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六十六章紐波利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顯是不信任韓孔雀的。 韓孔雀無奈,就算再好的狗,如果不經過一些挑戰,長了也就沒有了野性,韓孔雀可惜的看著小金,這是一隻好狗,但它卻沒有一個好主人。 不是高鵬不幫助韓孔雀,韓孔雀就認為高...

「這個小日本是狂妄,還是自信?雖然我承認土佐的戰鬥力,但面對一口能夠完全撕裂開一條比特犬脖子,並且把它超過七十斤的身體甩飛的小狗,那個小日本就這麼自信能贏?」鄧輝道。

曾宇拿出一個耳機樣的東西塞進耳朵,他聽了一回道:「提條件了,小日本要求女英傑幫他們家族擺平一些麻煩,而女英傑要那個小日本家族旗下一家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陳嘉義道:「最近好像國內在進行反壟斷調查,特別是這對日資汽車配件企業。」

鄧輝道:「應該就是這件事,看來小日本是真的急了,要不然也不會拿他們旗下的汽車配件廠來賭。」

陳嘉義道:「賭贏、賭輸他們都有利,輸了,就轉讓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出去,這樣很可能就應付過去這次危機了。」

「小日本就是會算計。」韓孔雀道。

「你還想算計一把女英傑?我看這小子下手可夠黑的。」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黑才好,我去找個外援,要不然沒法算計到別人。」

「韓哥你是不看好這隻土佐了?」曾宇道。

韓孔雀道:「就算這條土佐再兇狠,也沒法對殭屍犬造成一絲危害,只要給了殭屍犬機會,只要一下,那條土佐也會像那條比特犬一樣。」

「知道了。」曾宇得到了韓孔雀肯定的答案,立即吩咐手下,繼續開盤,吸納籌碼。

韓孔雀走到了那個叫高鵬的青年身邊,當然,韓孔雀在走近的瞬間,就被那隻金獒盯上了,韓孔雀露出了一絲微笑,抬起了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惡意。

而那隻金獒好像是看懂了,所以始終趴在那裡沒有多餘的動作,韓孔雀卻能夠感知到,剛才它緊繃的肌肉,已經放鬆下來。

「有事?」高鵬看好韓孔雀,好奇的道。

「怎麼這麼一副表情?」韓孔雀也好奇的看著高鵬。

高鵬道:「你讓小金緊張了,但它卻又很快的放鬆了警惕。」

韓孔雀道:「我表現出了足夠的善意。」

說著,韓孔雀摸了摸口袋,從裡面掏出一瓶礦泉水,扔給了金獒。

金獒聞了聞,毫不客氣的用嘴咬開瓶口,用兩隻前爪抱著喝了起來。

「它喜歡我不是嗎?」韓孔雀看著一臉見了鬼表情的高鵬笑道。

高鵬不可思議的道:「它從來不碰別人給的東西,你是怎麼做到的?」

「善意,我沒有一絲惡意,所以它信任我。」韓孔雀表現出了足夠的實力,而且還沒有敵意,自然會獲得對手的尊重,而金獒,自然就是把韓孔雀視為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了。

「找我有事?」高鵬道。

韓孔雀道:「我想請你的小夥伴幫個忙。」韓孔雀說著,視線落在了戰台上。

此時,正好是土佐瘋狂的撲在小黑狗身上,雖然小黑狗咬向了它的脖子,不過早有準備的土佐犬,低頭閃過了要害,只是被小黑狗咬住了側頸。

而土佐犬則咬住了小黑狗脖子,兩條狗就這樣互相撕咬著對方,誰都不鬆口。

土佐的力量很大,在咬住小黑狗的脖子時,立即開始搖晃腦袋,想要撕裂它,可它的動作根本沒用。

而被小黑狗咬住的土佐,它的脖子此時已經血肉模糊。

好像知道土佐不會鬆開自己,小黑狗乾脆鬆開了被咬住的土佐犬,只是靜靜的看著撕咬住自己脖子的土佐犬。

土佐犬使勁搖晃腦袋,卻並不能對站定了的小黑狗,造成多大的威脅,不要看小黑狗個頭小,體型龐大的土佐,卻沒法撼動它。

當土佐又一次搖晃腦袋的時候,小黑狗再次露出來自己的獠牙。

在搖晃腦袋的土佐犬,暴露了自己的咽喉之時,小黑狗看準機會,不顧自己脖子下的撕咬,一下咬在了土佐的咽喉之上。

韓孔雀能清楚的聽到吧一聲,被小黑狗咬住了半個脖子的土佐,立即停下了動作。

接著小黑狗猛然一搖頭,土佐死咬著不放的牙齒,瞬間脫離小黑狗的皮毛,被它甩了下來。

接著,小黑狗搖晃了一下腦袋,把土佐犬扔了出去。

半個脖子的骨頭被咬碎,土佐犬也可以說是瞬間致死。

看著身體不斷抽搐的土佐犬,高鵬搖了搖頭道:「你也知道這是我的夥伴,我是不會送它上去冒險的。」

「如果我能夠保證小金的安全呢?它叫小金是吧?」看著悠閑喝著礦泉水的金獒,韓孔雀露出一絲溫婉的笑容。

「不要笑的那麼虛偽,我看著不舒服。」高鵬道。

韓孔雀笑道:「怎麼能說是虛偽?我只是在表達對小金的友善之情。」

「如果真是友善,就不會讓它上台去冒險,你沒看到那個小黑狗刀槍不入?」高鵬也不是第一天來這種地方了,土佐犬的力量和撕咬力,他也是很了解的。

那條土佐犬那麼用力的撕咬小黑狗的脖子,居然沒有給小黑狗留下任何一點傷口,這樣的對手,高鵬自然不會讓自己從小養大的小金上台。

也許剛開始聽說地獄犬厲害的時候,他還有點不服氣,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讓小金上去冒險的想法。

韓孔雀道:「如果我能夠保證小金不會受到攻擊,這樣還不行嗎?」

高鵬直接搖了搖頭,他很明顯是不信任韓孔雀的。

韓孔雀無奈,就算再好的狗,如果不經過一些挑戰,長了也就沒有了野性,韓孔雀可惜的看著小金,這是一隻好狗,但它卻沒有一個好主人。

不是高鵬不幫助韓孔雀,韓孔雀就認為高鵬不是一個好主人,而是高鵬的心態不對,以他那種膽小謹慎的心態,是養不出好狗的,從這裡也能夠看的出,小金這條金獒,確實是條好狗。

看到韓孔雀回來,曾宇笑道:「怎麼樣?他不想讓那隻藏獒上台吧?」

「我真是多此一舉,有你這個百狗通在,我還用的著親自去找狗?」韓孔雀失笑的搖頭,他太過自以為是了,那位高鵬並不認識他,又憑什麼要相信他?

「你要找什麼樣的狗?」曾宇問道。

「其他都沒什麼,只要力量大,最少也不能輸於那隻金獒。」韓孔雀指著高鵬衫。

「力量大的?你是想找一條在力量上壓制地獄犬的好狗吧?這個還真不好找,比特犬和土佐犬的力量都不小,那可都是能夠生撕野豬的猛犬,要比它們的力量還要大的,還真不好找。

咦?有了,徐大小姐騎得那隻狗就行,聽說你跟她家老爺子是老相識,正好可以過去借。」本來曾宇還在為難,可他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女,騎著一條狗大搖大擺的走進場中。

「我靠,那是狗還是頭驢子?」陳嘉義也被那條狗驚到了。

「那是只紐波利頓犬,被譽為世界第一鬥犬。」曾宇道。

「這第一鬥犬也太多了吧?剛才好像那個比特也是第一。」韓孔雀笑道。

曾宇道:「這個才是公認的,這種狗從希臘時代開始,直到羅馬時代,都有人飼養,祖先犬是戰爭及競技用的獒犬,它們的祖先可能是古羅馬的角鬥犬,原來在義大利南部被作為牧場犬和農家犬餵養。

到了1946年,畫家皮羅.斯堪查尼才開始推行拯救這個品種的有關措施,他成立養狗人俱樂部以幫助其生存繁衍。

到1949年才開始進行純種飼養,幾年前,新聞媒體把這種犬稱為「古羅馬的戰車」,認為它們是最可靠的保護者、是活警報器。

這樣的報道立即調起了一些人的胃口,這些人正好需要一條有威懾力的犬,做生意的職業飼養家,正是利用人們的這種心態,飼養了一些皺摺很多、面目猙獰的怪物,從解剖的角度看屬於殘疾,就像我們國內瘋狂炒作的鬼獒一樣,被炒作了出來,從此讓這種狗名揚全世界。」

「鬼獒?」陳嘉義好奇的道。

「鬼獒是藏獒的串種,智力比藏獒還低,甚至有先天缺陷,完全不認識人的瘋狗。當時那種特意培養的怪物,就跟鬼獒一樣,當時那種犬在市場上大量出售,不過時間不久,這種現象得到改變,飼養趨勢也逐漸向正確的方向發展,這才培育出了現在的紐波利頓犬。」曾宇道。

韓孔雀道:「這麼說,這是一種可以媲美藏獒的品種了?」

曾宇笑道:「認真算起來,紐波利頓犬要比藏獒還要好一點,因為它們具有天生的保護意識,但養狗人對這種意識要加以約束,不能縱容,從幼犬開始,就要讓它們學會如何與人類交往。

它們是安靜、令人舒心的伴侶,雖然不需要大量的跑動,但是需要活動空間,它們特別喜歡孩子,與它們的主人在一起時非常聽話,這一點是藏獒不能相比的。

在戰鬥方面,它們到是跟藏獒差不多,這種自信的犬很少挑起事端,一旦發生爭執,它們決不退讓,即使是經過了系統的、有素養的訓練的犬,也不會成為一個完全順從的犬。

鑒於這種情況,紐波利頓犬只能屬於理智的、有責任心的養犬人,而且他們必須對犬行為有一定了解,並且有能力調教,雖然它的優點很多,但缺點也很明顯,它們時常流口水,養育時需要很大的開銷,所以是一種絕對的貴族犬。」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