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七十二章血光之災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只要稍微推測一下,忽悠一個老太太還不跟玩似地。 老太太臉上陰晴不定,而青年卻拉著她的手道:「媽,你看人家大師說的,可一點沒錯,每次都是你給我張羅的,而且每次都是你說那姑娘有多好多好,可交往一...

青年此時道:「媽,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你是想讓我玩玩小曼,玩夠了就扔是吧?」

看到青年要跟自己老媽發火,韓孔雀趕忙阻攔道:「兄弟不要著急,我跟大娘說,大娘,如果我沒看錯,你兒子從小就老實忠厚,看他的面相,紅鸞星二十幾年不動,這應該是第一次,也就是說,這是你兒子的初戀。

按理說,這個年紀的青年,談個對象,也就是您老說的那種,交個桃花運玩一玩,是很正常的,但就是因為您老教育的太好了,這位大兄弟太老實了,所以他的紅鸞星輕易不會動,動了就要動真格的。 」小說「小說章節

不過,大媽你完全不用擔心,我剛才說了,你兒子至孝,只要是你反對的,他最後一定會順從,順從之後,一段姻緣自然就被破壞了,這樣就成了爛桃花。

拿格很穩,所以紅鸞星輕易不會動,如果失去了這次機會,以後如果再次動情,keneng還要十二年,也就是下一個馬年。」

看著青年想要說話,韓孔雀對著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青年頓時愣了一下,接著,他緊緊閉上了嘴。

看到這個老實人,也開始耍手段了,韓孔雀笑了。

老太太看著韓孔雀,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你真的會為了小曼十幾年不談戀愛?」

青年道:「媽,我都二十四周歲了,你見我談過幾次戀愛?還有你讓人給我介紹的那些對象,都是什麼樣的人?」

這時。韓孔雀笑著道:「讓我來猜猜,這位大兄弟屬馬的,加上他的面相,他要找對象,肯定會是在馬年,十二歲的時候,肯定是不行的。

今年是二十四歲,你這位大兄弟的老實性格,如果遭受了這次的挫折,今年好像也要浪費。所以。就只能等到三十六歲才有機會。

大媽,你不會想讓你兒子今年蹬了這個,再閃電戀愛吧?您自己的兒子您最了解,你認為你兒子。是那種狼心狗肺的人嗎?

也許你要說。過來今年。你兒子肯定有機會,那我要告訴你,只要不是本命年。你兒子的機會不大,而且還不用他自己拒絕,您老都幫他搞定了。

我就再多嘴一下,今年之前,您給這位大兄弟找到對象,都是被您老否決了,都不用等他們自己出wenti,如果不是這樣,我就不多說了,您老帶著這位大兄弟可以走了。」

看著老太太目瞪口呆的樣子,韓孔雀自得的一笑,以他的智商,只要稍微推測一下,忽悠一個老太太還不跟玩似地。

老太太臉上陰晴不定,而青年卻拉著她的手道:「媽,你看人家大師說的,可一點沒錯,每次都是你給我張羅的,而且每次都是你說那姑娘有多好多好,可交往一段時間,又是你先看不上人家的,連開口分手,都是您老包辦的。」

韓孔雀本來在偷笑,可聽到了青年的話,他的眼珠子快要瞪出來了。

他開始後悔,如果真的撮合成了這段婚姻,真不zhidao對那位叫小曼的姑娘來說,是好還是壞。

老太太轉了轉眼珠子,稍微一轉身對山羊鬍老頭道:「楊老頭,你認識這位小夥子?」

山羊鬍老頭早就聽呆了,他還真沒想到韓孔雀那麼能忽悠,此時聽到老太太的wenti,他立即道:「剛認識不久,他keneng是外來的吧?」

韓孔雀一笑道:「大娘,你放心,我以前肯定不認識你兒子,再說,你兒子是個什麼性格你不zhidao?他不keneng有心思,找我這麼一個外來人,來跟他演雙簧。」

「真的沒法解了?」老太太還是有點不甘心。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道:「我到是想給你們解了,我這個人說話難聽,不過既然你們問了,我就有什麼說什麼,像你兒子這樣的,從小被你照顧的太好了,haode都沒有什麼主見了。

這樣的兒子雖然孝順,但娶了媳婦以後,就是個大wenti了,他以後首先面對的就是聽媳婦話,還是聽媽媽的話,原來您老什麼都給自己的兒子做主,但以後,你還能這樣嗎?

以後你兒子可不止是屬於你的了,還屬於你兒媳婦,如果你們不能處理好這個關係,以後有的你兒子受的,如果你兒媳婦是個逆來順受的,這樣沒什麼,什麼都有你來說了算就好。

但我想,你兒媳婦肯定不會是這樣的,最起碼是個性格要強的,這樣的性格,才跟你的兒子湊一對,但我想你肯定不會想要一個性格要強的兒媳婦。

如果是這樣,夾在中間受氣的肯定是你兒子,到時候,你兒子的命格,肯定會改變,所以,如果你認為你兒媳婦的人品不行,就讓你兒子再等十二年吧!

但如果你兒媳婦的人品沒wenti,那您老的脾氣,就需要改變一下了,要不然,就算這次你同意您兒子結婚,他們也不會幸福的。」

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而韓孔雀一看老太太,就zhidao她不是個善茬,她的性格決定了,她看不上跟他一樣性格強勢的兒媳婦,所以韓孔雀猜測她的weilai兒媳婦,也是個要強的。

當然,這個weilai兒媳的人品,肯定是bucuo的,要不然,老太太也不會這麼麻煩,肯定是堅決反對的。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就不再多說了,以後婆媳的相處之道,肯定是需要磨合的,這樣的情況在現代社會實在是太多了,特別是獨生子女家庭。

兒子結婚了,媽媽恐怕是最失落的,如果不能很快調整好心情,始終對兒子夫妻兩個指手畫腳,這樣的婚姻,肯定不能長時間維持。

「媽,人家大師都說的這麼清楚了,現在你自己決定,如果你還是這麼強勢,你兒子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說句大不孝的話,等您老百年了,還有誰幫我安排一切?」

青年不傻,只不過是從小被媽媽安排慣了一切,就形成了自然,現在經過韓孔雀提醒,他也zhidao,有時候他還是要有點主見的。

「謝謝大師了,兒子長大了,就應該放他去飛。」老太太有點失落。

「這樣對你兒子才是好事。」這時山羊鬍老頭也開口了。

老太太道:「我zhidao,可就是有點不放心。」

「等你百年了,你不放心也不行了,所以給你兒子找個,同你一樣強勢的媳婦吧!這樣,你百年之後,也不用擔心你兒子會沒人管。」山羊鬍老頭道。

老太太一怕大腿道:「對啊!我只想到了強勢的兒媳婦會欺負我兒子,可她是我兒子的老婆啊!如果不喜歡我兒子,她能夠嫁給我兒子?這樣一來,娶一個強勢的兒媳婦,我就不愁我兒子以後的生活了,這樣好。」

「低門娶媳高門嫁女,這樣才是好姻緣。」韓孔雀出聲道。

「對,婚姻就是要互相補充,如果你們家,沒有一點優勢,太過優秀的女人,又憑什麼嫁給你兒子?」山羊鬍老頭道。

「呵呵,你這位小夥子還真是有本事,幸虧有你開解,要不然,就算我兒子以後結了婚,也肯定被我攪黃了,兒子給錢,多給點,他可相當於是你的媒人。」老太太高興了,立即開始打賞。

韓孔雀笑呵呵的接過來了兩百塊錢,不過,他心裡可是在嘀咕,如果沒有這位強勢的老太太在中間攪局,也許他兒子早就結婚了。

「小夥子,開張大吉啊!是不是要請客?這大中午的,居然也能夠讓你搶到一單生意。」山羊鬍老頭道。

韓孔雀笑道:「我這可是憑真本事吃飯,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你不能否認,我點出了這個家庭最大的隱患。」

「還真是,我還是認識這個老太太的,如果不是她,她兒子早就結婚了,還是你會嚇唬她,要不然,他兒子這次的婚姻也很玄。」山羊鬍老頭道。

韓孔雀道:「我們算命的,其實不用泄露太多天機,最重要的還是要把握人心。」

「對,你這個小夥子,還真是有本事,要不然你給老頭我算算?」山羊鬍老頭開玩笑的道。

韓孔雀一笑道:「我每天可就算三次,您老如果打算給錢,我就給你算一卦。」

「不準可以不給錢?」山羊鬍老頭挑釁的道。

看到他那種老頑童的樣子,韓孔雀莞爾一笑:「不準不要錢。」

這個老頭一看就是經常混跡在這一代的,而其他一直不說話的四個,恐怕都是像韓孔雀一樣,最近才來的,而且抱著的目的都不單純,所以韓孔雀也十分樂意接觸山羊鬍老頭。

「那你就給老頭我算算,我什麼時候行大運。」山羊鬍老頭到是很不客氣,直接讓韓孔雀給他算命運,在這一行里,命運可是最不好算的,如果算準了,可是要折損壽元的。

「您老最近有血光之災,所以要小心啊1韓孔雀可不是無緣無故的詛咒老頭,而是他看到了離老頭不遠處的另外一個乾瘦老頭,在看向他們兩個時,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眼神。

韓孔雀剛來,自然不會被別人重視,而這個經常混跡這一代的山羊鬍老頭,肯定已經落入了一批人的視線。

「呃!我最近有血光之災?」山羊鬍老頭驚愕的道。

韓孔雀認真的道:「肯定有血光之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