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四十四章青花大罐(為了心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護身?」韓孔雀認真的看了幾眼胖劉,在他身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你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看的我渾身起雞皮疙瘩。」胖劉被韓孔雀看的有點毛骨悚然。 韓孔雀道:「沒事你家老爺子...

實在不想拉單張求月票,可從比別人多一百張月票,到現在的被人反超了六十多張,心底的那份失落,就不要說了。

今天又是星期五啊,推薦下來了,下周裸奔,啥都不說了,月票啊,沒月票就沒人權,只有月票才是王道,成績好了,編輯才給推薦,要不然就只能裸奔。

成績不好,我寫著沒勁頭,這樣只能是不斷走下坡路,最後你們不願意看,我不願意寫,就只能草草完本,這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

投月票吧兄弟們,只,想要繼續讓韓孔雀演繹他的傳奇,就把你們的月票,毫不吝惜的投出來吧!

秦明月點頭道:「幸虧劉哥身材好,如果稍微差點,就更安全了。」

「哈哈。」此時卻是胖劉笑了起來:「我這人就是天生一副忠厚面孔,所以就算你們說我的壞話,你們嫂子都不會信的,看看我這體型,想出gu有人要嗎?所以,我老婆是最放心我的。」

閆曉曦對著胖劉燦爛一笑道:「劉哥,你們家老爺子在古玩行里很出名,你最近也是好運連連,像你這樣的黃金男,我想只要有點自信的美女,都是不會看你的身材的。」

「這是大實話,男人長得太美了有什麼用?難道還能跟我們搶飯碗?」秦明月道。

包珊珊道:「做小白臉,吃軟飯也是一種很有錢途的職業」

「小受?這個也是很有錢途的職業?」閆曉曦的話語可是比她的長相彪悍多了。

「腐女們,快到地方了。收拾一下衣服,要不然出去了。別人還以為我們三個非禮你們了。」江林道。

走出電梯,六個人直接出現在了頂樓的宴會大廳,這次的人數要少了很多,所以也不如上次熱鬧。

「清冷了很多啊1秦明月挽著韓孔雀的手臂道。

韓孔雀笑道:「這次是真正的內部交流會,所以人數比較少。」

此時站在江林身邊的閆曉曦好奇的道:「三位大哥帶來了什麼?怎麼都沒有看到?」

胖劉撫動了一下手腕上的一串佛珠道:「這個。」

「咦?天眼手串?」韓孔雀有點驚訝的道。

江林也看了過去:「怎麼了?不就是條手串嗎?」

胖劉此時得意的道:「這只是一串桃木手串,但上面就是帶著天然的天眼,並且這串佛珠,還是一個大德高僧加持之物。」

「天眼?什麼是天眼?」秦明月好奇的問道。

「各種材質上因為種種原因形成的「紋眼」。看起來像眼睛,就被人稱作天眼了。」韓孔雀解釋道。

江林看著胖劉道:「你小子還真是幸運,出手嗎?我出高價。」

胖劉直接搖頭:「這可是我家老爺子給我護身的。」

「護身?」韓孔雀認真的看了幾眼胖劉,在他身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你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看的我渾身起雞皮疙瘩。」胖劉被韓孔雀看的有點毛骨悚然。

韓孔雀道:「沒事你家老爺子給你這玩意幹什麼?」

說著話,幾個人被一名服務員領到了一排長桌子之後,坐定了,胖劉才道:「現在沒事。並不意味著以後也沒事,以後我打算找點事。」

胖劉看著韓孔雀嘿嘿壞笑。

韓孔雀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這小子在想什麼:「你家老爺子同意你跟著我去挖墓掘墳啊?」

「我家老爺子原來也是做這一行的,有什麼不同意的?他現在連自己的老底都給我了,我就更不怕了,不過。這玩意真的有用?

看我家老爺子鄭重其事的樣子,好像這串佛珠很不普通的樣子。」胖劉一臉疑惑的看向了手腕上的佛珠,他家老爺子可是說了,如果要是把這東西弄丟了,直接讓他提頭來見。

「是好東西。好好收著吧1韓孔雀看他們的談話已經吸引了其他人注意,所以他立即結束話題。

江林此時也用一樣的目光看向了胖劉的手腕。桃木不值錢,但桃木上長出了像眼睛一樣的木紋,就有點意思了,而現在聽韓孔雀的意思,這肯定不是普通之物啊!

「不要羨慕別人了,如果你真想要一串,就拿我賣給你的那串極品烏沉珠串,去找一位清修的高僧去開光吧!我想這樣的高僧,你應該能夠找到吧?」韓孔雀對江林道。

江林驚訝的對韓孔雀道:「真有用?」

韓孔雀道:「我也想見識一下,不過,劉哥的那串佛珠是特別的,就像那把寶劍一樣。」

江林一驚,寶劍自然是指的九龍寶劍了,而此時九龍寶劍在幹什麼,他自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韓老師,能幫我做一下鑒定嗎?」就在三個人自己交流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韓孔雀他們的談話。

韓孔雀抬頭,發現是一個優點靦腆的小夥子,小夥子年紀不大,看樣子也就二十歲冒頭,還帶著一絲稚氣。

「幫你看東西?」韓孔雀疑惑的道。

江林笑道:「你這位鑒定大師,好像還不如我這種受邀前來的貴賓懂行。」

「怎麼?這裡面還有什麼說法嗎?」韓孔雀好奇的問道。

胖劉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現在的程度的,這次交流會比較高端,來的可以說都是行內的精英,所以不要看這位小夥子年輕,他應該算是行里的後起高手,要不然,他是不可能進來這裡的。」

「那你是怎麼進來的?」韓孔雀直接鄙視的看著胖劉道。

胖劉嘿嘿笑著道:「我是代表我們家老爺子出席的,所以才有資格坐在這主席台上。但我們面前的是貴賓,而你面前的銘牌是專家。所以這位小高手才會找上你,而不理會我們兩個,小兄弟以後多多關照啊1

江林也是一臉笑意:「這麼年輕就能來這裡,看來是高手。」

江林可不會隨便恭維人,二十來歲能夠來這裡,不是老師是高手,就是家裡的老人是高手。

而這個小夥子自己一個人過來找人鑒定,就說明他是沒有領路人的。

如果是家族傳承。除非是過來挑釁韓孔雀,要不然是不會找外人給他做鑒定的。

胖劉道:「這次交流會,對你們這些高手都是一個挑戰,像這個小夥子這樣的,如果他帶來的東西是真品,他就可以通過這次機會進入魔都收藏協會,如果不對。那就只能等下一次機會了。」

「這應該很容易吧?」韓孔雀道。

這時那個小夥子笑道:「不是那麼容易,這完全看東西的價值,而且必須是自己撿漏的,如果作弊,被發現了,以後也不用在申請進入收藏協會了。」

江林壞笑著道:「這雖然是對新人的考驗。但又何嘗不是對你們這些專家的考驗呢?」

「行,那我就接受一下考驗。」韓孔雀笑著道。

「這是不是就要開始鑒定了?我可不可以錄像?」閆曉曦道。

韓孔雀道:「錄吧!不過不要照我的正面,如果我太過出名了,以後就沒法撿漏了,所有人都認識我。誰還低價賣給我東西?」

韓孔雀開著玩笑,可當他看到那個小夥子拿上來的東西。就立即變成了苦笑。

「你這表情變化的也太快了。」秦明月笑嘻嘻的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就應該想到這是個麻煩。」

小夥子不好意思的道:「麻煩你了,我也是沒辦法,他們都一口咬定,我這隻元青花是臆造品。」

「諸位,諸位,這邊我們的後起之秀韓孔雀先生,將要鑒定元青花了。」韓孔雀剛剛看到小夥子拿出來的東西,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

韓孔雀看過去,卻是舒為民,今天下午這個舒為民還在乾山縣挖地,沒想到到了晚上就回來了,不過看他的樣子,好像是來給他的徒弟報仇來了。

「這不是舒教授嗎?怎麼樣,挖出來了多少陰沉木了?」韓孔雀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明知道舒為民他們沒有絲毫收穫,現在還在他們的傷口上撒把鹽,可以說不厚道之極。

舒為民一聽這話,臉色果然變綠了。

不過,他也不是好欺負的,他立即高聲道:「被秦老、張老、明老等泰斗,認定為現代臆造品的青花罐,韓孔雀先生要給他翻盤了,都過來看看,韓孔雀先生pk各位古玩街泰斗。」

舒為民看韓孔雀不讓自己痛快,他自然也不想讓韓孔雀痛快,你揭我的短,我就給你拉仇恨,打你的臉。

「小韓,你最近的風頭太勁了,槍打出頭鳥啊1不知道什麼時候,楊天福帶著楊明瑞走了過來。

「楊老?您來了。」韓孔雀看了一眼楊明瑞,感覺他老實了很多。

楊天福道:「下午謝謝你了,幸虧發現的早,要不然我孫子現在也要去蹲班房了。」

韓孔雀笑道:「幸好是這樣。」

楊天福不再多說,他做到了一張桌子上,而楊明瑞則老實的站在他的身後。

「小韓,你總是那麼的出人意料。」秦大可笑呵呵的走了過來。

韓孔雀苦笑道:「我可不知道這件瓷器,是你們幾位老前輩鑒定過了的,這個小夥子可是不厚道,這是過來考驗我了,沒辦法,我想,第一次來,又是第一次接受挑戰,那我就接下來吧!可沒想到會變成這種情況。」

秦大可看到過來了不少人,他介紹道:「那位是張瑋綸教授,那位是明成海教授,那位李成和你認識,還有李宗實前輩,這些都是瓷器方面的大家,他們也都看過這隻青花大罐,現在我們都想聽聽你的高見啊1

這時明成海教授道:「聽說上一次古玩交流會上,就是你鑒定出來了那件元青花是贗品,了不起啊!這次我們就看你的精彩表現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