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七十八章玩個性(1700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 「哎呀!你可小心點,那本老書很脆弱了,一不小心碎了算誰的?」老闆看韓孔雀那麼漫不經心。立即開口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老闆,如果這真是寶貝,他怎麼不放自己身邊? 「這是忠義...

「沒。」一個很痛快的聲音響起。

韓孔雀頓時放下心來,這裡可是彭城,秦明月在魔都,而且秦明月的家好像也是魔都的,所以秦夢月跟秦明月的名字只是相似,她們應該沒有關係。

韓孔雀放心的走出來家門,一邊走他還一邊壞笑,如果秦夢月是秦明月的妹妹也不錯。

想到跟秦明月認識幾年了,居然沒有摸過她的小手,最多也就是秦明月跨過他的手臂。

如果秦夢月是秦明月的妹妹,不知道被秦明月知道,自己猥瑣了她妹妹,她會是一種什麼表情?

韓孔雀神清氣爽的走出小區,鬧騰了這麼久,現在也不過是早上六點。

由於廟前街不遠處就是董氏窖藏的發現地,所以這辦最近一直人流比較多,現在乾脆發展出了一條古玩交易市常

只不過這個交易市場的時間很短,也很不正規,一般到早上八點就完全散了。

活動了一早上,韓孔雀感覺有點餓了,所以他直接在街頭的小攤子上吃了一斤油條,喝了一碗豆漿才走進廟前街。

好像所有的古玩街都是那麼的千篇一律,薄如蔥皮的所謂青銅器,艷麗如新的古瓷器,各式各樣的爛大街的銅錢。

除了這些,這裡還算的上有點特別的,就算是舊書攤了,這裡的舊書攤,明顯比魔都古玩街上多了很多。

韓孔雀慢慢的向里走,賣瓷器、古玉、青銅器的。韓孔雀根本不停留,只有一些賣木雕、書畫的小攤。他才稍微停留一下。

這裡的書攤雖然很多,但賣的東西也很奇葩,除了一些清末民國流傳下來的印刷本之外,就是各種雜誌多,像青年文摘等雜誌是應有盡有,當然,這些都是過期的,因為人家賣的是古董。自然不能賣剛剛出版發行的。

終於,韓孔雀發現了一本老書,是一本線裝的水滸傳,看書皮,應該說有年頭的東西了。

「小夥子,看看我的書,可都是老書。」一個老頭看到韓孔雀尊了下來。立即熱情的招呼。

韓孔雀沒有答話,他直接在小攤上翻看起來,等翻了幾本雜誌,韓孔雀才把那本水滸傳拿了起來。

「哎呀!你可小心點,那本老書很脆弱了,一不小心碎了算誰的?」老闆看韓孔雀那麼漫不經心。立即開口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老闆,如果這真是寶貝,他怎麼不放自己身邊?

「這是忠義水滸傳,嘉靖年間的版本,很珍貴的。小心著點。」老頭煞有介事的道。

韓孔雀剛要翻開看看,就聽到了老闆的叮囑。他這麼一叮囑,韓孔雀的心直接涼了。

嘉靖年間的古版本,他會這麼隨意的放在小攤上?而且還沒有施加任何保護措施?

有了警惕,韓孔雀也不翻開了,他直接把書重新放回了書攤上,仔細看了看錶皮,這麼一看,他就發現了問題。

這本所謂嘉靖版本的忠義水滸傳,絕對是作假的,因為上面有很明顯的水澤侵潤痕,要是說韓孔雀對什麼最熟悉,那自然是水了,所以他提高了警覺之後,立即發現了問題。

怎麼把封面做的和古書一樣?

其實很簡單,用五純凈水瓶蓋的醋,加一次性水杯,裝滿自來水,均勻噴洒於封面,置於陰涼處晾曬,反覆四到五次,待變成淺黃色,拿鹼面兒鋪撒到封面,以中和酸度,去處醋酸氣味,這麼一本古書就出現了。

看到韓孔雀把書放了下來,老闆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不用這麼小心,它沒有那麼脆弱,只要小心著點,翻開看看還是沒問題的,小夥子你仔細點看看,這可真是好東西。」攤主立即開始挽救。

韓孔雀道:「還是算了,這樣的古書,我可沒有辦法保存,您老還是留著,賣給那些專業的愛書人吧1

老頭心裡都要罵娘了,那些專業的老傢伙會買他這個?

不管老頭怎麼想,韓孔雀可不會給他糾纏的機會,所以他站起身就走。

一邊走韓孔雀還搖著頭,這裡的東西,跟魔都古玩街相比可是差遠了,而且人心更黑,如果不是他警覺,只要翻動那本書,就有可能麻煩上身。

人家都提醒了是古書,如果你翻動一下,書頁受損了那算誰的?

想韓孔雀這種一看就是外來人,而且不像是有錢有勢的青年,正是他們詐騙的對象,太年輕了沒錢,太老了經驗豐富,都不是合理的碰瓷人眩

看著路邊乏善可陳的東西,本來韓孔雀就要失望了,可就在他深入廟前街之後,漸漸的發現這邊人流多了,而且攤位上的東西也起了變化。

「金銀器?有意思。」

韓孔雀看著慢慢出現在一些小攤上的金銀器,眼裡已經有了笑意,看來發現的金銀器已經開始對彭城造成影響。

不過,韓孔雀很快就失望了,他看到的那些銀器,做工全都太粗糙了,根本沒有一點宋代金銀器的精髓,甚至一些根本就是不鏽鋼製品,這也太不專業了。

不過,很快韓孔雀就調整好了心情,我沒必要糾結於這一點。

只不過,到時候有些人見了這些東西,會不會氣的吐血?

韓孔雀快步走起來,反正也沒什麼好看的,他還是趁早去釣釣魚的好。

正當韓孔雀想要離開之時,他無意間看到有一個攤位上的東西很特別。

韓孔雀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停了下來,他過去一看,這也是一個書攤,不過他這裡還有一些墨錠。

「老闆,這些墨怎麼賣?」韓孔雀看書攤上有一大堆墨錠,所以也不廢話,直奔主題。

「你看看,看好哪一塊我們在談價。」老闆也是以為老頭,只不過這是一個穿著中山裝,看著比較有文化的老頭。

韓孔雀隨便看了一眼道:「我看都差不多,你就隨便說一個價,合適我買幾塊。」

「我這些都是古墨,價格可不便宜,小夥子你要買幾塊?」攤主道。

韓孔雀笑道:「古墨?一九九四年的古墨?」

攤主道:「那個是仿製唐墨,如果你看好,兩百塊一錠。」

「行,我就要你這些仿製的唐墨好了,你挑出來,是唐墨的我全都要了。」韓孔雀直接從身上摸出一萬塊錢,二百塊一錠,一萬塊能夠買五十塊了。

攤主一看韓孔雀要動真格的,立即一愣,接著他滿臉綻放菊花:「小夥子原來喜歡唐墨?其實我這些都是唐墨,只不過有近代仿的,有明清時期的,也有唐宋的」

韓孔雀直接打斷老闆的話道:「古代的我買不起,我就要現代的就行,就算你低價賣給我,也只能是糟蹋了,我自己用。」

「小夥子,實話告訴你,這些墨是我幫別人代買的,不零賣,你看要不這樣,我這裡總共也就三十塊墨,其中現代仿製的佔大多數,這樣,我就收你一萬塊錢,這些墨你全拿走,你可是賺了,要知道我這些古墨」

「好了,好了,這是一萬塊,你好好看看,順便把這些墨全都給我包起來。」韓孔雀把錢扔給那位攤主,他自己則拿起一塊墨錠。

他果然沒有看錯,這是超細油煙墨塊,於一九九四年研製成功的徽墨新品,這種墨是在對明、清朝制墨配方和技法進行提煉的基礎上,採用了最新設計的制墨工藝,選超細純桐油煙,「春盈冬縮」施膠料,配以麝香、冰片等名貴輔料精製而成,是傳統油煙書畫墨的更新換代產品。

用這種墨創作的書畫性能獨特,焦墨不澀筆,濃墨黝黑而泛紫光,淡墨不飄浮,墨潤層次清晰自然,與傳統油煙書畫相比,還有「斷面細,研無聲,易下墨」的顯著特點。

可以說是一種很好的墨了,當然,這跟一些古墨是沒法比的,要不然,韓孔雀也不可能用三百多一點的價格買到這三十錠墨。

老闆數好了錢,韓孔雀則拿起被裝入一個編織袋的三十多塊墨錠,直接折向了小公園那邊。

在路上,韓孔雀看到了不遠處的石磊,他只是跟韓孔雀點了點頭,就走進了一家街頭的門店。

當韓孔雀出現在小公園的時候,他手中的編織袋遺消失了,但他手中卻多了兩個小馬扎。

走進小廣場,韓孔雀就看到這裡有不少人聚集。

「小劉來了?你這樣可不行啊,你看我都做了兩單生意了,你這才來,這樣可賺不到錢。」老楊頭笑的滿臉褶子。

「你就是劉大師?」這時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

韓孔雀找了個離楊老頭不算遠的地方,坐了下來,道:「找我有事?我每天就算三掛,有需要的,可要儘快了。」

「你小子是電視看多了?有人找你看相,你就自己偷著樂好了,還只三掛,醒醒吧1老楊頭在一邊嗤笑道。

韓孔雀笑道:「我的大好青春,怎麼能夠浪費在這裡?所以每天只算三掛,而且算不準不要錢,算準了隨便打賞。」

「你牛,不過玩個性的都餓死了,你好自為之吧1楊老頭又有生意上門。

而韓孔雀對那位青年道:「你是昨天那位肝臟上長瘤子的親人?」

「大師,」青年一臉震驚:「你知道我爸爸的肝上上了腫瘤?這是我爸讓我給你補的掛金。」

說著,青年遞給了韓孔雀兩百塊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