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四十九章賞瓶(當天滿一百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圖案造型來鑒定一件瓷器的真偽,有了防範心理。 不看外觀,自然是看底足,從底足的漏胎處,能夠看到胎質,韓孔雀一看直接樂了。 這件花瓶的底足是弧形,而宣德時期的瓷器底足,不管是什麼都是直上...

上個月1647票,第25名,這個月現在已經快1400張月票,卻是26名,而一些大神,現在才剛剛發力,我的後面就是忘語大神,同類的還有打眼、橙子等大神,眼看後面追上來了,而且我們卻被前面的越拉越遠,現在已經相差80多張月票,所以,不得不繼續求票。

雖然昨天月票增長了不少,但跟前面的距離不但沒有縮短,反而更大了,真的是沒辦法了,難道這個月連前三十名都不保?

不甘心啊不甘心,我這個月努力了,每天一萬五五章的更新量,應該對得起兄弟們了,可怎麼月票就是沒有呢?

大神才能求到三千張月票,那我求兩千張可以吧?

兄弟們,給湊兩千張月票吧,現在還差600張,雖然每天一百張近乎奢望,但我希望盡我最大的努力,在每天一萬五千字的基礎上,月底最後兩天還會爆發,兄弟們的月票就給我砸過來吧,月底一餃盟有兄弟都滿意。

————

聽到那些人評論,楊明瑞又得意了,他道:「你們誰有興趣可以上上手,剛才你們說的那些只是明面上的,如果看底足,胎質也是不錯的,當然,釉質、釉彩這些更不用說了。」

「這麼一件大開門的東西,有什麼可爭辯的?」李薇站在李成和身邊道。

「沒看就瞎說,回家我可要教訓你。」李成和輕輕的拍了一下自己孫女的腦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李薇不服的道。

李成和對韓孔雀點了點頭,才道:「他們議論說的那些都對,但你說的不對。」

「為什麼?」李薇瞪著自己的爺爺,雖然家裡人都害怕爺爺,但李薇可不怕,反正她也不想繼承家業。

李成和無奈的道:「跟你說了,你也不懂。我還是不用白費口舌了。」

「李老爺子是瓷器方面的泰山北斗,不如給晚輩評評理,看看我這個花瓶的款識為什麼不對?剛才那位兄弟也說這款是很標準,但就是有人說不對。我想剛才李老爺子的話,是認可了那位兄弟的平價吧?」楊明瑞指著一個青年道。

青年自然想要露臉,所以他有意識的向前走了兩步,以跟其他人分開。

這時張瑋綸從一邊走了過來,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孫子的表現:「小韓,又做鑒定啊?你現在可真是名人了,只要你這邊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能吸引這麼多人圍觀,這位是我孫子張天宇,以後請多多關照。」

韓孔雀笑道:「一定。我看天宇兄弟器宇軒昂,儀錶不凡,肯定是腹有錦繡,我可要多向天宇兄弟多學習一下。」

這時張天宇道:「我剛剛從國外留學回來,學的是工商管理。不過對瓷器鑒定,我這些年也沒有放下,這多虧了我爺爺的督促和教導。」

「家學淵源啊?以後要請天宇兄弟多多指教了。」韓孔雀客氣的道。

張天宇道:「不用,我現在就可以指教你一下,我這麼說話是不是太過直接了?我在國外生活了多年,習慣了說話直接,你不要見怪。這個大明宣德年款,真沒有問題,這個應該是韓兄打眼了。」

李成和就站在張瑋綸身邊,所以他直接踢了他一下,張瑋綸一愣,接著看向那件花瓶。

「款識還算標準。」張瑋綸害怕自己的孫子丟人。所以第一眼就看向了那個滿身款中的款識,並且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

本來楊明瑞攝於韓孔雀的威名,還有點心中忐忑,現在聽張瑋綸教授這麼一說,他立即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道:「我就說嘛!我怎麼會看錯?這位韓前輩,韓專家,你有什麼可說的?還認為這個款識不對?」

韓孔雀沒有理會楊明瑞,他戴上手套,開始認真鑒定這件瓷器。

雖然已經認定是贗品,甚至可以說是臆造品,但只看款式和外形,並不能就確定這是臆造品。

畢竟他可是剛剛鑒定了一件哪吒鬧海元青花,對這種通過圖案造型來鑒定一件瓷器的真偽,有了防範心理。

不看外觀,自然是看底足,從底足的漏胎處,能夠看到胎質,韓孔雀一看直接樂了。

這件花瓶的底足是弧形,而宣德時期的瓷器底足,不管是什麼都是直上直下的,根本沒有弧形的,因為那是是沒有這種弧形底足的。

「怎麼?不會連底足也不對吧?」楊明瑞的臉上,明顯帶著嘲諷。

韓孔雀放下瓷器,摘掉手套,道:「這就是一件臆造品,趕緊收起來吧!不要放在這裡丟人了。」

李成和開口道:「贗品。」

張瑋綸看著自己的孫子張天宇道:「這就是你認為的款識正確?」

「爺爺,你什麼意思?剛才你不也說款識對嗎?」張天宇畢竟出是出過留學的海歸,對自己爺爺的話意了解的還是很準確的。

張瑋綸嘆息了一聲道:「我說的是還算標準,還算標準是正確嗎?就算這個款識標準,但他也不正確,最起碼在這隻瓶子上是不對的。」

「這是什麼意思?款識標準了還不正確?」張天宇有點傻眼,當然,楊明瑞早就傻眼了。

看到自己孫子那個樣子,楊天福有點著急,他直接拉著李成和道:「李老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成和嘆道:「這個款識很像是大明宣德款,可這個瓶子不對,這瓶子其外形俊秀、線條柔美、比例協調,特別是腹部凸起的兩道弦紋,則更加加強了它的曲線美。

這樣的瓶子更適合於觀賞者用手握持欣賞,所以這個瓷瓶叫賞瓶,而且是鬥彩賞瓶,肚大頸小,高四十多厘米,花瓶寬度也達到了十幾厘米,算是大器了,這樣的賞瓶。可不多見。」

「這不是好事嗎?」李薇道。

李成和看到很多老人都在笑,他尷尬的道:「你可是把你爺爺的老臉都丟盡了。」

「怎麼了?我又說錯話了?不過他們都知道我不玩瓷器的,所以這不算丟人。」李薇的話,讓所有人都莞爾一笑。

張瑋綸道:「不知道什麼是賞瓶?知道賞瓶都是什麼形制嗎?」

張天宇驚訝的看著桌子上的瓶子道:「我看這件瓷器。就像是從玉壺春瓶脫胎而來的,這真是賞瓶?賞瓶不都是青花嗎?」

張瑋綸害怕自己的孫子繼續丟人,所以他十分乾脆的道:「賞瓶,是雍正一朝最新出現的一種造型,作賞賜之用,其器型來源於玉壺春瓶,傳世品形制基本相同,撇口,細長頸,肩部裝飾凸弦紋。圓腹,圈足。

賞瓶一般採用這樣固定模式的紋飾,頸部裝飾青花蕉葉紋,腹部裝飾纏枝蓮紋,其意喻深刻。「青」代表「清」,「蓮」代表「廉」,「青」「蓮」合在一起,包含著清中晚期社會的意願,希望時政「清廉」。

而這件瓷器,外形就是賞瓶的形制,但沒有纏枝蓮紋。這自然也沒有清廉的意思了,最主要的它還是鬥彩瓷,要知道宣德年間的鬥彩可不多見,宣德年間的鬥彩賞瓶就更加不容易見到了,這就是小韓說這是臆造品的原因。」

看到老友楊天福看著自己,李成和道:「這隻瓶子確實是仿的賞瓶。賞瓶因其外形俊秀、線條柔美、比例協調,深得清朝歷代君王的喜愛,其器形為雍正督窯官唐英『參古今之式,動以新意,備儲巧妙』而奉旨審定的款式。

初名『玉堂春瓶』。因雍正帝專用於賞賜功臣,賞瓶成了玉堂春瓶的專指代稱,乾隆后每朝相襲,名稱、器形及用途從未改變。

賞瓶創燒以後,很快就成為了清代瓷器生產中的一個傳統器型,其中,尤以乾隆時期賞瓶的生產與使用最為盛行。

賞瓶是清中期以後,陶瓷造型中最具代表性的器型,這麼具有代表意義的瓷器,在宣德年間是絕對沒有的,所以這件瓷器再怎麼優美,它也是一件臆造品。」

「也許這就是宣德年間首創的款式呢?如果沒有別的證據證明這是仿的,我看我這隻瓶子,就是宣德鬥彩賞瓶。」楊明瑞道。

韓孔雀再次帶上手套,把瓶子放倒:「看底足,底足是弧形的,這個你怎麼說?」

楊明瑞道:「這又怎麼了?弧形的看著很漂亮啊1

楊天福一拉自己的孫子,讓他不要說話,他再次看向李成和,他是玩翡翠的,對古董瓷器真是不懂。

李成和道:「宣德時期的瓷器,就沒有這種造型,所以收起來吧!這就是一件臆造品,宣德鬥彩賞瓶?如果有這樣的瓶子,那可真是逆天了。」

楊天福看看李成和,又看看自己的孫子楊明瑞,那雖然是自己的孫子,但他也是信不過他的。

「鬥彩賞瓶,還真是有才。」

「就是,一種器型如果被創造出來,絕對不可能立即消失。」

「就是,這種器型的賞瓶,可是一個系列,如果宣德年間就被創造出來,是絕對不可能失傳的。」

「你別說,也許真有宣德鬥彩賞瓶呢!哈哈。」

「你這個笑話真不好笑。」

「行了,你們不要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了,我們的東西,也不一定就真的對。」

楊明瑞看到這些剛才羨慕自己的人,轉眼之間就開始各種諷刺,這讓他有點氣急敗壞,他猛然抓起這隻賞瓶,就想摔了。

韓孔雀剛才在仔細查看這隻瓶子,怎麼看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就在這時,楊明瑞有了動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