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五十六章談錢傷感情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而這裡吃飯的這些人,除了花婆子,其他人是只吃飯不幹活的,收拾餐桌也是他們兩個的活。 過了一會兒,柳絮一臉怪異的走了過來。 看她那個樣子,韓孔雀道:「怎麼了?」 「你的一位相好找...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吃珍珠貝肉,就是別有一翻趣味,吃到珍珠的感覺不錯吧?」

「是不錯,要不你試試?」柳絮道。

「誰吃到就是誰的,只要小心點,不要把門牙咯掉了就好了。」韓孔雀道。

韓孔雀開貝取珠時,有少量珠粒殘留在肉內,反正這東西也不臟,他就放在裡面沒動,誰吃到珍珠、誰有運氣,最有福氣,誰吃到珠粒,可歸個人所有,這也是一個樂趣。

柳絮又是好笑又是好氣:「都小心著點,除了這些稍大的之外,貝肉內往往還伴有為數不少、光澤耀眼、小如粟米的不規則天然珍珠,這種珠一般可作藥用,不要直接吃了。」

柳絮剛說完,就哎喲一聲,把吃進嘴裡的一塊貝肉吐了出來。

韓孔雀偷笑,看到韓孔雀那個壞笑的樣子,柳絮憤怒了:「你說你做個飯也不好好做,這讓我們怎麼吃?還吃到了有福氣,這個你全吃了吧!我們害怕把牙崩壞了。」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誰讓你饞?挑小的吃就行了,那種是我清洗乾淨了的。」

「早說。」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繼續吃。

「如果害怕崩牙,可以吃別的。」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不理韓孔雀,其他幾女也不理他,最後韓孔雀切成小塊的貝肉被吃光了,剩下的大塊的,這些女人也沒放過,全都小心翼翼的。津津有味的,如吃點心一樣。慢慢的吃了個乾淨。

「韓孔雀同志不錯,以後要繼續努力,這種珍珠就不要留在貝肉裡面了,要清理乾淨。」柳絮吃完了,難得的讚賞了韓孔雀一番。

「我要不要跪下謝恩?」韓孔雀白了柳絮一眼。

柳絮看到了大笑了起來:「你這樣的彪形大漢,不要做這種太娘的動作,看著有點彆扭。」

「咦,我電話響了。」柳絮跑到一邊拿手機接電話。

韓孔雀把東西收拾好。而這裡吃飯的這些人,除了花婆子,其他人是只吃飯不幹活的,收拾餐桌也是他們兩個的活。

過了一會兒,柳絮一臉怪異的走了過來。

看她那個樣子,韓孔雀道:「怎麼了?」

「你的一位相好找你,讓你給回電話。」柳絮一臉笑意的道。

韓孔雀道:「我的相好太多了。你說的是哪個?」

「認識好幾年的那個。」柳絮道。

韓孔雀一聽:「壞了,答應給她幫忙的,今天早上為了幫你幹活,居然完全忘記了。」

「不要說的那麼高大上,你幫我幹什麼了?還有,你的電話呢?」柳絮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關機了。」

韓孔雀開機。直接撥通了陳嘉義的電話。

「這麼著急?你這個相好能夠排第幾?」柳絮一臉醋意的道。

韓孔雀笑道:「等一會你就知道了。」

「誰想知道?」柳絮不承認自己好奇。

電話接通了,那邊一片嘈雜:「陳哥,幹什麼呢?這麼亂?」

「小韓?槽,今天可把我氣死了,還真是人走茶涼。我們陳家真是沒落了。」陳嘉義的氣憤,就算在電話里。也能夠清楚的聽到。

「怎麼了?」韓孔雀有點好奇,就算陳家最近走麥城,可他們畢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誰敢這麼不長眼,欺負他們?

陳嘉義那邊總算是沒有噪音了:「我在醫院,我三嬸在醫院生孩子,可胎兒的胎位不正,醫院要求進行刨宮產,可我三嬸有糖尿病,如果動手術,她的刀口很難癒合,這不,我們全家都在跟醫院扯皮呢1

「這個有什麼好扯皮的,難道順產就那麼難?」韓孔雀好奇的道。

陳嘉義道:「有一定的風險,醫院不願意承擔責任,也不能抽掉最好的醫生,所以只能是應付我們了。」

「你在哪家醫院?如果信得過我,我派個高手過去,她可是有一雙聖手,胎位不正那根本就是小問題,而且她家還是世代接生婆,給你小嬸接生一點問題都沒有。」韓孔雀道。

「我次奧,你早說,認識這種高人,應該早做介紹啊!有這種高人,我還用求這幫孫子?高人在哪家醫院?我們這就轉院。」陳嘉義急吼吼的道。

他們這些人,平時在一起,除了交流泡妞經驗之外,就是互相顯擺一下自己的見多識廣交友廣泛,其中醫生就是最重要的一項。

因為他們這些人,差不多都是依靠老輩在作威作福,而老一輩自然是年老體衰了,所以有一位醫術高明的醫生在家裡坐鎮,是比什麼都重要的。

「等等,等等,這位神醫我剛請來魔都,她的醫院還沒有辦起來,還有,她的行醫資格證我正在給她辦理,這一點你要搞清楚。」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我知道了,產房和一應用具我準備,神醫現在在哪?我派車去接她。」

有沒有行醫資格證,對陳嘉義這種世家子弟來說,一點障礙也沒有,他們平時接觸的很多高明醫生,特別是一些來自民間的中醫,都是沒有行醫資格證的,但在一些疾病的治療方面,他們的手段神乎其神。

「不用了,我親自送過去,你就放心吧!保准沒問題。」韓孔雀道。

陳嘉義知道韓孔雀是個謹慎的人,他這麼說,那肯定就沒問題了:「謝謝。」

「我們兄弟誰跟誰?所以,我一個朋友拍了一部連續劇,你給個高價,還有,安排黃金檔播出,多多打廣告,正確一夜成名是最好。」韓孔雀可是很不客氣,直接提出了很多要求。

本來陳嘉義還挺感動,他還想煽情幾句,沒想到被韓孔雀這麼一打岔,好了,他直接道:「快來吧!我小嬸喊得我頭疼。」

「等著。」韓孔雀掛了電話。

看柳絮眼神不善的盯著自己,韓孔雀道:「老婆,我為了你的醫院,時刻都想著給你打廣告,你看,我又給你找到了一個出名的機會,花嬸子,趕緊準備一下,我們出診了,我們醫院出不出名,就看這一次了。」

「花嬸子,去準備一下,好好表現,只要這次能夠亮瞎那些大醫院醫生的黑眼,我們就真的要一炮打響了,不行,我得讓他們加快布置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婦產科和外科手術室。」柳絮說著,就不理會韓孔雀,開始打電話。

韓孔雀自然樂得清閑,叫來了老張,韓孔雀帶著花婆子遛了。

「去大醫院沒有行醫資格證可以嗎?」花婆子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

韓孔雀道:「這個你不用擔心,一切事情都有病人家屬搞定,你只要拿出你的手段來,震一震那些人就好了。」

安撫好了花婆子,韓孔雀又打電話安撫了一下秦明月,畢竟是他不對,把她忘了半天。

等一切搞定,車子也開進了一家醫院:魔都蘇福嬰幼兒醫院。

「蘇福?舒服吧?來生孩子的有舒服的嗎?看來這家醫院還是很牛的。」韓孔雀感嘆道。

花婆子道:「聽說現在有無痛生產的技術。」

「無痛?那還真能舒服著生了?」韓孔雀怎麼也不能想象,順產還能做到無痛。

「看,那邊的廣告牌上有,無痛生產,這樣生一個孩子,要三萬至五萬的費用,當年我在鄉下給人接生,家庭好的給一百,不好的就給五十。」花婆子最近看了不少柳絮給她買的醫書,漲了不少見識。

兩人說著話剛剛下車,就被陳嘉義派來的人接引進了婦產科。

看到陳嘉義,韓孔雀道:「這是花嬸,我老婆醫院的婦產科主任,你給我派人盯著,不要讓人挖了牆角。」

「放心,花嬸,麻煩你了。」陳嘉義不理韓孔雀,直接對花嬸道。

花婆子沒有多廢話,直接跟著一位h士進了產房。

「走,我們去那邊的監控室看看情況。」陳嘉義轉身就走。

韓孔雀道:「喂,不用著急了,我說沒事就沒事,我們還是談談診費的問題。」

「診費?不是給你qingren運作電視劇嗎?」陳嘉義鄙視的道。

韓孔雀道:「你說話可要負責人,如果真是qingren,我會感激你,可問題不是qingren,這要讓我老婆聽到了,我多冤啊?」

「好,給你診費,說,你要多少錢?」陳嘉義故意把錢咬的很重。

韓孔雀笑嘻嘻的道:「我們兄弟誰跟誰?談錢傷感情」

「別,你還是談錢吧!你談其他更傷感情。」陳嘉義打斷韓孔雀的表演道。

韓孔雀道:「別介啊!我可是明碼標價,一件古董,要不然以後你也不用去我老婆的醫院就診了,我們恕不接待。」

「你老婆的醫院在哪?好像我補償給你的那座小樓還沒有裝修好?你糊弄誰呢?」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早晚的事,我老婆是外科聖手,這裡還有一位婦科聖手,等我再給她尋找幾位各方面的高手,你說會是一種什麼情況?」

「高手是那麼容易找到的?」陳嘉義很懷疑,如果高手遍地都是,那還是高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