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一十三章懷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千金,也難尋其一的寶中之寶了。 現在出現在這麼一個偏遠的山村。自然是讓人懷疑的,而韓孔雀正好給他補足了這麼一個缺陷,因為這裡證明,確實有陰沉木出土,而且量非常大。今天還出現了金絲楠烏木。...

「小夥子看的怎麼樣?」老頭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都很不錯,如果價格合適,我也想要。」

柳絮此時也道:「真的很漂亮。」

現在房間里不止是柳絮,就連一直不太說話的趙欣兩姐妹,也十分欣喜的,在觀察房間里的這批傢具。

當然,中年人帶來的那些人,也在分散開來研究那些傢具,韓孔雀甚至發現有一個年輕人,用一個探針一樣的東西,深入到了一張椅子的縫隙里,來探測椅子內部的情況。

當然,韓孔雀是不需要這麼做的,但他看到了這種情況,卻放心了下來,他感覺自己也許是多心了。

房間里那麼多人,那位老頭也看顧不過來,他只是堵在房間的門口,看著沒有人向外拿東西就算了,看來對自己的這批傢具很有信心。

韓孔雀疑惑了,這個老頭韓孔雀確定不認識,他也肯定不是沒有一個人的薛家人,那他做著一些,肯定就是為了騙人的,但騙人,需要弄那麼一批精美的傢具擺放在這裡嗎?

「怎麼樣,這張椅子足有七八十斤,加上這份工藝和年份,賣個二十萬不貴吧?」老頭看沒人出價,直接出了一個價格。

韓孔雀看向那把太師椅,看得出來,這批太師椅跟外面的門窗不是一樣的材料,外面的是黑紅色,這裡的全都是黃褐色,而金絲楠烏木則大多數就是這種顏色。

從太師椅木料的切面來看,除了擁有獨特的水浸紋理之外,必不可少的金絲木紋更是光澤可見。

用手輕輕撫摸,即可明顯感覺到木質地溫潤、細膩、柔滑。

仔細聞聞,還能聞到淡淡的清香,這些可都是金絲楠木烏木的特點,而且是典型的特點。

具有這種特點,足可以認定是金絲楠烏木。

韓孔雀的感知告訴他,這些傢具都是實木傢具。沒有摻一點假,內外部的表現完全一樣,所以就排除了貼皮等手段造假的可能。

但韓孔雀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如果東西真好。這個老頭沒必要,把這些傢具千里迢迢運到這裡出售。

金絲楠木已經是千金難求的稀世奇珍,在當前的文化藝術品收藏市場上可遇不可求。

而金絲楠埋在河裡或埋在地里,幾千年形成的陰沉木金絲楠,就更為世人所不易得見,這種陰沉木金絲楠,絕對價值連城。

所以,按照這樣算來,一張傳承幾百年的太師椅,絕對值二十萬。

「二十萬太貴了。兩萬。」中年人比韓孔雀要狠多了,他直接出了十分之一的價格。

老頭聽到了中年人出價,淡淡的一笑道:「你們可不要欺負我老人家沒文化,我可是讓我兒子做過鑒定了,我們家的這批傢具可都是用金絲楠烏木製作的。這樣的價格,是絕對買不走的。

原來我還有點懷疑,畢竟我們祖上只是一個山村裡的小地主,不太可能得到太過珍貴的木材,現在我才明白,我們的祖上不用出山去買,因為我們這裡就盛產這種東西。你們也應該聽說了吧?外面的考古隊,已經發現了金絲楠烏木。」

陰沉木本就數量稀少而十分珍貴,古往今來以陰沉木製成的木藝品,常常是皇室宮廷和達官顯貴的賞玩之寶,而陰沉木金絲楠就更是縱使散盡千金,也難尋其一的寶中之寶了。

現在出現在這麼一個偏遠的山村。自然是讓人懷疑的,而韓孔雀正好給他補足了這麼一個缺陷,因為這裡證明,確實有陰沉木出土,而且量非常大。今天還出現了金絲楠烏木。

「既然老人家也懂行情,那我們也不說假話,市場上的金絲楠木才多少錢一噸?」中年人道。

老人道:「你這樣說,我可要好好的跟你們說道說道了,不要看我年紀大了,為了給我的子孫留下點家底,我可是沒有少學習。

你說的金絲楠木,直接做成傢具效果可不太好,當然,如果是極品紫南,那當我沒說,如果是水楠、黑楠什麼的,能夠跟我們這種金絲楠烏木相比嗎?」老人開始變得健談。

「金絲楠烏木也有價,在川省也不過二十萬一噸,您老的價格可要的太高了,現在這一張太師椅的價格,就頂上一噸金絲楠烏木了。」中年人苦笑道。

老人聽到中年人這話,立即樂了:「年輕人你可不要忽悠我老人家,我們家裡的金絲楠烏木傢具,能是那些相比的嗎?既然你是做傢具生意的,那怎麼不去川省看看,也許能夠買到一大批價值二十萬一噸的金絲楠烏木。」

「你老人家還不用這麼說,我們去川省,還真能夠買個幾百噸陰沉木。」中年人道。

老人道:「這幾百噸陰沉木中有多少金絲楠烏木?能夠收到個三五噸已經是很幸運了。」

「有個三五噸,也能夠打造幾套你這樣的傢具了,您老還是不要漫天要價了,說個實在價,我們是很有誠意的。」中年人道。

老人但笑不語,而中年人也不是太過著急,他再次看著那張太師椅,仔細分析起來。

相對於陰沉木來說,金絲楠木本來就是很少見的,因為數量極其稀少,能成為陰沉木的機率就更加的少了,而且還是一種不可再生的資源,因為它的成型,是要經過上千年的時間,才能造就成陰沉木。

「年輕人,你有什麼想法?」老人看中年人不吐口,立即把目標轉移道了韓孔雀身上。

韓孔雀笑道:「我看不太明白,不過我也認為價格太高了,一張太師椅二十萬,這樣兩張太師椅和一張八仙桌要多少錢?」

老頭道:「最少一百萬。」

「那一整套的餐桌呢?」韓孔雀指著不遠處的餐桌,一張桌子配八張椅子。

老頭再次道:「還是要一百萬。」

「掛衣櫥,大衣櫃和那張大床呢?」韓孔雀再問。

老頭道:「這三件都是用的大料,所以每件最少一百萬。」

「這麼說你這裡的全套傢具,最少也要賣五百萬了?」韓孔雀道。

老頭道:「最少五百萬,少一點也不賣。」

「老人家,你也不要說的那麼絕對,我大體算了一下,你這批傢具的重量,最多也就在兩千斤,也就是一噸,但這不是原材料,而是古老的傢具。

雖然樣式古舊,但畢竟是傳承久遠,我就給你算十倍的價格,也不過兩百萬,所以,我最多能夠出到兩百萬,如果再高了,我們就不能要了。」中年人看到老頭跟韓孔雀談價格,立即開口道。

韓孔雀沒說話,而老頭對中年人道:「兩百萬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能夠便宜賣了,我早處理了,也不會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守著。」

中年人看了看韓孔雀,猶豫了一下才道:「最多兩百五十萬,再多一分我們也不要了。」

老頭搖頭道:「兩百五十萬不行。」

「不要說得那麼絕對,東西是好東西,可在好的東西,也要有人知道欣賞才行,而且兩百多萬的現金,也不是誰都可以拿得出來的,我們可是很有誠意的,如果您老要是賣給我們,我們可以立即轉賬。」中年人最後道。

老頭此時明顯有點猶豫,不過他在看到了韓孔雀他們之後,也猶豫了,他道:「反正你們在我家裡住三天,不如我們都仔細想想?」

「行,您老仔細考慮考慮,也可以詢問一下孩子的意見,我們給你們二百五十萬的價格,已經是天價了。」中年人說完之後,率先走出了房間。

韓孔雀看著這些男男女女的,感覺有點違和,可哪邊不對,他又說不上來。

還有一個情況,這批傢具如果真是明清時期的老傢具,其實五百萬的價格並不高,那剛才中年人的表現,就很值得懷疑了,這不會是故意不出高價,等著自己上套吧?

到了此時,韓孔雀心中的警鈴已經大響。

「年輕人,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我這裡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想要我這批傢具,低於五百萬我是不賣的。」老頭道。

這時趙涵雁道:「他們可只出了二百五十萬。」

老頭道:「所以我沒賣啊1

這時韓孔雀的手機響了,韓孔雀看了看,是條簡訊,等簡訊看完了,韓孔雀心裡已經有了數。

「年輕人有事?如果有事就先去辦事,我老人家年紀大了,幹什麼都沒有精神了,陪著你們這麼點時間,就感覺累了。」老頭道。

韓孔雀笑道:「你老人家老當益壯,身體沒這麼弱吧?」

老頭笑道:「那我就明說,如果你們沒錢,還是不要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了,我這批傢具,低於五百萬是絕對不會賣的。」

「是嗎?我要是出三百萬您老賣不賣?」韓孔雀笑道。

老頭也笑道:「我這可是正宗的金絲楠烏木,這樣的烏木可是比金絲楠和所有烏木都要珍貴的木材,最重要的是我這批傢具可是有幾百年的歷史了。」

這一點韓孔雀當然知道,但這個老頭的來歷很讓人懷疑,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幾百萬買下這批傢具,絕對是不虧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