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三十章元蒼龍教子玉帶鉤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和心裡怎麼想,他樂呵呵的道:「那好,我就說些你們不知道的,這東西不是玉如意,而是一件玉帶鉤,玉質帶鉤始於戰國。它是人們用在腰帶上起扣攏腰帶的作用,故名帶鉤,帶鉤有以銅、鐵、玉等多種材料製成,帶鉤古時又...

看到男子沒走,韓孔雀轉過身對著李成和一笑,才道:「剛才不是有人,想要聽聽我對這件玉器的平價嗎?現在成了我的東西,我也可以仔細看看了,剛才我實在是沒有多看,所以不知道這是件什麼東西。」

「不要說這些廢話了,我們想要聽聽大專家的真知灼見,你不如說些我們不知道的,也讓我們漲漲見識。」高橙道。

韓孔雀笑道:「李老請坐,我們做晚輩的交流一下,您老可不用陪著我們,如果你們誰有不願意聽的,也可以趁這個空擋找李老繼續堅定嘛1

「我們願意聽,韓哥你可是活著的傳奇,沒準今天發生的事情,一會兒就會出現在網上,哪位兄弟發帖的時候,不要忘了我石磊啊,我可是韓哥的兄弟。」石磊高聲喊道。

他的喊叫聲,直接引來一陣鬨笑,不過,他還是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裡話,畢竟看熱鬧是國內最熱衷的一件事情。

韓孔雀把李成和的嘴堵上了,才對高橙道:「請教這位專家,不知道這蒼龍教子是做什麼用的?」

「玉如意嘛!自然是把玩件,這些誰都知道,你就說些我們不知道的,要不然可能會被人認為是沽譽釣名之輩。」高橙毫不猶豫的道。

聽到他這個回答,在一邊的李成和直接扶額,這就是舒為民的高徒?丟臉了啊!丟大臉了。

韓孔雀可不管李成和心裡怎麼想,他樂呵呵的道:「那好,我就說些你們不知道的,這東西不是玉如意,而是一件玉帶鉤,玉質帶鉤始於戰國。它是人們用在腰帶上起扣攏腰帶的作用,故名帶鉤,帶鉤有以銅、鐵、玉等多種材料製成,帶鉤古時又名『師比』。

它的基本形狀一般為扭曲「s」形。一端有鉤。多作獸首裝飾;背有柱,柱下有頂。帶鉤除「s」形狀外,還有棒形、竹節形、圓形、獸面形、琴面形等。

古代玉質帶鉤多系新、疆的白玉、黃玉、青玉、墨玉、碧玉和水晶、瑪瑙、翡翠等等,戰國兩漢直至宋代玉帶鉤都有製作,且在形制上區別不大。數量亦少,而元明清時期玉帶鉤風靡於世,現存數量亦較大。

它一端的獸首裝飾以龍首居多,有的在鉤背上再琢一小龍,謂之螭,螭就說龍九子其中的一個,螭昂首與大龍首相對。毛髮畢現,四足凌空,雙尾神采奕奕,故謂之雙龍鉤。」

「這是玉帶鉤?不是玉如意?」

「我說這東西。跟我見過的玉如意不一樣呢1

「聽這麼一說,這還真是玉帶鉤。」

「這次玩笑可開大了,玉帶鉤被說成了玉如意。」

「丟人了,這還是專家呢!坑人啊1

「幸虧我帶來的不是玉器。」

「不知道他剛才給人鑒定了多少東西,那些離開了的,可能要被誤導。」

「如果真品被說成是贗品,那可就賠大了。」

韓孔雀笑呵呵的聽著眾人議論,等議論的差不多了,韓孔雀還沒忘了補充一些:「玉如意和玉帶鉤的區別有時候很明顯,但有時候也是不明顯的,所以這就要用心了,只要稍微注意一下,應該就能夠分辨出來。

這件玉帶鉤有點特別,由於兩條龍都貼在玉石的主體上,所以看起來就有點像如意,不過,十來公分長的玉如意,還是不多見的。」

聽到眾人的議論,高橙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不過這種狀態很快就轉變了。

看到沒有打擊到高橙,韓孔雀笑呵呵的對李成和道:「李老也看出這是玉帶鉤來了吧?我看到您老剛才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您老實在是不應該,我們年輕人就要是受到一些挫折,不要顧及我們的面子嗎?失敗也是一種經歷,能夠在年輕時失敗一次,未嘗不是一種幸運。」

此時,所有人都見識到了韓孔雀的毒舌,他這時把別人的右臉打腫了,還要把別人的左臉也打腫。

「這是一件玉帶鉤,剛才是我疏忽之下說錯了,不過,就算是一件玉帶鉤,它也是新工,這樣的玉器,根本沒有什麼藝術價值。

如果這塊白玉沒有雕刻成這件玉帶鉤,也許還值個幾十萬,但現在做成了這麼一件四不像,可以說是糟蹋了這塊美玉,不知道韓專家還有什麼高見?」高橙還是不服的。

韓孔雀把玩著這件玉帶鉤,臉上帶上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從容的道:「歷史上玉帶鉤的流行主要在兩個時期:一是戰國至漢代;二是元、明、清時期、

元代玉龍鉤的特徵龍首小而扁長,龍的雙角表現不清,龍首的眉毛上揚,相向彎轉呈勾雲紋;眉額隆起,有重眉壓眼之感;龍首的吻部用陰刻線條表現唇和上下的排牙;龍嘴側橫鑽一對穿孔,以示空腔;龍無鬢而有發較粗,發有兩撮、三撮之分,且有長有短,長者可披肩。

龍鉤的鉤背上琢的皆是螭,有作伏地狀的浮雕,也有螭身騰起其口含靈芝,方首單尾,但尾後部左右捲曲分離。

螭身細呈弧形,曲線流暢,偎依貼附在大龍身上,用深雕技法,其龍首與螭之間的間距較大。元代龍鉤的形較寬,似琵琶形,鉤鈕作成長方形環孔或琢成錘形鈕,且貼近尾部。

由於兩條龍之間距離長,而又互相貼附,所以兩者之間的大小就不太容易比較,加上這件玉帶鉤中的老龍無鬢,龍首小而扁長,所以老龍看起來就顯得瘦校

而小龍身形騰起,口銜靈芝,就讓小龍顯得大了點,所以這件玉帶鉤,看起來好像老龍和小龍差不多大,但我們還是能夠明顯區分出老龍和小龍的區別的。

最主要的是,老龍的龍首,要比貼附在它身邊的小龍要高,這點表現的最明顯,所以蒼龍教子的寓意,可以說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此時,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韓孔雀,這裡的人都不傻,到了此時,他們已經知道韓孔雀的意思,這是一件元代的蒼龍教子玉帶鉤?

這邊鑒寶的專家被人打了臉,而且還是啪啪的打的很響,這自然讓古玩協會的一些人感覺丟臉。

高大山,秦大可看著韓孔雀,也只能是苦笑。

「我看看吧1高大山道。

韓孔雀直接把這件玉器遞給了高大山,高大山玩雕刻的,對玉石當然不陌生。

他拿到手中一看,立即就有了判斷:「明代老龍鉤,籽料留皮,工型漂亮,玉帶鉤在強光下看不到結構!玉質細膩!大開門的東西,色厚密,一眼老貨。」

韓孔雀看到了高大山眼中的一絲笑意,他自然也想到了這是為什麼。

而不明白的人,則又開始議論了。

「高老說是明代的。」

「說的很肯定呢!有熱鬧瞧了。」

「今天來這裡真是值了。」

「就是,現在就看是這位後起之秀厲害,還是這位老專家強。」

「我看難了,他們眼中並沒有火氣,火藥味不足啊1

秦大可從高大山手裡接過這件蒼龍教子玉帶鉤,仔細看了一遍才道:「確實是明早期,但也確實有元代殘留的藝術風格,而且還很強,這樣的龍勾,其實味道要遠勝於清代千篇一律的蒼龍教子鉤,是件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這是典型的元晚期明早期的一件玉器,有元代遺風!特別是大龍的耳朵和如意的雲耳。」

秦大可也樂了:「你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啊1

韓孔雀笑道:「畢竟我們不能確定這件玉器的準確年代,所以在具有元明兩代的特點時,自然是要斷定為元末明初。」

「那就算是元末明初吧1高大山也不能反駁這一點,畢竟韓孔雀說的是事實。

此時周圍所有人,都知道了幾位專家說的都對,而高橙此時已經灰溜溜的躲在了一個角落了。

他這次是真的載了,明明是一件玉帶鉤,他居然都能夠給鑒定出玉如意,這樣的水平,只能是讓人無語。

石磊此時已經是佩服死韓孔雀了,他認為這是一件新工,可韓孔雀就是能夠看出這是一件老工,這就是差別。

「工藝,工藝不對,你們說的全都不對,你們怎麼解釋龍頭的v型結構?這可是明顯的機器工。」高橙好像抓住了最後的一根稻草,他已經顧不得那些老專家了,所以直接把所有人的鑒定結果推翻。

高大山瞪了高橙一眼道:「不知道舒為民平時都幹了什麼,帶出來的學生就這種水平?」

秦大可則溫和了很多:「年輕人都有犯錯的時候,年輕人,誰告訴你v型結構的就一定是機器工?你要仔細觀察,這件玉器稜角分明,帶著很濃重的手工色彩。

這裡的這個v型結構,很可能是因為兩條龍太過貼近主體玉石,手工沒法仔細雕琢,所以就形成了這種類似機器工的v型結構,所以不要死記教條。

這一點,只要仔細看,還是能夠看出來的,畢竟手工和機器工的區別是很明顯的,只要仔細要觀察,是很容易分辨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