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七十七章秦夢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我們互相幫忙吧!你幫我,我幫你,這樣就算扯平了。」韓孔雀道。 女人道:「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無恥?」 韓孔雀道:「沒有,我老婆經常說我無恥,很無恥還是你第一說的。」 女人無語...

「你個無恥之徒還有本事豎起來嗎?我是不會上當了,發泄了就走開,黏糊糊的臟死了。」女人感受著自己腿間的潮濕,立即皺眉道。

韓孔雀十分欠揍的道:「我還沒嫌你臟呢!渾身又酸又咸,還有一股酒臭味。」

「咦?我沒記得洗澡啊?難道你這個無恥之徒幫我洗的?不可能,我沒感覺到冷,我最怕冷了,如果洗澡,肯定會醒。」女人疑惑的道。

韓孔雀道:「起身吧!我可不想繼續給你暖床。」

「女人想要鑽出韓孔雀的被窩,可感受了一下外面的空氣,她還是縮了回來,你去我房間把我衣服扔過來,我穿上衣服你再回來。」女人道。

韓孔雀道:「這麼費事幹什麼?你直接回去,不會是賴上我的被窩了吧?我可提醒你,我有老婆,而且我的孩子也快出生了。」

「你個死老男人,我還沒有完全成年,猥瑣未成年少女,肯定會重判。」女人惡狠狠的道。

韓孔雀看著她那長滿了粉刺的臉,道:「真看不出來你是十四歲的小女孩。」

「十七歲不行?只要不滿十八歲,就是未成年,你等著坐牢吧1女人說著伸出自己的小手,使勁推韓孔雀,想要把他推出被窩。

「不要動。」韓孔雀直接抓住了她的一對小手:「再動,我可要告你色誘我了。」

「無恥。」女人收回了小手,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小腹上。又被頂住了:「幫幫忙去把我衣服拿過來,我怕冷。」

韓孔雀道:「我這個樣子能出去嗎?」

「不是剛剛發泄了嗎?怎麼又硬了。」女人抱怨的道。

韓孔雀道:「你也幫幫忙。先讓它軟下去。」

「你快點。」女人確實彪悍,直接用小手開始給韓孔雀服務。

韓孔雀也不客氣,直接用身體摩擦她的身體,已經加快速度:「早就聽說現在的小女孩開放,確實不錯,對,就是這樣。」

「不是剛說了有老婆有孩子了嗎?這麼做不感覺不要臉嗎?」女人鄙視的道。

韓孔雀道:「沒辦法,面對送上門來的誘惑。我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認真點,要不然以後可不會給你暖床了。」

「你身價多少啊?提供暖床服務是不是要收費?」女人瞪著韓孔雀道。

「我們互相幫忙吧!你幫我,我幫你,這樣就算扯平了。」韓孔雀道。

女人道:「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無恥?」

韓孔雀道:「沒有,我老婆經常說我無恥,很無恥還是你第一說的。」

女人無語。等韓孔雀起身時,她已經完全癱軟了。

韓孔雀到是很會照顧人,他直接把女人的內衣內褲幫她套上,又給她船上了一件很薄的保暖內衣褲,看著已經有破碎的保暖內衣,韓孔雀道:「看你外表那麼光鮮。裡面居然穿破衣服。」

女人道:「沒辦法,一套好點的保暖內衣上千元,我可買不起。」

「你還在上學吧?」韓孔雀問道。

女人道:「大一,正在準備出過整容的錢。」

「做的什麼工作?不會是酒水推銷員吧?」想到昨天晚上的一身酒氣,韓孔雀道。

女人道:「不是。售樓小姐,那些有眼無珠的人。居然嫌棄本小姐長的難看?連潛規則都不要我,你說我該慶幸還是該悲哀?」

「你不會是受了刺激,才會這麼便宜我的吧?」韓孔雀好笑的道。

女人鄙視的看了韓孔雀一眼道:「昨天下午,沒看到那兩個小流氓在車上想非禮我?就算老娘的臉毀了容,就憑我這一身肉,也能迷死三千。」

「看到你的臉,肯定要嚇死三萬。」韓孔雀涼涼的道。

女人受不了這個刺激,直接跳起來,想要咬韓孔雀一口。

韓孔雀早有準備,一把撈起這個小女人,把她的臉塞進了一盆水中。

水不是太涼,但受了驚嚇的女人,沒有準備,直接喝了幾口洗臉盆里的水。

韓孔雀的勁道很大,所以女人的頭部,根本沒法掙脫他的束縛,就連手腳,也被韓孔雀限制住了。

沒辦法,女人憋不住了,就只能喝幾口洗臉水。

等洗臉水去掉了一半,過去了兩分鐘,韓孔雀才把女人從洗臉盆里提溜出來。

由於頭上腳下,女人的臉早就憋得通紅,剛剛露出水面,就鼻涕口水的齊齊噴了出來。

看著因為漲紅,一些粉刺的白色尖頭,已經被擠出來,韓孔雀很滿意。

這個樣子的女人,雖然看著還是滿臉疙瘩,但已經沒有了原來的噁心。

看著女人憤怒的眼神,韓孔雀涼涼的道:「女人的生命力就是強大,肺活量居然這麼厲害。」

「我要殺了你。」女人滿臉委屈,她又是害怕,又是氣憤,明眸之中的淚水,忍不住無聲的留了下來。

韓孔雀使勁拍了她的後背一下,讓她多餘的水分從嘴裡噴出來。

接著,又用洗臉水幫她洗了把臉,韓孔雀詫異的看著這張臉,雖然臉上布滿了大大笑笑的紅疙瘩,但摸著居然跟她的身體已經滑膩。

「你還真是個尤物。」韓孔雀讚歎的道。

「你差點殺了我。」女人委屈的哽咽著。

韓孔雀道:「自己去照照鏡子。」

「照鏡子幹什麼?難道殺人還要挑長相嗎?我早就說過了,沒長粉刺之前,本姑娘絕對是大美女,從來都是被人眾星捧月。」女人很委屈。

韓孔雀道:「所以,你以後不要塗脂抹粉了,年紀輕輕的,在臉上弄上那麼厚的粉子,你不想要這張臉了?如果不是遇到我,就算你的粉刺好了,也會留下一張坑坑窪窪的臉。

而且這些坑窪之中,還會布滿黑點,到時候你能夠想象出,你這張臉會變成什麼樣嗎?如果不能想象,要不要我給你畫出來,讓你看看?」

「咦?我的臉?」女人終於看到了自己的臉,那本來噁心的白色東西,已經完全消失了。

「不要動,如果不想留下疤痕,就不要用你的臟手摸。」韓孔雀警告道。

「剛才你摸了。」女人還是很委屈,不過已經不哭了,而眼睛里已經開始充滿驚喜。

韓孔雀道:「我的手比你的手乾淨多了。」

「我的手臟,也是因為你,要不是幫你服務,我的手怎麼會臟?」女人不服的道,剛才的害怕,已經完全消失了。

韓孔雀看著臉盆道:「你的臉之所以變成這樣,這盆水居功至偉,所以,如果想要你的臉,儘快回復,就要不時的用這種水洗臉。」

看著韓孔雀的壞笑,想到自己剛才又是鼻涕,又是唾液的,她就感覺一陣噁心,不過,很快美麗就戰勝了所有負面影響。

「算你有點良心。」說完,女人小心的抱起韓孔雀的洗臉盆,就想拿走。

「記住我剛才給你做的療程,一邊洗臉一邊喝。」韓孔雀壞壞的道。

「知道了,為了我的臉,就是尿我也喝。」女人踩著堅定的步伐,走出了韓孔雀的房間。

韓孔雀目瞪口呆的看著,如同一個最堅定的戰士一樣的女人,他只能摸摸腦袋,表示不理解。

「這種水你還有沒有?我感覺最多再喝兩次,就沒有了。」就在韓孔雀想要出門的時候,女人再次回頭,看著洗臉盆,滿臉傷心的道。

韓孔雀獃獃的看著她:「為了這張臉,真的什麼都可以做?」

「那是當然,還有沒有?如果有,我還可以給你服務啊1看了看周圍沒有人,女人小聲的道。

韓孔雀也小聲道:「知道男人為什麼長了粉刺好的那麼快嗎?發泄了就會好很多,而你們女人,很不容易發泄,所以,要不要我幫忙?」

「真的?你不會認為我年雖小,好騙吧?」女人懷疑的道。

韓孔雀道:「不信找你的女同學問問,特別是那種有男朋友的,讓她幫你向她們的男朋友打探一下,你不就知道了?」

「恩,我會問的,你最好不要騙我。」女人高興了,如果是真的,發泄還不容易嗎?

韓孔雀看著瞬間變得高興的女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等等。」看著她就要走進自己的房間,韓孔雀趕忙拿出兩板古烈給的長生豆奶,塞進了女人的懷了:「那個留著洗臉,這個用來喝吧!看在你不胡攪蠻纏的份上,這是給你的獎勵。」

女人鄙視的看了一眼韓孔雀道:「你以為我們在一個被窩裡,睡了一覺,我就會賴上你?你是比我大十歲以上的老男人,我會找你這樣的?」

韓孔雀摸了摸鼻子道:「這樣最好了,你這樣的小女孩,我可沒有興趣天天哄著你高興。」

「拜拜。」女人拿著東西進房關門,速度純熟無比。

韓孔雀瞬間心情大好,如果能夠找個這樣的紅顏知己也不錯。

「我叫秦夢月,不要總嘀咕女人女人的,我還不是女人是女孩。」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從房間里伸出了腦袋,對著剛剛把公寓門打開的韓孔雀道。

韓孔雀臉上的欣喜立即僵住了,秦夢月?

這個名字有點不妙啊?不過想到完全是兩個城市,所以韓孔雀有點僥倖的道:「你沒姐姐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