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七十三章倒霉透頂(1600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表現確實讓人驚異,不過,他還有讓人更加驚異的,但是現在還不能說。 「我最近確實很倒霉,不zhidao有沒有什麼說法?」韓孔雀的表現,終於得到了老滿的認可。 韓孔雀笑而不語。 ...

「哈哈,小夥子,你可不厚道啊!這個忽悠別人還行,忽悠我老人家,可就是班門弄斧了,你這個不準,所以我也就不給你錢了。」山羊鬍老頭道。

韓孔雀笑道:「肯定準。」

「不準,我是不會上當給你錢的。」山羊鬍老頭滿眼的笑意。

韓孔雀晃動了一下粗粗的手臂,還特別對著自己的碩大拳頭吹了口氣,他看向老頭的鼻子,道:「要不要我給您老驗證一下?您老最近肯定有血光之災。」 」小說「小說章節

感受著韓孔雀落在自己鼻子上的視線,老頭苦笑了:「如果我不給錢,還真有keneng有血光之災。」

「這麼說您老服了?既然服了,就不要跟我搶生意,我最近缺錢。」韓孔雀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走來的兩個老頭,其中一個臉色有點蒼白,另外一個則眉頭皺成了團。

山羊鬍老頭自然也看到了兩個老頭,所以他哈哈一笑道:「這次你可沒算準,這兩個老傢伙彆扭的很,他們對我們這個行業,可是很熟悉的,如果他們坐下,沒準比我們還會忽悠人。」

韓孔雀zixin的一笑道:「他們是附近的居民吧?沒事經常來這個小公園?所以對你們的套路十分熟悉,甚至到了耳熟能詳的地步?」

「zhidao了,你還認為這是兩單生意嗎?」山羊鬍老頭嘲笑道。

韓孔雀笑的十分開心:「有兩個賣鞋的,去了一個島嶼上。一個看到島上所有居民全都不穿鞋,絕望離開,從來不穿鞋的人會買鞋?而另外一個則大喜,沒有一個人穿鞋,這是多麼大的市場?所以那個留在島上賣鞋的發了。」

「那我就看看,你這個大喜的會不會發。」山羊鬍老頭的山羊鬍翹了起來,看來是十分不服。

韓孔雀看著兩個越走越近的老頭,想著怎麼讓其中的一個老頭,聽他的話,打一口井。

只要打通了那口井。韓孔雀這次來彭城的目的就差不多完成了。

「兩位大爺。照顧照顧生意?」看到兩個老頭,直接走進了一棵樹下的石桌旁邊,韓孔雀高聲道。

「照顧你生意?那誰照顧我們老哥倆?」一個老頭氣沖沖的道。

而另外一個老頭則比較溫和,他慢聲慢氣的道:「老滿。說話不要帶著火氣。氣大傷身。」

對兩個老頭的白眼。韓孔雀好像一點也沒有看到:「給別人一個機會,又何嘗不是,同時給了自己一個機會?我這裡可是算不準不要錢的。」

「給你機會。就等於給我們機會?老陳,你說他會給我們什麼機會?」老滿道。

韓孔雀笑道:「兩位最近都有點不順,要不要化解一下,如果不化解,你們兩個的麻煩還不會完。」

韓孔雀看著老滿,身上的衣服雖然很乾凈,但可以看得出來,這些衣服穿了不短的時間了,顏色都洗的發白了,而聽楊老頭的話,這兩個都是在這裡居住多年的居民。

在彭城居住多年,肯定是有房子,有房子,工作多年,自然是有一些經濟基礎的,而現在他穿的這麼寒酸,自然是家裡youshi了,這一點通過石磊,韓孔雀也有所了解。

至於另外一個老陳,他的身體明顯有wenti,而韓孔雀的神通一放,自然就輕易發現他的身體wenti出在哪了。

「化解?行,你就先說說我們兩個,有什麼讓你化解的吧!先說好,不准我們是一分錢都不給的。」老滿一連倔強的道。

而那個老陳也道:「從現在開始,我們不說話,想從我們這裡得到消息是妄想,現在我們就聽你說,我看你還能說出個花來。」

韓孔雀笑道:「看來兩位老爺子,都很熟悉我們的套路了,那我也不廢話,你們兩位誰先來?」

「先等等,你什麼價?不要你跟我隨便說幾句,就跟我們要錢。」老滿道。

韓孔雀笑道:「不滿意不要錢。」

「不要錢,也不會給我們排憂解難吧?」老陳道。

韓孔雀道:「那是自然,既然不滿意我的說法,那自然就不用我化解了。」

「行了你說吧!就先說我,看看我最近有什麼wenti。」老陳道。

韓孔雀笑道:「你老最近可是流年不利,看你滿臉蒼白,最近應該是經受了一場大難,而且這場大難應該是身邊人帶給你的,所以也算是破財了。」

老陳冷笑的看著韓孔雀道:「不zhidao從哪裡聽到了我們的情況,在這裡招搖撞騙?那你就說說,我到底經受了什麼大難?要是說住院什麼的就算了,我肯定是住院了,你就說我為什麼住院好了。」

老陳冷笑的看著韓孔雀,他的病情,可是連附近的鄰居都沒告訴,他還真不信韓孔雀能夠打聽的到什麼。

韓孔雀笑道:「這一點您二老放心,今天是我第一天在彭城做生意,中午才剛到彭城,所以你們兩位的事情,我肯定是不zhidao,既然您老沒有忍住,提供了一點信息,那我就更有把握了。

看你老的樣子,你們兩個一個五行缺水,一個五行缺土,你肯定是傷到脾臟了,如果我沒看錯,你老的脾臟應該被摘除了吧?」

老陳和老滿一臉震驚,兩個人異口同聲的道:「你怎麼zhidao?」

這時山羊鬍老頭老楊吃驚的道:「老陳,你的脾臟被摘除了?」

老陳滿臉沮瑟了。」

「意外導致的,其實歸根結底還是在這位老爺子身上。」韓孔雀看著老滿說道。

「因為我?」老滿道。

韓孔雀認真的道:「應該是因為你,看你眉頭緊鎖,而且還鎖出了兩道斜紋,就算你原來的面相再好,也被完全破壞了,我這裡沒鏡子,如果有,你現在就可以看看。

你皺著眉的樣子,兩道斜紋直接延伸到頭頂了,這就是典型的倒霉透頂,可以說是倒霉到家了,你現在雖然不能說喝涼水都塞牙,但也差不多了。」

聽到韓孔雀說的這麼絕對,老楊頭直接傻眼,這麼說客戶,可是要被人罵的。

任誰被人這麼詛咒,心裡都不會好受,所以滿老頭暴怒,不過很快,他那股暴怒的氣勢就完全消失了,變得垂頭喪氣。

韓孔雀道:「你現在做什麼都要小心,就算是鬧著玩,也要萬分小心,鬧著玩推別人一下,也有keneng讓別人重傷,就好像這位陳大爺一樣。」

楊老頭看著老滿和老陳那震驚的樣子,他不可思議的道:「老滿,你不會倒霉的開玩笑推了老陳一下,就讓他重傷到把脾臟都摘了吧?」

老滿沮喪的道:「我們就是鬧著玩,我輕輕的那麼一推,居然就把老陳推倒了,摔倒了草坪上,居然也能把脾臟摔的破裂了,沒辦法只能摘除了,我對不起老陳。」

「老滿,你說什麼呢?我們是鬧著玩,如果你真的打我,我可饒不了你。」老陳道。

老滿道:「總歸我是我,讓你受這麼大的罪的,你放心,看病的錢,我是肯定會給你湊齊的。」

楊老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韓孔雀:「你小子是活神仙啊?」

韓孔雀道:「這沒有什麼難的。」

韓孔雀的表現確實讓人驚異,不過,他還有讓人更加驚異的,但是現在還不能說。

「我最近確實很倒霉,不zhidao有沒有什麼說法?」韓孔雀的表現,終於得到了老滿的認可。

韓孔雀笑而不語。

看到韓孔雀的樣子,老楊道:「你就不要拿架子了,如果真能幫到老滿,老滿不給你錢,我代他給。」

韓孔雀抬頭指著外面的街道道:「老爺子告訴我,你們外面的這條街叫很么名字?」

「廟前街。」老楊頭道。

韓孔雀道:「您老zhidao是廟前街,難道不zhidao,他家為什麼這麼多年那麼背時?如果我沒猜錯,這位老爺子的家,就在廟前吧?」

韓孔雀的話一出口,他明顯感覺到了四道視線集中在了他身上,不過,此時他可沒有心情理會他們,他正在等待幾個本地居民確認他的猜想。

老楊頭道:「原來老滿家那個地方,還真是古廟的所在地,就是不zhidao是不是在廟前。」

老滿此時道:「是在廟前,原來我媽還說過,我們家後面就是古廟,也是因為這座廟,所以我們這裡才叫廟前街,難道住在廟前不好?」

韓孔雀道:「廟前不好,廟后好,廟前破財。」

「廟前破財?」老滿和老陳全都看向楊老頭。

楊老頭點頭道:「確實有這個說法,但那座廟可不小,也不只是老滿家住在廟前啊,怎麼就他家破財破的厲害?」

韓孔雀道:「這當然是有原因的,不過現在不好說,只有等我去看看,才能確定。」

韓孔雀的目的就是去老滿家裡,自然是不會全都告訴他。

「這是開始要價了?你說個價,只要讓我們家不在倒霉,就算是再破一次財,我也認了。」老滿終於下定了決心,他們家這些年,確實倒霉透頂。

「等等,這樣被人騙了也不好,這位小哥,剛才你可是沒有說完,你就繼續說我,看看我還有沒有什麼事情。」老陳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