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六十七章千年雷擊桃木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一個人,能夠奔行一兩個小時,這可真不像是狗,說它是驢子還真沒錯。 力量和耐力都足夠,韓孔雀立即笑了。 徐蓉蓉看著韓孔雀的笑容,立即警惕心起:「看你笑的滿臉褶子,都跟上我表哥猥瑣了,是...

「看個頭就很具有威懾力。」鄧輝看著那隻比驢子小不了多少的巨狗,再看看坐在上面小巧玲瓏的美女,頓時一陣惡寒。

男不養貓女不養狗,這女人養了狗,怎麼看怎麼讓人彆扭,特別是最近島國那些變態弄出人、獸之後。

曾宇看到了鄧輝在抖雞皮疙瘩,立即猥瑣的道:「是不是有點自慚形穢?」

「我曰,你才自慚形穢,我至於跟一隻狗比較嗎?」鄧輝頓時一臉便秘的表情。

曾宇則一臉無辜的道:「我說什麼了?小盆友不要反應這麼激烈嘛!很容易讓人誤會的。」

鄧輝徹底無語,而韓孔雀和陳嘉義則哈哈大笑。

韓孔雀看著能夠輕鬆馱起徐蓉蓉的那隻紐波利頓犬,感覺其力量確實不凡,所以他起身走向了徐蓉蓉。

「咦?這不是咸舒舒嗎?」徐蓉蓉看到韓孔雀,就怪腔怪調的道。

韓孔雀苦笑:「韓哥,叫韓哥就行了。」

韓孔雀也只是跟這個徐蓉蓉在滬南醫院見過一次,但只是那一次,這個小女孩就好像對他有意見了。

「算你識相。」徐蓉蓉白了韓孔雀一眼,伸出了自己的玉手,頓時驢子的後面,準確的說巨狗後面,也伸出了一隻手臂。

韓孔雀一看,我靠,這後面還有一隻牽驢人,當然,準確的說是一個牽狗人。

「這位兄弟看著很面熟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韓孔雀一臉笑意的看著巨狗後面的猥瑣青年。

「你們認識?啊!我知道了,你說的那個咸專家就是韓孔雀?他確實有點眼力,聽說靠著眼力騙了不少人。」徐蓉蓉道。

李勝利苦笑道:「李勝利,她表哥,她媽媽的親侄子,我可從來沒有說你是咸濕佬,所以那個稱呼,請自動腦補成她咬舌子。」

韓孔雀也苦笑:「剛才我就是這麼腦補的,可你這麼猥瑣的一說,我又腦補到了一些不好的東西。」

李勝利伸手道:「節哀。」

「咸磚家過來找我們有事?」徐蓉蓉接過了李勝利手裡的韁繩,立即從巨狗的脖子上解下,只要她不乘騎這隻紐波利頓犬,就不會拴著它。

在這裡,拴著的狗都是次品,所有訓練有素的狗,都是十分聽話的,那種智力低下的鬥犬,在這個地方根本沒有生存的機會。

能夠被帶進這裡的狗,就沒有一個身體素質差的,所以它們比拼的是智慧和戰鬥經驗,當然耐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項。

「它能夠馱著你走多遠的路?」韓孔雀好奇的指著這隻紐波利頓犬道。

徐蓉蓉得意的道:「一兩個小時完全沒問題。」

韓孔雀無語,這徐蓉蓉雖然年歲不大,但她總有五六十斤沉吧?

馱著這麼重的一個人,能夠奔行一兩個小時,這可真不像是狗,說它是驢子還真沒錯。

力量和耐力都足夠,韓孔雀立即笑了。

徐蓉蓉看著韓孔雀的笑容,立即警惕心起:「看你笑的滿臉褶子,都跟上我表哥猥瑣了,是不是打著什麼壞主意?」

「哪能?你看那戰台上的小狗,再看看你這隻巨狗,我能夠打什麼壞主意?所以你放心,我就是想借你的狗用用,偷偷的告訴你,我跟那條小黑狗的主人有仇,正好借你的狗上去報復他一下。」韓孔雀賊笑著道。

徐蓉蓉狐疑的看著韓孔雀:「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不會害怕你這隻巨型猛犬,不如那條小土狗吧?」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徐蓉蓉把視線投向了台上,那裡確實有一條小土狗,小土狗靜靜的趴在那裡,這跟她爺爺養的家狗一模一樣,所以她頓時放心了:「什麼土狗?這裡是什麼地方?說話要專業,那是一隻中華田園犬。」

韓孔雀愕然,而李勝利偷笑著對韓孔雀道:「她爺爺平時就是這樣教育她的。」

韓孔雀感覺蛋疼了,沒想到被一個小姑娘教育了。

「能不能借我用一下?」韓孔雀試探的道。

徐蓉蓉雖然好玩,但還是十分豪爽的:「用吧!不過它你可不能接近,要我或者是我表哥送上台。」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沒問題,你把這個給你的愛犬帶上,這是一枚戰神牌,帶上了肯定會戰無不勝,就是戰鬥力加一萬的那種。」

韓孔雀從自己的脖子上,把那條大仙鎮宅大花錢摘了下來,遞給了徐蓉蓉,介紹完了,還送給了徐蓉蓉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戰神雅典娜?我的狗狗用的著這玩意嗎?你還真迷信。」徐蓉蓉毫不在意的接過來,卻沒有給自己的狗狗帶上的意思。

而在一邊的李勝利,則看清楚了那枚像是銅錢上的字跡,他十分狗腿的道:「看看,你仔細看看。」

「這是什麼玩意?土兒吧唧的,還大仙鎮宅?真是迷信。」徐蓉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枚銅錢,大仙和戰神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韓孔雀道:「給它帶上准沒錯,這可是我幾十年來的經驗,每次我帶上它跟小朋友老爺爺打架,都是百戰百勝,不要忘了,我去找我仇人談判,等會兒,可就看你們兩個的表現了。」

看到韓孔雀轉身離開,李勝利一把拉住還想諷刺韓孔雀幾句的徐蓉蓉,最終吐出兩個字。

「說話出聲,這是什麼毛玻」徐蓉蓉只看到了李勝利的嘴型,並沒有聽到聲音。

李勝利小聲道:「寶貝。」

「我們是近親,你就算是再獻媚,法律也不允許你娶我,所以不用不要臉的寶貝寶貝的亂叫,白費事。」徐蓉蓉掏出了個小鏡子,仔細看著自己的美麗容顏,確實傾國傾城。

看著自戀的徐蓉蓉,李勝利道:「我是說那個東西是寶貝,你可要記清楚,我不是說你是寶貝,要是讓我姑姑知道我打你的主意,非打死我不可。」

「就知道你這種**絲,只能偷偷地暗戀女神。」徐蓉蓉笑嘻嘻的道。

李勝利道:「重點,重點,說重點。」

「對,這才是重點。」徐蓉蓉雙眼放光的看著手中的銅錢,上面的四個大字,現在看著一點都不土了。

「姑父說過的事情,你想起來了吧?」李勝利道。

徐蓉蓉道:「那隻小黑狗不簡單吧?要不然那頭狡詐的老虎,不可能讓狗狗帶上這東西。」

李勝利道:「地獄犬,我聽說地獄犬就是一隻小黑狗。」

「這東西是我的了,誰讓那個死騙子騙我的?」說著,徐蓉蓉心安理得的,把大仙鎮宅大花錢,掛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這樣的動作,看的李勝利目瞪口呆。

過了好一會兒,李勝利才道:「你還是先把它掛到驢子的脖子上吧!要是不給它帶上,沒準回家你就可以吃驢肉火燒了。」

「我先帶一會,等驢子上場的時候,我再借給它帶帶。」徐蓉蓉不舍的撫摸著垂在胸部的銅錢道。

李勝利垂涎的道:「也借我帶帶吧!有了它,我們可以去地宮裡看看,沒準還有遺留在那裡的寶貝呢1

「有寶貝也被那些老頭搜颳走了,所以你就不用借了。」徐蓉蓉直接拒絕。

李勝利不想放過機會:「昨天我還聽說,有人撿到了一截爛木頭,結果拿出來一鑒定,你猜怎麼著?」

「直接說,我最討厭賣關子的人了。」徐蓉蓉看著韓孔雀在那邊跟一個男人說話。

李勝利自然也看到了,所以他快速的道:「經過專家鑒定,那是一截千年桃木製作的桃木劍,不知道什麼原因,斷成了兩截,那個傻*青年拿上來的,只是一截很小的劍尖。

不過,就算只是那枚劍尖,就可以製作兩塊桃符,聽說那還是雷擊木,這樣的千年桃木,同時被雷擊之後還能剩下,可以說是十分罕見的,如果我們能夠下去,把剩下的桃木劍拿上來,你說會怎麼著?」

「難道還能讓你增加五十年功力?」徐蓉蓉鄙視的道。

李勝利感覺自己被人輕視了,所以他抬高了一點聲音道:「五十年功力是不可能增加,但戰鬥力會加一百。」

「什麼意思?是不是說,那些戰鬥力十的渣渣,你完全可以輾壓了?」徐蓉蓉終於正色看李勝利了。

李勝利一抬頭,一挺胸,他十分自傲的道:「那是當然,你以為我這些年在青城山上是白待了?」

徐蓉蓉眼睛也亮了,所以她十分痛快的道:「行,等驢子用完了,我就借給你一晚上,利息是一把千年雷擊桃木劍。」

「謝謝,表妹真是青春無敵」李勝利高興的太早了,他只聽到了前半截就開始讚美,所以聽到後半截之後,笑容直接僵在了臉上。

兩個人的竊竊私語,韓孔雀聽到了一半,不過有那一半,他就知道了徐蓉蓉的小九九。

不過,送給徐蓉蓉一枚護身大花錢也沒什麼,誰讓她老子是魔都的扛把子呢!

「韓專家?怎麼,你也有興趣跟我賭一把?我還沒有謝謝你,出手收下我的那隻小碗呢!如果沒有你那一百萬元錢,我還真不能湊夠買地獄的錢。」女英傑看到韓孔雀之後,立即站起來道。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