哥沒得罪你吧?總不能來到我的門前,也不進來看看?」李然到是會說話,直接把韓孔雀的後路堵死了。

柳絮一看韓孔雀一時半會脫不開身,就道:「我先走了,等會你自己找地方吃飯,吃了飯自己忙去吧!晚上不要忘了去醫院接我們。」

韓孔雀沒辦法,只能讓黃山他們護送著柳絮離開,他則帶著韓星幾個,走進了李然的店鋪。

此時店鋪裡面已經空蕩蕩的,原來擺放在這裡的瓷器,全都搬到了外面在減價銷售。

「這是怎麼了?」韓孔雀進去第一眼就看到了葉輝那小子,他此時帶著幾個人正老神在在的,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喝茶。

「師傅,你怎麼來了?李麻子,找我師傅來說情?你早說跟我師傅關係好,我能逼你現在還錢嗎?一個月之後還,我不急。」葉輝看著韓孔雀就開始笑。

李然苦笑道:「你老人家不急,我急,一個月之後,我把這家店賣了,也不一定能夠還上你們的錢。」

韓孔雀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李然肯定是心急買東西,去葉輝那裡借錢了。

「葉輝,你這個小子不會太黑心吧?」韓孔雀對放高利貸的到沒有偏見,畢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既然你借了,就要有心理準備。

葉輝笑道:「利息不算高,只有三百萬,千分之三的利息。」

「驢打滾?」韓孔雀問道。

葉輝道:「沒辦法,李大哥就借了一天,這都拖了一個星期了,我們只能按照規矩來。」

只借一天,利息千分之三確實不高,借三百萬,一天的利息只有九千,應應急是完全沒問題的,現在拖了一個星期,事情就比較麻煩了。

驢打滾的合子利,每天的利息都會滾動進第二天的本金之中,七天就增加六七萬元的利息,這樣的利息,一般人還真是還不起。

李然自然也知道葉輝的規矩,所以他此時想儘快把東西賣出去,三百萬買的一隻明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要砸在了手裡,那才真是苦逼。

「小韓,你可一定要幫幫我。」李然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苦笑:「別人既然有了疑問,就很可能是有問題,這讓我怎麼幫?」

李然一狠心道:「你放心大膽的鑒定,如果真有問題,我另外想辦法,大不了把這棟小樓賣了,四藝館都賣了一千五百萬,我這個賣個兩千萬沒問題。」

韓孔雀無語,他還能說什麼?

走上二樓之後,客廳里幾個老頭正圍著一隻盤子轉悠。

盤子確實很好看,盤薄胎,撇口,圈足,盤底部有「永樂年制」底款。

盤子老氣縱橫,釉汁晶瑩、釉面光整、色澤白中閃青。

盤內心光素、外壁飾對稱兩條頗具動感的五爪行龍,龍紋露胎、刻畫細膩,有點明代征貌。

年款、龍紋、白釉、五彩,這些任何兩者組合在一起都能賣出天價,就不要說這四者俱全了,特別是永樂的白釉,更是價格高昂。

白釉瓷器最早出現於北朝時期,而成熟於隋、唐。

永樂時期的白釉瓷達到鼎盛時期,其製作工藝日趨完善。

該時期的器物胎體輕薄,釉料加工精細,含鐵極低,白中略帶灰色,常能展現出「甜美」之感,故有「甜白」之稱。

這件盤子正是潔白純凈、溫潤如玉的白瓷,因與白砂糖的顏色相近,故又稱「甜白釉」。

永樂一朝的甜白釉是明代瓷器中的名貴品種。

此盤胎骨極薄,施釉瑩潤,在強光照射下,盤心內外兩面呈現不同的紋飾。

一面為雙圈內施以花葉紋飾、紋飾內再單圈篆字款「永樂年制」。

一面為龍紋,盤身通體為暗刻龍紋。

紋飾隱約,刻劃一氣呵成,造型異常生動,可謂鬼斧神工,令人叫絕,堪稱瓷器藝術中的登峰造極之作。

這麼一件精品,現在起了爭議,其問題主要出在了龍紋上。

「小韓,你怎麼看?」明成海跟韓孔雀交手過一次,已經對韓孔雀有了起碼的信任,所以首先看口詢問他。

而他跟張瑋綸和李成和他們,已經討論過,也已經有了初步的認同。

韓孔雀道:「盤子有問題是肯定的,所以還是聽聽買主的意見吧1

「我們認為這是康熙朝的仿品,所以最多出價一百五十萬。」一名說話有點捲舌,吐字不太清晰的老人道。

韓孔雀又看了一眼那件盤子,對李然點了點頭,而秦大可他們全都沉默了。

明成海對韓孔雀道:「起初買家請的鑒定師,並不能排除其為明代之物,之所以最後定其生產年代為康熙朝,是因為盤的外底面平坦;器底青花楷體「永樂年制」款識的書寫風格,亦與永樂朝有異,故從其整體所反映的時代風貌來看,當屬康熙朝慕仿品。」

韓孔雀點頭道:「明清兩代的龍紋,於繪畫上的差異也有點大,即便在紋飾上仿明仿得最到位的康熙朝,其釉面光整、晶瑩平滑、白中閃青、盤的外底面平坦,顯示出康熙朝的時代特徵外,所摹仿的明龍,亦帶有不少康熙氣息。」

李成和道:「這一點可以從明弘治或正德的龍紋上可見,其畫法頗具特色,雙眼圓睜,置於一側,彷彿龍頭上架著一副眼鏡,故有『眼鏡龍』之說。

康熙朝所仿為依樣畫葫蘆之物,雖在龍的發、須與爪等方面幾近雷同,但『眼鏡龍』的嘴部刻繪顯得過細,超越了時代,加上眼鏡所佔頭部比例較小,使『眼鏡龍』在整體上顯得似是而非。

而龍身之鱗片,也不似網狀紋片,更像魚鱗片,此外,差異還表現為:明代白釉龍紋盤的裝飾技法別具一格,除龍身和雲朵露胎外,龍的須、爪、肘毛等其它細部及海水、江崖,均為罩釉,而康熙所仿之器,龍身龍爪均為澀胎,龍紋的周邊並無明代同類產品當有的暗刻花紋。」

幾個魔都古玩界最頂階的專家,給出了準確的鑒定,李然知道,他已經無力回天,最終他把價格咬定在了一百八十萬成交了。

簽協議,轉賬,很快完成,李然到也光棍,直接把錢轉入了葉輝的賬號上,歸還了一百八十萬,加上已經還的一百萬,現在還剩下三十來萬,這些錢,李然就不著急了,就算每天增加千分之三的利息,他也能夠還得起。

看到李然如釋重負的樣子,韓孔雀道:「李哥,你要請客啊1

李然笑的比哭還難看:「是得請客,今天中午幾位老爺子加上你小韓,我們去紅樓食府吃大餐。」

「哈哈,你們還有心情吃大餐?中國人就是虛偽,先前我三百萬賣給你,現在你卻用一百八十萬就賣給了我,你還有心情吃飯?你們不是自以為都是一代宗師嗎?你們的榮耀呢?你們的愛國情操呢?我過來,就是把你這份所謂的民族自豪感踩在腳下。」李然的話音剛落,另外一個聽著彆扭的聲音想起來。

「福田佳明?」韓孔雀看著走上樓來的小個子,還有他身邊的一個精緻的美女,這個美女,應該就是輸給了鄧輝一晚上的那個小犬吧?

「支那人,你認識我?這樣更好,我們大日本帝國的企業,因為壟斷罰了款,那就要從其他地方找回來,怎麼樣?你們的國寶,還不是要落入我們手中?以前我們能夠輕易得到,現在也能,當然,將來還能。」

福田佳明摸索著手裡的盤子,感受著盤子的細膩,臉上的喜色更濃。

「小日本,原來是你,你們兩個是不是中國人?居然為小日本做事?」李然雖然一臉麻子,但此時的形象卻是那麼的高大。

那位買主的鑒定師,看了一眼李然道:「對不起,我是日本人,而我的主顧,更是日本人,所以,我們做的這些,都是一個大日本公民應該做的。」

「日本人?」李然有點傻眼。

韓孔雀笑道:「應該是日本華僑。」

「漢奸。」李然恨恨的道。

「漢奸?原來應該是皇協軍,現在是中日友好人士,看你那憤怒的樣子,我真不忍心打你的臉,不對,應該是打你們所有人的臉。」福田佳明得意洋洋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葉輝,阻止了他的動作,才道:「你這次來,應該就是專門打這幾位老頭的臉的吧?」

看著韓孔雀那笑呵呵的樣子,福田佳明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他這次早有準備,所以雖然擔憂了那麼一下下,但也只是一下下。

秦大可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張瑋綸則嘆了一口氣,李成和只是狠狠的看了一眼李然,而李然則一頭霧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嚴四根先生,你們可以上來了。」福田佳明可沒有給他們交流的機會,他轉過身,對著下面喊了一聲。

這時,曾經用一萬塊把那枚元末明初蒼龍教子玉帶鉤,賣給韓孔雀的嚴四根,領著一個富態的中年人走了上來。

「你們認識?」李然吃驚的道。

福田佳明哈哈大笑著道:「這兩位先生是我的手下,怎麼樣,知道發生了什麼了嗎?」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