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二十四章荷葉盞(950張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眾怒。」 韓孔雀輕笑道:「張家的生意經,念的還算不錯,他們只要價格合適,很容易就能收購到大量好東西,而這些盜墓賊顯然也更願意賣給他們。」 「都是走黑的,賣給他們風險更小,而且價格還不...

以平常心求月票,沒有特別喜賄的兄弟,就把月票給我吧!如果有特別想支持的作者,就算了。本書現在的成績25名,950張月票,24名1170張,相差220張,第26名884張,還有66張就要追上來。

江林道:「你還是尋寶專家呢!不知道越是過年,活越容易做?」

「還真是,趁著到處放鞭炮,他們炸藥雷管都敢用了。」韓孔雀也笑了。

江林道:「最近多探聽一下消息,通向國外的走私渠道被打掉了,最近國內的那些土鱉沒有了安全出口,只能逼著他們自己組織拍賣,我們也趁機低價收點好東西。」

「這麼說,原來的這種東西都流入了國外?」韓孔雀道。

江林道:「他們做的太過了,如果只是小打小鬧的,國內也不會動真格的,可他們出的價格太高,這就讓那些土鱉聊足了勁盜墓。

一起兩起也許還不會有人注意,但賺錢容易了,安全了,那些土鱉自然會更加猖獗,如果這樣國內還不行動,那不是太說不過去了嗎?所以,做人不能太高調,張家這些年已經犯了眾怒。」

韓孔雀輕笑道:「張家的生意經,念的還算不錯,他們只要價格合適,很容易就能收購到大量好東西,而這些盜墓賊顯然也更願意賣給他們。」

「都是走黑的,賣給他們風險更小,而且價格還不低,如果自己組織黑市,就要危險多了。」江林贊同的道。

兩個人說著話。在古玩街上的紅樓食府分店裡吃了兩籠小籠包。

他們剛剛吃完,還沒來得及喝碗粥,兩個人的電話就同時響了起來。

韓孔雀和江林同時接聽了電話,接著又放了下來。

江林道:「走吧!故弄玄虛的這一套,每次都會遇到。」

「不會讓我們圍著魔都轉幾圈。才給我們真實地址吧?」韓孔雀開玩笑的道。

江林道:「不會,黑市之中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外圍的小嘍,如果出現問題,幕後人也抓不到,要是你。你會舉報?」

韓孔雀搖了搖頭:「看來我是電視看多了。」

江林道:「雖然東西會出現,但幕後人是絕對不會出現的,就算被舉報了,那些人也不過是損失一批東西,而這種東西,也不過是他們浪費幾晚上的時間弄出來的。所以,那些土鱉是絕對不會為了東西,讓自己陷入險境的。」

韓孔雀和江林說著話,就要走出古玩街,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看到韓孔雀,立即跑到了他的跟前。

「石磊?」韓孔雀道。

石磊看到韓孔雀有點興奮。不過更多的還是沮喪:「韓大哥,我找你有點事,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韓孔雀道:「現在我有事要去處理,你有什麼事,如果不急,等我處理完了再說,如果著急,現在可以說一下。」

石磊看了一眼江林,雖然沒說過話,但他也知道這也是一位大老闆。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道:「我手裡有一塊烏木製作的牌匾,不知道韓哥有沒有興趣?」

「烏木製作的牌匾?」韓孔雀有點猶豫。

如果是原來,他肯定是感興趣的,但現在,他剛發現了大批烏木。所以對這個東西,就沒有了多少熱情。

看到了韓孔雀的表情,石磊更加沮喪,他此時恨不得使勁砸自己的腦袋。

如果上次直接把這塊烏木牌匾拿出來賣了,怎麼也能夠賣個高價,可現在,卻是不太容易出手了。

原來在這條街上出現了烏木,不管大小形狀,都會被眾人爭搶,可現在,因為韓孔雀的大發現,讓他這塊烏木,再也不能奇貨可居。

石磊雖然心中懊惱,但他的反應可不慢,他立即道:「韓哥,這塊烏木牌匾是跟上次的宋錢一塊收到的,本來我是想自己收藏的,可最近手頭緊,就想處理了,您看著給個價就好。」

「行,既然石兄弟都這麼說了,我不收那就說不過去了,我現在有事,不如你今天晚上到我家來,晚上我應該就沒事了,到時候我看看,如果沒問題,就按照市價走就行了。」

韓孔雀十分痛快的答應了,反正是一塊烏木,如果不好處理,乾脆就做成其他東西,在古玩街上消化了,跟那幾個老手藝人有了合作關係,處理一些手工藝品還是不難的。

「謝謝韓哥。」石磊得到了韓孔雀肯定的答覆,立即喜上眉梢,市價在他們行內可就是高價了,韓孔雀這麼說,已經是很給他面子了。

韓孔雀笑道:「只要東西真,以後不管收到什麼,都可以找我。」

「謝謝韓哥。」石磊這次的感謝就比較有誠意了。

應付過了石磊,韓孔雀和江林上了他的車子。

感受著車子的平穩,江林道:「我混了三十多年,居然還不如你會享受,這麼快就跟上我家老爺子的派頭了。」

韓孔雀苦笑道:「你怎麼不說我怕死?我好像也沒扒過別人家的祖墳,可就是容易拉仇恨,現在盼著我死的人可不少。」

江林道:「都是些上不了檯面的東西,他們也不會那麼傻,如果為了報復你,而搭上他們自己的小命,他們也會想一想的,畢竟人都是父母養的,如果再有老婆孩子,就更不可能為了別人報復你,把自己的幸福和小命都搭上。」

車子在城市裡飛快的行駛,不過時間並不長,只用了二十分鐘,車子就停在了一處人流很多的地方,穿過人流,車子進入了一棟大樓的地下停車常

車子停在了地下停車場中,前面一輛車子上下來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就是早上韓孔雀見過的那兩個。

「這位老闆,只能帶兩位隨從進入。」年輕人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示意黃山和李小藝跟自己進去,而李林的車上,也下來了兩個人。

六個人在年輕人的帶領下,既然了一座電梯。

電梯里已經有人,看到他們進來,那人立即驚訝了:「咦?黑子你這麼早就回來了?」

黑子,也就是那個帶領韓孔雀他們來這裡的青年道:「今天運氣好,遇到了兩位大老闆,所以就直接回來了,拍賣開始了沒有?」

「還沒有,不過也快了,你們現在進去,正好趕上第一波。」

韓孔雀等人很快就出現在了一處大廳之中,廳中已經做了不少人,黑子直接跟看守大廳的人交談后,帶領韓孔雀他們走進了大廳,在一處空位上做了下來。

做好了,韓孔雀才笑道:「這麼順利?」

江林笑道:「這是因為他們不怕我們兩個跟他們搗鬼。」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黑子開口了:「應該是我們信任兩位老闆,你們這樣的大老闆,也沒必要為難我們。」

「小兄弟是第一次來這裡吧?可千萬不要聽信這些傢伙的甜言蜜語,眼睛一定要瞪大了,這些傢伙可是真的吃人不吐骨頭的。」坐在韓孔雀他們不遠處的一位儒雅中年人道。

他剛說完,就被他身邊的一位短髮美女瞪了一眼。

看到剛才還十分豪爽的儒雅中年人,在美女瞪了他一眼之後,立即萎了,這讓韓孔雀和江林立即笑了起來。

黑子這時道:「這位老闆說笑了,來的眾位都是大老闆,我們是一個都不敢得罪。」

「說的好聽,坑起我們來,也沒見你們手軟。」儒雅中年人不顧身邊美女的阻擾,再次道。

就當韓孔雀想要說話的時候,場中一靜,韓孔雀抬頭就看到大廳中心的一處高台上,走上了一個年輕人。

「各位老闆安靜了,我們第一波的拍賣,馬上就要開始了,能夠這麼早,就通過我們審核的客人,肯定都是貴客,所以我們也不耽擱眾位的時間。

第一批是十六件銀器,全為宋代真品,其中荷葉盞10件、蓮蓬盞6件,有興趣的老闆可以上台來驗貨了,五分鐘之後拍賣正式開始。」年輕人的語速比較快,不過還是能夠讓人聽明白他說了什麼。

當一塊紅布被掀開時,場下的人全都驚訝了,雖然知道這些人有點好東西,但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剛開始就見到了精品。

所以,那個年輕人話音剛落下,一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跑了上去。

韓孔雀和江林來的比較晚,所以他們做的比較靠後,此時自然就落在了人群的後面。

韓孔雀此時才注意到,因為大廳不小,所以坐了不少人也不顯的擁擠,現在全都湧上了台,人就看著太多了。

韓孔雀只是稍微數了一下,就發現上台的足有四五十人,而台下,還有不少人。

韓孔雀行走之間掃了幾眼,留在台下的大多數是像李小藝一樣的年輕女人。

由於人數太多,所以鑒定就比較慢,幸虧一次拍賣的銀器有十六件,這樣每人分一件用來鑒定,時間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長。

當一個老人放下了一隻荷葉盞時,韓孔雀立即拿在了手裡。

盞的造型猶如盛開的蓮花,口沿作五瓣花口弧形,腹部壓印五棱;托似一舒展荷葉,四邊微微捲起,這種造型的銀器韓孔雀沒見過,但瓷器他是見過的。

這種造型,跟南宋哥窯團雲荷葉盞的樣子差不多,不過相比南宋哥窯團雲荷葉盞1400萬元的價格,這些銀器荷葉盞的價格就要差遠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