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百章金絲祥雲葫蘆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這是現代工藝品。」 「怎麼說?理由。」 「這還用理由?如果是普洱茶老茶,大明宣德年的,傳到現在最少幾萬元一克,這裡是古玩店,你以為店家會給你撿漏的機會?」一個年輕人對著另外一...

感謝明天的雨後兄弟和其他兄弟的本書終於有了第四位盟主明天的雨後兄弟。.

「我們老家那邊的陰沉木發掘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只是在收尾,那種工作太過磨人,而且對這學生已經沒有了幫助,所以我就讓他們全都回來了。」韓孔雀道。

「他們在幹什麼?撿漏嗎?」柳絮好奇的看著他們幾個人在一個店鋪的門前,看著什麼東西。

「走,我們過去看看。」韓孔雀也來了興緻。

當他們一家三口走到近處的時候,韓星他們卻誰都沒有注意到他們,他們全多圍著一個小攤,目標是一隻葫蘆瓶。

韓孔雀看了一眼店鋪,李家老瓷,這是李子李然的店鋪,李然手裡有一隻金代耀州窯三足香爐,是他家的鎮店之寶,由於韓孔雀有兩隻北宋耀州窯的三足香爐,所以對他還是比較了解的。

雖然李家這家店鋪確實是老店,但這家店可不是李然撐起來的,是李然的老子掙下的家業,自從李老爺子故去之後,李然經營的這家店已經逐步的走下坡,所以韓孔雀從來不進這些老店。

這些店裡是有點好東西,但那些東西往往都是很貴的,想要在他們這裡撿漏,除非是鴻運當頭,要不然,是不用想的。

既然能夠開店,自然是有點本事的,就算他們遇到了拿不準的,也不會輕易賤賣了,所以從他們手中撿漏是很難的,既然這樣,韓孔雀也就對古玩街上的店鋪無愛了。

「這是現代工藝品。」

「怎麼說?理由。」

「這還用理由?如果是普洱茶老茶,大明宣德年的,傳到現在最少幾萬元一克,這裡是古玩店,你以為店家會給你撿漏的機會?」一個年輕人對著另外一個年輕人道。

雖然他說著這些沒有根據,但確實是這個道理。

韓孔雀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們看著的,是一隻大明宣德金絲祥雲葫蘆瓶,如果裡面密封的真是宣德年傳下來的普洱茶,那價格就高了,不說這件葫蘆瓶,就是裡面的茶葉,也要上千萬。

就算這隻葫蘆里只裝五百克茶葉,一萬元一克也要五百萬,如果真的這麼值錢,店老闆是絕對不會,放在門口的小攤子上販賣的。

「程雲說的不錯,不過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現在假設已經出來了,就要小心求證了,你們看看這件瓷器哪邊不對。」韓星發話了。

這家李家老瓷的門口,直接放了長長的一溜櫃檯,櫃檯上擺放了很多東西,而且店鋪里,卻空空如也。

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知道,這李然李子是要清倉,看來他終於支持不下去了。

這裡除了韓孔雀和韓星等人,還有不少人圍著東西看,聽到韓星的話,幾個古玩行里的老人,全都一臉善意的看著。

柳絮也不例外,她對這些學生怎麼鑒定那隻葫蘆瓶,還是很好奇的。

韓孔雀鑒定東西,每次都說的十分肯定,那是他的自信,而且能夠讓人聽得心服口服,他那種教科書式的鑒定,和這些學生帶有爭論的鑒定是完全不同的,很明顯,這些學生的鑒定過程更加熱鬧。

「程雲,假設是你假設的,現在你來求證。」旁邊的學生看韓星交代任務了,立即把剛才出風頭的程雲賣了。

程雲雖然理論學了不少,可真正做鑒定,還是第一次。

他戴上了一副白手套,在櫃檯上看了起來,一邊看還一邊結巴的說道:「是白瓷,白瓷非常細,也非常白」

「哈哈。」他一說完,所有學生都笑了起來。

如果這段話是韓星用肯定的語氣說出來,肯定沒有人會笑話,可程雲結巴著說,這就比較有喜劇效果了。

「白瓷當然白了,也很細,我們知道了,你就說哪邊不對吧?」先前那個推出程雲的學生繼續道。

程雲憋了好一會兒才道:「我沒看出哪邊不對,姜明月現在你說。」

姜明月看來早有準備,所以他也沒有帶手套,而是直接道:「韓哥不是告訴我們很多次了嗎?鑒定這種瓷器,一定要看工藝,你們看這金絲祥雲,是不是太亮?這麼新的東西,能夠是宣德年間的嗎?」

「繼續說。」韓星對姜明月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

「繼續說?」姜明月呆了一呆。

看到他的樣子,程雲直接大笑出聲:「你就看出來了這一點?」

姜明月惱羞成怒道:「這一點也比你多了,這麼新的煙火氣都沒看出來,你這些年是白學了。」

韓星知道這兩個傢伙是同一個宿舍的好友,要是不知道這一點,肯定會認為他們兩個有仇。

不過這樣的相交方式,韓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是說,他們兩個要用這種方法,互相刺激著進步吧!

程雲看到了搖頭的韓星,立即眼睛一亮道:「學長,是不是姜明月的判斷不對?」

韓星道:「是不對,既然是金絲祥雲,顏色明亮點,艷麗點,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如果因為太亮而認為帶著煙火氣,是不正確的,這件葫蘆瓶可沒有一絲煙火氣。」

「啊1聽到了韓星的解釋,四名學生全都驚訝了。

「怎麼會這樣?明明看著很新的?」程雲看著葫蘆瓶,雖然跟姜明月作對,但他也沒想到姜明月的結論完全不對。

「你們兩個笨蛋,如果做舊了騙人,能夠帶煙火氣嗎?這件瓶子看著這麼耀眼,既然不是太新,那就肯定是彩料的問題,韓師兄是不是這樣?」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她是一個留著短髮的女孩,也是四個學生當中唯一的女孩。

「說的很好,確實是彩料的問題,既然說到了這裡,你們就說說,這彩料到底有什麼問題?」韓星笑著道。

「你們三個來解釋,特別是岳黎明,你不會是來打醬油的吧?」女孩道。

「蔣翠翠,你不要欺負老實人,黎明,如果不知道可以不回答。」程雲道。

「彩料像油漆,比較光亮」蔣黎明到是沒有怯場,他張口就來。

「哈哈,你這個小子,可笑死我了。」程雲直接錘了蔣黎明一下,把他接下來的話截住了。

姜明月也笑著道:「你還真有才,這彩料看著像油漆?」

張翠翠也笑著道:「你們還別說,這彩料看著還真像是油漆。」

「確實像油漆,黎明你繼續說,很不錯,觀察很認真。」

看著贊同的韓星,程雲三個全都傻眼。

蔣黎明好像沒有受到一點影響,現在沒有了干擾源,他立即不緊不慢的的道:「彩料像油漆,比較光亮,這在宣德年是沒有的,要出這樣的效果,肯定是現代的化學彩,所以這件金絲祥雲葫蘆瓶是一隻現代工藝品。」

看到結果終於出來了,周圍一寫熱鬧的老頭,當然包括韓孔雀夫婦,加上韓星,全都鼓起掌來。

韓星道:「很簡單的鑒定結果,這種彩料,就是化學彩,上課的時候,老師肯定講過無數次,你們為什麼就是看不出來?是因為從來沒有見過,現在見過了,以後一定要記祝

還有,看看這件葫蘆瓶,其工藝還是很好的,但不是手工拉胚,所以圈足不是很窄,再看底,帶弧度的都是模具出品,灌漿胎。

結合這幾方面,這件金絲祥雲葫蘆瓶,不管是在彩料還是在工藝上,都是不對的,現在鑒定了這件瓶子,以後如果遇到了真品,你們不會也認不出來吧?」

「想遇到真品哪有那麼容易?」一個老頭道。

「遇到一件就發了。」程雲道。

韓星道:「機遇是給有準備的人準備的,沒有本事,就算遇到了,你們也沒法撿漏。」

「韓師兄,你除了那件綠釉雲龍盤之外,還撿過什麼漏?」張翠翠好奇的道。

韓星道:「我自己真正撿漏的,只有一件清仿的宣德爐。」

「能賣多少錢?」姜明月問道。

韓星道:「價值兩萬元左右,算是個小漏。」

「哎呀!這麼便宜?」張翠翠失望的道。

程雲道:「這麼便宜的漏你撿到過幾次?」

「你撿到過幾次?」張翠翠不服氣的道。

「好了,都不要吵了,店鋪里的東西雖然貴,但好東西也不少,都仔細看看,今天我們之中沒準就有人撿漏。」韓星阻止了幾個人的笑鬧。

這個時候,轉過頭的韓星,立即看到了韓孔雀:「大哥,你怎麼來了?」

「我來這裡也想撿漏啊1韓孔雀笑道。

「蠍來了?」李成和從店裡走出來。

「李老?你怎麼也在?」韓孔雀有點驚訝的道。

李成和道:「沒辦法,老張、老秦幾個全被叫來了,你也進來看看吧1

「怎麼了?」韓孔雀這時是真的驚訝了。

「李然那小子,重金收到了一隻永樂甜白釉暗刻龍紋五彩盤,現在想要出手,可買家請來的鑒定師也是高手,看出了疑問,現在正在裡面扯皮呢1李成和道。

韓孔雀一聽就想走:「這種事情我可不參與,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李然那小子恐怕不會放過你,都是在一條街上住著,你肯定拉不下臉拒絕。」李成和指著快步走出的李然道。

韓孔雀還真不能這麼一走了之。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