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六十三章陰兵過境(1450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面前。 「老李,你是這附近的老人了吧?」曾宇直接問道。 老頭道:「我從下就在這一片長大。」 「那好,你告訴我,這棟大樓原來都是幹什麼的?我是說在被改造成家屬樓之前。」曾宇道。<...

韓孔雀道:「不說你們會不會養,就算這條小狗,如果扔進滬南地宮之中,沒準真能夠培養出一頭殭屍犬,你們要不要試試?

最後的成品殭屍犬,就跟你們看電影電視上見到的那種差不多,那個時候,它其實已經死了,身體完全僵直。

這麼說也許不形象,陳哥應該見過地下的陰兵吧?你可以把殭屍犬當做陰兵來看,他們兩者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不過人類更加容易培養成陰兵。

而跟陰兵作用相同的殭屍犬,卻很不容易培養,這主要是狗不如人類聰明,所以少了執念或者說是怨恨。」

「陰兵?」曾宇喃喃自語的道。

「陰兵?聽著就不像是善茬。」鄧輝也在自言自語。

陳嘉義苦笑道:「那東西可是活動的寶藏,可我就是沒敢搶一把唐刀出來。」

「那裡真有陰兵?我可是聽說過陰兵過境的傳說,聽說很恐怖。」鄧輝好奇的道。

「陰兵過境?」陳嘉義還真沒聽過這種傳說。

鄧輝道:「陰兵過境就是指一群陰兵去押解一些冤魂,而顯出了原形被人看到,不過相傳,看到的人沒幾天就會死。」

韓孔雀笑道:「很多地方傳說的陰兵過路,其實是岩石錄音,有些地方的岩石富含四氧化三鐵,四氧化三鐵是磁性物質,可以記錄聲音。

在閃電雷鳴的氣候中,閃電和四氧化三鐵產生化學反應。導致岩石有了磁帶的記錄功能,真正的陰兵。並不是那麼常見的。」

「你們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見識一下。」鄧輝道。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道:「如果沒有特殊寶物,還是不要太好奇的好,要不然小命很可能丟在那裡。」

「怪不得韓哥能夠四處尋寶,原來是真正的高手埃」鄧輝一臉崇拜的道。

曾宇道:「韓哥,你給說說,我這邊到底是怎麼回事?」

曾宇指著存放那條殭屍犬的狗舍,怎麼也想不明白。這裡居然也能形成一塊陰地。

韓孔雀笑道:「事情很簡單,你看這個位置,隔著一堵牆,靠近西邊的公路,大樓外面東部凸出一塊,把從東門照射過來的太陽遮擋了。

西面不用說,南面更不用說。所以這是一個常年太陽照射不到的地方,這樣的地方,有一個名字叫不見天,最簡單的不見天,自然是桌子椅子的下面,那種地方。只要你不把它反過來,它就是永遠不見天的。

而你這個地方特殊在什麼地方呢?是靠近西面的下水道,這懂樓房的下水道正好從這塊不見天的地方經過,對了,我說的這條下水道是原來的老下水道。

後來這棟大樓改造時。重新布置了下水道,就把這邊廢棄了。當然,很大的可能,是這邊的下水道堵塞了,沒辦法之下,改造大樓的時候,只能重新設計了一條下水道。」

「下水道流經這裡就形成陰地了?這也太容易了吧?」曾宇懷疑的道。

陳嘉義很直接的道:「聽你韓哥說完。」

韓孔雀道:「看這棟大樓原來也不像是醫院,但這個地方確實扔了不少死嬰,而且數量很多,真是不知道,誰會把這麼多死嬰扔到這個下水道里,這裡都跟的上,沒解放之前的亂葬崗了,他們也不怕遭報應。」

「啊1幾個人同時驚叫出聲。

鄧輝瞪著曾宇道:「你小子不知道這棟大樓原來是幹什麼的?」

曾宇道:「原來是一棟老舊的家屬樓,我請人專門檢測過,這棟大樓的主體結構特別結實,所以才會把內部結構拆除了,弄成了現在的樣子,你們說這裡會不會原來就是一處亂葬崗,所以才會有小孩屍體?」

韓孔雀搖頭道:「不太可能,應該是大樓蓋好之後,通過下水道把那些死嬰排放到這下面的。」

「等我問問。」很快,就有一個老頭跑到了曾宇面前。

「老李,你是這附近的老人了吧?」曾宇直接問道。

老頭道:「我從下就在這一片長大。」

「那好,你告訴我,這棟大樓原來都是幹什麼的?我是說在被改造成家屬樓之前。」曾宇道。

老李猶豫了一下道:「原來這裡是區里的計劃生育服務站。」

「計劃生育服務站?原來做人流的地方,不會就在這邊吧?」韓孔雀好笑的指著那塊陰地道。

老李道:「這個地方我也只來過幾次,好像是在這邊。」

打發走了老頭,曾宇的臉色不好看了,韓孔雀笑道:「這種事情很常見,也沒有太大的危害,如果不管他,你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就跟原來一樣就好了。

你這個行業是個暴力行業,凶煞之氣四溢,這點陰氣不但不能影響你的財運,反而會助長此地的凶煞之氣,讓你的生意更加興攏」

陳嘉義笑道:「這還就是你,如果是普通人還真鎮不住這裡,你小子玩斗狗的,每天都讓狗在戰場上廝殺,可以說是煞氣縱橫,這樣的地方,一點陰氣還真不算什麼。」

鄧輝道:「我說我的大黃每次來你這裡都變得特別兇狠,原來是被這裡的環境刺激的。」

說完,鄧輝還看了一眼那塊陰地,不知道時,只是感覺這個地方陰森了點,現在卻是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韓孔雀道:「沒有那麼邪乎,只不過是動物比人類更加敏感,他們來到一處異常的地方,感覺到了危險,自然就會變得特別警惕,這樣的情況,只要稍微撩撥,自然就會兇狠的進行反擊。」

「韓哥,知道了這種事情,心裡肯定不舒服,不知道怎麼化解?」曾宇道。

韓孔雀看著他好笑的道:「還怎麼化解?你以為是我道士還是法師?」

陳嘉義道:「你不是道士,也不是法師,但你能夠在那種鬼地方來去自如,這種手段,就算道士法師來了也望塵莫及,既然點出來了,你還是幫助曾宇破了吧1

韓孔雀笑道:「這東西根本不用特別破解,把那堵牆,開扇窗戶,讓西邊太陽落山的餘暉,可以照射進來,就行了,其他什麼都不用做。

當然,如果你良心發現,再麻煩一些,請人把下面的東西全部移走,那樣這裡這個不見天就算破了,見了陽光,這裡自然不會再滋生陰氣。」

「這麼簡單?」曾宇有點不信。

韓孔雀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把自己用靈識感知到的情況全部說出來。

「走,我們去三樓的蒙古包做做,剛剛去了陰地,我們上去吃定東西壯壯陽氣。」曾宇不由分說的拉著韓孔雀就向上走。

陳嘉義跟上,一邊走一邊笑道:「我可是第一次見曾宇請客,小韓你可小心一點。」

韓孔雀笑道:「請客也應該,剛才我給他的那串手串,可是價值千元,我還沒跟他要錢呢1

「等會兒一定給你補上。」曾宇笑道,他當然知道韓孔雀並不會把千把塊錢放在眼裡。

來到三樓,這裡已經沒有了高大的樹木,全部變成了草叢,而草叢裡居然放養著羊群。

在綠色的草地和白色的羊群之間,是一座座的小型的蒙古包。

「手抓羊肉,我特地從大草原上請來的牧民,放養的正宗蒙古山羊,製作的最地道的手抓羊肉。」曾宇自豪的道。

陳嘉義道:「這裡好是好,就是價格太貴。」

「我請客你怕什麼?」曾宇笑著道。

陳嘉義笑了:「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既然你請客,那極品的馬奶酒,大盆的羊肉,再來幾條羊腿,羊腰,羊鞭什麼的都上來。」

「你不至於吧?這好像是幾天沒吃飯了。」曾宇鄙視的道。

陳嘉義道:「好不容易宰你一頓,我自然是不會客氣。」

曾宇道:「現在天色還早,我們先聊會天,上奶茶,最上等的。」

等他們喝了一輪奶茶,陳嘉義看著曾宇道:「你可是落後了,你知不知道紅樓食府的蒙古親藩宴?他們那裡的奶茶,可比你的這個好喝多了。」

「沒辦法,那是人家秘制的,我總不可能去偷去搶吧?誰不知道韓哥武力強盛?」曾宇笑著對韓孔雀道。

陳嘉義讚歎道:「誰也沒想到,小韓你在我們不知不覺當中,就建立起來了那麼大的實力。」

韓孔雀道:「沒辦法,自保罷了,你們看,誰敢招惹你們?這是為什麼?還不是你們的潛勢力強大?」

此時鄧輝道:「韓哥,那下面有鬼物吧?」

韓孔雀被曾宇拉上來,就知道不可避免的要談起這個,所以他直接道:「有幾個嬰靈,也許說鬼嬰你們更加容易理解。」

「啊?怎麼會這樣?我們這裡,從來都沒有鬧過那種東西的。」曾宇驚叫道。

韓孔雀笑道:「嬰靈其實是一種最弱的靈魂體,剛才我已經說了,它並不能影響到你什麼,如果你想,可以輕易的殺死它們,只要在西邊牆體上開個窗,經常讓陽光照射一下那塊陰地,下面的嬰靈自然會消散。」

「就這麼簡單?」幾個人同時驚訝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