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七十五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距離近了,韓孔雀才問到了女人的一身酒味,怪不得那麼豪放的脫了高跟鞋打人,原來是酒壯慫人膽,要不然,在公交上,她就應該開火。 韓孔雀看著這個外強中乾的女人,自己開門走了進去。 看著韓孔...

韓孔雀可不管這些,他已經灑下了魚餌,至於有沒有人上鉤,那就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如果這件事情做好了,越算他送給彭城市政府的大禮了。

韓孔雀漫步走出小公園,向著自己出租的公寓走去,想了一下,他還是買了兩個飯盒,中午沒吃飽,晚上就多吃一個飯盒好了。

由於賺了錢,所以韓孔雀買了兩個二十五元的飯盒,這就是五十元沒有了。

看著還剩下的三百五十元,如果這是一天的收入,去除早中晚飯,能夠剩下三百,如果每天都有三百元的收入,一個月就是九千,有這種收入,也許真的能夠在這城市之中結婚生子。

想到結婚,韓孔雀給柳絮打了電話,兩個人說了一個小時才掛上電話,韓孔雀苦笑的搖了搖頭,如果是普通小民,這是這一個小時的電話費,就要頭疼。

把打電話時吃玩的兩個空飯盒扔進垃圾桶,韓孔雀打算回家睡覺了,明天的事情也許很多,今天還是養精蓄銳一下比較好。

韓孔雀沿著街道慢慢的走,剛剛走到離自己住的小區入口不遠處,就看到有人在打架。

「我讓你擠,我讓你擠。」韓孔雀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長發披肩的年輕女人,手中拿著一隻高跟鞋,在猛烈的打擊兩個小青年。

女人身體勻稱,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可以說有這樣衣服完美的身材。特別是穿著緊身褲暴露出來的兩條長腿,和那只是穿著肉色絲襪的一雙形狀優美的玉足。都讓人們流連忘返。

當然,女人暴怒的拿著兩隻高跟鞋,在攻擊兩個小青年的時候,她那胸前玉峰更加波濤洶湧,已經完全掩蓋了她其他的優點。

所以,連同韓孔雀,周圍所有人全都心安理得的欣賞美女。

這是看大家,可不是偷窺。平時要找這麼一個正大光明看美女的機會可不多。

「瘋女人,你發什麼瘋」

「就是,得狂犬病了啊?」

「你們才瘋了,那麼想擠女人,回家擠你媽去。」

聽到女人的話,周圍看熱鬧的人全都鄙視的看著兩個青年,原來是公交之狼啊!

看到別人的鄙視。一個青年道:「上班高峰期,擠擠怎麼了?有本事你不要坐公交啊!裝什麼聖女,沒準就是出來賣的,看你那個樣子,這個時候穿肉色絲襪出門,賣騷啊?」

「騷尼媽啊!這是我的工作服。沒見過,不要臉的的東西,還上班高峰期?你傻了吧?」

「我說錯了,是下班高峰期。」

「高峰你媽!只有我們三個人在車上,你還擠。我讓你擠,看我一個人好欺負是吧?現在我到家了。看我不收拾你們。」

看到女人彪悍的拿著高跟鞋,用高跟對著自己的腦袋揮舞,兩個青年罵罵咧咧的敗退了。

韓孔雀搖著頭,現在的妹子真是彪悍。

「小流氓,以後遇到了非打死你們,**絲男士看多了,腦殘的還學上了。」女人一邊走一邊把兩隻高跟鞋穿上。

韓孔雀在後面看的一頭冷汗,這個女人確實是彪悍,她赤著腳,一邊走一邊穿鞋,看著那小腳丫,穿著肉色絲襪,套上高跟鞋,使勁一踩,立即穿進了鞋子。

而這時,她還不停下,直接跳著向前走,這時另外一隻腳,又準確的穿入高跟鞋,落地,跳了跳,感覺沒有什麼不對,才扭著小蠻腰走進了小區。

剛剛走進小區不遠,女人立即轉過頭:「真是倒霉,剛才遇到了兩匹公交之狼,現在居然有遇到了個尾隨的變態?」

韓孔雀遠遠的看著臉色白皙,柳葉眉櫻桃口的女人,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自己怎麼就成了尾隨的變態了?

「喂!說你呢!從街上一直跟蹤到這裡,你可不要說你也住在這裡,姑娘我在這裡混了三年,這個小區的住戶,不敢說全都認識,但熟面孔,生面孔還是能夠分辨的出的。」女人瞪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那雙嬌小玲瓏,卻戰鬥力強大的高跟鞋,立即道:「我今天新來的,住在b座三零二房。」

「不會吧?你一個大男人,看著也不缺胳膊也不少腿,怎麼能夠住合租公寓?」女人瞪著韓孔雀,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好她那優美的臉型,當然重點是上面的粉子,化妝用的低粉在臉上厚厚的鋪了一層,已經完全遮掩住了她的本來顏色。

雖然女人的嘴毒了點,但韓孔雀可不會因為這個敗退,他笑嘻嘻的道:「聽說合租有艷福,我就是那傳說中的裝逼哥,前來體驗一下貧民的人間疾苦,如果能夠順便解救一個灰姑娘就更好了。」

「裝逼哥?你不用裝了,工地搬磚的吧?」女人鄙視的看了一眼韓孔雀,轉身就走。

韓孔雀跟著女人,一隻來到三零二門口。

「你開門。」女人回過身道。

韓孔雀道:「為什麼,明明你在前面?」

女人道:「萬一你不是這裡的房客,我把你放進去了,不是引狼入室?」

韓孔雀道:「如果我把你放進去了?」

女人道:「那我們各開各的吧!你先開門進去,再鎖上,我自己再開門進去。」

「好。」距離近了,韓孔雀才問到了女人的一身酒味,怪不得那麼豪放的脫了高跟鞋打人,原來是酒壯慫人膽,要不然,在公交上,她就應該開火。

韓孔雀看著這個外強中乾的女人,自己開門走了進去。

看著韓孔雀所走的方向,女人哀嚎出聲:「就知道我最倒霉。」

「你怎麼不說,這大半個月,你其實是一個人霸佔了兩間房?」劉燕好像剛剛睡醒,她睡眼朦朧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就聽到了女人在發牢騷。

韓孔雀疑惑的看了她們一眼,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劉燕笑著道:「以後你們兩個就是一布之隔的室友了,祝你們同床愉快。」

「同床?」韓孔雀終於聽懂了她們的談話。

「小心點,我睡覺都是抱著高跟鞋睡的,如果越界,小心我用高跟鞋在你腦袋上開個窟窿,不行了,我要睡了,再不睡我就要吐了。」女人說著話,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劉燕道:「你艷福不淺,如果她滾進了你的被窩,請不要客氣。」

說著,劉燕的同伴從房間里出來:「我們去上班了,祝你們合租愉快。」

韓孔雀一頭霧水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房間里就只有一個站立的地方,所以他只是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把水留在洗臉盆里,只能等明天想辦法出來,這樣的日子,他還真是不能想象,這裡的租戶是怎麼過的。

沒有衛生間,不止是洗漱沒地方,大小便更是麻煩,現在連洗漱的水都沒地方倒。

房間里沒有任何娛樂設施,所以韓孔雀只能上床睡覺。

剛躺上床,韓孔雀就看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房間的牆壁怎麼變形了?

韓孔雀用手一摸,直接摸到了一個柔軟的地方,韓孔雀使了使勁,感覺到這好像是一條大腿。

想到女人的彪悍,韓孔雀立即鬆開了手,隔壁可就是那個彪悍美女的房間,這把牆壁壓垮了的大腿,肯定是那女人的**。

韓孔雀疑惑的看向牆壁,發現籠罩牆壁的白布後面,有些地方居然是大洞,特別是貼近床的那部分,等於完全打通了。

而他跟那個女人的床,居然是一整塊木板鋪成的。

從女人那條**撐開的白布看,下面就是一塊三合板,現在三合板被破壞了,他跟隔壁那個女人,只有一布之隔,這就怪不得剛才劉燕說那樣的話了。

韓孔雀放出神識,一感知,發現他的房間,只跟那個女人的房間相同,而另外一邊的三合板是完好無損的,這才讓他鬆了口氣,如果兩邊都是互通的,這房間就一點**都沒有了。

只有一米半寬的床,被女人的一條腿佔了半米,這對韓孔雀可就是個巨大的考驗了,他的身材,如果只擠在一米的床上,蓋著被子是絕對不能翻身的,那樣一來,睡覺就不是休息,而是受罪。

韓孔雀捅了捅女人都腿,想要讓她把腿收回去,雖然白布包裹出來的**線條很好,但韓孔雀此時可沒有偷香的想法。

韓孔雀的動作很快就引起了反應,不過不是女人的抗議,也不是女人收回了**影像,接著讓他收穫了一整條**。

女人的一條腿,在被韓孔雀捅了一下之後,猛然間踢了出來,如果不是韓孔雀的雙手反應的快,這一下,絕對要讓韓孔雀流鼻血。

韓孔雀獃獃的看著被他抱在懷裡的整條**,頓時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潔白如玉的小腳丫,還有那如蔥般白皙的小腿,這個女人果然是美女,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那麼的完美。

最主要的是,韓孔雀真不敢相信,他們兩個就這麼簡單的同床了。

幸好那個女人居然只是踢了一下,就再也沒有其他動作,想到女人的彪悍,韓孔雀擦了擦頭上並沒有的冷汗。

抱著這條**,韓孔雀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難道她在誘惑自己?不會是睡著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