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四十章金銀器窖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能適應陌生人的接近,現在的韓孔雀,對她來說,就是陌生人。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現場立即混亂了起來,等周美人離開之後,韓孔雀也沒有了心思在這裡待下去。 跟秦大可他們打了個招呼,韓孔雀就想要...

感謝盜號。死全家兄弟的萬幣打賞,你們這些兄弟的支持,是我一直堅持下去的動力。

周美人皺起了眉頭,那滿眼的溫柔,並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是想著那雙狠戾的眼睛。

「謝謝。」清冷的聲音,並沒有因為意外而有絲毫改變。

韓孔雀沮勺プ約旱耐販道:「自己小心點。」

放開住著周美人的手臂,韓孔雀無奈的苦笑。

他太了解周美人了,如果他再不放開她,也許她就會柳眉倒豎的教訓自己。

韓孔雀把周美人護在身後,看向不遠處的刺客。

被韓孔雀一腳砸在了肩膀上,他的半身骨頭還不知道碎了多少。

所以,此時這名刺客,只能在地上口吐血沫,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擊能力。

等周美人的保鏢行動起來,韓孔雀退出了她的身邊。

她不能適應陌生人的接近,現在的韓孔雀,對她來說,就是陌生人。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現場立即混亂了起來,等周美人離開之後,韓孔雀也沒有了心思在這裡待下去。

跟秦大可他們打了個招呼,韓孔雀就想要開溜,可他顯然低估了記者們的戰鬥力,他剛剛走下鑒定席,就被無數記者圍了起來。

這個時候,韓孔雀可沒有心思接受採訪,所以在黃山等人的竭力幫助下,他才得以脫身。

沖了出來,黃山道:「古玩街入口也有不少記者。」

「家門口也有?」韓孔雀道。

黃山道:「現在每時每刻都有人在家門口蹲點守候。」

韓孔雀苦笑:「看來家裡也不能長待了。」

「我們不回家?」黃山道。

韓孔雀看了看天色道:「回去吧!總不能因為這個以後都不回家了。」

又經過了一番圍堵。韓孔雀才走進了家門。

回到家時,韓孔雀才從失魂落魄之中回過神來。看到跟著自己的石磊,韓孔雀感激的道:「剛才謝謝你。」

「恩?」石磊有點摸不著頭腦,剛才他做了什麼?居然能夠讓韓孔雀感謝?

韓孔雀可不管石磊是怎麼想的,他推開家門,道:「進來做,晚上有個交流會,我們只能現在談談你那塊烏木門匾了。」

「沒事,我知道韓哥你事忙。不過那塊門匾在我的租房裡,我沒帶來,要不然我現在去拿?」石磊道。

韓孔雀道:「不用,我問你幾件事,了解清楚了就好,門匾你什麼時候送來都可以。」

「什麼事?韓哥你隨便問。」石磊道。

韓孔雀領著石磊走進客廳:「傢具還沒有做好,所以只能隨便一些了。」

石磊看著空蕩蕩的客廳。還是吃了一驚的。

他是沒想到韓孔雀這個大富豪,住的地方居然這麼簡陋。

不過聽到韓孔雀的解釋,石磊知道了,人家這是看不上普通傢具,在等著製作紅木傢具呢!

想到傳說之中韓孔雀得到的那些紅木,石磊十分後悔來早了。

他應該等到韓孔雀把傢具全都做好了。這樣來一次,能夠到古玩街上吹噓半年的,畢竟沒有幾個人見過全套老紅木傢具。

「怎麼滿臉遺憾?」韓孔雀給石磊到了一杯水,柳絮去了診所,現在家裡只有他們在。

石磊道:「我應該幾個月之後再來你家做客。到時候,我坐著的是小葉紫檀木的沙發?摸著的是黃花梨的茶几?有可能踩著的是金絲楠木地板。到時候我去街上一說,還不立即把那些人羨慕的眼睛發紅?」

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等笑完了他才道:「你別說,你這個創意很不錯,特別是用金絲楠木鋪地板,我還真解出來了不少好料,放在庫房裡也沒用,還不如鋪了地板,等到要用的時候,在啟出來用,一點也不浪費。」

「我等只有羨慕的份了。」石磊知道韓孔雀並不比自己大多數,而相比之下,自己的大把年紀,就好像是活到了狗身上。

韓孔雀笑道:「羨慕什麼,以你鑽營的勁頭,只要好好學一點有用的知識,以後發財的機會多了,還是說說你那塊門匾吧!上面的字是什麼,從哪裡收到的,最好是能夠知道是在那裡出土的,這對我有大用。」

「有大用?」石磊驚訝了。

韓孔雀也不隱瞞,他直接道0你這塊門匾和先前我從你攤子上收購的那批銅錢,應該都是從彭城的一處工地上收購到的吧?」

「咦?韓哥也知道?我還打算處理了這塊門匾,再跑一趟彭城呢!既然韓哥知道了,那就沒我們這種小販的什麼事了,我們可競爭不過你們這樣的大戶。」石磊有點沮喪的道。

韓孔雀笑道:「恐怕我們都沒有機會了,你還不知道吧?你收購東西的那塊地方,其實有一座寶藏,應該是董氏窖藏,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收到手的那塊門匾,應該是彭城董氏的門匾吧?」

石磊驚愕的看著韓孔雀:「這也能猜到?不過不是彭城董氏,而是董府,只有這麼兩個字,不過這個董府應該就在彭城,所以說彭城董府應該更加準確。」

韓孔雀微笑著道:「這就沒錯了,董府,那批窖藏就應該是出自董府。」

韓孔雀得到了想要知道的答案,自然是高興異常。

兩個人正在說話,韓孔雀也探聽著石磊的淘寶經歷,這時,李小藝走了進來。

「大哥,今天上午的事情電視上播出了,我想你們應該感興趣。」說完,李小藝打開了電視。

打開電視,韓孔雀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標題:彭城金銀器的前世今生。

二月份的天氣乍暖還寒,彭城的一處郊區,土地被綠油油的油菜地包圍著,綠色中綻放出點點金黃。

在城市一隅,彭城市博物館大門洞開,顯得有些冷清,民國時期的兩層磚木結構建築,在周圍鋼筋水泥建築的映襯下,顯得有些突兀和特別。

走進博物館展廳,名揚天下的彭城宋代金銀器赫然呈現眼前。

精美絕倫的窖藏金銀器文物閃著寒光,見證著彭城這片土地曾經的輝煌。

彭城市博物館館長,作為彭州金銀器挖掘整理探索的親歷者,向記者介紹了這些稀世珍寶的相關情況。

可以說這真是,千年窖藏天下驚。

彭城宋代金銀器窖藏文物共出土351件,器物品種豐富,製作精美,一經發現,即震驚了國內考古界。

發現金銀器窖藏非常偶然,一個窖藏中為何會有如此多的金銀器,究竟什麼原因使之埋藏在彭城,至今還是一個謎。

1993年11月,彭城市區一個小鎮繁華的商業區西大街進行基建工程。

在歷街居委會的基建工地上,幾位農民按照工程要求挖基坑,挖了2米多深后,挖基坑的工作快接近尾聲,此時天色已晚,農民也準備收工。

突然,一位農民發現在基坑底部的坑壁上,有一塊規整的石板,他叫來同伴,準備一起把石板撬回家。

這一撬,撬開了一個驚天大發現。

幾位農民小心翼翼的把石板撬下來后才發現,在石板的下面還有一個大坑。

借著黃昏昏暗的光線,他們眯縫著的眼睛,看見大坑裡堆滿了各式各樣黑乎乎的鍋碗瓢盆。

掏出幾件仔細觀察,竟然發現這些東西都是非金即銀,他們當即意識到,這是在無意之間發現了文物。

一時間,地下發現寶貝的消息傳遍了彭城城。

文物人員在挖掘清理時發現,這個金銀器窖藏離地面有兩米多深,窖底、窖壁都用青磚砌成,上部用3塊長條形石板覆蓋。

磚窖長1.2米,寬1米窖內裝滿了金銀器,金銀器表面還有明顯用麻紗布包裹過的痕,但麻紗布早已灰飛煙滅。

頂部中間的一塊石板經年累月,已被泥土壓塌,部分金銀器也被壓壞。

由於窖藏上方有一根不停漏水的自來水管,當文物人員打開磚窖的時候,金銀器已經發生了嚴重的鏽蝕。

通過清理,共出土文物351件,可以辨認器形的有343件,其中金器27件,其餘都是銀器。

這些器物種類豐富,造型獨特,紋飾精湛細膩,在國內十分罕見。

雖然發現了這麼一座窖藏,但這「第一窖」成因難解。

在一個窖藏中發現350多件金銀器,並且是迄今為止全國發現的最大規模金銀器窖藏,因此被譽為「天下金銀第一窖」。

后經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鑒定,這批文物中有115件國家一級文物,彭城金銀器從此名揚四海。

在斷代上,器物的器形和銘文,給專家們提供了直接證據,確定這批文物是宋代的金銀器精品。

但這批金銀器是何人之物,為何藏於地下?則很難找到確切答案。

據專家介紹說,這很可能是因突發事件而埋藏,后因種種緣故被人們遺忘,重被發現后,就稱之為「窖藏」。

金銀器窖藏,現在國內已經發現幾十處,其中宋代有十幾處。

金銀器加工工藝在唐宋時期達到最高水平,由於其質地本身具有貨幣的珍貴性,和多次利用的特殊性,因此一種器形形制和紋樣不會被長期保留,它往往會隨社會風氣的改變而改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