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三十六章借勢打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呢1周成雲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周成雲,這小子跟楊明瑞扯在了一起,就准沒好事。 韓孔雀對女英傑道:「在不破壞這對小碗的情況下,你這對宣德龍鳳鬥彩小碗,確實很難鑒定,我們這麼跟你說吧!現在...

女英傑顯然已經沒有多少耐心,所以已經不再詢問秦大可他們收不收,而是直接對著在外圍看熱鬧的人群喊起來。

秦大可、張瑋綸加上韓孔雀,這麼三位專家都不看好,其他人自然不想上來湊熱鬧。

看到沒有人響應女英傑,秦大可道:「這位是韓孔雀先生,你應該聽說過他的大名,他就應該是你最理想的大買家,你可以詢問一下他的意見,看看他為什麼不想出手,他的想法,應該就是我們幾個人的共同想法。」

「你就是韓孔雀?久仰大名,聽說你有自己的私人博物館,我這對宣德龍鳳鬥彩小碗,絕對是鬥彩中的精品,你不想收藏?」女英傑道。

韓孔雀道:「太貴,買不起啊1

韓孔雀看著這對小碗,他是真想要,但存在的疑慮不解決,他也不太敢出手。

鬥彩始於宣德,現已有定論。

唐代有三彩,宋代有紅彩,據說元代有紅綠彩,但尚未定論。

宣德鬥彩,其藍為蘇青,五彩稱「古彩」,分青花五彩之填彩和釉上五彩。

目前,釉上五彩最早的是嘉靖.萬曆,究竟如何,還有待考古新發現。

中國古代的發明與傳承,都是世襲單傳,很少有檔案備查,以至於德國1927年發明的鉻,我國二千多年前兵馬俑坑的寶劍上就有了,這是有實物依據的。

宣德鬥彩實物一度失傳,《長物志》所言遂疑為杜撰。幸近年又陸續有發現,於是復嘆古人果不欺人。

近年景de鎮珠山明官窯遺址發掘。見有宣德官款的鬥彩殘器,後來西北薩迦寺院又發現宣德鬥彩鴛鴦蓮紋大碗,這次證明了宣德鬥彩的存在。

宣德鬥彩之稀罕,以至於《說陶》與《中國陶瓷》里都無記載,可見此物實屬稀世珍寶。

「開什麼玩笑?你這樣的大老闆會買不起?你直接說,怎麼樣才會出手?我可是同意做碳十四鑒定了,如果鑒定出現了問題,費用損失都算我的。」女英傑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你這對小碗器形太校做碳十四鑒定,也不太可能鑒定的多麼準確,要知道做碳十四鑒定,使用的標本可不少,而這對小碗的碗壁,是絕對不能取樣的,所以就只能取底足部分。如果特意造假,底足部分的取樣,實在是沒有任何意義。」

「怎麼會沒有意義?底足部分還不是小碗的一部分了?」女英傑道。

韓孔雀搖著頭道:「如果是作假,一般都是會用老瓷附在瓷器底足,這樣就算鑒定,也是沒法鑒定出準確年代的。」

「你們這只是猜測。你們又有什麼理由認為我這對小碗做了假?」女英傑道。

「對,你有什麼理由認為這是一對作假的小碗?沒有任何證據就亂說,就算你們是專家,我們也是可以告你們的。」這時另外一個聲音響起。

「就是你,這隻手鐲我就是在你的推薦下買的。現在你給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長的比較猥瑣的那個男子。一眼就看到了楊明瑞。

而韓孔雀也看清楚了來人,周成雲和楊明瑞,還有幾名鳳凰珠寶的高管,其中就有朱錦琮。

第一個說話的是周成雲,他從來都是看不上韓孔雀的,所以上來就找韓孔雀的麻煩。

第二個說話的是那個聽從楊明瑞的推薦,去鳳凰珠寶買了那隻次貨手鐲的青年。

韓孔雀站起身,迎上了朱錦琮:「主管怎麼來了?」

朱錦琮笑著道:「出了這麼大的醜聞,我自然就要出來看看,我是代表董事長過來的。」

「朱顧問,說話要小心點,什麼醜聞?就這樣的專家說的話,能相信嗎?這麼精美的一對小碗,居然有人會認為是假貨,這種嘩眾取寵的所謂專家的話,也能夠相信?」

周成雲毫不客氣的打斷朱錦琮和韓孔雀的對話,並借著那對小碗,開始打壓韓孔雀,只要讓人懷疑韓孔雀的能力,其他事情就好操作了。

這時女英傑已經極其不耐煩,他煩躁的道:「你們的事情我不管,現在我只想要一個理由,既然你們說我這對小碗有問題,那就說出一個明確的理由,要不然,怎麼能夠服眾?」

秦大可笑道:「我們說的明白,我們的鑒定結論只能作為參考,所以,你們不信我們的鑒定結果,完全可以在去其他地方,做更加專業的鑒定。」

女英傑有點憤怒的道:「誰不知道你們是魔都古玩街的泰斗,你們把我的這對小碗說的一錢不值,其他人還敢說我這對小碗好嗎?這樣還有人敢買我這對小碗嗎?」

「女總不要著急,公道自在人心,既然這位韓專家那麼有本事,就讓他說個過來過去,總不能他挑起了火頭,卻不管滅火了,我們這裡,也還等著他給一個說法呢1周成雲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周成雲,這小子跟楊明瑞扯在了一起,就准沒好事。

韓孔雀對女英傑道:「在不破壞這對小碗的情況下,你這對宣德龍鳳鬥彩小碗,確實很難鑒定,我們這麼跟你說吧!現在我們是沒有理由證明這對小碗是不是贗品,但我們的經驗告訴我們,這對小碗肯定有問題,最少其中一隻是有問題的,如果不信,你可以詢問一下另外兩位專家,他們是怎麼認為的。」

秦大可不等人問,立即道:「小韓說的很準確,雖然我們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這對小碗有什麼問題,但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其中必然有一隻是有問題的,這一點毋庸置疑,既然有了疑問,我們自然就不好出價了,畢竟這位女總出的價格太高。」

「那也不能五十萬一只啊1女英傑看著張瑋綸道。

張瑋綸道:「寧買假似真,不買真似假,我出五十萬已經是高價了,要不是這是一對,裡面很可能有一隻小碗是真品,我想五十萬都沒有人出。」

韓孔雀此時道:「其實我們在這裡爭論這個,一點用都沒有,既然我們三個不看好,但有人看好啊!周總上來就說我們徒有虛名,既然這樣,就請周總發表一下高見吧?也許他看好了,會高價收下。」

周成雲看著韓孔雀冷笑道:「我可沒有說其他人,所以你不用給我設套,我說的只是你一個,你不是認為這對小碗有問題嗎?那就說到明處,是不是真有問題,就要說清楚。

在古玩行故意貶低真品價值,在自己低價收到手的事情太多了,這樣的鑒定師,就算本事再大,也只能是造成的危害越多,人品才是一個鑒定師最重要的。」

韓孔雀道:「既然周總人品好,那不如收下這對小碗,如果這對小碗沒問題,一對大明宣德年製造的龍鳳鬥彩小碗,絕對是難得之物。」

「你真當我傻啊?現在經過你們的打壓,這對小碗就算原來沒問題,現在也有問題了,我買下來了賣給誰?真是敗類。」周成雲的口舌也很犀利。

韓孔雀道:「那就沒辦法了,我們只是一家之言,說了出來,你們不信,我們也沒辦法。」

「這我不管,你們如果不能給我說明白,那就是你們的問題,現在我這對小碗已經被你們糟蹋的一錢不值了,你們一定要給我個說法。」女英傑終於憤怒了。

秦大可皺著眉道:「女總,我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而且我們也沒說,你這對小碗就一定是現代工藝品。」

周成雲幸災樂禍的道:「你們剛才可是肯定的說了,其中一隻有問題,那現在,你們就說出哪一隻有問題好了,只要找出來了這一隻,那剩下的一隻就沒問題了。」

「對,就算一隻有問題,你們也給我找出來,剩下的那隻總值四百萬吧?」女英傑是真的急了。

韓孔雀看他的樣子,這是真的缺錢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需要多少錢。

看到秦大可看向自己,韓孔雀搖了搖頭。

他雖然猜到了哪一隻小碗可能有問題,但這畢竟是猜測,所以他也只能搖頭。

而且秦大可他們,雖然都有自己的猜測,但他們比韓孔雀的顧慮還要多,畢竟是多年的老專家的,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們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

看到幾個人都不說話,女英傑道:「就你們這樣的還是專家?全都回家抱孩子吧1

「哈哈,女總真是直爽人。」周成雲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

秦大可道:「女總,我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這樣的情況,古玩行里多了,我們剛才已經說的明白,雖然有所猜測,但只是猜測,我們也沒有確切證據,所以該說的,我們已經跟你說明白了,只要我們不買東西,東西的真偽,其實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

「這位專家可是出價了,我看他就十分想買。」女英傑直接指著張瑋綸教授道。

這次輪到張瑋綸老教授苦笑了,他不得不解釋道:「我是研究中國古代文化的,所以對你這對用柴窯法燒制的,這種薄壁小碗很感興趣。

不管它們的燒制年代是什麼時候,這麼一對精品小碗,都代表了一種很高的制瓷工藝,所以我會感興趣,我出價並不意味著東西就沒問題,只不過是我們雙方關注的重點不同罷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