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二十七章彭城歡迎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掰扯上了。 韓孔雀道:「你通知了律師了沒有?我可不想去警局。」 江林笑道:「再拖延一會。程叔就來救我們了。」 「這位是韓孔雀先生吧!彭城歡迎您。」這時,始終在現場看著的中年男子...

江林看著他道:「你說有主就有主啊?證據?證據呢?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我可是通過正當手段收購到手的,如果你們不能拿出證據,這批銀器以後就只能在我的博物館里展出。」

「這恐怕不行,因為這批銀器是從我們的地方出土的,為了它們,我們布置追蹤了十幾年的時間,可不能這麼容易讓你拿走。」男子笑容面目的道。

而此時那個女警也道:「你這不是通過正規渠道購買的,現在跟我們去警局吧!我們有足夠的證據,來控告你們的這種行為。」

「足夠的證據?我還真不信。」江林不服的道。

韓孔雀道:「不要多說了,我們跟著他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據,他們也不會做的太絕。」

江林看著自己拍下來的精美銀器,哀嚎出聲:「這是我第一次買到這麼多好東西啊1

「如果不是我們布置好的陷阱,你也能夠低價買到這麼多好東西?」女警鄙視的道。

「咦?你們走後門啊?這位大叔,這是您的女兒吧?通融一下,讓我們也離開吧!要不然你女兒會有大麻煩。」這時江林看到了那位儒雅中年人,淡定從容的想要離開。

儒雅中年人看著江林和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把東西交出去吧!那些本來就不是你們的,我想,只要交代清楚了,應該沒有多大問題的。」

江林道:「可我不想把東西交出去怎麼辦?」

「那就沒辦法了。」儒雅中年人道。

江林道:「你們兩個是底,我認識你們了,以後這樣的事情,你們是絕對不能參與了。如果你們能夠保下我的東西,我就當沒見過你們。」

「你給我老實點,居然敢威脅我們?相不相信讓你進去吃幾年?」女警此時走了過來,用十分危險的目光大量江林。

看江林笑嘻嘻的沒當回事,女警更加生氣。

韓孔雀看不下去了道:「走吧!不要耍無賴了。我想就算我們市裡的警方想要通融,那位彭城的大哥也不會願意的。」

「彭城?」江林收起弔兒郎當不正經的樣子,好奇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這批銀器是彭城出土的,雙魚盤上有銘文。」

「你小子,還瞞著我多少東西?」江林不再管其他人,直接跟韓孔雀掰扯上了。

韓孔雀道:「你通知了律師了沒有?我可不想去警局。」

江林笑道:「再拖延一會。程叔就來救我們了。」

「這位是韓孔雀先生吧!彭城歡迎您。」這時,始終在現場看著的中年男子,走到了韓孔雀身邊道。

韓孔雀笑道:「你們是從彭城追過來的?就是不知道是真歡迎,還是假歡迎,不過,我可就當你們是真歡迎了。我一定會去彭城的。」

「我們是真歡迎,這批銀器的出土,已經給我們指明了方向,我想,不用多少時間,韓先生就會聽到彭城再次發現大批窖藏的新聞,到時候我們肯定會發邀請函來。邀請韓先生去我們彭城考察訪問,畢竟你幫了我們的大忙。

我們追蹤了很長時間了,可一直沒有找到這批銀器的下落,現在能夠找到它們,還要感謝韓孔雀先生,要是沒有你打斷了他們的部署,這批銀器沒有那麼容易出現。」中年男子道。

韓孔雀笑道:「彭城是個好地方,不知道這批銀器在什麼地方出土?」

「到時候您就知道了。」中年男子微笑著道。

韓孔雀道:「那我就等著看電視了。」

「韓孔雀先生能不能留下個電話,也許我們還有合作的可能。」中年男子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最近可能要到你們的地頭上去看看,希望多多關照啊1

韓孔雀遞過去一張名片。男子接過去,同時也送過來一張名片。

「彭城市主管刑偵的副局長?」韓孔雀看著這個叫張國政的中年男子,他們以後還真的是需要合作,就是不知道這種合作誰能主導。

「到了彭城可以聯繫我。」張國政笑著道。

韓孔雀笑道:「一定聯繫你。」

看著男子遠去,江林道:「真是虛偽。我想,如果你真的聯繫他,他肯定是會熱情招待的。」

韓孔雀道:「二十四小時全程陪護是肯定的。」

「彭城可不是你的家鄉,他們肯定是不會想要你去他們那裡打秋風的。」江林此時有點幸災樂禍了。

韓孔雀無奈的道:「沒辦法,彭城是怎麼也要去一趟的,他們歡迎我要去,不歡迎我也要去,現在就差一個導火索了,如果有了最關鍵的東西,到時候,就算他們再不歡迎,恐怕也不能阻止我的行動了。」

「沒事,如果他們盯得緊,那就偷偷的去,我就不信了,人家盜墓賊都能把這麼多銀器盜出來,難道我們不可以?」江林出著餿主意。

就在兩個扯著閑話,就是不走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你們兩個小子,我這剛剛上班,就給我找麻煩。」

程林雖然還是原來的那個程林,不過此時意氣風發的程林,和原來已經完全不同了。

「哎呀!我們實在是受寵若驚,真是沒想到程局長親自來了?」江林嬉皮笑臉的道。

韓孔雀則笑著道:「還沒有恭喜程叔高升,不如把這批銀器送給程叔,就算我們祝賀您步步高升的禮物了。」

「打住,你們這是明目張的賄賂,不怕罪加一等啊?」程林拍了怕韓孔雀的肩膀,露出一臉笑意。

如果沒有韓孔雀,他還很是不能扶正,而有了韓孔雀不停的攪動風雲,才讓他們有了機會,把那些害群之馬繩之以法。

韓孔雀笑著道:「以後我可是放心了,現在魔都市應該沒有多少人,敢對我圖謀不軌了吧?」

程林意味深長的道:「還是要小心,就像今天江林不是被人坑了?」

韓孔雀道:「跳樑小丑,應該形不成大患了。」

「走吧!我送你們兩個出去。」程林道。

江林此時又猶豫了,看他的樣子,程林一瞪眼道:「東西就不要想了,人家彭城的同志在這裡盯著呢!能夠把錢拿回來,就很不錯了。」

「錢還能拿回來?」江林驚訝的道。

程林道:「這次交易巨大,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錢轉走?那些人可是低估了我們的能力,他們啟用的任何賬號,都能被我們快速鎖定,他們所有的操作數據,只能是在給我們引路,不過很可惜,這些人的防範意識很強,最後也不過是封了他們不少賬號,人員則一個沒有追蹤到。」

江林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布置了那麼久,監控一些銀行賬戶還是能夠做到的。

雖然程林說的輕描淡寫,但韓孔雀知道其中的難度,除非是那些盜墓賊麻痹大意了,在錢進入他們的國際賬戶之中,就不在轉移,要不然,其中的難度可是太多了。

江林知道自己的錢沒有損失,也就不再胡攪蠻纏,兩個人直接進入地下停車場,坐上車子離開。

「中午了,我們聚聚?」江林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還是算了,剛回來,家裡還有不少事情,等有空了,我約你們。」

「行,回溶媳婦吧!聽說上一次很危險。」江林道。

韓孔雀道:「是很危險,不過禍兮福所寄,因為這個,找到了一個接生高手,以後你的親戚朋友如果要生產,記得求我。」

江林驚異的看著韓孔雀道:「看你的樣子很自信啊!我們還沒要孩子,等你安頓好了,我讓你嫂子去報道。」

「怎麼?不會真懷孕了吧?」韓孔雀看著江林道。

江林嘆息道:「我們年齡也不小了,是該要個孩子了。」

「你們這些公子哥的世界,我們小老百姓不懂,走了。」韓孔雀下了江林的車,坐上了自己的車子。

「查出來了嗎?」坐上車子,韓孔雀就道。

李小藝道:「這次銀器出土的大致範圍已經被鎖定,這樣的事情畢竟隱瞞不住,我們的調查人員,只是稍微調查,就知道了點情況,不過那處地方,已經被封鎖了,我們的調查人員進不去。」

「沒事,確定在彭城就行了。」韓孔雀閉上眼睛,想著這批銀器的來歷。

「這點能夠確定,那是一片拆遷房,那批盜墓賊的實力很強,他們是通過一家房地產公司來操作的,當年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批銀器轉移走了,但他們沒有想到,他們還沒有完成行動,就出了意外。

而彭城市博物館也做的不幹凈,當年他們以為把東西挖掘乾淨了,但在最近,另一家建築公司,居然又在那附近發現了一批窖藏物品,雖然其中大多數是銅錢,但還是有一部分銀器出土。

就是這次意外,讓彭城警方追蹤到了線索,才有了今天的行動,這是詳細的資料,大哥你可以看一下。」李小藝把他手中的筆記本,直接遞給了韓孔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