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四十五章哪吒鬧海圖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璽當然也看到了很多專家臉上的不耐,所以他此時已經非常緊張,但聽到韓孔雀的話,他緊張的情緒,慢慢的環節,此時他已經不再理會眾多專家眼中的質問。 「我這件瓷器的釉色,釉質都白中泛青,與宋代青白瓷的...

看到韓孔雀苦笑,舒為民則滿心歡喜。

他現在就想看韓孔雀怎麼辦,如果鑒定這件大罐為贗品,那沒什麼可說的,因為前面很多老前輩已經鑒定過了,就是這個結果。

如果韓孔雀鑒定為真品,那就更熱鬧,到時候不是韓孔雀被打臉,就是他打這些老傢伙的臉,不管是哪一種結果,都是舒為民喜聞樂見的。

「是不是要坐蠟?」秦明月笑嘻嘻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聞了一下秦明月身上的幽香,感覺有點心猿意馬,最近雖然每天都抱著柳絮睡,但這樣不止是沒有瀉火,反而讓他有點心火旺盛。

「不要誘hu我,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韓孔雀低聲道。

秦明月白了韓孔雀一眼道:「放心,二手貨我是沒興趣的。」

「這樣最好。」被秦明月調侃了幾句,韓孔雀也放鬆了心情。

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就看看,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他也真不了。

這時,韓孔雀已經不為外界干擾,他戴上一副嶄新的白手套,做出了一副標磚的樣子,標磚是職業術語,翻譯過來就是標準磚家。

仔細一看這件瓷器,韓孔雀就知道麻煩了。

這居然是一隻元青花哪吒鬧海圖罐,如果你聽說是這種圖罐還沒反應的話,那就仔細看看圖罐畫的內容。

腳踩風火輪,帶著金剛圈,手持混天綾的肯定是哪吒,而反派自然是一些海怪,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哪吒踩著的是一條龍,而且他的混天綾還捆著一條,遠處還有一條龍垂頭喪氣的,好像要斷氣。

這麼一副圖畫。出現在了一隻青花大罐上,那就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龍自古一來就是天子的象徵,你要是把龍踩在腳底下,那算是怎麼回事?

看到韓孔雀抬起頭。秦明月急急的道:「怎麼樣?是真的還是假的?」

「韓大師,我們可是等了你很長時間了,就不用賣關子了吧?」舒為民陰陽怪氣的道。

韓孔雀拿起桌子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才道:「既然諸位前輩要考一考晚輩,那我就說說,這件元青花人物大罐,我雖然只是簡單的看了幾眼,但青花色澤、所繪紋飾、器物造型與時代或工藝特徵,都是對的。

甚至是器物的口沿和足圈線條、器物的體積與重量之比也沒有明顯異常。成型工藝、墊燒工藝也沒有什麼不對,表面更沒有人工作舊的痕,我實在是才疏學淺,看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找到任何錯漏之處。

所以我懷疑這是一件真品元青花。結合圖案、青料、工藝、紋飾,這可能是一件元末哪吒鬧海青花圖罐。」

「就這麼簡單?你就這麼輕描淡寫的否定了幾位老前輩的結論?」舒為民道。

明成海此時也斥道:「本來還以為你有點本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如果這也是一件元青花,那元青花也未免太多了點。」

「這只是我的初步判斷,如果要出具鑒定證書,肯定還要根據我說的那些特徵工藝。做更進一步的詳細鑒定,既然明教授有不同意見,我就聽聽明教授的教誨。」韓孔雀很客氣的道。

明成海冷笑道:「教誨可不敢當,只是說說一些眾人皆知的觀點,這隻圖罐的高度在三十厘米左右,罐底的直徑也超過二十厘米。這可是名副其實的大罐,這種大罐,一般民窯是燒制不出來的。

如果是官窯燒制,那麼問題就很明顯了,不管是哪個朝代。不管是誰燒制這樣的東西,都離抄家滅族不遠了,這是對皇權的極大蔑視,任何一位皇帝,都不會容忍的。」

李成和此時道:「這樣一隻圖罐,就算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燒制了出來,也肯定沒有什麼好下場,既然大罐的製造者不會好過,這隻圖罐傳承下來的可能,就微乎其微了,我想這一點小韓你肯定想到了,不知道你有什麼高見?」

到了這個時候,其實,韓孔雀早就有了結論,現在他反而不太看重,這隻青花大罐的題材是不是哪吒鬧海,是不是殺了幾條龍,而是這件青花大罐本身的工藝了。

不過,此時別人可不會給韓孔雀機會,所以韓孔雀只能道:「我只是簡單的看了一下,所以不想多說,既然今天這個麻煩是這位小兄弟給我帶來的,不如我也考一考這位小兄弟。」

「小兄弟貴姓?」韓孔雀沒有理會其他人,直接對瓷器的主人說話。

「韓先生,我叫孫璽,魔都本地人,小時候是跟著我姥姥長大的,據我姥姥說,她們家原來世代燒瓷,只不過到了近代,家人流離失散,失去了這個傳承,不過她還是把自己小時候耳宣目然學到的一些知識教給了我,所以我才會對古代瓷器有所研究。」

「好,看來也是家傳,家傳的本事就是好,既然是家傳的,肯定就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東西,不過那些我不問,我就是想問問你,你憑什麼鑒定說這是一件元青花?」韓孔雀笑著問道。

孫璽撓了撓頭道:「我姥姥曾經跟我說過燒制元青花瓷器的十八點要素,我就說根據這十八點來確定的。」

「那好,你能不能給我們簡單的說一下?當然,涉及到自己的一些秘密可以不說,但像底足、胎質,這些的鑒定,你可以說說是怎麼鑒定的吧?」韓孔雀根本不理其他人的白眼,自己我行我素的一步步的來。

孫璽道:「這些沒有問題,我得到這件元青花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那時我沒有想的太多,只不過是看它比較便宜,就直接買下來了。

因為它的燒制工藝實在是精湛,等我拿回家,越看越覺得不對,所以我就認真鑒定了一下,發現胎質,底足露胎部位,沒有人工塗抹或噴洒的氧化鐵鏽色,這就讓我興奮起來。」

韓孔雀點頭道:「這一點倒是十分重要,只要底足部分沒有作假的痕,就說明胎質不錯,但我看這底足之上,基本上沒有肉眼可以觀看的火紅石現象,這一點你怎麼看?」

孫璽道:「現在很多人,普遍認為元代青花瓷器的露胎部位均有「火石紅」現象,並將此作為鑒定標準,其實不然,『火石紅』現象僅存在於部分元代青花瓷器上,有相當數量古代真品上沒有『火石紅』現象。

這件青花大罐的胎質與宋代青白瓷的胎質相似,看上去白中泛灰,這也符合元青花的特點,如果瓷胎過白、過細或過密者,都屬於贗品。」

「還有其他證據證明這是元青花嗎?」看到很多人已經不耐煩,韓孔雀直接問道。

孫璽對自己的這件瓷器,早就耳熟能詳,所以他直接道:「剛才我已經說了,我從十八個地方,來尋找這件瓷器的疏漏,可我鑒定過無數次,都沒有在這件瓷器上找出任何一處異常之處。

反而是尋找出來了更多證據,能夠證明這是一件元青花,諸位前輩都知道,元代瓶罐等器物,多採用陶瓷外膜慢輪拓坯成型工藝,在瓶、罐等器物內壁往往會留下明顯的指紋和旋紋。

如果器物內壁光滑無紋,就應當是採用現代注漿成型工藝生產的仿品,所以內壁光滑無紋者,就是現代工藝品,這一點很明顯,瓷器上留下的指紋很清晰。

內壁沒有修坯刀痕,這一點的確認,也很重要,我姥姥曾經告訴過我,在景de鎮陶瓷製作工藝中,修坯用的刀具有兩類。

一類叫『條刀』,是用來修整器物內壁的;一類叫『板刀』,是用來修整器物外壁和圈足的。

『板刀』的出現至少已有2000年以上的歷史,而『條刀』僅僅是在清康熙年間才有的。

即康熙之前的瓷器只修外壁,不修內壁,康熙中期以後的瓷器才開始用刀具修整內壁,用『條刀』修整的瓷坯,會留有均勻細密的線狀刀痕,所以具有均勻細密線狀刀痕的青花瓷,也不會是元青花。」

鑒定到這種程度,不止是韓孔雀,就算其他人,如果不看這件瓷器的圖案,實在是沒有理由說這是一隻現代仿品。

「我看很多人都不耐煩了,所以胎質和工藝我們就不說了,現在說說釉色和釉質。」韓孔雀微笑著道。

孫璽當然也看到了很多專家臉上的不耐,所以他此時已經非常緊張,但聽到韓孔雀的話,他緊張的情緒,慢慢的環節,此時他已經不再理會眾多專家眼中的質問。

「我這件瓷器的釉色,釉質都白中泛青,與宋代青白瓷的釉色基本一樣,釉色沒有過白或釉質呆板的樣子,但釉質不算平整,而這一點,又恰好符合元青花的特點。

元代青花瓷器是採用蘸釉、澆釉和刷釉工藝,所以看上去釉質豐滿肥厚但平整度欠佳,特別是採用澆釉和刷釉工藝的大件器物,釉面往往留有「淚痕」和「刷痕」現象,這一點也是對的。」

韓孔雀點了點頭,但為了穩妥起見,韓孔雀還放出了靈識,仔細感知了一下這隻大罐內部的情況。

這隻大罐的青花中的鐵元素,沒有浮於釉表面的表現,這也是現代仿品做不到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