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零五章神機妙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依法嚴懲. 徐祥山這是想要把剛才自己挨得巴掌,原封不動的還給韓孔雀. 韓孔雀笑道:我們都不太懂法律啊!不過,我手裡有採集權,用這個名義,是沒法嚇到我們的,還是想個其他辦法吧! ...

怎麼辦?秘書道.

范增勝道:這就看乾山縣的決定,陶縣長,你們打算怎麼辦?就這樣把他們擋在外面?

陶承洛的臉色更加難看:讓他們進來吧!我倒想看看,他們想要幹什麼.

京里的領導?是來摘桃子的小人吧?

陶承洛還真不相信,有大領導從京里專門跑來這裡,跟韓孔雀掙東西.

果然,進來的人除了一個海市副市長之外,其他全部是各大博物館的專家教授.

裡面有首都博物館的,有魔都博物館的,還有其他一屑古院所的.

韓孔雀看著裡面有很多熟人,像是首都博物館的副館長徐祥山,魔都博物館的副館長舒為民,還有科技大學的副校長李風雨,這些人,就沒有一個簡單人物.

看到那些人無視了的韓孔雀,廣陵市的王桂山走向了他:小韓,我們又見面了.

韓孔雀看著王桂山道:王館長怎麼有空來我的家鄉,真是稀客啊!

王桂山道:沒辦法啊,工作需要,聽說這裡出現了大面積的陰沉木林,這在世界上都是極其罕見的,所以就受命過來進行考古發掘工作.

啊?王館長還真是敬業,不過我們這裡的條件不算太好,你們可是要多多擔待啊!韓孔雀故作驚訝的道.

王桂山皮笑肉不笑的道:沒事,我們考古工作人員,風餐露宿是常事,這樣的事情我們常見,也有心理準備.

我們聊天是不是耽擱了你們工作?那我就不打擾了,您忙.韓孔雀客氣的道.

王桂山看著韓孔雀冷笑.真以為弄到了一張私人博物館的招牌,就可以在國內為所欲為了?還是太年輕啊!

你們幹什麼?一個年輕人指著一名保安,大聲喝道.

那名保安也不廢話:退後,如果再向前進.我們將要實行強制措施驅離.

那名年輕人的手指頭.直接指到了那名保安的鼻子上:驅離?你個小保安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保安面無表情的道:這是是監控區域,請舉止文明.

文明?你一個小保安在跟我說文明?你知道文明怎麼寫嗎?這位青年才俊.一邊說著,還用手指捅著保安的肩膀.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如果再向前進,我們將要採取行動.保安好像是一個機械人.始終如機械一般,重複著冷冰冰的話語.

該被驅離的是你們,趕緊給我滾.青年十分豪氣的,推搡了保安一下.

此時,作為一名保安的古嵐,螺一笑道:抓起來.

他剛說完,後面立即竄出兩名保安.直接把正年輕人的按倒,旁邊有兩個民警跑了過來,直接給他戴上了銬子.

送到警車上,治安拘留半個月.東野鎮派出所所長直接命令道.

年輕人剛剛從地上掙紮起來.就被兩名警察提溜著向不遠處的一輛警車走去.

這時反應過來了的青年,吐出了嘴裡的一口泥土,才熬的一聲,叫了起來.

他的叫聲,直接刺激了後面的專家學者,看到這種情況,那些老專家帶來的考古人員,立即圍了上來.

立即停止前進,如果衝擊考古現場,我們有權將你們逮捕.所長文遠山立即大喝道.

我看誰敢?故宮博物館副館長徐祥山大喝道.

文遠山一個小所長,跟這種人的距離實在太遠,所以根本是一無所懼,他道:你可以上前試試.

我就上前試試.說著徐祥山直接走到了文遠山的跟前,挑釁並且蔑視的看著文遠山.

文遠山螺一笑道:非法衝擊考古現場,警告無效,我現在懷疑你搶劫國寶,抓起來.

既然所長都不怕,下面的警察就更不怕了,這時連正式幹警也不用了,直接上來了兩名十七八歲的聯防隊員,把老頭的手直接拉過來,考上手銬,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塞進了警車之中.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文遠山,就這麼一個小所長,把一位故宮博物館的副館長抓了起來?

此時跟著眾多專家來的記者已經瘋了,他們手中的照相機瘋狂拍攝.

文遠山絲毫不為所動,他今年都四十九歲了,到現在還是一個小所長,就這個小所長,也最多做一年,他怕什麼?更何況他還是秉公執法.

韓孔雀此時開口道:徐教授知法犯法真是不應該啊!文所長,不知道對這樣的行為,能不能從輕處罰?畢竟徐教授是一心為公,就算態度不好,也是為了工作嘛!再說,你看他都一把年紀了,就算想搶劫,也是有心無力,我想,他確實沒有搶劫的意思.

文遠山臉色一正道:韓先生,我們奉命守護這裡的一切,而剛才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已經發出了警告,但那位教授先生卻明知故犯,所以,這樣的人應該從嚴從重處罰.

從嚴從重處罰?韓孔雀故作驚愕的道.

文遠山道:.,!在考古現場,特別是這種非常重要的考古現場,非法衝擊警戒線,我們在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可以開槍,當然,首先是鳴槍示警,如果不聽警告,我們可以開槍擊斃劫匪.

說完,文遠山還掃視了一圈那些專家教授,當然,他們身後那些義憤填胸的年輕人,也沒有忘了看一眼.

當看到文遠山的眼神時,那些年輕人全都一縮脖子,讓他們慷慨激昂,也得在確定安全的情況下才行.

胡鬧,趕緊把徐教授放出來,我可以給徐教授證明,他剛才不是故意的,人老了,聽力怎麼也不如年輕人了,更何況是在這種嘈雜的環境當中.范增勝站出來和稀泥,反正也不能拿徐祥山怎麼樣,現在落了他的面子,也就算了.

文遠山也不為己甚,反正已經震懾住了這些別有心思的人,現在放不放都是一個樣.

這些人來這裡的目的,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要不然文遠山就算是明天退休,他也不可能得罪這些人.

他的老家就是東野鎮的,所以對這些想要阻礙家鄉發展的人,特別痛恨.

也許是看到了周圍人群敵視的眼神,徐祥山冷靜了很多.

他活動了一下手腕,對韓孔雀道:我們將要在這裡進行考古發掘,你們私立博物館,肯定是在我們的序列之後,所以你們趕緊退走,要不然我們就要啟動司法程序,對你們進行制裁.

看到韓孔雀不為所動,徐祥山道:這是我們的材料,我想你不會也知法犯法吧?

韓孔雀接過來看了一下,道:這是哪裡下發的材料?文化部?你怎麼不拿張國務院的紅頭文件?對不起,你先去取得我們省里的許可再說.

看到了徐祥山手裡晃動的紙張,韓孔雀也說不下去了.

這是你們省里的許可.徐祥山得意的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們市裡

這是市裡的許可,還要什麼?縣裡的?他們只要協調就可以了,級別太低,所以他們的保證只能對你有用,並不能影響到我們.徐祥山冷笑道.

準備的挺全面啊?韓孔雀樂了,這還真是處心積慮,看來這個徐祥山來者不善啊!

徐祥山此時的臉色,已經由得意變得嚴肅:立即停下你們手裡的動作,如果在動,就是盜竊國寶,將要被依法嚴懲.

徐祥山這是想要把剛才自己挨得巴掌,原封不動的還給韓孔雀.

韓孔雀笑道:我們都不太懂法律啊!不過,我手裡有採集權,用這個名義,是沒法嚇到我們的,還是想個其他辦法吧!

徐祥山道:我們有優先採集權,你又能怎麼樣?

韓孔雀冷笑道:對不起,我其實跟你說不上話,白衣?白衣去哪裡了?快把她叫來,順便詢問一下,有人非法闖入私人地方會怎麼樣?

所有人疑惑的看向韓孔雀,不知道韓孔雀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白衣很快就走了過來:老闆真是神機妙算.

韓孔雀笑著道:周郎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

白衣看了一眼周圍的人道:你們腳下的土地,已經被劃為商業用地,土地價格以十億元人民幣,正式歸於韓孔雀私人博物館所有.

十億?你騙誰呢?你們會花費十億買這塊土地?王桂山此時開口道.

白衣正容道:這一點不需要懷疑,我們跟乾山縣政府,還有東野鎮政府,甚至是果園村村委會,都是簽訂了合同的,不信你們可以跟乾山縣政府確認.

陶縣長,你來說說這是怎麼回事?陪同徐祥山一塊來的王副市長道.

陶縣長道:這件事情我知道,我們乾山縣為了留住客商,可是什麼條件都答應,也敢答應,所以,為了滿足韓財神的需要,我們乾山縣政府決定,以這塊地入股乾山博物館,博物館建成之後,我們乾山縣政府雖然只佔據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卻享有博物館百分之五十一的利潤分紅.

這樣一份協議一公布,立即把眾人驚呆了,這乾山縣政府,還真是什麼都敢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