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四十六章何以傳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青料的認識至關重要。 蘇麻離青又叫蘇尼勃青,是元末明初景德鎮青花瓷的專用料,用蘇麻離青料繪製的青花瓷,藍色濃艷,有銀黑色結晶斑,並會出現暈散現象,這個原因是蘇料含鐵量高,含錳量低,與國產青料...

現代絕大多數仿品,大都只是在國產青花料中,簡單地加入氧化鐵粉,也不作高溫燒處理,所以氧化鐵不可能均勻地融合在氧化鈷中。

在高溫的作用下,這些氧化鐵會迅速浮到釉的表面形成結晶,在顯微鏡下看,多呈礦渣狀斑點。

「我們鑒定師鑒定一件東西,只要抓住重點就好,你們現在在這裡做的這些,不覺得是無用功嗎?」明成海本來就有點看不上韓孔雀,現在看他裝模作樣的一副大師做派,就更不高興了,所以說話也就不是那麼客氣。

聽到明成海的訓斥,韓孔雀沒有一絲不高興,他直接站起身,對著明成海就鞠了一躬:「明教授,晚輩才疏學淺,真沒看出這隻青花罐的破綻,不如請明教授指教一下。

當然,如果拿哪吒鬧海來說事,就免了,這幅圖一點問題也沒有,就算有蔑視皇權的意思在裡面,但也不能因為這個,就否定這是元青花。

畢竟這幅圖,畫的中規中矩,特別是那幾條龍,都帶著鮮明的元代氣息,如果不用這個理由來否定這件瓷器,我還真不知道,這件瓷器到底哪裡不對。」

韓孔雀看著明成海,等著他的答案。

明成海坐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還真就那麼一個理由,這也是他剛才說的重點。

現在這個理由被堵上了,明成海才發現,他居然沒有認真地尋找過這件瓷器的其他疏漏之處,甚至可以說,他都沒有對這件瓷器進行認真的鑒定。

如果這真是一件贗品,不可能不留下一點破綻。

「如果明教授沒有認真鑒定,現在可以上台來,再次認真的鑒定一下。」韓孔雀對這些老傢伙實在是太了解了,他一看,就知道明成海只是因為大罐上的圖案。就否定了這件瓷器,其他肯定沒有多看。

幸虧這個明成海還算有點前輩風範,他到也不嫌丟臉,直接走到了韓孔雀身邊。帶上手套,開始認真的鑒定起來。

秦大可道:「雖然這件瓷器看著不錯,但它的圖案,卻是不能迴避的一個問題。」

「就是,哪吒鬧海,在古代封建社會當中,哪個官窯的窯工敢燒制這樣的瓷器?」舒為民道。

其他幾位專家也點頭肯定,韓孔雀笑道:「清道光時期就有,我記的有一件清道光款內青花外墨彩描金哪吒鬧海圖碗存世。」

秦大可笑著道:「那件圖碗的圖片我們都看過,那雖然也是一件以哪吒鬧海為題材燒制的小碗。但上面的圖案,根本就沒有涉及到龍,所以,那個跟這個是完全不同的。」

韓孔雀笑道:「眾位前輩,哪吒鬧海雖然是蔑視天子威嚴。但這幅圖本身是沒問題的,你們糾結的不過是,有沒有人敢燒制這麼一件瓷器。

其實這很好確認,現在你們已經看到了,所以,只要這件瓷器其他地方沒有疏漏之處,那就說明。當時就是有人敢燒制這麼一件瓷器。」

「這一點不對,只要有一處錯誤,就足以說明這件瓷器不對,所以其他都是細枝末節。」舒為民直接點出韓孔雀的錯誤。

韓孔雀道:「如果你們的這個論據本身是錯誤的呢?」

「怎麼是錯誤的?就算我不是瓷器方面的專家,我也知道,元青花根本不用蘇麻離青料。而這件瓷器,用的就是蘇麻離青料吧?」舒為民挑釁的看著韓孔雀,就算他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也比韓孔雀看的深遠。

這件青花大罐,看顏色。整個大罐的藍色濃艷,有銀黑色結晶斑,這是典型的蘇麻離青料,所以舒為民在這一點上到是沒有說錯。

不過,但韓孔雀看到這隻大罐使用的青料,頓時笑了。

當然,當他第一眼看到這麼明艷的青花料時,韓孔雀也感覺蛋疼,但隨之他就有點欣喜了。

看到韓孔雀不說話,舒為民更加得意:「怎麼,你剛才不是還說幾位老專家的論據不對嗎?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韓孔雀看著緊張的孫璽道:「不用緊張,這次不用你來回答了,既然是對我的考驗,那我就說一些自己的觀點,我們都知道,鑒定或識別景de鎮歷史上各個時期的青花瓷器,青料的認識至關重要。

蘇麻離青又叫蘇尼勃青,是元末明初景德鎮青花瓷的專用料,用蘇麻離青料繪製的青花瓷,藍色濃艷,有銀黑色結晶斑,並會出現暈散現象,這個原因是蘇料含鐵量高,含錳量低,與國產青料有明顯的區別,這一點我相信沒有人是會看錯的。

確定了這時蘇麻離青剩下的問題就好回答了,元代及明代早期的青花瓷器,大多以進口的蘇麻離青為青料,並形成其獨有的風格,認識蘇麻離青的呈色及其主要特徵,無疑對於上述歷史時期青花瓷器的鑒識大有裨益。

景de鎮歷史上使用蘇麻離青主要有四個時期,一是元代晚期,二是明洪武時期,三是明永樂、宣德時期,四是明正統、景泰、天順時期,陶瓷史稱其為「空白期」。

由於燒制工藝不同以及火候不同諸原因,蘇麻離青在各個歷史時期的呈色情況有明顯區別,這當中,尤以明永樂、宣德時期的青花瓷器存世量最大,也最具代表性。

這就是說,不管是明朝還是元朝,只要確定了是使用的蘇麻離青料,就能夠確定,當時燒制這麼一隻大罐的,肯定是官窯,但如果是後面明朝的三個時期,以朱家那些皇帝的狠辣性子,不用想就知道沒人敢這麼做,那個時期的人,也沒必要這麼做。

明朝沒有人敢這麼做,那元朝時就有人敢這麼做嗎?很明顯,元朝鼎盛時期,也肯定是沒人敢這麼做的。

這一點從青料上也能看出來,因為元末之前,製造元青花,還沒有使用「蘇麻離青」顏料,這樣一來,也就只有元末時期,才有可能出現這麼一隻哪吒鬧海圖罐。

元末是有蘇麻離青料的,而且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足以說明,這是元末的產物,而不是其他時期的,既然是元末,當時的窯工為什麼不敢燒制這麼一件瓷器?

那時的窯工,也肯定有理由燒制這麼一件瓷器,因為當時蒙古皇帝,已經弄得民怨沸騰天下大亂,可以說當時是人心思變,很多人都迫切的希望推翻元蒙的統治,在那個時期,出現一件屠龍的瓷器,也不是不可想象的吧?」

就是因為韓孔雀給哪吒鬧海找出了足夠存在的理由,韓孔雀才看這件瓷器的其他表現,不過,那也只是韓孔雀出於謹慎考慮,就算他不看也知道,自己的判斷肯定是沒錯的。

這件大罐,在其他方面肯定是沒有問題的,要不然也不會來到這裡,並且出現爭議。

韓孔雀的話,明成海自然也聽到了,他一邊聽,一邊細看這件瓷器,青料、畫工、釉色,都沒有問題,這讓他心裡有點發涼,也許今天這張老臉要出彩。

這時秦大可道:「你的這些理由,都不太站得住腳,雖然元末確實給了哪吒鬧海這個題材生存的機會,但就算當時這件瓷器有市場,那後來呢?後來的任何一個朝代,都有可能讓這件瓷器的主人被誅九族,面對這麼大的兇險,又有幾個人敢於把它傳承下來?」

韓孔雀道:「這一點我到是有點理由,說出來讓眾位前輩評鑒一二,你們看這幾條龍,特別是這條龍,龍回首,張口吐舌,有長角,鬃發微后飄,細頸三爪,有甲,肘毛採用雙勾畫法,三根不同項,一根上卷,背有鰭,身飾斜格樣鱗紋,頸及背部出飄帶,隙地間以雲紋。

這是典型的元代龍形的特點,秦漢時期的龍紋,多呈獸形,肢爪齊全,但無鱗甲,常繪成行走狀,給人以虛無縹緲的感覺。

元代的龍紋較流動、靈活,頭部較小,但氣象寬闊宏大,富有精神,明代的龍紋粗壯有力,龍嘴或開或合,發與肘毛富於裝飾性,但有時形體大而失調。

清乾壟嘉慶之後的龍紋已變得老氣橫秋,形象更為臃腫,也更為怪誕,既然這麼明顯,所以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才讓它傳承了下來。

畢竟只要是懂行的,就可以看出這是一條元龍,再結合當時的社會情況,如果朱家子孫見到了這麼一件,寓意代表著屠滅元朝皇帝的瓷器,後世皇帝會不會把它保留下來?」

「如果你是皇帝,你會讓這麼一件瓷器保留下來?而且,你認為歷代皇帝,有幾個知道元龍和他本朝的龍有什麼區別?這麼一件瓷器,何以傳世?」舒為民道。

韓孔雀道:「這一點很好認,因為這件瓷器上的龍,特別是我剛才說的那條,跟元朝皇帝龍袍上的龍是一模一樣的,如果連自己身上每天穿的龍袍都不熟悉,那這個皇帝也足夠昏庸了。」

「不管怎麼說,這麼一件瓷器傳承下來的可能微乎及微,而且存在極大的風險,只要是封建帝制,就沒有一個皇帝願意看到有人收藏它,如果說這是一件剛剛出土的青花,還有可能讓他歷經千年保存下來,但它是一件傳世之物,那就沒有可能了。」舒為民道。

韓孔雀看眾人的表情,雖然秦大可他們沒有說話,但顯然都是認同舒為民的理由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