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九十二章攔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真是勞民傷財。」 「用這麼好的車,也沒有人舉報。」 「應該是私人大老闆。」 「肯定是被古墓吸引來的。」 「這次那些當官的要坐蠟了,古墓就是騙人的。」 韓孔雀看著...

李信頭痛:「這要看是在誰的手上,你以為這地下的地熱,為什麼這麼多年不能宣洩出來?你以為這下面的地熱,是那麼容易利用的?你知道下面的地熱在哪裡嗎?你又有什麼本事,來疏導這些地熱,而不讓它對彭城造成危害?」

「就你們這些神棍靠譜?懂地質的人多了,多做一些研究,我還不信做不到你說的那些。」榮曉麗道。

李信扶額:「如果真的這麼簡單,怎麼那邊這麼多年,都沒有一個人打出一口能用的井?」

「這邊的地質是複雜了點。」榮曉麗道。

李信直接拿出手機,打來了一張圖片道:「看看,這下面就跟蜂窩一樣,這樣的地質,你想怎麼辦?一個處理不好,這裡全都變成火焰山了,你讓這裡的老百姓怎麼活?」

這是李信炸開的那片地方,出現的地下情況。

那裡的情況,跟韓孔雀在地下遇到的大同小異。

他結合韓孔雀提供的一些消息,很快就知道了這地下是種什麼情況。

現在地下是水火達到了平衡,如果水火失衡,就要出問題。

最主要的是這裡的水不能少,地火熄滅了就熄滅了,但如果水少了,沒水來給地火降溫,也許那座岩漿池,沒準還能積聚到足夠的能量,來一次噴發什麼的,那樣,這裡可就變成火山活動地區了。

當然,這種可能很小,但也不是沒有。

當韓孔雀下山的時候,榮曉麗已經把雲龍山莊轉讓的初步協議擬定好,只等韓孔雀下山簽字。

剛剛走進雲龍山莊,猛禽那龐大的身影,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而猛禽身邊,則是幾輛賓士車。

「這是哪個大人物來了?」

「就是。真是勞民傷財。」

「用這麼好的車,也沒有人舉報。」

「應該是私人大老闆。」

「肯定是被古墓吸引來的。」

「這次那些當官的要坐蠟了,古墓就是騙人的。」

韓孔雀看著張國政道:「張局長,要不要送你一程?」

「那敢情好。我正愁怎麼回去呢!昨天晚上出來的急,居然沒帶錢包。」本來韓孔雀只是一句客氣話,沒想到這張國政還真會打蛇隨棍上。

韓孔雀笑道:「真的是要禮送出境了?」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我只是搭順風車。」張國通道。

韓孔雀沒辦法,只能走了過去,這時李信他們得到報信,全都走下了車子。

「順利吧?」李信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有我們彭城市公安局的局長陪同,能夠不順利嗎?」

李信看了一眼張國政,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榮曉麗此時站出來道:「老闆,合同已經準備好了。您隨時可以簽字。」

「張總,感謝你把這裡讓給我,以後到魔都,一定要找我,我是怎麼也要感謝一下您的。」韓孔雀對張總客氣的懂道。

「以後去魔都一定麻煩韓總。」張總客氣的道。

韓孔雀簽了字。張總也簽下名字,這片山莊以後就屬於韓孔雀了。

韓孔雀沒有心思在這裡多留,跟張總和李總寒暄了幾句,就把他們打發了。

韓孔雀對榮曉麗道:「這裡以後會大變樣,榮秘書你就留在這裡,跟彭城市政府協調一下,我很快就會把這裡的設計圖紙給你發過來。」

榮曉麗道:「老闆。這裡是景區,是不允許隨便施工的。」

「我知道,到時候他們就不得不允許了,你先做好準備。」韓孔雀道。

「知道了。」榮曉麗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榮曉麗道:「我不會讓你做無用功,既然交代你,讓你做。就是一定能夠施行的,這是唯一的一次解釋。」

榮曉麗是人才,而且是從國外聘回來的高級人才,但這樣的人心氣太高,而且有點桀驁不馴。

榮曉麗的臉上立即有了點不痛快。韓孔雀自然是看到了:「儘快適應一下,只是有能力不行,為人處世也要學著點,我不信在國外這個就不重要了,討厭的人,在哪裡都會被人討厭,可能我說的太直接了點,但我希望以後你要相信你的同事,這樣才能做好事情。」

韓孔雀不再多說,轉身就要上車,但就在他轉身的時刻,他看到了遠處站在人群里的秦夢月。

韓孔雀對著那邊一笑,用手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樣子,接著轉身坐上了車子。

車子很快啟動,秦夢月的身影立即拉遠。

這個時候,韓孔雀的電話響了起來。

「你果然是個大人物。」秦夢月的聲音傳來。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此時是不是特別後悔?」

「後悔什麼?」秦夢月明顯一愣。

韓孔雀道:「後悔沒有獻身給我啊!如果真讓你獻身成功了,你可就報上金大腿了。」

「現在抱也不晚,韓孔雀先生,我可是很了解你了,如果你不給我點好處,我可是能夠找到你的家裡的。」秦夢月有點狡猾的聲音在那邊想起。

想到這個彪悍的小妞,揮舞著兩隻高跟鞋,暴打色狼的場景,韓孔雀猛然打了個寒顫。

「我怕了,你說吧,想要什麼好處?」韓孔雀笑著道。

秦夢月沉默了一會,才道:「你都離開了,還能給我什麼好處?難道還能讓我當主管?」

「你們銷售部以後就取消了,如果你願意,可以當銷售主管。」韓孔雀笑著道。

「沒誠意,我會想你的。」秦夢月道。

韓孔雀笑道:「想我也是白搭,以後我老婆可是會看著我的。」

「無情的男人,我肯定會把你忘了的。」秦夢月不高興了。

韓孔雀道:「忘了吧!要不然你會吃虧的。」

「行了,你以為你一個老男人,還能讓我念念不忘?」秦夢月笑著道。

韓孔雀道:「有空來魔都找我玩,不用偷偷摸摸的,直接去我家就行了,我害怕我老婆誤會。」

「誤會你個大頭鬼,早知道你是大款,我就一定要讓你請客的,很長時間沒有吃頓好的了。」秦夢月的心情好了不少。

韓孔雀道:「我前面出來點事情,我們以後聊。」

掛了電話,韓孔雀看向前方,前面就是廟前街,此時整個街道已經被堵上了。

而當韓孔雀的車隊出現之後,居然有很多人直接把他們的車隊圍了起來。

韓孔雀看到李信下了車,他的旁邊還有張國政。

看著氣勢洶洶的人群,韓孔雀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在看了一眼張國政,發現他好像並不意外的樣子。

果然,只是一會兒,韓孔雀的車前就擠滿了哭哭啼啼的女人,在這些女人身後,是一臉悲憤的警察。

韓孔雀在車裡,並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但不管他們是因為什麼堵路,韓孔雀都沒有理由下去跟他們糾纏。

看到韓孔雀不下車,外面的女人好像更加憤怒,有些激動的人,已經開始砸車子。

看著司機詢問的眼神,韓孔雀道:「驅散他們。」

這些人雖然可憐,但她們卻是被人利用的,韓孔雀可不想因為她們可憐,就要出去做爛好人。

韓孔雀直接閉上了眼睛,想著這裡的情況,難道彭城市警方派下去了不少人?

看到韓孔雀居然坐在車子里閉目養神,就連在女人後面的警察,也憤怒了。

就在他們想要有所動作的時刻,各個車子的車門同時打開。

「趕緊離開,要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康勝看著外面群情激奮的人群大喊道。

「你們不客氣,不客氣能夠怎麼樣?」一個年近三十的女人,手指頭戳著了康勝的腦門上了。

「驅散。」看的很清楚的張志那,直接通過耳麥命令道。

得到了命令,康勝直接抓住女人的手臂,把她撥到了一邊,接著,後面的保鏢全體行動,快速把這些婦女全都送到了路邊,張志那此時控制著車子,開始緩緩前進。

那些女人在不經意間,被人划拉到了路邊,等反應過來,所有人立即暴怒。

她們居然不顧危險,快速的沖入了車道,堵在了張志那開的車子前面。

張志那一個緊急剎車,車子停在了女人身前。

張志那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被車子的慣性驚醒,他看向外面,發現事情居然越來越糟。

「後面的車子前沖,我們退出去,繞路。」韓孔雀是打定了主意不下車,不管因為什麼,他都不會屈服。

他在彭城沒有殺人,也沒有防火,這些女人實在是沒有理由來堵他的路,看她們氣氛的樣子,好像他韓孔雀摔死了他們的孩子,而韓孔雀可不認為自己做了那種孽。

站在外面的李信,看著激憤的人群道:「還真是熱鬧,不過,這麼做真的好嗎?」

張國政道:「她們的家人困在地下半天了,有點情緒,也是情有可原的。」

「這跟我們老闆有關係嗎?」李通道。

張國政道:「如果不是你們老闆打通了那口古井,他們的家人怎麼會下去?」

「說得好,看來你們彭城市以後不用修建公路了,當然,車子也不能賣了,如果不是你們修公路,如果不是你們讓商人賣車子,那些出車禍的人怎麼會死?」李信冷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