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零七章南檀北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題都沒有,很多農民家裡的棗木扁擔,往往用個幾代都不壞。 還有就是原來的手工木匠,他們使用的刨子等工具,很多都是用棗木加工的,由於經常使用,所以被摩擦的十分光滑,那種黃紅色或者是暗紅色的木質紋理...

「大哥,這些都是我的小師弟小師妹們。」韓星道。

而他後面的那些學生,也十分有眼色,全都整齊的喊道:「韓教授好1

韓孔雀苦笑不得:「我這也成教授了?看來以後不能念叨叫獸了啊,要不然可就是罵自己了。」

韓孔雀一說完,立即讓現場所有人全都鬨笑起來。

李風雨走了過來道:「小韓,你實在是沒必要有負擔,你有才華有學識,帶一下這些學生一點問題都沒有,人家那些沒本事的都能夠當好一名教授,你這種有本事的害怕什麼?」

「不是害怕,我是自學成才,可能不適合教育學生,如果耽誤了他們的學業,那可就是罪過了。」韓孔雀苦笑道。

李風雨道:「這個你不要擔心,這些都是大三的學生,到了這個時候,基礎我們已經幫他們打下來了,現在他們缺乏的還是實踐,我想這一方面你肯定能夠應付。」

「這個沒問題。」韓孔雀道。

「那就沒問題了,我們就不用耽誤工夫了,開始工作吧!這下面真是一片陰沉木?」李風雨好奇的問道。

而後面的學生,更加好奇,韓孔雀道:「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已經挖出來了一棵,我們接下來的工作將會十分枯燥。」

李風雨道:「既然選擇了考古,考古將要面對的,學生們都有心理準備,開始工作吧1

「哇1雖然有心理準備,但真看到那棵筆挺的站在那裡的巨大陰沉木,還是讓很多學生驚叫出聲。

「韓教授真的厲害啊1

「乾山縣之謎現在算不算解開了?」

「真是厲害,只是分析了地質條件,居然就能找到這樣的寶藏。」

「乾山縣可是有不少地方都是這樣的,其他地方會不會也有陰沉木存在?」

「那是肯定的,但你要把它找出來才有價值。」

「就是,都知道地下有陰沉木,特別是川省那邊更多,但能夠找到的有多少?」

「這已經很好了,川省多大,乾山縣才多大?」

「真是便宜了外面那些人。」

「對,他們撈不著這裡,肯定會在附近進行考古發掘的。」

「我感覺他們有點無恥啊1

「不是有點,是很無恥。」

「不要說了,開始工作了,都小心點控制力道,不要破壞了這些珍貴古生物。」

「李教授,你看這棵樹是什麼樹?」有學生直接詢問李風雨。

李風雨此時卻已經看向韓孔雀:「韓教授,不知道你有什麼意見?」

「我懷疑這是一棵棗樹,不過棗樹的歷史有沒有一萬年?還有,棗樹也是可以形成陰沉木的嗎?」韓孔雀道。

李風雨道:「這棵樹樹榦遒勁、疤結飽滿,造型複雜多變,看木質,這種樹生長緩慢,胸徑30厘米,樹齡就要在300年左右,木質堅硬,木質是黃色的,這些都跟棗樹相似,這應該是一顆棗樹,真是沒想到,棗樹居然也能夠形成陰沉木。」

「是棗樹啊!我還以為是金絲楠木呢1有些學生失望的道。

「你想什麼呢?看木紋也知道不是金絲那木。」

「可惜了,棗樹不值錢吧?」

李風雨笑呵呵的對後面的學生道:「你們可不要小看棗木,有誰能夠說一說棗木的特點?」

看到所有學生都面面相覷,李風雨笑道:「是不是認為棗樹跟考古沒有什麼關係?其實你們錯了,棗木製品是很容易傳承下來的,以後你們正式進入了考古界,遇到棗木製品的機會很多。」

韓孔雀此時道:「韓星,你來說說。」

看到所有學弟學妹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韓星從容的道:「棗木是多年生木本植物,質地堅硬密實,木紋細密。棗樹一般生長很慢,碗口粗的樹榦,需要長上幾十年。棗木蟲不易蛀,古代刻書多用棗木雕版,凡書籍出版,均雲付之梨棗,所以,棗木雖然常見,但絕對不普通。」

「好,韓星也不過才走出校門一年多,你們看他的學識多麼廣博?所以,要學好考古學,不止是要學好課本上的那些知識,還要博覽群書,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在古玩行里是走不遠的。

我想,進入古玩行才是我們很多同學的目的所在,而鑒定,則需要極其紮實的基礎知識,我們現在就請韓教授,給我們上一課。」李風雨把話語權交給了韓孔雀,這是想讓韓孔雀在這些學生面前表現一下。

韓孔雀道:「我們就說說這棵樹的鑒定吧!就像可這棵棗樹的鑒定,其實很容易,因為我們經常見,一看樹木的外表,就能夠看出這是一棵棗樹。

棗木的木材紋理美觀,材質重硬,耐腐耐磨,耐蟲蛀,花紋美觀,色調淺紅或暗紅,當然,這種明黃色的也不少見,棗木的穩定性突出,用作雕刻,製作傢具都很美觀。

不過由於棗樹成才不易,又太過堅硬,所以很少有人用棗樹打造傢具,而在農村見到的棗木工具卻不少,像扁擔,差不多家家戶戶都有。

一根扁扁的長條棗木,擔起上百斤的水桶,一點問題都沒有,很多農民家裡的棗木扁擔,往往用個幾代都不壞。

還有就是原來的手工木匠,他們使用的刨子等工具,很多都是用棗木加工的,由於經常使用,所以被摩擦的十分光滑,那種黃紅色或者是暗紅色的木質紋理,油光發亮,是十分漂亮的。

當然,剛才韓星說的雕版,更是一種重要文物,那些雕版如果被你們其中任何一個發掘了出來,都是會一夜暴富的,所以不要小看棗樹。

雖然棗樹很普通,很常見,但這種木材,也是不可多得的,而且還有一種說法,叫南檀北棗,這也間接說明了棗木的珍貴,現在,還有誰說這棵陰沉木,因為是棗樹,從而價值大跌?」

韓孔雀剛剛說完,所有學生全都鼓起掌來,雖然只是一棵棗樹,但裡面的學問還是很大的,韓孔雀說的這些,還真是絕大多數人不知道,或者是想不到的。

「南檀北棗,這種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真稀奇,原來棗木這麼好,我家裡還有一棵上百年的老棗樹呢1

「可以跟檀木相比較呢1

「我們是不是能夠收購一批棗木,這個可是很的的商機呢?」

「你們不要做夢了,棗木也不是那麼好得到,現在很多上百年的棗樹,都被保護起來了,私人擁有的也不會隨便賣了。」

「我家是農村的,我們那裡的棗樹很多,棗樹確實很難長成才,三五十年長到碗口粗就很不錯了。」

「好了,好了,現在開始幹活了,我們就以這棵樹為中心,向四面清理,清理出來的泥土有工人師傅運走,你們只要小心,不要破壞了地下的陰沉木就好了。」李風雨看到學生們議論起來沒完,立即阻止道。

韓孔雀道:「不用這麼麻煩,讓我們的學生看著,指導工人清理那些泥土會更快。」

「這樣有可能出現失誤。」李風雨猶豫了一下才道。

韓孔雀道:「這一片的面積太大了,仔細清理太慢,現在挖掘出來了第一課,其他樹木就好清理了,上面的小心一點,避免傷害樹枝就行了,到了下面主幹部分,就可以加快速度。」

李風雨還是不太同意:「如果這些高大數木之下有小型的喬木或者其他,比如動物化石,如果不注意很可能就被破壞了。」

韓孔雀聽了就是一愣,他還真沒想過這種可能,所以他立即道:「李教授說的是,我想的太簡單了,既然李教授在這裡,我們就聽從李教授的吩咐,畢竟我不是科班出身,對這些不太熟悉,有了李教授幫忙,我可就輕鬆多了。」

雖然能夠感知到地下的情況,但韓孔雀總不能給其他人說,所以他對李教授的這種謹慎態度,還是很認同的。

由於人多,所以工程已經四面開花,對於樹木上層的土層清理,是很容易的,只要稍微觸動,土層就會滾落到底部,此時工人直接把泥土裝上吊車,吊出去就是了,所以上層泥土的清理是很快的。

「發現樹木了。」

「是不是陰沉木?」

「看樣子是,碳化的很嚴重。」

「都小心了。」

學生們一片歡呼。

對這一點,韓孔雀到是沒有太過意外,因為這裡是一片密集的叢林,而且泥石流是慢慢的侵入這裡的,所以並沒有破壞這裡的樹林,這就讓這地下的叢林完美的保留了下來。

很快周圍全都有了發現,剛來工作就有了發現,讓學生們變得更加幹勁十足。

很快就把周圍幾顆陰沉木清理出來了大半。

「這一棵也是棗樹吧?從斷口看,顏色也是偏紅偏黃。」一名學生用清水清洗出來了一處斷口。

「咦?這一棵看著不像是棗樹啊?」李風雨教授道。

韓孔雀被吸引,他一眼看過去,就認出了那艘什麼樹:「金絲楠木?」

「應該是金絲楠木沒錯了,不過是紫楠還是其他,還需另外確定。」李風雨道。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