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零八章坐地起價(750張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陰沉木全部包括了? 你是說?徐祥山的眼睛一亮,看著自己腳下的土地道. 王桂山道:對,他們那邊的地下有陰沉木,難道我們這邊就沒有?難道他韓孔雀還能夠看清地下的情況? 說的對.舒為...

韓孔雀笑道:只要木質好,其他沒必要理會,如果是沒有見過的樹種,那更有研究價值,反正這批陰沉木也不會被破壞,既然放在這裡研究,是什麼材質的其實並不重要.

這邊熱火朝天的忙碌著,另外一邊,一群不甘的人,在想辦法.

怎麼辦?王桂山問道.

徐祥山道:還能怎麼辦?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我們不佔優勢.

你們看他們圈定的這塊地怎麼樣?舒為民道.

徐祥山道:我們可不是地質學家,不過以韓孔雀的理論,這裡可不像是堰塞湖.

舒為民道:那隻能說這裡在古代形成過堰塞湖,要不然也不會有樹木被埋在下面.

這又怎麼樣?徐祥山道.

舒為民道:如果是這樣,想要找出古代被掩埋的樹林,就比較麻煩了.

王桂山道: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徐祥山和舒為民的眼睛同時一亮,徐祥山道:怎麼說?

王桂山道:你們看這片地方的地勢.

一馬平川,要不然這個小村子也不會建在這裡.舒為民道.

王桂山道:所以啊!這裡地下的情況,誰又能說得准?

徐祥山著急的道:你什麼意思,一次說個明白.

王桂山道:韓孔雀自以為聰明,但他買下來的地方,就真的把地下掩埋的陰沉木全部包括了?

你是說?徐祥山的眼睛一亮,看著自己腳下的土地道.

王桂山道:對,他們那邊的地下有陰沉木,難道我們這邊就沒有?難道他韓孔雀還能夠看清地下的情況?

說的對.舒為民一拍大腿道.

徐祥山道:如果那邊的陰沉木很多.沒有理由到了這邊,就會沒有了,如果遭遇泥石流,可不會只淹沒他們那邊.而不淹沒這邊.

王桂山道:我也是這麼想的.這邊的地勢全都十分平坦,就算古代有點起伏.也不會有太大的區別,這樣,泥石流來了,肯定會全部淹沒.就算我們腳下淹沒的樹木少了點,那也是有挖掘價值的.

徐祥山重重的點了點頭道:那還多說什麼?現在我們也開始動工.

等等.王桂山阻止了徐祥山.

舒為民此時道:我們還是先把這片土地弄到手再說,如果能夠把韓孔雀的那片地,圈在中間就更好了.

徐祥山道:這個事情就不要想了,我們在人家的地盤上,人家不給我們添堵就很好了,要想收拾他.我們只能是另想辦法,在這裡找他大麻煩,只能是自討沒趣.

那我們就研究一下,到底買多少地皮.買哪一塊,想來這村子里的人也不傻,便宜了肯定不會賣給我們.王桂山道.

應該帶一支勘探隊來的.徐祥山道.

王桂山道:我們自己辛苦一下,也沒什麼.

好,我們現在就勘探,看看周圍的地形,只要沒有太大偏差,我們腳下這塊地的地勢,比韓孔雀那邊還要低點,沒準我們這邊的發現,比他們那邊還要多.舒為民道.

等吃中午飯的時候,韓孔雀才發現徐祥山他們的動作,一個上午,他們打出了十幾個盜孔,以探測地下的情況.

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的,好像很高興,韓孔雀心中一動,找到趙年生,把他的想法說了出來.

趙年生笑呵呵的道: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就能有所收穫了,你還真是不折不扣的財神.

韓孔雀笑道:記住了,村子里的土地是不能賣的,如果此時賣了,以後可就要後悔.

我知道,就算要賣,也要等到我們這裡穩定了,地價達到高峰了再賣,現在賣,不是讓很多投機者佔了便宜?趙年豐嘿嘿笑著走了.

吃飯了,同學們,吃飯了.韓孔雀招呼工地上的所有人吃飯.

韓孔雀早有準備,所以在一些平地上,紮起來了很多帳篷,以便讓人休息和吃飯.

中午的飯菜十分豐盛,大部分是河鮮,油炸草蝦,炒蝦米,泥鰍湯,紅燒魚,糖醋魚,炸小魚,蒸螃蟹,這些菜里有甜的,有鹹的,有辣的,個人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挑選自己愛吃的美味.

哇!真是豐盛.

這是草蝦吧?真是大.

麻辣小龍蝦也不錯.

蒸螃蟹才是極品美味.

你們都錯了,其實最好吃的是這種炸小魚.

我最愛吃紅燒魚.

這邊吵吵嚷嚷的,徐祥山他們那邊自然也看到了,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從不遠處飄來的香味,讓他們不斷咽口水.

當地政府居然不安排飯食?徐祥山走到哪裡,都會收到隆重接待,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情況?

王桂山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原來我們是沒有競爭對手,所以當地正當只能無奈的任我們把東西拿.,!走,現在韓孔雀發掘出來了東西,是留在乾山縣的,甚至是留在這個村裡,而我們發掘出來了東西,是要帶走的,只是因為這個,我們就不受待見.

舒為民道:學生們都累了半天了,也該找個休息的地方了,我看村子裡面有不少房子出租,我們還是儘快租下一些,一時半會我們可離不開這裡.

先把吃飯的問題解決了吧!徐祥山此時也感覺飢腸轆轆.

王桂山道:直接找這裡的村主任,讓他安排,畢竟我們也算是他們的大客戶.

徐祥山道:好,就這麼做.

趙年生見到徐祥山他們的時候,這幾個老專家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

不知道幾位找我有什麼事情?趙年生客氣的道.

我們也想買你們村裡的一片土地,不知道你們村裡的土地怎麼賣?幾個人都餓了,所以徐祥山也沒有轉圈子,直接開門見山的道.

趙年生搖著頭道:對不起,我們村裡的土地不賣.

不賣?那韓孔雀為什麼能購買?王桂山道.

趙年生道:韓孔雀是我們村裡人,他當然能夠得到我們村裡的土地.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只能找你們縣裡或者是鎮上的領導了,我想,到時候你們也是沒法阻止的.徐祥山道.

趙年生道:我們是沒法阻止,不過你們去找我們的直屬領導,獲得土地的可能也是微乎及微,現在誰都知道,農民的土地是不能隨便侵佔的.

看到幾個教授不服,趙年生也不跟他們直接道:你們是想著在我們這裡進行考古發掘吧?如果是這樣,其實你們不用買地,只要適當的補償我們一些,你們就可以隨便找地方進行考古發掘.

徐祥山他們疑惑的看著趙年生,這個趙年生這麼好說話?

趙年生也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所以直接道:這是我們縣裡最新出台的規定,任何人,只要徵得土地主人的同意,都可以隨便在我們乾山縣進行考古發掘.

當然,這個發掘是不能破壞我們乾山縣的自然環境的,只要做到了這一點,我們整個乾山縣,對任何人的考古發掘,都是大開方便之門的.

這是要搞好服務了?如果是這樣,現在我們這些人已經餓壞了,你們是不是進一下地主之誼?徐祥山笑著道.

趙年生道:這個更加沒有問題,餓了就去吃飯,村裡現在小飯店有的是,只要花錢,想吃什麼都可以,我們這裡吃飯住宿還是十分方便的.

徐祥山幾個互相看了一眼,這事情似乎太過順利了,不過,他們也不能發現那裡不對,所以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王桂山道:不知道我們進行考古發掘的費用怎麼算?

趙年生道:這要看地方,如果周圍沒有土地,也沒有山林,更沒有房子,這樣的地方就十分便宜,如果是一些特殊的地方,價格就比較貴了,你們看上哪邊了?可以直接提出來議價.

如果就是我們腳下的這塊地呢?徐祥山道.

趙年生詫異的看了他們一眼道:誰都知道這裡有可能出陰沉木,現在可是有的很多人,想要這片地盤的發掘權.

徐祥山立即緊張了:誰看中這裡了?難道他們也有考古的權利?

趙年生道:是我們縣文化局看中了,當然,還有一些其他人,他們都有考古發掘的資質,不過,那些人被我們縣裡的人勸走了.

我想你們是從京里來的,應該不怕我們縣裡的文化局吧?如果你們不怕得罪他們,這塊地我可以做主給你們,不過你們要付現金,也就是說,簽訂合同之後,立即付清款項,我們是概不賒欠的.

你們縣裡的文化局,是不給你們錢的吧?王桂山冷笑道.

趙年生也不隱瞞:他們是沒有現錢,先要賒欠,這樣的事情我們可不會做.

還是不想給你們錢,放心,我們肯定給現錢,你就說個價吧!徐祥山道.

趙年生道:每個平方一萬,謝絕還價.

每平方一萬?你們想錢想瘋了吧?舒為民毫不客氣的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