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五章不安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8-20 11:06  |  字數:3443字

銀器年歲長了,氧化的很厲害,現在已經通體烏黑,這樣東西,不用太過認真看,就知道是真品。

當然,韓孔雀看的,可不是這些銀器黑不黑,而是它們的工藝。

如果造假,用沁黑液做舊很容易的,如果沒有沁黑液,可以考慮藥店去買硫磺粉,開水溶解硫磺粉把銀子泡進去一會就黑了。

如果在不方便,還可以用硫磺香皂慢慢泡,也能起作用,還有就是溫泉水,把銀首飾泡到溫泉里,銀飾也是會變黑的,不管用哪種方法,都要用開水加硫磺侵泡,形成硫化銀,這樣才有復古效果。

侵泡完了後,會整體發黑,不需要黑的地方,可以用細砂紙打磨在拋光,有洗銀水更方便了,快速侵泡後拿出,清水洗凈在拋光,這就省卻了打磨的麻煩,能更省力一點。

如果遇到外行,這樣做是很容易矇騙人的,但如果是內行,這樣做就一點用處都沒有。

金銀實際上是不能做舊的,它和銅還有陶瓷一類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因為金銀器不管你怎麼做舊,只要在酸裡面一泡,它就恢復了原樣。

「十六件南宋銀器,可分開拍賣,也可以一塊拍賣,如果兩者都有,以整體拍賣為先,拍賣底價為每件一萬塊,現在有意的老闆可以出價了。」年輕人並不是專業人士,所以也不會烘托氣氛,他只是乾巴巴的做了介紹,立即開始拍賣。

「小韓,你要不要?」江林問道。

韓孔雀沒有在上面發現銘文,所以他搖了搖頭道:「我手裡有一批古代金銀器,如果你喜歡。那就拍下。」

「就知道你好東西多,那我可出手了?」江林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兩個人交流的幾句話,韓孔雀已經明確表明這是真品。讓江林可以放心拍下。

「十六萬。」江林還沒有出價,就有人第一次報價了,報價的是一位老人,看樣子就是專業的鑒定師。

江林道:「二十萬。」

「二十二萬。」出價的是剛才跟他們說話的儒雅中年人。

「二十三萬。」

「二十四萬。」價格跳躍的很厲害,不過這些價格,遠遠沒有達到這批銀器的真實價值。

這麼一批銀器。而且是成套出現,價格自然要高一些。

江林想了一下道:「三十二萬。」

三十二萬,已經是一件銀器兩萬元了,那麼小的銀盞,兩萬元一隻已經是絕對的高價,除非遇到了喜歡收藏這種東西的大老闆。否則應該是沒有人在出價了,畢竟這裡是黑市,如果價格太高,就沒必要在這裡買了。

來這裡的人,大都是以營利為目的的商人,他們是絕對不可能虧本做買賣的,所以就算東西再好。不能給他們帶來利益,他們也是不會出手的。

第一次拍賣,江林就以三十二萬元的高價,拍下來了十六隻銀盞,這讓江林有點旗開得勝的感覺。

江林的秘書去後台轉賬,而那位主持拍賣的年輕人再次走上了前台。

這次隨著他走上前台的人數很多,所以帶上來的東西就更多了。

第一次拍賣就旗開得勝,讓那位年輕人喜笑顏開:「這次還是銀器,也更加精美,裡面有雙魚盤、湯匙、筷子還有杯子。這很明顯又是一套銀餐具。」

看到下面的人再次被吸引,年輕人明顯比剛才要沉著,他直接拿起一隻銀色的精美盤子,雖然有點發黑,但從一些紋路上。還是能夠看出製作工藝很精湛。

「銀器,雙魚盤,重115g尺寸直徑總數三十八件,配合上筷子、湯匙和杯子,已經足夠用來大宴賓客,這種成套出現的古老銀器,絕對不可多得,有興趣的老闆,可以上來看看了,這次的東西比較多,諸位有十五分鐘的時間仔細鑒定。」

這批銀器有一百多件,有雙魚盤38件、匙22件、箸23雙、杯20件。

韓孔雀又上去鑒定了,他還是只能從別人挑剩下的東西上鑒定,所以他核子能拿起一雙筷子細看。

從數量上可以看出,在南宋時期,金銀器已有批量生產,以滿足更大的日常生活需求,而且整批銀器製作精美。

不過這些製作精美的銀器筷子上面,根本沒有鏨刻銘文,雖然沒有銘文,但這批銀器還是很珍貴的,這一點並不能因為數量的原因,讓它價格變低。

也許是因為銀器比較多,很快韓孔雀就拿到了一隻雙魚盤。

這隻雙魚盤,盤寬折沿,淺弧腹,平底,盤內底貼首尾相對的模印雙魚,盤壁厚潤晶瑩,有細開片,游魚刻劃精美自然,這又是一批難的的精品。

最為難的的是,韓孔雀在這批雙魚盤上發現了銘文,韓孔雀仔細辨認了一下,立即驚訝了「彭城馮將士工夫」,看著這七個銘文,韓孔雀心裡有了一絲不妙的預感,他好像忽略了什麼事情。

這次韓孔雀沒有看看就走,而是把剩下的所有銀器,全都看了一遍。

宋朝流行文字刻銘,兩宋金銀器物流行文字刻銘,內容與唐代不同,紀年款識很少,而列印或鏨刻店鋪、產地、工匠名字增多。

這顯示出當時商品經濟已十分繁榮,以文字刻銘維護商品信譽,如江、西彭、澤易氏八娘墓中的銀梳刻有「江州打作」銘,安、徽六、安南宋墓出土的銀勺、銀胭脂碟上壓印「顧玉郎」款。

四、川德、陽孝、泉鎮窖藏和福、建邵、武故縣窖藏出土的器物中也有類似的刻銘。

而這一批銀器,最重要的是標示出來產地彭城,韓孔雀現在對這兩個在可是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