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五十一章蔫壞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笑此時已經把小狗裝進了竹筐,他們出門,小狗會交給門口的保鏢看護。 走到門口,韓孔雀就看到幾個奇怪的人尊在牆角,看那鼻青臉腫的樣子,沒少受收拾。 看到幾個人的樣子,笑笑立即靠向了柳絮,柳...

柳絮道:「能幫一個是一個,還有,那個感冒發燒咳嗽的方子,你整理出來了沒有?我可是打算明天就讓人進一批中藥材了,到時候就要根據方子上的處理方法,處理出來一批中藥材,這個時候,流感病人最多。」

「整理出來了,等會我下載到你手機上,我說,我這都成你的秘書了,而且我的秘書也被你徵用了,這可有點不對。」韓孔雀頓時反應過來,這柳絮的工作也太多了。

柳絮道:「只是這幾天,等過來這幾天,小診所辦起來了,我就不用這麼忙了。」

「不行,我要看著你點,你這樣可是對孩子不好。」韓孔雀道。

柳絮道:「沒事,我最近身體好了很多。」

韓孔雀收拾好了桌子,讓笑笑洗了澡,送她上chung睡覺之後,韓孔雀才抱著柳絮回到他們的房間。

韓孔雀把柳絮抱在自己懷裡,摸著她一隻潔白的小手,感覺柔軟如棉,實在是不像玩刀的。

「你沒有什麼想說的嗎?」韓孔雀看著柳絮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覺,才湊到她耳邊小聲道。

「說什麼?」柳絮無意識的問著。

韓孔雀道:「比如說你的手變的更加靈活了。」

「這有什麼?庖丁解牛知道嗎?我的雙手現在就能夠做出那種高難度的動作。」柳絮的聲音稍微變高了點。

韓孔雀不再問,等柳絮的聲音平穩了點。他又問道:「為什麼你的雙手變的那麼厲害。」

「嘿嘿。」柳絮露出一個賊笑的樣子:「我才不告訴你我根據你教我的功法,在自己腦袋裡想出來了一把手術刀。」

韓孔雀無語。這柳絮還真是出人意料,她居然真的自己冥想出來了一把手術刀。

想到柳絮說她最熟悉的東西,就是手術刀,而她還真就冥想出來了手術刀,看著潔白如玉的小手,韓孔雀打了個寒顫,這美女可不能得罪。

第二天早上,柳絮起來后。就感覺韓孔雀看自己的眼神不對:「我怎麼了?臉上沒有髒東西啊?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韓孔雀趕緊扒了幾口粥道:「沒事,我就是看看我老婆到底有多漂亮。」

「放心,我不會怪你昨天那衝冠一怒的。」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

韓孔雀道:「見義勇為是我應該做的。」

「你還真是厚臉皮,如果那不是周美人,你會一蹦十米遠,一腳把那個刺客的身體踹碎了一半?」柳絮質問道。

「會,咦?不對啊!我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如果那個刺客的身體碎了一半。他還能活啊?還有,我要真能一下蹦十米遠,那不成飛人了?」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柳絮道:「你現在就是飛人,要是不信,你就上,你英雄救美的英姿。在網上到處都是,特別是你那衝冠一怒的極限跳躍,現在已經成了人體潛能研究會的研究項目了,聽說他們想要讓你,去他們的實驗室做客。順便跟那些小白鼠交流一下經驗,好為他們的超人計劃添磚加瓦。」

「你這個女人好毒。居然讓我去做小白鼠。」韓孔雀控訴道。

「我看你剛才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小白鼠。」柳絮道。

韓孔雀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

「沒有。」柳絮直接的道。

韓孔雀再次道:「真沒有?」

「沒有。」柳絮堅定的道。

「我不信。」韓孔雀搖頭。

柳絮疑惑的道:「難道你知道了點,我不知道的事情?不可能啊?」

看到韓孔雀壞笑,柳絮疑惑的道:「你用了什麼手段?要不然你不可能知道我的秘密。」

「你剛才不是說沒有秘密嗎?」韓孔雀壞笑道。

「我記得昨天晚上臨睡前,你好像問東問西的問了不少東西,說,你到底問了什麼?」柳絮可不笨,很快就想到了問題出在哪裡。

「我問你問題了嗎?如果問了,你會不知道?」韓孔雀故作奇怪的問道。

柳絮盯著韓孔雀的眼睛,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她總不會告訴韓孔雀,她臨睡前是最迷糊的時候,她的家人都知道她這個毛病,所以每次柳媽想要問點什麼,都會等柳絮快要睡著的時候問。

不過,有了幾次秘密暴露之後,柳絮也警覺了,所以每到睡覺時,她都會把自己的房門鎖好,就算柳媽怎麼說,都不會給她鑰匙。

韓孔雀看柳絮的懷疑減弱,自然趕緊偷笑。

此時他已經決定,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小舅子柳樹,要不是他,韓孔雀也不可能知道柳絮這個秘密。

吃過了飯,柳絮看韓孔雀悠閑的坐在破舊的沙發上,拿著那本醫略在攻讀,就奇怪的問道:「今天你沒事?」

「沒事。」韓孔雀道。

「不忙了?」柳絮再次問道。

「李小藝忙了,所以我就不忙了。」韓孔雀自得的道。

柳絮無語,她收拾好了東西道:「你慢慢看,我要去上班了。」

「上班?上什麼班?你最近可是有點不務正業啊1韓孔雀收起醫書,正色道。

柳絮道:「上班就是不務正業了?」

「那是,你的任務現在是吃好睡好,工作那種業餘愛好,現在就應該先放一放。」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

「爺爺,爺爺,你快來看看你這大孫子,工作居然成業餘愛好了。」柳絮對著樓下喊了幾聲。

「爺爺在老家。」韓孔雀笑呵呵的對柳絮道。

柳絮一愣,反應過來,她的靠山沒來魔都。

「你閑著沒事,今天去把爺爺奶奶接來我們家,我想他們了。」柳絮淡定的收拾好小包,推開了笑笑的房門。

從門縫裡,韓孔雀看到笑笑正在擺弄她的那些小狗。

「走了。」柳絮揉了揉笑笑的腦袋。

笑笑對著柳絮的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說明她的心情很好。

韓孔雀道:「笑笑該上小學了,不如今天我帶她去附近的學校問問吧?」

「不用這麼著急,我最近在給笑笑補課,原來她一點基礎都沒有,去上學會跟不上其他同學,這樣對笑笑的影響不好,笑笑學的很快,等她打好了基礎,我們在送她去學校。」柳絮早有計劃,這一點可比韓孔雀有心多了。

笑笑此時已經把小狗裝進了竹筐,他們出門,小狗會交給門口的保鏢看護。

走到門口,韓孔雀就看到幾個奇怪的人尊在牆角,看那鼻青臉腫的樣子,沒少受收拾。

看到幾個人的樣子,笑笑立即靠向了柳絮,柳絮趕忙安慰:「不要拍,這些叔叔不是被打了,肯定是摔得,你看他們長的這麼大了,誰敢打他們?」

笑笑從柳絮的懷裡深處腦袋,看著幾個人,都是人高馬大的,確實不是小朋友,不應該會挨打。

韓孔雀此時道:「站起來。」

五名欲哭無淚的大男人,十分聽話的站起身。

看著他們的高度,笑笑表示很滿意,這麼大個,肯定不會像她一樣挨打。

「這些叔叔真笨,這麼大了還摔倒,我上山都不會摔倒的。」笑笑認真的道。

韓孔雀道:「他們肯定是想爬牆頭的,要不然這麼大的人怎麼會摔成這樣?我們笑笑以後可不能爬牆。」

「你亂說什麼?對女孩子說爬牆,那是找打啊?」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

韓孔雀趕忙解釋道:「我是讓她不要做危險的動作,有不是教她爬牆?你這個女人思想就是邪惡,好好的事情,都能想到紅杏出牆上面去。」

柳絮白了一眼韓孔雀,轉身不理他。

這時笑笑道:「小偷,被抓住了是要被打死的。」

五個大男人的連都綠了。

而韓孔雀和柳絮直接笑噴了,笑笑這時在表示,她是堅決不爬牆的。

韓孔雀看笑笑不害怕了,立即道:「他們怎麼回事?」

黃山笑呵呵的從笑笑背上把竹筐拿下來,交給其他人照顧,才道:「一大早這幾個傢伙就來搞破壞,被兩個值夜班的兄弟拿下了,最後他們就成這樣了。」

「搞破壞?不是刺客?」柳絮好奇的看著幾個被收拾的很慘的男人道。

黃山笑道:「太業餘了,而且氣勢洶洶的,上來就想破壞大門向里闖,我看你們還沒有起床,就先教育了他們一下。」

韓孔雀此時也好奇了:「你們是臆?不會是來收保護費的吧?」

韓孔雀看他們幾人的眼睛全都盯著黃山,卻不回答他的話,韓孔雀好奇的道:「怎麼回事?」

黃山道:「害怕他們驚動了你們,所以教了他們一些規矩,現在可以說話了。」

韓孔雀無語,沒想到這黃山看著老實,卻是蔫壞。

「你們不認識葉輝?」葉輝是這條街上的大哥,如果是來收保護費的,肯定會認識葉輝,畢竟葉輝最近混打發了,放高利貸都開起銀行了,這樣的大哥級人物,這種小混混肯定是認識的。

此時一個臉腫的像豬頭的傢伙道:「我們不認識葉輝」

「怪不得要挨打,連古玩街的一哥都不認識,你們這混的也太危險了。」韓孔雀點頭道。

黃山此時道:「老闆,這些人說是計劃生育服務小組的。」

「什麼?」韓孔雀驚愕的看向黃山。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