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三十四章幫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這時中年人又站了出來,他舉起手中的翡翠鐲子:「這位小兄弟問我懂不懂什麼叫做a貨,大傢伙說說,我懂不懂?」 頓時場中變成了歡樂的海洋,雖然所有人都沒說。但意思很明顯,他們自然知道誰懂不...

被人爆菊了,從超出他一百多張月票,到現在被反超八張,用來三天。看看那些大神,更新三千,六千字,每天都能得到一百多張月票,那種的,俺只能羨慕,但日更一萬五千字,總不能一天就給二十四張月票吧?

你們這是欺負老實人啊!今天如果還這樣,我就不活了,明天我就去上吊,如果明天我沒更新,記得每年清明給我燒紙,沒地方燒紙的默哀一下也可!!!

韓孔雀遠遠望去,感覺那隻手鐲絲毫不通透,就像在手上戴了一截墨綠色的石頭鐲子,毫無任何水頭可言。

隨著女人拖著一個瘦小男子走進,韓孔雀使用靈識,能夠清晰的看到那隻鐲子內部有許多綹裂,組成縱橫交辭『,在原生的綹裂處呈較明顯的凹溝,充填物明顯低於兩邊。

這樣的手鐲,韓孔雀都不用看,就知道是什麼東西,當然,剛才聽了一堂課的很多藏友,現在也能夠一眼看出這東西是什麼來歷了。

「你這個死女人,誰說這是我家的傳家寶了?你聲音大了不起啊?聲音再大,也不能抹去你弄壞我手鐲的事實,我這隻手鐲可是花了兩萬塊錢買的,發票還沒捂熱乎呢!你賠我也就罷了,如果不配,看我怎麼收拾你。」

「就你這個還兩萬塊?我看是兩塊吧?專家你給看看。」女人的火氣不小,直接就把手中的半截手鐲扔了過來。

手鐲在桌子上彈了一下,掉在了地上。

這時,那位剛才講課的中年人,走過去撿起那兩截掉在地上的翡翠玉鐲,又仔細看了看,這次他又證明了自己的判斷。然後才開口說道:「我說…..其實這個鐲子是假的吧?也根本不可能值那麼多錢。」

中年人地一句話說出口,整個場面都安靜下來了,大家都回過頭來望著他,但也只是一會兒。眾人就反應過來了。

看到說話的人根本不是專家。那個瘦小如老鼠的青年怒喝一聲:「放你媽的狗屁,你個老東西懂什麼。這可是a貨,a貨懂不懂?我剛剛花了兩萬給我老媽買來的,會是假的?不知道就給我閉上你的嘴?瞧你那慫樣1

這時旁邊有人說道:「不會說話就不要亂說話!別人剛買的翡翠鐲子怎麼會是假的呢?」

他這話一出口,周圍很多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如果說先前那對手鐲。眾人還有沒有看明白的。

可這麼一隻摔碎了的手鐲,內部的表現看的實在是太清楚了,眾人想要不認識都不可能。

這時中年人又站了出來,他舉起手中的翡翠鐲子:「這位小兄弟問我懂不懂什麼叫做a貨,大傢伙說說,我懂不懂?」

頓時場中變成了歡樂的海洋,雖然所有人都沒說。但意思很明顯,他們自然知道誰懂不懂翡翠a貨。

「小夥子,你懂嗎?」中年人轉過頭對那位瘦小的青年道。

青年道:「呵,我怎麼可能不懂?我早就問過店員了。a貨不就是最好的翡翠嘛,真貨啊1

中年人搖頭:「你錯了,翡翠a貨,就是天然翡翠的意思,簡單來說,翡翠定級分為三類,其中a貨就是天然翡翠,b貨就是染色處理過後的翡翠,c貨就是樹脂、玻璃仿冒填充染色的翡翠飾品,至於我為什麼說這鐲子是假的,不如我先問你個問題吧?」

之前這個中年人說自己的手鐲是假的,青年根本不相信他真的會鑒定,青年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叫那個女人賠錢,這個中年人認識那個女人,在這裡瞎說的。

但現在聽著他講了長長一串名詞,還說得有條有理的,似乎不像是胡謅的樣子,心中就不覺得有些狐疑。

他瞥了一眼他的手鐲,還有周圍眾人的表情,這人好像不是胡說:「說吧!什麼問題。」

「要是a貨的話,大商店裡買來的,肯定會出具一份鑒定書隨著鐲子附上的,不知道你手上有沒有這張鑒定書?」中年人說道。

之前和這個青年爭鋒相對的女人,似乎也聽出了一些名堂,一拍桌子吼道:「對啊!有沒有鑒定書?別是來我們這裡訛錢的吧?」

所有人都鄙視的看著這個青年,青年看到這種情況,明顯也是一愣。

不過他接著就高興了起來:「你不要囂張,我讓你囂張,看看這是什麼,睜大了你們的狗眼看清楚,天然a貨滿綠手鐲,價格兩萬元整。

看清楚,看看我是不是訛人?兩萬塊錢,一分都不能少,如果你們不信,我現在就帶你們去那加珠寶店看看,咦?剛才那位專家呢?就是那位專家介紹我去買的,鳳凰珠寶,老字號了,是絕對不可能騙人的。」

看著青年拿著一張證書,在那裡讀著,所有人都傻了眼。

韓孔雀看著那張鑒定證書,道:「我可以看看嗎?」

「你是專家?剛才你身邊的那位專家呢?就是他介紹我去鳳凰珠寶在附近的分店去買的,他可以給我證明,這是我這隻手鐲的鑒定證書,你也可以看一下。」青年人雖然長得有點猥瑣,但他的作為卻是一點都不猥瑣。

韓孔雀接過來,稍微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份真實有效的證書,他又看了看證書上面,對那隻手鐲的描述,大體也差不多,可那隻手鐲,確確實實是次貨。

猶豫了一下,韓孔雀掏出了手機,他撥通了楊天福的電話,只是一會兒,那邊就接通了。

「喂?小韓?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你現在可是貴人事忙。」楊天福現在已經知道韓孔雀的電話了。

韓孔雀笑道:「楊老這是在笑話我吧?」

「行了,你小子找我肯定是有事,什麼事,說吧!如果能夠幫的上忙,我是肯定會幫忙的。」楊天福原來就對韓孔雀很好,現在雖然很長時間沒見面了。但兩個人通話也沒有感覺到陌生。

對這種感覺,韓孔雀還是有點小感動的,所以他剛才的一點猶豫也沒有了:「楊老,鳳凰珠寶公司在古玩街附近的分店是誰負責的?」

楊天福聽到這話。立即一驚。韓孔雀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問這個,問了自然是發現問題了:「怎麼回事?是不是出事了?那家分店是我孫子楊明瑞負責的。」

韓孔雀看著空空的座椅。剩下的只能是苦笑,楊明瑞剛才還在這裡,可這個時候,已經消失無蹤了。

韓孔雀看著盯著自己的眾人。只能道:「楊老,你們公司派個人過來了,剛才有一位先生,聽了你孫子楊明瑞的介紹,去古玩街附近的鳳凰珠寶分店,買了一隻滿綠手鐲。

現在手鐲摔碎了,裡面處理的痕很明顯。是一隻處理過了的b+c,人家在古玩街上鬧開了,手裡有你們分店開具的發票和鑒定證書,上面寫著天然a貨滿綠手鐲。價值兩萬塊。」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韓,我這就派人過去處理。」說完,楊天福立即掛斷了電話。

韓孔雀收起手機,對青年道:「你在這裡等一會吧!鳳凰珠寶的工作人員馬上就會來,把這位大姐也放開吧!你現在這隻手鐲確實不值錢。

這位大姐,雖然這隻手鐲不值兩萬,但這位兄弟確實是兩萬塊錢買來的,而且有鑒定證書,所以你也不用表現的那麼理直氣壯,如果真是你碰碎了人家的東西,你的麻煩不校」

此時雙方都有點傻眼,青年道:「什麼意思?我確實花了兩萬塊買的手鐲,居然不值錢?」

「對,確實是處理過了的手鐲,我想這肯定是珠寶公司那邊出了問題,剛才你也聽到了,我已經給珠寶公司打了電話,他們很快就會派人來處理。」韓孔雀安慰他道。

而此時那位碰碎了別人的東西,還理直氣壯前來找人評理的婦女,也沒有了剛才的囂張。

畢竟人家青年確實是花了兩萬買的東西,人家就算買了一隻玻璃手鐲,那也是價值兩萬的東西,如果青年讓她賠償,她還就得賠償人家的損失。

「這位小兄弟」

中年婦女還沒有說完,就被青年打斷了:「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不是無故耍賴就行了,不過你也得知道,我可不是訛人,我還沒有到,為了兩萬塊錢,就不要人品的程度。」

「那是,那是,小兄弟你一看就是敞亮人。」

「不要恭維了,今天就算我倒霉。」

兩個人去了一邊,等著鳳凰珠寶的人上門。

韓孔雀又坐了下來,這時過來的鑒定的人,就比較正常了,到了現在,次品已經被人鑒定出來的太多,所以現在還有信心拿上來的,都是一些極品玉器,而且都是正品行貨。

對這樣的玉器鑒定,實在是沒有什麼可說的,只要說明了種水顏色,價格就不需要多說了,韓孔雀只是給了一個籠統的估價,畢竟高檔翡翠的價格升值的空間很大。

很快,韓孔雀這邊的人流沒有了,韓孔雀又是分流,又是教導,又是鑒定,這是用了一個多小時,就把排隊的長龍消化掉了。

鑒定任務完成,韓孔雀正想偷個懶,詢問一下石磊那塊陰沉木門匾的事情,這時,秦大可喊了起來:「小韓,你那邊沒事了?那就過來幫幫忙。」

「秦老還需要我們後輩幫忙?是不是江郎才盡了,那樣我們這些後浪可就不客氣了?」韓孔雀開玩笑的道。

秦大可笑著道:「你們這些後浪,還需要努力一把,要不然,我們這些前浪是不會上沙灘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