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二十六章捨命不舍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人身邊或多或少的出現了一些銀器,而且這些銀器都很精緻。 「不會是假貨吧?」江林看著場中還是那麼火熱,立即有了懷疑。 韓孔雀低聲道:「真貨才麻煩,你還是繼續出手吧!不過不要太認真,...

接下來更是精品頻出,瑞果圖鎏金銀盤、獅子戲球圖鎏金銀盤和鎏金八角杯、鎏金八角盤,一件件的出現,而這些都是高浮雕裝飾技法的代表作。

接連出現精品,而且沒有一次像以前的黑市拍賣一樣摻雜贗品,這讓場中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

就算以江林的兇狠,居然也接連失手幾次,可以說,場中的豪客還是有不少的。

有些人完全是為了買東西而買東西,為了出價而出價,人家根本不管東西的具體價值,只要東西對,不管多少錢,他們都是要買下的。

這樣的豪客,就是江林遇到了,也只能敗退。

一套鎏金八角盤以兩百八十萬賣出,東西被一位老人收到了手中,拍賣完成,老人立即去後台轉賬完成交易。

而此時江林才注意到韓孔雀:「你怎麼不出手?不要告訴我這些東西你全有。」

韓孔雀苦笑:「真是倒霉,第一次逛黑市,就遇到了這種情況,看來今天早上我出門沒有看黃曆。」

「怎麼了?」江林一驚,立即警覺起來。

韓孔雀看了一眼江林身邊的三百多件銀器,他也只能苦笑了。

江林看向自己身邊的眾多銀器,再看向不遠處的其他人身邊,這些人身邊或多或少的出現了一些銀器,而且這些銀器都很精緻。

「不會是假貨吧?」江林看著場中還是那麼火熱,立即有了懷疑。

韓孔雀低聲道:「真貨才麻煩,你還是繼續出手吧!不過不要太認真,太認真了肯定吃虧。」

看江林有了警覺,韓孔雀也不再多說。

接下來的東西更加精緻。如一件心形金飾,是由兩個橢圓形的金片合成,鏤空的紋樣再施以鏨刻、掐絲,使飾物玲瓏剔透。

還有一條葉形龍紋銀簪,在鏤空的纏枝細花上壓印一條高凸的蛟龍。龍的頸、腹、尾部又分別鏨刻一朵菊花,邊緣線刻細珠紋,精美絕倫。

經過了韓孔雀提醒,就算江林再遲鈍,他也知道事情不對勁了,龍紋銀簪。可不是普通人家可以佩戴的,這雖然是一件銀飾,但價值卻比普通金飾還要高。

所以在仿古製品出現時,江林已經沒有了先前的狂熱,看著那件乳釘紋鎏金銀盞,造型如同商周時期青銅器中的簋。所飾的乳釘、雷紋也類似青銅器的裝飾紋樣。

它外觀具有青銅禮器的渾厚凝重感,古色古香,怎麼看都不像是簡單器物,如果這真是一件禮器,那事情就不同尋常了。

而這個時刻,場中的很多人已經沉寂下來,此時出手的。大多數是一些錢多的花不完的主,在確定了這些確實是好東西后,錢已經不是錢,是廢紙片或者是一串數字。

「能不能提前離場?」韓孔雀問道。

江林苦笑道:「不行。」

韓孔雀看著場中的那些年輕人,此時他們的不專業,也有了解釋,這些人,很可能是那些盜墓賊,臨時起意找來的替罪羊,沒準這些年輕人都事先收了錢。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願意做這種事情。

韓孔雀看著這些精美的銀器,道:「這些傢伙是在圈錢啊1

江林道:「錢全部進入了國外銀行賬戶,我想此時應該已經被轉走了,就算想追蹤。也沒法追蹤到了。」

韓孔雀奇怪的看了看外面,道:「怎麼還不來?他們不會等到所有東西,全都拍賣了,錢被那些人順利轉移走了,才會行動吧?」

江林很直接的道:「也許是我們多慮了,最好是他們不要出現,那樣我這些銀器可就到手了。」

韓孔雀好笑的道:「這種白日夢你就不要做了。」

「你說你怎麼不早看出來,如果早看出來,我這五百多萬,就不會浪費在這裡了。」江林最後幽怨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道:「誰讓你貪心來著?這些人的計劃很完美,只要完成一次交易,就立即轉賬,就算後來我們發現了異常,也還有很多冤大頭,繼續支持他們,他們這是算準了我們所有人的心理了。」

「你說這麼多銀器,他們到底挖了誰的墳?」反正是聽天由命,江林也不擔心了,所以他的好奇心又起來了。

「也許不是墳墓。」韓孔雀嘆息道。

「不是盜墓?那是什麼?難道是藏寶?」江林看著韓孔雀道:「你好像才道了點什麼。」

韓孔雀道:「我最近捲入了一個大麻煩之中,我想你也應該知道,也許,這批窖藏銀器,就跟我的麻煩有關係。」

「你那批貨應該是唐代的金銀器吧?這可是宋代的,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你是不是太過敏感了?」江林道。

「但願是我想多了。」韓孔雀道。

江林道:「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能是怎麼回事,什麼樣的墓穴之中能夠出土這麼多銀器?所以這隻能是窖藏,如果是窖藏,最近有可能出土的寶藏,就只有唐王室遺寶了。」韓孔雀道。

「這不對吧?這可是兩宋時期的精品,根本沒有一件唐代的飾品。」江林道。

「我可沒說,這就是那批被人追蹤的寶藏,這還有可能是副產品,如果真是副產品,那麻煩更大。」韓孔雀差不多猜到了事情的本源。

江林道:「我們不可能這麼倒霉吧?」

韓孔雀道:「如果是真的唐王室遺寶,這批人的幕後人,也許還能辯解一下,因為他們之中有一個人,很可能是這批寶藏的繼承者,但這裡的這批銀器,很顯然不是唐王室的遺寶,這樣一來,他們私自盜掘出來的這批銀器,就是贓物。」

「我們有私人博物館的牌照,能夠對這些文物進行徵集吧?」江林道。

韓孔雀道:「徵集和銷贓是兩碼事。」

這時,韓孔雀看到坐在他們不遠處的那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人,居然拿出來了一個東西,直接插入了她不遠處的一個插座之中,如果沒看錯,那個插口不是有線電視介面,就是一處電話線介面。

韓孔雀苦笑的看著女人手中的一條葉形龍紋銀簪,拍到了這件東西,看來已經有了足夠的證據,這是要收網了啊!

「你自求多福吧!我可是一件東西都沒買。」韓孔雀對江林道。

看到江林疑惑的眼神,韓孔雀看向了那個女子,江林順著韓孔雀的目光,也看向了那邊。

「老哥,這位是你什麼人?」江林靠近了那位儒雅中年人,指著女子對他道。

儒雅中年人看了一眼江林道:「開始都提醒你了,你不聽,現在已經晚了。」

「能不能網開一面,不知者不罪嘛1江林厚著臉皮道。

女子此時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瞪了江林一眼道:「你是不知者嗎?」

江林語塞,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你們早就盯上了他們,為什麼等到交易結束才開始行動?如果你們早就把他們一網打盡了,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知法犯法?」

女子鄙視的看了一眼江林,才低聲道:「你總是還知道自己是知法犯法,看在你這麼坦白,我就告訴你,這些人很狡猾,所有東西都是上台之前運進來的。

他們每賣出一批東西,才會送來下一批拍賣品,這時,先前的那批已經轉賬完成,如果我們在拍賣開始前行動,最多只能截獲其中的一批拍賣品,而且,這麼做還有一件好處,可以得到你們銷贓的證據,同時把你們繩之以法。」

女子說完話,場中最後一筆交易也結束了。

那位年輕人,看到最後一位已經轉賬成功,臉上立即樂開了花,轉賬完成,他的任務也就結束。

這時女子站起身,大大咧咧的道:「感謝各位的配合,現在男女分開站立,全都抱頭離開座位,男左女右人妖站中間,快點,那位大哥,你不會想要反抗吧?連把槍都沒有,你們就是被人拿出來當槍的炮灰,有必要嗎?」

幾個現場的年輕人,本來還想做出點反應,可在被那位女子諷刺了幾句之後,只能一臉無奈的,把手中的兇器丟的遠遠的。

他們只是小嘍,拿的錢也不多,在這裡也只不過是幫人銷贓,這樣的罪名並不算很重,所以他們沒必要抵抗。

當然,他們之所以那麼老實,從外面衝進來的武裝警察,也起了巨大的作用。

隨著女子的話音,大批警察沖了進來,讓本來有點混亂的現場,立即平靜了下來。

只要不是搶劫,面對人民警察,所有人立即安下心來。

雖然收購了點贓物,但對來這裡的這些大老闆來說,實在算不上個事。

「這位先生,你不會捨命不舍財吧?」到了這個時候,被警察用槍指著了腦袋,江林居然還護著他的那批銀器。

江林道:「我有權利收購散落在民間的出土文物,如果你們不信,我的律師會告訴你們。」

「對不起,這位先生,這些並不是簡單的出土文物,這些東西是有主的,所以請你配合放下這批東西,要不然我們只能採取強制措施了。」這時,一名穿著正裝的男人走了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