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八十二章火龍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山上有九節山頭組成,南北走向,蜿蜒如龍,因山上常有雲霧繚繞而得名。 雲龍山長3公里,北頭毗連市區,海拔142米,易於登覽。 宋蘇東坡在徐為太守時,常登山覽勝,醉山石。他寫並書「放鶴...

聽到別人的議論,老滿的臉上更是笑開了花,此時他喝著井水,比喝著蜜糖都要甘甜。

「老滿真的是時來運轉了。」

「是真的要發家啊1

「就是不知道這口水井,一次性能夠抽出多少水。」

「沒聽大師說了嗎?這是水眼,水眼要是被抽幹了,那還是水眼嗎?」

「這麼說,在這裡開一家礦泉水廠也行啊1

「哎,真是可惜了。」

「你可惜什麼?難道可惜不是在你家打出來的水井?」

「你別說,我還真是可惜這一點,如果是我家打出來的,那就是我的,而老滿家這可是一口古井。」

「古井怎麼了?我們這裡就是這樣,誰家打井,井就屬於誰。」

「你拉到吧!現在我們彭城還允許私人打井嗎?也就是我們這邊缺水,政府才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不管,現在挖出來了這麼一口古井,要是水質一般也就算了,如果是口好井,肯定要有人來搶。」

老滿此時道:「搶就搶了,我也有心理準備,但他們不能明搶吧?怎麼也要給我們家點補償吧?」

「還是老滿豁達,這樣想,就不會錯了,不過,你也不能太好說話了,太好說話了肯定吃虧。」

「沒事,找個律師跟他們談判,城裡的房價在那裡擺著呢!如果想搶老滿家的房子和地皮,怎麼也要多出點血。」

「老滿,準備好房產證,雖然水資源屬於國家,但現在這水在你們家,你只要不賣地方,他們就算明知道這裡有水,也沒法開採。

有本事就讓他們在附近重新挖井好了,大師。旁邊挖不出來吧?」老陳已經看到有些鄰居的眼神不對,所以他立即把事情挑明了。

韓孔雀笑道:「什麼叫水眼?就是向泉眼一樣,從下向上冒出來的,這不是水脈。所以,你就算現在圍著這口井挖一圈,最多也就是得到一些從水井裡漏出去的水,要想直接截留水眼的水,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樣說你們明白了吧?就算在這口井周圍挖都不可能在出水了,就不用說其他地方了。」

「真有那麼邪乎?」顯然有人不信。

「要不然你試試?」

「對,如果你挖出水了,我們也跟著沾沾光。」

「找人來打井,兩三個小時就能夠打幾十米深。有沒有水試試就知道了。」

韓孔雀的話語一一應驗,老滿直接把給韓孔雀準備好的錢拿了出來。

韓孔雀一看,居然是一萬塊:「這些太多了,給三千吧1

「這是大師應該得到,我家裡實在是沒錢。這一萬快是老陳借給我的,等我們家的事情處理好了,我肯定要重謝大師的,這些大師先收著,最好是組套好一點的房子,如果您找不到,我們這些街坊鄰居也可以幫忙給你問一問。」老滿熱情的把錢向韓孔雀的手裡塞。

老陳這時也道:「對。對,跟那些外來打工的擠在一棟房子里不是長久之計,大師還是找個好點的房子比較好,現在大師剛來我們這裡,還沒有安頓好,你還是拿著錢。先安頓下來,我們以後相處的時間還長著呢1

看來這些人,已經把韓孔雀的行蹤打探清楚了,所以韓孔雀也不再客氣,反正老滿家出了這麼一口古井。以後的生活肯定要得到極大的改善,這樣一來,他多拿點錢也沒什麼了。

「水眼深入地下三百米,如果有人在你們家周圍打一口三百米深的深井,還是有可能連同你這口水井的。」韓孔雀低聲道。

老滿看了一眼韓孔雀道:「三百米?就算打通了,能夠抽的上來嗎?再說,這麼一口井,我們家肯定是保不住的,這種事情我也不操心了。」

韓孔雀這時才點了點頭,把錢收了起來,中午老滿家又擺了幾桌請客,等韓孔雀從老滿家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韓孔雀慢慢的走在接到上,從老滿家裡的水井開始,他開始感知地下的情況。

這裡的地下情況卻是複雜,到處都是胤歟這也就怪不得這裡發展不起來了,沒法建造高樓,人口密度就增加不起來,人數少了,在城市之中,必然就限制經濟發展,不說別的,在這裡開家超市都賣不了多少東西,誰還願意上這邊開超市?

這樣的一處地方,自然也就沒法發展起來。

韓孔雀看著周圍不少舊房改造工程,不知道鄧輝幫忙收購到了多少了,現在這個地方的地價很便宜,多收購一些怎麼也不會吃虧。

韓孔雀走到一處空曠的地方,從這裡,韓孔雀就沒法再感知到下面通道的情況,也就是說,從老慢家裡延伸出來的一條通道,到了這個地方,已經深入地下三百米以上了。

韓孔雀看著遠處的一大片農田,還有更遠處的山脈,那邊是雲龍山,算是彭城人氣最好的一座山脈了。

雲龍山是彭城自然風景區重要風景山林之一,山上巨石磷峋,林壑幽美。

山上有九節山頭組成,南北走向,蜿蜒如龍,因山上常有雲霧繚繞而得名。

雲龍山長3公里,北頭毗連市區,海拔142米,易於登覽。

宋蘇東坡在徐為太守時,常登山覽勝,醉山石。他寫並書「放鶴亭記」碑文現存山中。

現山上滿布松柏,四季常青,山頂建有亭廊,供人休息。

山上主要風景有放鶴亭、招鶴亭、飲鶴泉、碑廊;東麓興化寺內有大石佛,西麓大士岩有石造觀音像,雲龍書院內有東坡石床,黃茅崗摩崖石刻。

現又將一些古整修一新,重建了牛泉,擴大了招鶴亭平台,更為雲龍山增添了新姿,成為中外客人來彭城必游之地。

放鶴亭為宋神宗趙項元豐年間公元1073年春張天驥所建。

這個張天驥可不是普通人,他是北宋人,自號雲龍山人,又稱張山人,滿腹才華,卻不願意做官,醉心於道家修身養性之術,隱居徐州雲龍山西麓黃茅岡,他在山上建一亭,並養兩隻仙鶴,隱居山上。

蘇軾在彭城任太守期間,常率賓客在亭中飲酒,和張天驥交成好友。

於元豐元年十一月,蘇軾寫了一篇《放鶴亭記》,現立碑文於放鶴亭南側,這篇文章膾炙人口,並被選入《古文觀止》,彭城的雲龍山和放鶴亭也因文而聞名於全國。

這麼出名的一位北宋隱士,卻沒有人知道,他是張廣陵他們的祖先,而且他隱居在雲龍山,卻是別有用意。

這位隱士醉心於道家修身養性之術,對一些名人故地特別感興趣,而他之所以在隱居在雲龍山,卻是為了尋找楊筠松的秘藏。

這些當然都是落在韓孔雀手裡的張廣明提供的消息。

韓孔雀相信在這一點上,張廣明不敢騙他,畢竟張天驥也算以為名人,而且是跟蘇東坡牽扯上關係的名人,如果在這一點上欺騙韓孔雀,韓孔雀很容易就能查出來。

從老滿家的水井下去,最終的目的肯定是雲龍山,所以他早早就就把李信派到了雲龍山,想要找出一絲蛛絲馬跡。

不過,韓孔雀並沒有等著李信的消息,因為他有點不放心。

就連張天驥都沒有在雲龍山上有所得,那李信也肯定不會很容易找到什麼收穫。

所以,韓孔雀才想到了老滿家的水井,這個井位,卻是這一片的財位所在地,如果從這裡進去,還不能發現那批寶藏,韓孔雀也就死心了。

這邊的局已經布置好,就等著收網了,現在就看李信那邊有什麼發現沒有,如果沒有,韓孔雀也不得不冒險從老滿家水井裡下去看看。

「李大師?」韓孔雀笑呵呵的打通了李信的電話。

李信在那頭道:「韓大師?聽說你在城裡混的聲名鵲起,很是風光啊1

「石磊那小子跟你勾搭在一起了?」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李通道:「那個小子還不錯,如果你不收徒,不如讓給我做徒弟吧!他可比我兒子強多了。」

「牛不喝水強按頭,那樣能夠喝下去多少?」韓孔雀道。

李通道:「所以,我找個徒弟先教育著,省的被我那個不肖子氣死了。」

「有什麼發現沒有?」韓孔雀說到了正題。

「當然有,不過有等於沒有。」李信有點沮喪的道。

「怎麼了?」韓孔雀道。

李通道:「雲龍山整體就是一條大型龍脈的,但這條龍脈隱在雲中,卻是很難確定其準確位置,我想,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人發現,這裡有一座大墓的原因。」

「你能夠確定那裡有大墓?既然沒有人確定龍脈的位置,你怎麼知道這條龍脈被人利用了?」韓孔雀好奇的道。

李通道:「雲龍是什麼?肯定是行雲布雨的龍,屬於水龍,可雲龍山絕對不屬於水龍脈,而是屬於火龍脈,一條火龍脈應該表現出一片死寂,可整個雲龍山一片生機勃勃,卻是一副生機勃發的樣子,這不是太奇怪了嗎?唯一的可能,就是這裡的風水,被人改變了。」

韓孔雀道:「水火相濟的混沌之地,你也應該看出廟前街這邊的風水格局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