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二十三章鏨刻銘文(900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這些首飾怎麼賣?」韓孔雀看年輕人沒有反應,以為他沒有聽到。 這次,年輕人到是有反應了,不過他看了一眼韓孔雀,立即又把頭轉開了。 韓孔雀疑惑的看著他,不會是聾啞人吧? 「哈哈...

早上,才天蒙蒙亮,韓孔雀就起來了,家裡有花婆子照顧柳絮,還有一大早就來接柳絮的維佳姐們,韓孔雀也就放心的出去了。

一邊走,韓孔雀一邊看他原來的那座院子,看來這座院子也要收拾出來了,維佳姐們還是住在他們近處好。

黃山他們隱在暗處,韓孔雀一個人慢悠悠的走進了古玩街,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來這裡閑逛了,這次出來,居然發現了很多陌生的地方。

韓孔雀發現,市場上的木雕或者說是紅木製品明顯增加了,但這可不是說韓孔雀弄來的紅木製品上市了,這些紅木製品,韓孔雀雖然沒有細看,但也知道,這不可能的真的。

他都不用細看,只是聽一些人的問價,就知道是假貨,三五十元一串的小葉紫檀佛珠,如果是真的才怪了。

韓孔雀就這麼隨意的走著,每遇到他不認識的小販,或者是原來沒有見過的小販,他都停留一下,不過,好東西實在是少見,就算韓孔雀這次看的很認真,很仔細,也沒有發現什麼能夠讓他眼前一亮的東西。

就在韓孔雀失望的想要往回走的時候,不遠處的動靜吸引了他的注意。

「黃山,怎麼了?」韓孔雀靠近了,看到黃山手裡抓著一個年輕人。

「這個小子跟蹤了我們好一會兒了。」黃山道。

「跟蹤我們?放開他,我看他快要窒息了。」韓孔雀好笑的看著被黃山提留起來的小個子青年。

「我身上有些好東西,想問問這位大老闆有沒有興趣。」青年被放了下來,揉著自己的喉嚨,解釋著自己的行為。

「黑市?」韓孔雀有點好奇的道。

原來他就經常聽說黑市。也知道黑市裡面的東西要比街上的好多了,但去那地方可是有風險的,如果沒有足夠的資本,被抓了可不是那麼容易出來的。

「是,我看您是大老闆。所以想試探一下,沒想到居然還帶著保鏢,我想,這樣你應該更放心了,我們允許客人帶兩位隨從進入交易地點。」青年的眼睛滴溜溜的亂轉,這讓韓孔雀心裡起了警覺。

「你身上什麼都沒有。」韓孔雀的靈識一掃。就知道青年在撒謊。

「東西就在那邊,畢竟東西貴重,我不可能隨便帶著亂跑,那是我們老闆讓帶出來的樣品,丟了我可賠不起。」青年鎮定的道。

「老闆。」黃山等這韓孔雀的決定。

「過去看看。」這邊是古玩街,而韓孔雀放出感知。並沒有發現有異常水分集中,這就表示,周圍並沒有埋伏殺手刺客之類的。

黃山隱進了暗處,韓孔雀跟著青年,重新走進鬼市。

等他再一次停下時,他已經來到了一個角落裡。

這個攤子上的東西很特別,居然全是金銀首飾。金首飾在微弱的燈光下,閃爍著璀璨的金光,銀首飾則烏黑一片,這樣的首飾,一看就知道有年頭了。

韓孔雀蹲下,拿起一枚黃金首飾,手感很好,顏色重量也對,這是一枚花型戒指,戒指的指環雖然纖細。但圓環上有一枚碩大的牡丹花,讓這枚金燦燦的戒指,盡顯華貴。

韓孔雀放下黃金首飾,又拿起一枚銀戒指,這是一枚草環戒指。白銀被打造成一絲一縷,編製成了一枚戒指,雖然現在這枚戒指已經通體烏黑,但還是能夠看得出,當時的工匠製作它的時候,是極盡心思的。

韓孔雀掃了一眼攤子上,除了剛才的戒指之外,還有不少金銀首飾,其中一條金色的菊花項鏈,也十分搶眼。

他剛想放下手中的戒指,這時他的手感告訴他,這枚戒指的內壁上居然有字。

韓孔雀放出靈識,想上面刻的是什麼。

「官?」韓孔雀有點驚愕。

居然鏨刻有帶「官」字的銘文,這時韓孔雀再看手中的戒指,這枚戒指造型複雜,工藝精湛,應該是官府作坊的產品。

想到這裡,韓孔雀心中一動,這樣的官府作坊出品,也許還有其他標記。

韓孔雀再次放出靈識,卻什麼也沒發現。

不過,他此時已經對這些金銀器有了興趣,他拿起那件製作繁複的菊花項鏈,這一條項鏈應該是這些首飾當中最貴重的了。

它不光製作繁複,最主要的是手工非常細膩,項鏈上的每一個花瓣,甚至是花蕊,都製作的十分唯美。

這麼複雜的東西,摸著居然十分順滑,一點沒有扎手的感覺,就算你用手背貼在菊花上,也沒有一絲不舒服。

這樣還算了,而黃金飾品的柔軟,居然沒有影響到這件項鏈,就算韓孔雀特意擠壓了一下項鏈上的菊花,它居然也沒有變形。

這樣的手工,絕對不簡單,所以韓孔雀立即放出靈識,仔細感知這件首飾。

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官」字銘文,不過這次他的收穫更大,在「官」字銘文旁邊,還有兩個更小的字跡,看到這兩個字,韓孔雀的心頓時火熱起來。

彭城?居然是彭城啊!韓孔雀抬起頭,看著那個始終不動聲色的攤主。

韓孔雀看著攤子上的東西,瞬間放出自己的靈識,籠罩住幾件製作精美的金銀飾品。

果然,他猜的不多,在這些東西上面,他又發現了兩件帶著「官」字銘文的首飾,而且其中一件上面也鏨刻有彭城兩個字。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有了成算,這些帶銘文的首飾,這個攤主不知道?

很有可能,他不太可能故意帶出這種東西出來顯擺。

這樣的隱藏銘文,如果不是特別注意,如果不是用放大鏡等手段,人用肉眼幾乎是看不出來的,這樣一來,事情就比較有意思了。

「這些首飾怎麼賣?」韓孔雀問道。

攤主是一個年輕人,帶著一個很土的大棉帽子,把他的大半臉頰遮掩了起來。

「這些首飾怎麼賣?」韓孔雀看年輕人沒有反應,以為他沒有聽到。

這次,年輕人到是有反應了,不過他看了一眼韓孔雀,立即又把頭轉開了。

韓孔雀疑惑的看著他,不會是聾啞人吧?

「哈哈。」就當韓孔雀疑惑的時候,他聽到一陣輕笑聲。

「江林?這麼巧?」韓孔雀轉身看著明顯在嘲笑他的江林。

江林笑道:「這可不是湊巧。」

說完,江林指了指身後的一個瘦小青年道。

看到韓孔雀明白了,江林掏出一摞錢,直接讓給了那個青年,青年默默的收起錢,再也沒有其他動作。

韓孔雀這個時候有點明白了,他道:「這樣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小夥子,給我一張門票。」

那個年輕人詫異的看了一眼韓孔雀。

江林道:「這位是韓孔雀先生,我想你應該聽說過他。」

年輕人終於動容,他低聲道:「留下有效聯繫方式,鬼市散了等我們的通知。」

韓孔雀一笑,掏出一張名片扔給了那個青年,想了一下,他也拿出了一摞一萬塊人民幣,扔給了青年。

青年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恢復了原來的狀態。

走的遠了點,江林才道:「剛才我沒有細看,攤子上的東西怎麼樣?」

韓孔雀道:「很好,全都是精品,這應該是從一座古墓里出土的,應該是一座女人的墓穴,首飾全是花草形狀的,從那些金銀飾品的精美程度來看,墓主人的身份不會太低,應該有點好東西。」

「能夠看出什麼朝代的嗎?」江林再次問道。

韓孔雀仔細回想了一下一條工藝複雜的項鏈,項鏈金絲扭結成回紋,串連在一起,形制自然,率意歸真,介面緊密,錯落有致,這樣的風格符合宋代審美取向,有如宋瓷的冰清玉潔,簡練如初。

「應該是宋代的首飾,不過只是看這個還不能完全確定,畢竟我沒有細看,如果上面有銘文,那就容易鑒定了,宋朝時期各地金銀器製作行業十分興盛,有銘款的金銀器顯著增多,這也是宋代金銀器的一大特點,如果沒有銘文,能夠發現其他跟這些首飾一塊出土的文物,要確定這些金飾的年代也比較容易。」韓孔雀道。

江林道:「這些土鱉還是有點本事的,不知道哪裡的一座宋墓被他們挖了。」

「怎麼?有想法?有想法就報警啊1韓孔雀笑著道。

江林鄙視的道:「你正義感這麼足,怎麼不報警?」

兩個人全都笑了起來,韓孔雀道:「其實這樣不好,這極大的放縱了盜墓賊的這種違法行為,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的古墓被破壞。」

「算了吧,我們才上岸多長時間?現在我們也不過是剛剛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原來又比他們強多少?」江林道。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道:「說的也是,合法考古,非法盜墓,人的嘴兩麵皮,怎麼說怎麼是。」

「走,我們去吃早餐,吃過了,我們就等著他們召喚1江林道。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疑惑的道:「這些人也真是大膽,魔都年前可是剛剛掃除了不少垃圾,他們剛過了年,就敢出來做活,也不怕頂風作案被嚴打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