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三十五章宣德鬥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有一個不說好的,怎麼到了你們這裡,就出現問題了呢?」一個聲音響起,韓孔雀抬頭看過去,發現,這居然是一個有點眼熟的人。 韓孔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確定沒有見過這個人。但他又確實感覺很眼熟,這就只...

看到韓孔雀走了過來,秦大可道:「看看這對小碗,我總感覺有點不對,但哪裡不對,卻是怎麼也看不出來,看來人不服老是不行了。」

「好漂亮的一對小碗。」韓孔雀看著一名老者手裡的小碗道。

「這位是魔都大學的張瑋綸教授,專門研究古代文化的,是真正的大師,你們多交流一下。」秦大可道。

這時張瑋綸道:「桌子上還有一隻鬥彩小碗,你可以看一下。」

韓孔雀拿起那隻小碗,一眼就認出這是一隻大明宣德鬥彩小碗,上面畫著龍鳳圖紋,這是一隻龍鳳鬥彩小碗,這樣的小碗,肯定出自皇家,如果是真品,絕對價值不菲。

小碗的畫工很精湛,繪畫深厚堆朵、似如錦緞,傳世痕一覽無遺,美不勝收。

繪畫鈷料為蘇麻離青,釉色為典型的宣德年間的橘皮釉,款識為大明宣德年制。

看這樣的表現,是一點異常也沒有的,韓孔雀疑惑的看著秦大可,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讓他過來,這可是正宗大開門的東西,這樣的宣德龍鳳鬥彩小碗,沒有絲毫可爭議的地方。

好像看到了韓孔雀的疑惑,秦大可道:「等張教授看完了那隻,你們兩個在互相交換了看看。」

過了一會,張瑋綸教授一言不發的把手中的小碗放下,韓孔雀再次帶上手套,拿起這隻小碗。

兩隻小碗一模一樣,不管是圖紋、釉彩還是款識都是相同的。可以說沒有任何不同。

這樣一對小碗,韓孔雀實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不過,就在此時他心中一動,沒有異常才是最大的異常,古代的小碗怎麼可能有兩個完全相同的?

要知道古代瓷器,可都是人工燒制,既然是人造的,那怎麼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兩隻小碗出現?

「發現問題了吧?」秦大可哭笑道。

「幾位專家,我家的這對小碗到底有什麼問題?我可是請教了很多專家。就沒有一個不說好的,怎麼到了你們這裡,就出現問題了呢?」一個聲音響起,韓孔雀抬頭看過去,發現,這居然是一個有點眼熟的人。

韓孔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確定沒有見過這個人。但他又確實感覺很眼熟,這就只有一個可能,他看過他的照片或者是其他不太清晰的圖像。

很快,韓孔雀就有了答案,這個人叫女英傑,是太陽部落的大老闆。

這時張瑋綸道:「胎釉沒問題。可以說是完全一樣,瓷器胎質較細,釉面有橘皮紋現象,完全符合宣德鬥彩的特點。」

說完,張瑋綸看向韓孔雀。韓孔雀自然的道:「紋飾也沒有什麼不對,紋飾風格題材大致與永樂時期相同。稍顯粗獷,兩隻小碗在這一點上也是驚人的雷同。」

秦大可道:「工藝也沒問題,砂底細白,撫摸如糯米粉的感覺,或者說是小孩屁股,這樣的工藝,近現代沒有幾個人能夠再現出來。」

「既然你們都一致說好,那還有什麼問題?我是急等著用錢,才拿來讓你們鑒定的,因為我認為你們是識貨的,可沒想到,我的東西這麼好,居然還能被你們懷疑,要知道這是我家祖傳的一對小碗,最少也傳承了三百多年了。」女英傑道。

對女英傑的話,韓孔雀只是半信半疑,不過不管怎麼樣,他缺錢是真的,想到這裡韓孔雀心中一動:「不知道這位先生打算賣多少錢?」

「八百萬,一對八百萬。」女英傑毫不猶豫的回答。

韓孔雀笑了:「如果這是一對大腕,八百萬的價格還算合適,這麼一對小碗」

韓孔雀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四百萬一只的小碗,貴了。」張瑋綸也放下了那隻一直被他查看的小碗。

秦大可也搖了搖頭不說話了。

女英傑此時急了:「你們怎麼都是這樣?明明看好這對小碗,但就是不出價呢?既然你們給免費鑒定,那就把這對小碗的鑒定結果都說出來,賣不出去,也要讓我知道一個理由吧?」

韓孔雀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看來不止是他們看出了問題,這個女英傑不能賣出這對小碗,才找到了這裡來。

但他們還真沒有足夠的理由,說明這對小碗哪裡有問題,他們總不能告訴女英傑,就是因為兩隻小碗太過相似,所以他們才會懷疑有假,但具體哪裡做了假,他們卻實在是看不出來。

這樣的理由能夠說出來嗎?

想來女英傑肯定遇到過不少這樣的情況,而其他鑒定師,肯定也沒有把這麼丟人的事情跟他說明白。

張瑋綸好像有點不甘心,他又拿起一隻小碗,用放大鏡細看。

韓孔雀的目光,也再次落在剩下的那隻小碗上。

這隻小碗薄如蟬翼,這種工藝是用柴窯法燒制的,所以器壁很薄,這樣的一對小碗,不用說也知道其燒制難度有多大。

就是這麼有難度的小碗,居然一次見到了兩個,兩個就兩個吧!你也不要完全相同啊!

現在出現這種情況,很可能其中一隻是仿的,或者兩隻全是後世仿的,兩隻全是宣德真品的可能微乎其微。

有了這種判斷,韓孔雀心裡有了點想法。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完全一樣的兩件東西,所以,這兩隻小碗,雖然外表是一樣的,但其內在就不一定了。

「秦老,測量過壁厚沒有?」韓孔雀問秦大可道。

秦大可道:「底厚五點五毫米,壁厚一點五毫米,兩隻小碗在這一點上也極其近似,說是沒有差別也沒有問題。」

韓孔雀點了點頭,不過他還是拿起了旁邊的卡尺,小心的,重新測量桌子上的那隻小碗的壁厚。

由於小碗的底部比較厚實,這個數據應該更好測量,所以韓孔雀沒有測量這一部分,而是直接開始測量小碗的碗壁。

壁厚一點五毫米,實在是太薄了,就算用千分尺,也要小心測量,要不然,就算有點誤差,你也不可能測量出來。

韓孔雀的速度很快,只是不到一分鐘,一隻小碗就被他測量了個遍,韓孔雀選取了二十個地方,逐一測量了壁厚,這次果然發現了問題。

這隻小碗的壁厚是完全相同的,不管韓孔雀在哪一處測量,壁厚都是一點五毫米,這種用柴窯法燒制的薄壁瓷器,如果壁厚一個樣,是很容易變形的。

所以,韓孔雀又仔細測量了小碗的直徑,果然,這次他發現了差異,這隻小碗的碗口雖然看著很圓,但其形狀如果放大,肯定是不規則的,這是變形了的結果,當然這種變形,肉眼是看不出來的。

看韓孔雀忙碌完了,秦大可道:「有什麼發現?」

韓孔雀搖了搖頭,只是測量了一隻小碗,並不能說明問題。

韓孔雀看張瑋綸把另外一隻小碗放下了,他立即拿了過來,打算連這個也測量一下。

他一邊忙碌一邊道:「沒有什麼異常,數據跟你們採集到的完全相同。」

秦大可失望的點了點頭,他想要知道兩隻小碗的差異,只要有差異,那就有可能兩隻小碗都是宣德真品。

韓孔雀可不管秦大可想到是什麼,他又選取了碗口十幾處地方,開始逐一測量這隻小碗的壁厚。

很快,韓孔雀就得到了他想要的數據。

這隻小碗的壁厚是不同的,雖然測量著是一點五毫米,但這十處地方,最少有七八處是有點差異的,不是厚了點,就是薄了點,這一點,在另外一隻小晚上是絕對沒有出現的。

韓孔雀又測量了這隻小碗的碗口,發現這隻小碗雖然也有點變形,但變形的幅度,已經極其輕微,最少比先前測量的那隻要小的多。

後面這隻小碗,壁厚不同,變形輕微,而第一隻,壁厚完全相同,變形雖然也不能用肉眼看出來,但卻是比第二隻要變形的厲害。

到了此時,韓孔雀心中已經有了判斷。

「四百萬一只,我相信是絕對沒有人買的,如果五十萬一只,我可以買下一隻用來做研究。」就在韓孔雀剛剛得出結論時,張瑋綸開始出價了。

「五十萬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你們懷疑這對小碗的真假,我們完全可以去做碳十四鑒定,這樣做出了準確的鑒定,你們也就不用懷疑了。」女英傑道。

秦大可道:「就算這對小碗全都是宣德真品,總價值也不會超過四百萬,更何況這是一對有疑點的鬥彩小碗,所以五十萬的價格還是合適的。」

韓孔雀在一邊看著並沒有說話,像秦大可和張瑋綸這樣的老人,是怎麼都不可能吃虧的,就算他們明知道這對小碗有問題,但出價五十萬買下其中之一,或者是用一百萬買下兩隻,都是不會吃虧的。

如果買一隻,那自然是買那隻他們認為的真品,如果買兩隻,就算其中一隻是贗品,另外一隻也值一百萬。

這樣的結果,女英傑肯定不願意:「我已經說了可以做碳十四年代鑒定,這樣有沒有疑點,鑒定出來不就知道了?今天這裡應該有大買家吧?我來這裡,就是想要找個大買家,以儘快把這對小碗出手,可以做碳十四鑒定,諸位完全可以放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