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一十四章揭穿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家怎麼稱呼?」 「我老人家走南闖北,從來不留名號。」老頭道。 韓孔雀不以為許的道:「您老的走南闖北生涯恐怕要走到頭了,詐騙四百萬,也算金額巨大了,就算你們以前的案底掀不出來,只是這一...

本書現在848張月票,第二十四名1060張月票,相差212張,我的臉幸虧被打腫了,要不然可就丟死人了,現在真是沒臉見人。

昨天沒有求月票,居然得了六十一張,我是不是賺了?既然每天都五更,我還是繼續求月票吧,要不然可就讓兄弟們佔便宜了。

滿血復活,滿地打滾求月票,總不能太過丟人啊,現在是能夠多拿一張是一張,我也太悲哀了,太可憐了。

韓孔雀知道的,曾經有一個日本人,在國內出價1200萬元,購買一根有七千多年歷史的烏木被拒絕。

目前市面上體積較大、形態迥異的天然烏木動輒就幾百萬元。

「三百萬已經很可以了,畢竟烏木並不是太貴。」韓孔雀道。

老頭道:「如果你真想要,四百五十萬,這是最低價,如果再講價,就算了。」

「您老可不老實,剛才還說少了五百萬不賣,現在卻直接降價五十萬,這讓我們怎麼相信你?」韓孔雀笑著道。

老頭道:「我就跟你說實話,四百五十萬是跟我兒子商量好了的,這已經是我們的心理最低價位,再低於這個價位,我是肯定不能賣的,如果賣了,我兒子可是不願意的。」

「四百五十萬太貴了。」韓孔雀搖著頭道。

老頭此時道:「這可不貴,要知道明清宮廷里出來的金絲楠木椅子,賣到幾百萬的有的是,我們家祖上也就是出身低,如果這批傢具是出自明清皇宮,如果出價不到一億,我連眼皮子都不抬。」

「您老也說了,這畢竟不是宮廷御用之物,所以價格就賣不上去,我看這樣吧!三百五十萬。我比前面那些人,多出一百萬,如果您老願意我們就成交,如果不願意。那就算了。」韓孔雀心裡掙扎了一番,最終還是出了個價。

柳絮和趙涵雁他們,不知道韓孔雀葫蘆里買的什麼葯,所以就只看不說話。

「三百五十萬太少,如果你能夠出四百萬,我還能考慮考慮,到時候我打電話跟我兒子說一下,沒準還能成,三百五十萬是絕對不行的。」老頭搖著腦袋道。

韓孔雀道:「那就四百萬,我是真喜歡你這批傢具。所以四百萬也沒問題,不過我們可是要簽訂正式的轉讓協議的,錢你放心,合同簽訂,立即給你轉賬。當然,你要現金支票也可以。」

「轉賬吧!不過,我這裡可沒有轉讓協議。」老頭道。

韓孔雀道:「我有,到時候您老只要簽字就可以了。」

「你們等等,我跟我兒子打電話說一下,如果可以,我們今天就可以完成交易。只要給了錢,這裡的傢具就是你們的了,你們隨時都可以運走。」老頭高興的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看著老頭走了出去,柳絮道:「這些傢具確實很漂亮,但四百萬是不是太貴了?」

趙涵雁也道:「前面那些人只出價二百五十萬。其實我們完全可以稍微加一些就行。」

韓孔雀笑道:「不用多說,既然喜歡,買下來就是了,反正不貴,我打電話讓人送合同過來。」

說完。韓孔雀直接掏出電話道:「古嵐,你叫上白衣,讓她拿合同來,順便多叫些人過來,我買了不少傢具,都很沉,要你們那批壯勞力,其他人搬不動。」

韓孔雀下了決定,其他人也不再多說。

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這批傢具,黃色的,看著挺善心悅目,不過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黃料子。

看著這麼精美的傢具,韓孔雀心中感嘆,早就聽說過一句話,說現在市場上除了假貨是真的之外,就沒有真貨了。

現在看來,這句話雖然有失偏頗,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陰沉木也能夠造假了,而且還造的這麼漂亮。

剛開始韓孔雀沒看出來,主要是因為市場上造假的一般都是用水楠,或者是來自熱帶的樟木,而用黃心楠製作的陰沉木已經算是上等貨色了。

具白曉亦查到的消息,目前市場上的金絲楠烏木,基本上都是這種貨色。

據說有很多大老闆手上居然有數十噸「金絲楠烏木」,引得許多藏友羨慕不已,他們還根據木材成色不同,分別起名「綠料子」、「黃料子」、「黑料子」、「黑影子」等等莫名其妙的名稱。

又編造附會了許多新的「概念」和「故事」在裡面,以愚弄全然外行的廣大金絲楠愛好者。

如果這樣的信息被傳播出去,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敢去川省採購「金絲楠烏木」?

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敢相信各大論壇新聞裡面,兜售的那些所謂「精品級金絲楠」?

話說回來,這種人工製造的陰沉木,在本質上跟自然出土的陰沉木是不同的,因為它在本質上還沒有脫離木材的範疇,也不可能具有天然陰沉木,那種對人體有益的保健作用。

這種天然木材的做舊過程,必定要經過化學藥品浸泡、變色、加香、埋入地下加速醇化等過程。

這個過程不僅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木材的內部構成,也會使木材部分變質,材質變差,表面腐朽,木材的正常使用壽命會縮短,化學物品殘留物更是會長期存在。

市場上一般是用普通楠木或類楠木通過人工做舊、人工加香之後,去冒充「陰沉木金絲楠」。

一些黑心的木材商人到福、建去大量採購回來的「陰沉木金絲楠」,當然,價格也不可能高到哪裡去。

但這些木材商人把這種根本不是用金絲楠樹種木材製作的「陰沉木金絲楠」,當做出土的楨楠陰沉木天價出售,以獲取暴利。

韓孔雀對這種造假能力很驚奇的,甚至多少有些欽佩之意,不說他們把不是金絲楠的木材變為了金絲楠,而且還能把這種假的金絲楠,製作成了烏木。這可真是手段驚天。

就說這批傢具的製造工藝,也是十分精湛的,如果不是這批傢具實在是沒有什麼可挑剔的,韓孔雀才不會在這裡跟這個老頭浪費時間。

福、建木材商人大批量出售這種「陰沉木金絲楠」。在那裡並不是每噸十萬二十萬的天價,比如今年上半年他們向廣、東某市木材商出售的2000多噸這種「陰沉木金絲楠」,每噸價格只有1萬多一點,個別的只有8000多元一噸。

用一萬多點的黃心楠醇化陰沉木製作的這批傢具,居然要賣四百萬,這種生意可真是暴利。

弄清楚了這個老頭的騙局,韓孔雀的心思就動了。

如果不是知道這批傢具是用來騙人,不是知道這批傢具可能毒性很大,就算明知道不是金絲楠烏木,韓孔雀也想把這批傢具收到手。

等古嵐和白衣來的時候。老頭已經做好了準備,用他的話說,他兒子已經同意了。

白衣拿出一份轉讓協議,這樣的協議已經是她的必備之物。

老頭十分仔細的看了協議內容,等看完了還不斷詢問一些協議的細節。等全都了解了,才鄭重的在協議上籤了字。

簽完字之後,韓孔雀立即道:「古嵐,保護柳絮退出這間房子,不知道這些傢具是用什麼處理的,在這裡待的時間太長了,可能會對身體有害。」

「啊?對身體有害?你早就知道為什麼現在才說?」柳絮怒道。

韓孔雀陪笑道:「這只是我的猜測。再說,剛才沒簽協議,所以不能說,如果說了,這老頭還敢跟我簽協議?」

韓孔雀的話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老頭自然知道韓孔雀看破了他的騙局。

「沒想到終日打雁。今天卻被大雁啄了眼睛。」老頭恨恨的看了一眼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老人家不服?如果我沒猜錯,你老設的這個局,就是專門沖著我來的吧?」

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韓孔雀明知道這房間里的空氣,對大人孩子都不好。但他還是不敢讓柳絮離開自己的視線。

老人一怔,道:「專門對著你來的?你也太高估自己了,今天之前,我知道你是誰?」

韓孔雀笑道:「你不知道我是說,但有人知道,古嵐,那些人全都控制了吧?」

「控制住了,不過裡面並沒有你想要找的那個人。」古嵐道。

韓孔雀看向老頭道:「老人家怎麼稱呼?」

「我老人家走南闖北,從來不留名號。」老頭道。

韓孔雀不以為許的道:「您老的走南闖北生涯恐怕要走到頭了,詐騙四百萬,也算金額巨大了,就算你們以前的案底掀不出來,只是這一筆生意,也夠讓你的晚年人生,在鐵窗之內度過的了。」

老頭臉色一變道:「光棍只打九九不打加一,年輕人你沒必要做的這麼絕吧?」

韓孔雀笑道:「我對你們能夠這麼快的,在這裡布置下這麼一個騙局,很感興趣,只要你們能夠說出是誰讓你們來的,還有地下的那些炸藥,是誰放進去的,我就不為己甚,對你們網開一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沒有人讓我們來這裡,這裡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有利於我們做生意。」老頭道。

「剛才您老出去,是不是想要引爆炸藥?不對,應該不是這樣,難道是想給我個警告?你們現在還不想直接殺死我?」韓孔雀猜測道。

「我跟不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只是想賺點外快。」老頭到是很硬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