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六十章玩大的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要讓人看看。」 「你這是打算跟彭城市政府針鋒相對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是他們先利用了我,如果我不理會他們,不是顯得我太過無能?」 陳嘉義道:「看來你對彭城那邊的寶藏有...

韓孔雀苦笑道:「那些東西已經是在案的,弄那個沒意思,我要的是一批還沒有出土的,應該屬於唐王朝的遺留之物,這座寶藏不知道在什麼年代,被我祖輩知道了,就記錄在了家傳的一本醫書上。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很多人知道,如果不挖出來,始終會遭人惦記,所以我想買下那片出土文物的土地,當然,周圍的土地也行,特別是最近又出土過一些宋代銅錢的那塊地,如果能夠買下來,那就更好了。」

「要地啊?這個更好辦,我認識不少炒地皮的,現在這一行不好乾了,他們正想轉行,如果手裡有地,沒有人不想處理了,我詢問一下,看看誰在彭城那邊活動,很快就有消息。」鄧輝直接出去打電話。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道:「你小子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地宮藏寶就不說了,你手中的史前象牙是從哪找的?不會是從你家鄉的地下挖出來的吧?」

韓孔雀指了指南邊,陳嘉義吃驚的道:「阿三國?」

曾宇也是一臉吃驚,韓孔雀的事情,他自然也聽說過,特別是年前的阿三國之行,簡直可以拍攝一部大片了。

可那部大片中的寶藏,好像是沉香和小葉紫檀木吧?

「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在阿三國得到了象牙,看你送人那種豪爽的樣子,看來得到的象牙不少吧?」陳嘉義問道。

韓孔雀笑而不答:「阿三國還有老虎,我泡了一些虎骨酒。要不要來一點?」

「你這夠可以的,居然連人家的老虎都殺了泡酒了。有虎鞭嗎?虎鞭酒還差不多。」陳嘉義笑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有,不過看陳哥你龍精虎猛的樣子,不像是腎虛啊1

陳嘉義臉色一正道:「說正經的,彭城的那批寶藏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現在你也不可能搶得過彭城市政府,如果你此時有行動,最大的可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

韓孔雀笑道:「我可是在給你們開路,我的家鄉跟我合作了。所以我也不介意幫助他們,而不跟我們合作的,其下場也要讓人看看。」

「你這是打算跟彭城市政府針鋒相對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是他們先利用了我,如果我不理會他們,不是顯得我太過無能?」

陳嘉義道:「看來你對彭城那邊的寶藏有了眉目了?」

韓孔雀道:「知道地宮寶藏是怎麼回事嗎?」

「韓哥,陳哥,我出去一下。」看到他們兩個說到了一些秘密。曾宇十分識趣的想要離開。

陳嘉義一揮手道:「你韓哥既然當著你的面說了,自然是不用瞞著你,你聽了不要外傳就好了。」

韓孔雀對曾宇點了點頭道:「這些事情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多你一個不多。」

「嘿嘿,」陳嘉義笑了起來:「地宮那邊現在可熱鬧了,不知道一些外國人怎麼知道的消息。有一些外國組織,居然申請想要進入裡面搞研究。」

「研究什麼?」韓孔雀也好奇了。

陳嘉義道:「還能研究什麼?那個鬼地方就是鬼多,當然,那些外國人叫死靈。」

曾宇聽到陳嘉義的話,眼珠子差點凸出來。

韓孔雀嘆息道:「地下的那兩座大陣不被破壞。陰煞之氣就不會消散,有陰煞之氣存在。那些鬼東西就會一直存在。」

「兩位大哥,真有那玩意?這大白天的你們說這個,我聽著心底也發毛啊1曾宇道。

陳嘉義道:「有空帶你進去見識一下,如果你膽子大,晚上去也可以。」

「真有?」曾宇看陳嘉義不像是說著玩。

陳嘉義道:「請把真字去掉。」

韓孔雀道:「你既然知道那裡的來歷了,自然就應該知道楊筠松這位大師,他最後坐化在地宮之中,他遺留的著作被我得到了,最近我翻看了一下,才發現了一個問題,死在地宮的馮武玲,羌北城,還有一個姓師的,這些人都是楊筠松的弟子後人。

彭城董氏,如果我沒猜錯,也是楊筠松的一個弟子的家族,這樣的人會把寶藏藏在哪裡?所以,就算彭城市政府派人尋找到了目的地,也不過是乾瞪眼罷了。」

「你不會說,彭城市也有一個如同滬南地宮那樣的鬼地方吧?」陳嘉義是真驚訝了。

韓孔雀嘿嘿壞笑著道:「從我得到的一些資料分析,這種可能性很大,你知道嗎?現在發現董氏窖藏的地方,原來是明清之時是一座寺廟。」

「寺廟?有寺廟的地方,應該不會有鬼物吧?」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道:「恰恰相反,我到是認為,那座寺廟建在那裡,不是為了鎮壓就是為了化解什麼東西。」

「你們在說什麼,說的這麼高興?」這時鄧輝走進了房間。

「在說那片地方建立樓房會賣給誰?有沒有人敢買?」陳嘉義笑著道。

鄧輝詫異的看了一眼陳嘉義道:「你怎麼知道那邊的房子沒人要?」

「呃!真沒人要?」陳嘉義道。

鄧輝道:「我剛才了解了一下,那塊地還真在我們的人手裡,不過他們是上了當,才會收購到了那塊地皮。」

「怎麼回事?仔細說說。」韓孔雀知道,沒準自己的推斷還真是準確的。

鄧輝道:「我那個朋友,兩年期跟著一伙人合作炒樓盤,後來嫌炒樓盤不過癮了,就開始到處買地皮建房子,彭城的那塊地,就是在那個時候買下來的。

可買下來了之後,他才發現問題,那個工地老出事,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問題,而且附近的居民對他們蓋樓很抗拒,最後沒辦法,我那個兄弟就找了個大師給看了一下,說地下有髒東西,一般人鎮不住,如果在那地方蓋樓,很快就會出問題。

而且一出現就是大問題,明明地質勘探地下情況很好可以蓋樓,可蓋了樓,不長時間就會出現搬裂,甚至是倒塌,這也是那片地方隔不長時間,就進行改造的一個原因。」

「真有那麼邪門?」曾宇道。

鄧輝笑道:「我那位兄弟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不服氣之下,直接搞了一隻勘探隊過來,在那邊滿地下打眼,最後證實,那邊的地質結構很穩定,而且底細水源充沛,很適合蓋高樓,但他們真蓋了高樓,又開始沉陷或者直接垮塌。」

曾宇道:「這還不邪門?」

鄧輝道:「這個不算,最後他們尋找了一個高科技技術團隊,對那邊的地下做了全面探查,發現那裡屬於一個地質斷層,雖然整體結構相對穩定,但局部地區,卻是有很多斷層形成的裂縫,如果上面蓋上了高樓,下面斷層承受不住壓力,自然會出問題。」

「我就說嘛!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邪門的地方。」陳嘉義笑了,曾宇也認同的點了點頭,只有韓孔雀若有所思的在想事情。

韓孔雀道:「這樣正好,既然沒法蓋樓,就讓你那位兄弟把地皮轉讓給我吧1

「韓哥,你確定地下有寶藏?如果沒有,那塊地皮可就砸在手裡了?」鄧輝道。

韓孔雀笑道:「不會砸在手裡的,我最近花錢太多,可沒有太多的錢浪費在那裡。」

「韓哥真會開玩笑,你年前從國外席捲回來了二十億美元,如果這樣還沒錢,我們這些人不都得去要飯去?」曾宇笑著道。

陳嘉義道:「你們這就小看你們韓哥了,如果我沒有算錯,只是年前那次行動,他就最少收穫了四十五億美元,而且還都是現金。」

「啊?我就知道國內的什麼財富榜不靠譜,四十五億美元是多少?將盡三百億元人民幣,如果加上韓哥的那些公司,有五百億人民幣了吧?」曾宇吃驚的道。

鄧輝笑道:「韓哥,你這可不厚道,有這麼多錢,居然跟我們哭窮,有沒有興趣參加我們的象牙會,你手裡應該也有不少象牙製品吧?我們這個組織,原來可是私募投資人組成了,你手裡那麼多現金,肯定需要投資吧?」

陳嘉義笑道:「鄧輝,你恐怕不知道你韓哥手裡,也有一支金融團隊吧?他們年前炒作了一把黃金,可是賺了不少。」

「哈!韓哥還真是跟我們志趣相投,而且你可比我們牛多了,我們只能在國內炒炒大蒜,高端點的炒炒玉石,沒想到韓哥現在都衝出國門了,如果還有機會,不如帶著我們玩玩?」鄧輝道。

韓孔雀道:「我可沒說笑,最近我手頭是比較緊,有幾個大項目上馬,都需要錢,如果你確實想要玩,我們就玩把大的。」

「玩大的?有多大?」陳嘉義也好奇了,他們家族最近損失很大,急需出現一些利好消息。

韓孔雀笑道:「這就我們能夠聚集起多少黃金了,真金。」

「炒黃金?」鄧輝對這個也不陌生,不過他們一般不敢走出國門,因為實在是被人宰怕了。

國外那些大鱷,最喜歡他們這種中國土豪了,只要遇到了他們,那些人會群起攻之。

面對這麼多人圍攻,不用想也知道下場有多慘。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