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三十一章鑒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今天,就算別人再叫他來,他也不敢來了。 嚴四根和高橙,已經被在現場維持秩序的保安弄走,畢竟事情是他們的私事,他們自己私下解決就好了。 這件事情高橙有責任,但嚴四根的責任更大,畢竟鑒定師...

聽到了秦大可的解釋,高橙直接愣住了,確實,誰規定的v型結構就一定是機器工?

機器工弄不出u型結構,但人工卻是能夠輕易弄出v型結構的,想到這裡,高橙知道,這次自己是真的丟臉了。

而此時跟高橙一樣沮喪的還有一個人,那個嚴四根看了看韓孔雀身邊的保鏢,摸了摸剛才拿到的一萬元錢,還有那一紙合同。

自己的體格是很強壯,但面對幾個保鏢,好像他也沒有什麼優勢。

知道韓孔雀是自己不能招惹的,但他心中的憋屈向誰訴說?

就在嚴四根天人交戰的時候,石磊道:「韓大哥,不知道這個元朝的蒼龍教子玉帶鉤能夠值多少錢?」

韓孔雀道:「這件玉器的材質還算不錯,雖然到了現代也不算什麼,但在古代,這樣的玉石已經算是精品,能夠使用這種玉器的人,身份肯定不簡單,加上工藝精湛和它的歷史沉澱,價值應該在一百萬上下吧1

高大山此時道:「這個估價低了,元末之時的玉雕精品,而且是龍鉤,肯定不會是普通人家之物,這樣的東西,不是王公貴族使用的,就是宮廷之物,所以價格肯定要超過一百萬。」

「一百萬?」雖然知道價格肯定很高,可石磊還是沒想到,這件玉器能夠值一百萬。

「一百萬?」高橙喃喃自語,他有點不敢置信,被他批的一文不值的東西,居然是一件真正的古董?

「一百萬?」想到這東西原來是自己的,而現在,他卻以一萬元的價格。強行賣給了韓孔雀,這讓嚴四根的眼珠子都紅了起來。

「你們是騙人的,肯定是騙人的,這東西怎麼可能是老工?v型結構就是機器工。元末有機器加工嗎?就算你們是成名的老前輩。也不能這麼顛倒黑白。」高橙歇斯底里的道。

如果不是老師推薦,他高橙怎麼可能坐在今天的鑒寶台上?

今天連老師的面子都丟盡了。以後他還有機會嗎?

從上大學起,高橙就跟著舒為民,這麼多年,他四年大學結束了。三年研究生也結束了,三年博士也即將完成,在這個即將功成名就的時刻,他怎麼可能出錯?

「我讓你不可能,我讓你機器工,我讓你騙人,我讓你顛倒黑白。你這個棒槌,沒本事在這裡鑒什麼寶,我讓你坑我。」嚴四根本來就想找個人發泄,現在可找到了目標。

看著瘋狂大喊大叫的高橙。嚴四根越看越恨,如果不是這個笨蛋冒充專家,自己怎麼可能做出那個決定?

在不敢對韓孔雀實施報復的情況下,他只能對準了嚴四根,所以他的拳頭,一拳比一拳重,在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說一句打一下的打了好幾下。

當眾人把嚴四根拉開的時候,高橙已經成了豬頭。

嚴四根還不解氣,他使勁揪著高橙的頭髮,兇狠的瞪著周圍拉著他的人群叫囂:「你們都給我滾開,就是因為這個磚家,我把那件蒼龍教子玉帶鉤賤賣了,這個損失你們能夠承擔?

小子,我要告你,還有你們,就是你們這個狗屁鑒定會,才讓我出現了這麼大的損失,就這樣的傢伙,居然也能夠坐在磚家席上,魔都古玩鑒定協會,收藏協會,珠寶協會,如果你們不給我做出賠償,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嚴四根快要瘋了,他這些年坑蒙拐騙,什麼時候弄到過價值超過一百萬的東西?

可現在明明弄到手了,而且來特意來找專家鑒定,居然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失了寶,這怎麼能夠讓他不瘋狂?

這件事情是明擺著的,這個高橙可能對玉器翡翠有所研究,但他在古董鑒定方面,卻是存在重大問題。

一個連玉如意和玉帶鉤都分不清的傢伙,居然也能夠被舒為民推上了專家席。

秦大可道:「給老舒打電話,高橙是他擔保上台的,出了問題,自然有他負責,其他人還有沒有問題?如果有趕緊換人,省的到時候再出現這種事情,丟我們的人。」

秦大可掃了一眼現場的專家,這裡面有很多年輕人,這些都是一些老教授,老專家,行里的老前輩們的後輩子弟,這些人之所以能在這個論資排輩的行業里,坐上了現在的位置,都是有其原因的。

就像楊明瑞,如果他不是楊天福的孫子,他又怎麼可能坐在專家席上?

感覺到了秦大可的犀利目光,楊明瑞一縮身子,躲在了一個人的身後,雖然剛才他也說了一些錯話,但有高橙在前面給他擋槍,他只要此時不冒頭,應該就沒人注意到他。

所以他此時盡量低調,只要撐過了今天,就算別人再叫他來,他也不敢來了。

嚴四根和高橙,已經被在現場維持秩序的保安弄走,畢竟事情是他們的私事,他們自己私下解決就好了。

這件事情高橙有責任,但嚴四根的責任更大,畢竟鑒定師只是負責提供一種意見,一般鑒定師鑒定之後,都會告訴寶物的主人,他的意見僅供參考,畢竟這是免費鑒定,所有鑒定師都是不想承擔責任的,也沒有義務出具鑒定證書。

就像今天的鑒定會,所有專家都不出具鑒定證書,所以他們的鑒定,就更不能作為最終結果來判斷一件東西的真偽。

而現在高橙最大的錯處,就是他太自負了,他沒有說明他的意見僅供參考。

嚴四根這種無理都能賴三分的人,抓住了這個理由,自然是想要訛人了。

「韓先生,能不能幫我看看這件東西?」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刻,一個藏友,直接把東西送到了韓孔雀的面前。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我可不是古玩協會的會員,所以你們找專家,還是找在做的各位老前輩吧!嘴上沒毛辦事不牢,我可也是很年輕的。」

「韓先生太謙虛了,現在誰不佩服韓先生,我信任韓先生,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請你一定要幫幫忙,如果韓先生推脫,我可認為韓先生這是想要撿我的漏了。」

說話的是一位大嫂,看樣子有四十來歲,說話很豪爽,而且未語先笑,一看就讓人心生好感。

雖然很想幫一下忙,但這裡畢竟不是自己的主場,所以韓孔雀就想要推辭。

如果他真接下來了,那就是打在做的所有老前輩的老臉了。

「小韓,你也坐下吧!我們給你發了邀請函,可你貴人事忙,一直沒有等到你的消息,要不然今天也不可能出這種烏龍。」秦大可開口道。

「韓先生,既然秦會長都這樣說了,您還是坐好,趕快給我們堅定吧!您看剛才因為你們的事情,可是耽擱了好多人的時間,就算補償一下,您是不是也要做出點貢獻?」女人很會說話,人家都說到這個程度了,韓孔雀自然也就沒有了理由拒絕。

看到秦大可讓人收拾出來的位置,韓孔雀只能坐下。

人家都給他準備好了位置,如果不做上去,那就是跟這些人對立了。

現在他坐上了專家席,剛才打高橙的臉,也變成了他們內部的意見不同,在座的也就不會因為高橙的事情而受到影響。

韓孔雀一坐下,場中的氣氛就變了,剛才混亂的秩序,立即開始恢復。

那位大嫂本來在後面,卻因為擠上來看熱鬧,此時卻排在了第一位。

她拿上來的是一件瓷器,韓孔雀剛剛坐穩,她就迫不及待的把東西放到了韓孔雀面前。

她這一有行動,在後面排隊的人立即不幹了:「大姐,這是玉器鑒定席,你走錯地方了。」

「就是,不要搗亂。」

「你們知道什麼?韓先生對瓷器更加在行,他可不止是玉器專家。」女人不服的道。

韓孔雀看他這邊要亂起來,所以他趕忙站起來道:「各位,各位不要亂,聽我說幾句。」

等沒人說話了,韓孔雀道:「我看各位帶來的東西,大多數是新玉,這樣的玉石首飾擺件,其實不用拿上來讓我給你們鑒定,你們自己也是可以鑒定的。

就像那位大哥那件,雖然離我遠了點,但你舉著的手鐲中還能看到氣泡,那肯定是玻璃製品,如果不信,你可以自己回家上網查查。」

看到韓孔雀隔著好幾個人,都能一眼看出東西的真假,所有人都把自己手中的東西舉了起來。

這些鑒定玉器的,帶來的東西都不大,最多的也不過是一些玉山子和各種玉器雕像。

這些裡面,又有絕大部分是手鐲,而且都是新工手鐲,其中屬於古董的根本沒有幾件。

所以韓孔雀道:「眾位既然手裡有玉器,自然對玉器也有了一絲了解,像那邊的幾位,你們應該知道手中的鐲子質地不算好,這一點只要看顏色的駁雜程度,和水潤程度,我想你們心中也有了數。

你們來這裡做鑒定,其實是完全沒必要的,這樣的手鐲不太可能是處理過了的,因為沒有太大的必要,如果懷疑是不是玉石,也可以用最簡單的辦法,做一下鑒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